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12-22

如果不是好奇走进一条小巷,藏在睦南道上的小德张的宅子或许就错过了。

 

那是一个二层的独立小楼,一道铁门档在其中。当时已经是下午3点,暖暖又略带点西斜的阳光照射下来,看上去低调又温暖。

 

门是虚掩的,推门可进,院子里安静无人,在新彻的围墙分割下,加上靠着大门的低矮的自建小屋,让院落看上去窄小逼仄。小楼门口也凌乱地堆放着些杂物。看上去是为增加阳台安全感而后增的一道砖柱有些不那么协调。如果不是门口的牌子说是小德张的故居,我可能认为只是座一般保护的老宅而已。

 

一位大妈从小屋中闻声而出,她说,不能看了。我们理解她说不能冒然进院子,连连道歉。她却意思是不能让我们进入楼内参观。因为门已经都封了起来,无法进去。

 

她介绍是小德张——那位晚清最后一位大内总管的后人。她的爷爷也就是小德张的继承人,原是大侄子过继而来。现在大妈的父亲还健在,但是80、90的高龄。

 

小楼看起来小,在大妈的介绍下却豁然开朗。若能进入楼内,房间一间套着一间,都是豁达明亮。房子右手是车库,在大妈的记忆中,车库斑驳的绿木门仿佛还在,可惜的是,前几年租给了洗脚房,被他们将车库门贴上了瓷砖,换上了现在的铁门,难看要死。

 

左手是小花园,连着水池。但这个也只是在老人的记忆里了。临近的建筑工地垒起了一道墙,分割了院落,也破坏了曾经院子里的绿色。池子也被填平,却是被大妈用来和门房一起,筑起了几间小房并佛堂,寄身其中。没有住的地方,大妈也请求我们帮忙呼吁,让政府管建筑的同时也能兼顾他们的生活。

 

房子本身低调而内敛。让人吃惊的是砖墙,大妈说那是钢砖,呈铁色的砖头上真有些带有钢渣、铁水的痕迹。怎么做的?回来后网上查了半天,也没有点头绪。 

 

这当然不是唯一一处小德张的房产。在紧邻的重庆道上,还有一座庆王府,原也是小德张的房产,后让(或卖?)予过来避难的庆王。等我们步行到这时,却失望地看到大门紧闭,又是一处被政府机关占据,谢绝游人的地方。旁边的大理道上也有一处房产归小德张所有,那座房子更豪华,我却失之交臂,没有过去探寻。

 

这是对天津五大道印象很深刻的一处,不仅是房子,还有大妈对游人的热情。去天津之前,反复对过行程,最终决定将重点放在五大道上。一个城市,其实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老宅子、老街道,和坐在太阳底下的老人絮絮地说着的那些故事。但若回头再看,失望还是多过去的热情,天津政府并没有准备好。

 

去时住处定在滨江道,那里仅靠海河,步行过马路也是天津最大的商业区。早晨起来时,旁边一处宅子正在被拆的过程中。好奇的过去观看,发现厚的砖,高的二层楼,一处不算小的建筑群,占地面积也不算小,看起来保存尚很完好,大约是晚清民国时期的建筑,却有一半被拆的乱七八糟。让人一片惋惜,为什么不保留下来呢?这样的房子永远不会嫌多才是。这个答案还是一位蹲在旁边的天津老大爷给的,他唠叨着说,谁叫这处宅子没住个什么名人呢?但即便如此,天津政府就短视如此?

 

这样的感觉到了五大道就越发明显。五大道保存还算完好,一路行来,不少名人故居都依然还在,只是被公司或一些政府部门占据。比如李勉之的故居现在是某官办的房地产公司,还没走进门边,保安便拦了出去,连看都不让看,类似的还有张学良二弟张学铭曾经的故居。也是一样。有的名人故居则干脆尘封着,隔着铁门望去,都能看到飘零的蛛网。

 

天津,并没有准备好的旅游城市。一路失望地走着,到了洛阳道的拐角,突然就看到曹锟的旧宅。这位曾经的大总统的房子看起来并不亮眼,院内杂乱着,门口一块牌子上挂着:一般保护。

2008-11-27

现在,请瞪大你的眼睛仔细看。说不定你的CEO就是一个危险份子。

 

这话来源于一个著名的CEO。一天晚上,这位老哥突然向我打听另一家号称是著名校园SNS网站的情况。那家公司我并不熟悉,只是在一开始的接触中,感觉对方是纯粹的不靠谱,于是没了联系,被他一问当然是三不知。

 

这位名CEO只好自己上网去“人肉”去了。还别说,这一人肉还真发现了问题,那位被查的CEO简直劣迹斑斑。学历是假的:号称是哈佛的年轻高材生,结果同在哈佛的华人回来说根本没那号“青年才俊”。人品有问题:没事就调戏秘书小MM,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业务不知道:反正吹的很响,但是圈内人几乎没人觉得那家公司做的还可以。

 

还好,幸亏查了下,不然就有事故发生了。

 

这一说着,就提到了另一位曾在号称是“王者归来”的网站主事的CEO。他的简历写的极其漂亮,曾在微软工作,曾运作过一家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曾开发过什么牛叉的电子商务系统,然后被VC一眼相中,几乎想都没想就请来运作那家颓废中的“王者”,结果当然是竹篮打水,本来或许还能有希望,这下彻底没希望了。这位老板当然也跑路了。

 

有意思的是,这位名CEO和我提起这事时,也提到另一位现在的教育类网站的CEO简历,居然和这位跑路的“王者”一样,也号称在微软做过类似的工作,10年前就做过一家牛叉的电子商务网站,并也运作过一家没人知道的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前者他准确地知道,在微软做过的那份工作几乎就类似于帮忙打杂之类,后者则在他作为最老的网民之一的经历中,都未曾想起10年前还有一家和新浪、搜狐、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一道成长起来的凶猛网站,然后诡异的是到现在才为人知,而且还拿到了超过千万美金的风投!

 

这个周末还有位某“快公司”老兄跑路的新闻。这位老兄的神奇之处在于,CCTV曾经想请他和亚马逊的索贝斯对话,这么好的机会,几乎是公司CEO都会拼命上,但诡异的故事就来了,CCTV也找不到、电话不到这位老哥。这个故事版本在另一家著名媒体的记者上重演了一次,他也找不到这家公司的地址在哪,周折间终于见面后,这位老兄只愿意谈他的豪车游艇,不关心公司。而直到现在,这家公司都没多少人知道在哪办公,除了他的员工。

 

记得有次和一位风险投资的老板聊天,我问了几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及未来的走势问题,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创办这家公司的老板过去是什么样,现在的公司也会是什么样。不大可能会有变化。“快公司”这位老兄正好证明了这个观点,比如,过去的报道显示,他过去就做过一个类似的公司,结局也是如此收场。不过,新的消息是他让人否认跑路的新闻。问题是,这个消息还要让他人替你告诉别人你很“生气”?

 

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版本。那天终于开眼了,我听到了一个最真实的老板间的内斗故事,发生在一家著名的公司,内斗发生在最有实权的三个大头之间。故事梗概大约是这样的:三高管不和,其中大头和老三的矛盾最狠,都已经公开化。公司内部两个上升势头最旺的年轻俊才分别由老二和老三提拔,这样下去,公司迟早是老二和老三的。不过别急,该老大行动了。不动则已,一动致命。

 

老大先想办法先干掉了老二提拔的俊才,说他贪污。然后又找准机会,将老二摁在了情人的床上,没了臂膀又被抓奸在床,老二马上没了威风,一切都唯老大是从了。

 

但对老三再这么干就没办法了。老三人谨慎,财务上找不到漏洞,看着被派在身边监视自己的员工也无所谓,一切都由他折腾。老大于是先在外界造印象,让大家都以为老三提拔的俊才其实是他培养的,当然,他也确实给了不少新的机会。一段时间后,再度强硬下手,直接让矛盾公开化、白热化,并以此为词,解聘老三。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这家公司终于成了老大一人的了。而我听其中当事人讲这个长长的跌宕起伏的故事时,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太蒙太奇了!当然,听故事要比这么干巴巴地写出来要传神的多。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自古皆然,现在也没有错的道理。其实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晕了,这都谁跟谁啊?你猜呢?

曾经的一次,鲍尔默来华访问的时候,召开了员工大会。其中当然有员工提问的环节。

难得和全球CEO这么接近,有员工马上举手提问。

 

现在全球都是made in china,什么时候微软可以将made in china 变成 made for china他问。

鲍尔默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不可能。

世界99%产品的都是一样,不同地区的产品只需要把语言加上去都成。made for china ?中国还没这个需求。

 

事隔多年,曾经的微软员工转述了这个故事。他说,你看现在跨国公司的产品都没有中文名称,都认为是一招通吃天下。

但好在有了互联网,在web2.0时代就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海外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没有做好的原因。

 

是啊。好在有了互联网。

不过,什么时候能够做到made for china

2008-11-24

现在,请瞪大你的眼睛仔细看。说不定你的CEO就是一个危险份子。

 

这话来源于一个著名的CEO。一天晚上,这位老哥突然向我打听另一家号称是著名校园SNS网站的情况。那家公司我并不熟悉,只是在一开始的接触中,感觉对方是纯粹的不靠谱,于是没了联系,被他一问当然是三不知。

 

这位名CEO只好自己上网去“人肉”去了。还别说,这一人肉还真发现了问题,那位被查的CEO简直劣迹斑斑。学历是假的:号称是哈佛的年轻高材生,结果同在哈佛的华人回来说根本没那号“青年才俊”。人品有问题:没事就调戏秘书小MM,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业务不知道:反正吹的很响,但是圈内人几乎没人觉得那家公司做的还可以。

 

还好,幸亏查了下,不然就有事故发生了。

 

这一说着,就提到了另一位曾在号称是“王者归来”的网站主事的CEO。他的简历写的极其漂亮,曾在微软工作,曾运作过一家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曾开发过什么牛叉的电子商务系统,然后被VC一眼相中,几乎想都没想就请来运作那家颓废中的“王者”,结果当然是竹篮打水,本来或许还能有希望,这下彻底没希望了。这位老板当然也跑路了。

 

这个周末还有位某“快公司”老兄跑路的新闻。这位老兄的神奇之处在于,CCTV曾经想请他和亚马逊的索贝斯对话,这么好的机会,几乎是公司CEO都会拼命上,但诡异的故事就来了,CCTV也找不到、电话不到这位老哥。这个故事版本在另一家著名媒体的记者上重演了一次,他也找不到这家公司的地址在哪,周折间终于见面后,这位老兄只愿意谈他的豪车游艇,不关心公司。而直到现在,这家公司都没多少人知道在哪办公,除了他的员工。

 

记得有次和一位风险投资的老板聊天,我问了几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及未来的走势问题,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创办这家公司的老板过去是什么样,现在的公司也会是什么样。不大可能会有变化。“快公司”这位老兄正好证明了这个观点,比如,过去的报道显示,他过去就做过一个类似的公司,结局也是如此收场。不过,新的消息是他让人否认跑路的新闻。问题是,这个消息还要让他人替你告诉别人你很“生气”?

 

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版本。那天终于开眼了,我听到了一个最真实的老板间的内斗故事,发生在一家著名的公司,内斗发生在最有实权的三个大头之间。故事梗概大约是这样的:三高管不和,其中大头和老三的矛盾最狠,都已经公开化。公司内部两个上升势头最旺的年轻俊才分别由老二和老三提拔,这样下去,公司迟早是老二和老三的。不过别急,该老大行动了。不动则已,一动致命。

 

老大先想办法先干掉了老二提拔的俊才,说他贪污。然后又找准机会,将老二摁在了情人的床上,没了臂膀又被抓奸在床,老二马上没了威风,一切都唯老大是从了。

 

但对老三再这么干就没办法了。老三人谨慎,财务上找不到漏洞,看着被派在身边监视自己的员工也无所谓,一切都由他折腾。老大于是先在外界造印象,让大家都以为老三提拔的俊才其实是他培养的,当然,他也确实给了不少新的机会。一段时间后,再度强硬下手,直接让矛盾公开化、白热化,并以此为词,解聘老三。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这家公司终于成了老大一人的了。而我听其中当事人讲这个长长的跌宕起伏的故事时,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太蒙太奇了!当然,听故事要比这么干巴巴地写出来要传神的多。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自古皆然,现在也没有错的道理。其实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晕了,这都谁跟谁啊?你猜呢?

2008-11-18

曾经的一次,鲍尔默来华访问的时候,召开了员工大会。其中当然有员工提问的环节。

难得和全球CEO这么接近,有员工马上举手提问。

 

现在全球都是made in china,什么时候微软可以将made in china 变成 made for china他问。

鲍尔默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不可能。

世界99%产品的都是一样,不同地区的产品只需要把语言加上去都成。made for china ?中国还没这个需求。

 

事隔多年,曾经的微软员工转述了这个故事。他说,你看现在跨国公司的产品都没有中文名称,都认为是一招通吃天下。

但好在有了互联网,在web2.0时代就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海外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没有做好的原因。

 

是啊。好在有了互联网。

不过,什么时候能够做到made for china

2008-10-31


千真万确!这是真事!


昨天晚上加班到夜里10点多,终于决定要回家了。出了公司门,打了一辆车,比较破的富康。


一上车,司机热情地问,刚下班啊?


是啊。


肯定有很多加班工资吧?


加班工资?老板没说你效率低下就不错了。我有点累,回答司机也懒懒的样子。想必他也感觉到了。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车快到海淀黄庄,他又冒了一句:经济危机了,活都不好干了啊。


本来还想眯会儿,听他一说突然就来了精神,经济危机不都是媒体在嚷嚷吗?一个出租司机也都知道了?


我试探问他:您不还是一样赚您的钱吗?


唉,少了好多啊!现在晚上,尤其是大夜里,根本拉不着活!他叹着气说。经济危机了,出来玩的人都少了。


哪些地方少了?


钱柜、麦乐迪这些玩的地方,现在夜里都没人玩了一样,以前都玩到很晚。


 


是不是您的车太破的缘故啊?


和车没关系啊,现在天气冷了,到大夜就更没人挑车了,都是拉门就走。


只是夜里的活少了吗?


白天也少了。你们写字楼出来的人打车的其实并不占多,好多都是去办事、逛商场、出去玩啊什么的打车的多,现在明显都少了好多。


原来去机场,等一两个小时就排到了,现在不成了,没活车都到机场排队去了,现在至少要排4个小时了。


 


不都开始每天限行一些车牌了吗?打车的应该多了啊。我还是没太明白,继续问。


单双号还成,这会几乎没什么影响,还是堵。打车的还是少了很多。


那您现在每天少了多少?我想问问他数字。


每个大夜就少100多吧。我们两班倒,每人24小时,干一天休一天,原来拉完12个小时估计就有500多,就能找个地方眯会。现在不成了,至少要拉到16个小时才有500多,还要多贴40多元油钱。


 


这还不算,他还说了另一个惊人的观点:


现在不光我们出租司机,连卖垃圾的都难过呢。这经济危机了,没人要原材料了,他们收废品价钱都往下降了一多半呢。


啊?这您都知道啊?我真有点乐了。


这我不知道,我媳妇告诉我的,她这几天卖了点废品。


 


您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钱不好挣?


就这一两个礼拜开始的吧。亚欧首脑会议之前。


其他师傅呢?都和您一样吗?


都差不多,他们跟我感觉都一样。活不好干了啊


 


聊着聊着,我就快到家了。这个话题暂时这么停了下来。


今天早晨早班,6点半我打车来单位,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话题,于是问司机:师傅,最近活好拉吗?


司机师傅说:可不好拉了!这不,都经济危机了嘛!


千真万确!这是真事!


昨天晚上加班到夜里10点多,终于决定要回家了。出了公司门,打了一辆车,比较破的富康。


一上车,司机热情地问,刚下班啊?


是啊。


肯定有很多加班工资吧?


加班工资?老板没说你效率低下就不错了。我有点累,回答司机也懒懒的样子。想必他也感觉到了。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车快到海淀黄庄,他又冒了一句:经济危机了,活都不好干了啊。


本来还想眯会儿,听他一说突然就来了精神,经济危机不都是媒体在嚷嚷吗?一个出租司机也都知道了?


我试探问他:您不还是一样赚您的钱吗?


唉,少了好多啊!现在晚上,尤其是大夜里,根本拉不着活!他叹着气说。经济危机了,出来玩的人都少了。


哪些地方少了?


钱柜、麦乐迪这些玩的地方,现在夜里都没人玩了一样,以前都玩到很晚。


 


是不是您的车太破的缘故啊?


和车没关系啊,现在天气冷了,到大夜就更没人挑车了,都是拉门就走。


只是夜里的活少了吗?


白天也少了。你们写字楼出来的人打车的其实并不占多,好多都是去办事、逛商场、出去玩啊什么的打车的多,现在明显都少了好多。


原来去机场,等一两个小时就排到了,现在不成了,没活车都到机场排队去了,现在至少要排4个小时了。


 


不都开始每天限行一些车牌了吗?打车的应该多了啊。我还是没太明白,继续问。


单双号还成,这会几乎没什么影响,还是堵。打车的还是少了很多。


那您现在每天少了多少?我想问问他数字。


每个大夜就少100多吧。我们两班倒,每人24小时,干一天休一天,原来拉完12个小时估计就有500多,就能找个地方眯会。现在不成了,至少要拉到16个小时才有500多,还要多贴40多元油钱。


 


这还不算,他还说了另一个惊人的观点:


现在不光我们出租司机,连卖垃圾的都难过呢。这经济危机了,没人要原材料了,他们收废品价钱都往下降了一多半呢。


啊?这您都知道啊?我真有点乐了。


这我不知道,我媳妇告诉我的,她这几天卖了点废品。


 


您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钱不好挣?


就这一两个礼拜开始的吧。亚欧首脑会议之前。


其他师傅呢?都和您一样吗?


都差不多,他们跟我感觉都一样。活不好干了啊


 


聊着聊着,我就快到家了。这个话题暂时这么停了下来。


今天早晨早班,6点半我打车来单位,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话题,于是问司机:师傅,最近活好拉吗?


司机师傅说:可不好拉了!这不,都经济危机了嘛!

千真万确!这是真事!

昨天晚上加班到夜里10点多,终于决定要回家了。出了公司门,打了一辆车,比较破的富康。

一上车,司机热情地问,刚下班啊?

是啊。

肯定有很多加班工资吧?

加班工资?老板没说你效率低下就不错了。我有点累,回答司机也懒懒的样子。想必他也感觉到了。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车快到海淀黄庄,他又冒了一句:经济危机了,活都不好干了啊。

本来还想眯会儿,听他一说突然就来了精神,经济危机不都是媒体在嚷嚷吗?一个出租司机也都知道了?

我试探问他:您不还是一样赚您的钱吗?

唉,少了好多啊!现在晚上,尤其是大夜里,根本拉不着活!他叹着气说。经济危机了,出来玩的人都少了。

哪些地方少了?

钱柜、麦乐迪这些玩的地方,现在夜里都没人玩了一样,以前都玩到很晚。

 

是不是您的车太破的缘故啊?

和车没关系啊,现在天气冷了,到大夜就更没人挑车了,都是拉门就走。

只是夜里的活少了吗?

白天也少了。你们写字楼出来的人打车的其实并不占多,好多都是去办事、逛商场、出去玩啊什么的打车的多,现在明显都少了好多。

原来去机场,等一两个小时就排到了,现在不成了,没活车都到机场排队去了,现在至少要排4个小时了。

 

不都开始每天限行一些车牌了吗?打车的应该多了啊。我还是没太明白,继续问。

单双号还成,这会几乎没什么影响,还是堵。打车的还是少了很多。

那您现在每天少了多少?我想问问他数字。

每个大夜就少100多吧。我们两班倒,每人24小时,干一天休一天,原来拉完12个小时估计就有500多,就能找个地方眯会。现在不成了,至少要拉到16个小时才有500多,还要多贴40多元油钱。

 

这还不算,他还说了另一个惊人的观点:

现在不光我们出租司机,连卖垃圾的都难过呢。这经济危机了,没人要原材料了,他们收废品价钱都往下降了一多半呢。

啊?这您都知道啊?我真有点乐了。

这我不知道,我媳妇告诉我的,她这几天卖了点废品。

 

您什么时候开始感受到钱不好挣?

就这一两个礼拜开始的吧。亚欧首脑会议之前。

其他师傅呢?都和您一样吗?

都差不多,他们跟我感觉都一样。活不好干了啊

 

聊着聊着,我就快到家了。这个话题暂时这么停了下来。

今天早晨早班,6点半我打车来单位,突然就想起了这个话题,于是问司机:师傅,最近活好拉吗?

司机师傅说:可不好拉了!这不,都经济危机了嘛!

2008-08-04

那天和几位好朋友喝茶,聊起了一个有趣的话题,一如标题,“媒体腐败与新商业模式”。当然,这里所说的腐败并非真的腐败,不是贬义。借以说明形容一种状态。


 


说,门户的兴起是诸多机缘综合的缘故,部分也包含那时传统媒体的版面紧张,无法满足大量企业的传播需求的原因。


 


门户之后是BBS与博客。因为门户或专业网站的编辑工作量日益加大,或越来越有传统媒体编辑/记者的感觉,要么追求新闻感觉,开始减少发布公关稿件,要么沦落成无费用不发的极端,导致企业继续寻求更加廉价与有效的传播途径,有影响力的草根博客和BBS就进入了视野。


 


博客和BBS与正规新闻不同,更多是你在选购某件商品时,一个网友在你询问帖子后的貌似热心的回复,其实说不定就是某个“5毛党”——帮企业发个PR帖子挣5毛钱——在干的事情。这或许是公关圈内的口碑传播,或是聚合传播理论的一个实践。


 


印象中,在几年前房产领域的论坛中,从事装修、门窗的小生意人最早从中挣到大钱。而大旗,奇虎,还有一些捧红网络红人的个人,最终让自己成为正规的“5毛党”。分众在遣散无线的同时,又收购了另一家发帖公司1024,也是看到了这种新模式的潜藏的机会。在大众点评、55BBS,甚至已经有商家开始依附以上赚钱,比“5毛党”还要干脆些。


 


这个模式的成长比门户的成长要快很多。


 


类似的机会在视频网站中也开始出现。那天去李善友的ku6的两周年酒会上,无意中认识两个网友,他们的有一个工作组,工作就是拍出漂亮的视频,然后贴到各大视频网站上去,挣贴片广告费,他们谦虚地告诉我,一个月活不多,才“几十万收入”。类似他们这样的工作组还有很多。当然他们是最好的那组,“筷子兄弟”。


 


另外一个分支是沿袭门户的套路,比如“一大把”、“铭万”,为那些想做宣传但不可能被门户看上眼的中小企业解决宣传问题。一些PR朋友也承认,他们在发稿无门的情况下,会求助于这两家网站。这个不是重点,我们先按下后提。


 


但博客与BBS模式的“腐败”也很快显露。博客的模式有自己的局限,时间越往后走,想成为名博越艰难。无流量无影响的草根的博客群战更多只是填补搜索引擎,还不如网站发稿来的直接。而BBS,则因为大量的“5毛党”涌现,再加上网民自己不是傻子,很快厌烦的情绪在论坛里流传。比如,豆瓣就开始打击注水书评,就是一个例子。


 


于是,“信任”的缺乏促使新的商业模式开始酝酿。SNS的发展正好暗合了这股潮流——当然,说这个促使了SNS的发展纯属扯淡,只是增加一个好玩的角度而已。SNS首先要求实名,然后是朋友关系之间的联系和沟通,是现实中或地域、或同学、或同事,或某一兴趣爱好的小群体。对于商业的推动有时也更加有效。


 


我记得曾和聚友罗川聊过这个问题,他认为,SNS首先是产品,留不住用户一切都是空的。之后很快他就减淡“Myspace中国”的称呼,而更多侧重自己“聚友网”的名称。或许所谓全球中文网友的基础对一个中国SNS带来不了多少激动的因素,相反,本土的网友本土的应用反而是快速成长的要素。Chinajoy前后说聚友要推出网页游戏大约也是源于此。一切都是为了新的商业模式。


 


不久前也看到聚友的新改版首页。我倒没什么太多的看法,只是记得前老板则说过一句话,网站是什么样就一定长什么样子。倒推过来就是,看他长什么样子能推算出他要做什么。老祝认为这是坚持分享、上传。里面的人则官方语言说,伺候好中国用户,其实还是罗川的产品论。


 


此前也曾去谢文老师的一起网探访,谢文老师我很尊重,那天聊了很多个人的话题,他开玩笑说我想刺探情报。现在一起网的读报服务仍在不断完善,尽管目前看不出什么,但一则新闻暗证潜力。新闻说,雅虎的类似的服务,流量已经每天突破了一个亿。


 


聊到这里,几个朋友开始测算SNS能带给企业或商家、或网民的新商业模式与机会。不过还是太嫩,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但一个朋友已经决定去做点什么。

那天和几位好朋友喝茶,聊起了一个有趣的话题,一如标题,“媒体腐败与新商业模式”。当然,这里所说的腐败并非真的腐败,不是贬义。借以说明形容一种状态。

 

说,门户的兴起是诸多机缘综合的缘故,部分也包含那时传统媒体的版面紧张,无法满足大量企业的传播需求的原因。

 

门户之后是BBS与博客。因为门户或专业网站的编辑工作量日益加大,或越来越有传统媒体编辑/记者的感觉,要么追求新闻感觉,开始减少发布公关稿件,要么沦落成无费用不发的极端,导致企业继续寻求更加廉价与有效的传播途径,有影响力的草根博客和BBS就进入了视野。

 

博客和BBS与正规新闻不同,更多是你在选购某件商品时,一个网友在你询问帖子后的貌似热心的回复,其实说不定就是某个“5毛党”——帮企业发个PR帖子挣5毛钱——在干的事情。这或许是公关圈内的口碑传播,或是聚合传播理论的一个实践。

 

印象中,在几年前房产领域的论坛中,从事装修、门窗的小生意人最早从中挣到大钱。而大旗,奇虎,还有一些捧红网络红人的个人,最终让自己成为正规的“5毛党”。分众在遣散无线的同时,又收购了另一家发帖公司1024,也是看到了这种新模式的潜藏的机会。在大众点评、55BBS,甚至已经有商家开始依附以上赚钱,比“5毛党”还要干脆些。

 

这个模式的成长比门户的成长要快很多。

 

类似的机会在视频网站中也开始出现。那天去李善友的ku6的两周年酒会上,无意中认识两个网友,他们的有一个工作组,工作就是拍出漂亮的视频,然后贴到各大视频网站上去,挣贴片广告费,他们谦虚地告诉我,一个月活不多,才“几十万收入”。类似他们这样的工作组还有很多。当然他们是最好的那组,“筷子兄弟”。

 

另外一个分支是沿袭门户的套路,比如“一大把”、“铭万”,为那些想做宣传但不可能被门户看上眼的中小企业解决宣传问题。一些PR朋友也承认,他们在发稿无门的情况下,会求助于这两家网站。这个不是重点,我们先按下后提。

 

但博客与BBS模式的“腐败”也很快显露。博客的模式有自己的局限,时间越往后走,想成为名博越艰难。无流量无影响的草根的博客群战更多只是填补搜索引擎,还不如网站发稿来的直接。而BBS,则因为大量的“5毛党”涌现,再加上网民自己不是傻子,很快厌烦的情绪在论坛里流传。比如,豆瓣就开始打击注水书评,就是一个例子。

 

于是,“信任”的缺乏促使新的商业模式开始酝酿。SNS的发展正好暗合了这股潮流——当然,说这个促使了SNS的发展纯属扯淡,只是增加一个好玩的角度而已。SNS首先要求实名,然后是朋友关系之间的联系和沟通,是现实中或地域、或同学、或同事,或某一兴趣爱好的小群体。对于商业的推动有时也更加有效。

 

我记得曾和聚友罗川聊过这个问题,他认为,SNS首先是产品,留不住用户一切都是空的。之后很快他就减淡“Myspace中国”的称呼,而更多侧重自己“聚友网”的名称。或许所谓全球中文网友的基础对一个中国SNS带来不了多少激动的因素,相反,本土的网友本土的应用反而是快速成长的要素。Chinajoy前后说聚友要推出网页游戏大约也是源于此。一切都是为了新的商业模式。

 

不久前也看到聚友的新改版首页。我倒没什么太多的看法,只是记得前老板则说过一句话,网站是什么样就一定长什么样子。倒推过来就是,看他长什么样子能推算出他要做什么。老祝认为这是坚持分享、上传。里面的人则官方语言说,伺候好中国用户,其实还是罗川的产品论。

 

此前也曾去谢文老师的一起网探访,谢文老师我很尊重,那天聊了很多个人的话题,他开玩笑说我想刺探情报。现在一起网的读报服务仍在不断完善,尽管目前看不出什么,但一则新闻暗证潜力。新闻说,雅虎的类似的服务,流量已经每天突破了一个亿。

 

聊到这里,几个朋友开始测算SNS能带给企业或商家、或网民的新商业模式与机会。不过还是太嫩,没有得出什么结论。但一个朋友已经决定去做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