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12-04

我不是房地产行业人,不是专家,只是说说自己听到的看到的。 

这次来无锡,路上与某著名CEO同行。我问他,你的公司员工收入是业界首屈一指的,你的员工买的起房子吗?

他的公司薪水很高。都传说腾讯的薪水高,其实他们的薪水才是真正的高。他回头就问一个员工,结果那人买不起房子。北京的房子太贵了,他的积蓄都不够买个厕所。

这位CEO自己也说,他也不买房子:“我为什么要买房子呢?现在的房子一刻都不空全租出去,最好的租金,都至少要80年才能收回投资。这是什么买卖?”

 他自己住在优山美地。以今天一套挂牌出售的358㎡5室3厅3卫的别墅算,均价23743元,总价为850万。同样这样一套房子租金价格是多少?2万3千元每月。 一算下来,可不是超过80年才能收回投资吗?而70年后,产权又是国家的了!

需要注意的是,随着充沛的房市,这些房子的月租金是逐渐下降的。也就是说,过去或许是3万、2万5每月,到了1年后可能就成了2万,1万5。CEO反问我,“你说,我们买房子去干什么”?

他不买房子,他还说,他所处的阶层,认识的很多富豪和CEO也不买房子。我马上就想到了唐骏,他也不买房子。 

因为租比买划算!划算太多太多。不是一星半点。

 那天看到一个新闻,说北京上海房子的空置率惊人,达到和超过了4成。这个统计不知道是不是如其他统计一样不真实,但以个人观察看,有过之而无不及。每天晚上,我要穿行过富力城,合生国际花园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目测这个巨昂贵且早卖光了的合生国际的入住率不会超过2成。希望是我眼神不好。

周6时,帮朋友搬家去上地。去之前网上搜索了下,那个小区有着巨大的响亮的名字,租金号称是一居室3000元。一定是个高档小区吧?等到了后我就哭了,在鸟不拉屎的地方,一个孤独的小区破破烂烂,一层的底商里面还空空荡荡,周围没有超市没有菜市场没有正常的生活基础设施,出行不便,打车都打不到!进入房间,感觉到建设的粗糙。这样的房子卖多少钱合适?我一咬牙,7千每平米吧。嘿嘿,那真是白日做梦,每平米再加一万吧。但是入住了多少家庭?不足2成!

 盛大一位高管和我聊天,也提到了房子,他说,真不建议现在买房子。为什么呢?他和爱人名下各有房子1套到2套,他父母与岳父母也各有房子一套,都为独生子女的他们只有一个孩子。也就是说,他孩子未来将继承5套房子。不可否认,当老一辈人逐步逝去的时候,房子都将释放到市场上。他自己都反问:我孩子真会需要5套房子?未来那么多房子冲上市场,房价还会这么高?

我们今天买房子或是为了防老,但在老龄化趋势的市场中,谁会想到,等到那时反而成了梦魇!都老头老太太了,房子卖给谁去?房子那时已经不值钱!

 今天看,这个梦魇的速度还会提前。前不久去美国出差,一进入硅谷,一栋巨大的写字楼上写挂着整栋出售的字样。同行的朋友说,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时候。而在我们住的酒店附近,许多的商铺都空了出来,一些房子都挂着出售的标识。美国朋友说,之前美国房地产商也不断喊,不断喊,说房价一定会上涨,不可能跌,危机首先就是从房地产开始的!

迪拜的危机突如其来,许多人都说迪拜房地产不可能跌,许多大人物大明星都在那有投资。如今如何?一样跌到你哭。迪拜炒房的人回来说,北京上海的房价比那高多了!

 任志强这几天还在预测说,房地产明年还得涨。我认识另一位房地产行业的CEO,他也毫不犹豫地告诉我,赶紧买,不然北京房子4万元时代很快到来。但美国的朋友质问,有啥理由中国的房地产会一路上涨?

金融危机以来,中国房市在经历了不足一年的黯淡后,掉头上冲,可是,充沛的现金流能支持多久?有钱人沉淀在房地产内的资金能沉淀多久?那些所谓的专家们讲的,三代人积蓄买一套婚房的特钢需求能坚硬多久?在这个连薪水最好的公司的员工都买不起房子的时候,房地产泡沫还能支撑多久?击鼓传花,你会是高房价最后那个白痴的买单者吗?

 在无锡,我见到了龙永图,他说,98年国内房地产市场改革一步到位,今天看来是太快了,应该渐进式会好一些。他说,当许多年轻人和他说买不起房子的时候他也很难过。他的建议是,2/3的住房应该由政府来提供。

龙永图的一句话我记得牢牢的,他说,住房应该像粮食一样,政府应该出手干预!他说,决不能让一个家庭的三代人积蓄都进入开发商手中!

2009-12-03

中午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商学院,看到了学校内的一起真实的大规模罢工罢课行动,抗议学校再次裁员减薪、提升学生学费。这是当地时间11月18日,北京时间已经19日了。

那时才11点多,许多老师和学生就已经陆续往大学校门口的行政楼前汇聚,手上拿着条幅或是标语。我们与一位准备抗议的当地人询问,他告诉我们,实在是不抗议不行了。 

据他所说,这已经是伯克利第二次裁员了。这一次是高薪水的教授和高管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中低层的老师则会受到。至于学生的学费,则是本地学生上涨30%,外国学生则上涨服务更大。

这大概是金融危机在当地的投射之一吧。美国受金融危机冲击非常大,加州本身又是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州之一,媒体和专家就一直在探讨说州政府破产的可能性,作为州立大学,加州大学经费缩减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与我们聊天的那位当地人并不住在伯克利,而是住在附近的旧金山市,与妻子一起驱车过来。他30年就就读在伯克利,据他回忆,那时学费才300美金,30年过去,今天学费已经涨到了30倍,海外留学生的学费更贵更高,涨幅也更大。而此时他的女儿正在伯克利读研究生。因此,加入到抗议队伍中来,不仅是声援女儿,也是为过去的历史而感慨。 

这时,抗议行动已经开始了。大批的学生呼喊着口号聚集到学校的行政楼前。他们都在肩膀上扎着红丝带,统一高呼着“Are you Berkeley?”等口号。其中也有大约是工会的人在前面组织,说着注意事项。

我们第一次到伯克利时参观时就已经注意到了工会号召老师和学生们罢工罢课抗议的告示,号召大家于18日、19日、20日连续三天的中午到大门外的行政楼前去抗议。因为是中午,没有影响到其他人的学习和工作,这其实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罢工罢课,更多是表达自己的声音而已。

这边刚排好队,竖好了大标语,那边一支更庞大的抗议队伍就已经喊着整齐的口号加入了进来。队伍一汇合,立刻显得声势浩大。一下子活动就到了高潮,不过这个高潮有点像狂欢节: 

抗议队伍中有人在敲锣打鼓,极有节奏;几位学生将自己的脸画的五花八门,和看球赛的球迷一样;几十个学生社团趁机一字排开自己的桌椅,介绍自己的理念招揽新社员;几位作家在门口送书,看到你貌似好学生就给一本,大约是他自己写的,纪念达尔文的书籍;一些慈善组织的成员穿上募捐的衣服,逢人就上去问你要不要募捐;最逗的还是韩国裔学生,干脆在聚会地点上排开了烧烤摊位,卖吃的!这个经济头脑真好。

 还有一位美国老人,一直举着一块大布,上面写着“Judgment Day MAY 21,2011”(世界末日啊!呵呵),逢人就投以殷切的目光。这个场景在美国大片中出现了无数,没想到居然是真实再现。他也不断移动,等到抗议队伍汇聚时,他就已经抢占了一个黄金位置,别人抗议,他则继续举着自己的大布,互不干扰。

 媒体也闻风行动。早在17日晚上,就有了学生迫不及待地在街头抗议,当地电视台给了大报道。到18日时,NBC将转播车开到了现场,不断拉着人采访。旁边还有站着许多人看热闹,其中也包括我们了。也有警察,但他们也只是看看。

整个抗议活动非常和平,尽管大家不断高呼口号,中间演讲的人们也不时受到非常热烈的掌声,但没有任何过激的行为,大家和平地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到下午我们再去时,抗议人群已经散去,大约在约定的时间之后就理性结束。 

回酒店的时候,从校园中间穿行而过,陆续的行人中,突然看到一位女学生在一棵树下静静地看书,阳光打在她的身上,一片宁静。我们不由地多瞧了几眼,心里赞叹。

明天抗议还将继续,为了他们也能有在阳光下静静看书的权利。

最近开复的创新工场应该在大招聘,大面试的过程中。

上次和他聊天,听说简历一下子来了7000封,头一下子就大了,有个数字对比,是开创微软中国研究院时,简历1000封,谷歌中国招聘时简历3000封,没想到创办创新工场简历就超过了7000封。

开复的影响力已经无需多说,自报道他创业的新闻后,有不少朋友询问他的联系方式,希望递上自己的简历或是项目,也碰到有一位副总裁联络他,希望能去帮助他。

记得,开复招聘将是先笔试,然后面试。也好奇究竟会如何笔试,总不会像大学考试一样吧?正好今天就拿到了一份创新工场的招聘笔试题目,看了看,觉得好玩,不如贴出来众乐乐。提醒一句,这份答题已经过期,仅供娱乐和参考。题目如下:

 

亲爱的XXX
我们将会根据您的回复进一步筛选并安排面试,截止时间2009/10/20 24:00。
  1. 针对一个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现有产品,提出缺陷和产品建议。
  2. 根据你的兴趣,设计一个互联网/移动互联网领域内的新产品。
  建议格式:描述问题/需求,解决方案,提供案例,市场与竞争,盈利模式。 
你能答成啥样?呵呵。也欢迎下面贴答案PK。

10月19日晚上,湖南卫视的节目《天天向上》录制现场,见到了微软大中华总裁梁念坚。他入职微软十个月了,这还是第一次高调的在电视节目上露面,为了即将于22日发布的WIN7操作系统。
梁念坚也是第一次谈起了自己入职微软的一些细节,他说,光面试就经过了16轮!头次是在北京,和微软的高官见面,第二次是飞到巴黎,第三次是在西雅图,与包括CEO鲍尔默在内的12位高管一一见面,这一轮见面据说也至少持续12个小时。

第一个面试他的应该是他现在的拍档,微软中国董事长、全球资深副总裁、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在陈永正匆忙去职之后,张亚勤一方面力挽危机于狂澜,另一方面也是微软寻找大中华总裁的委员会成员之一。
这16轮面试的过程据说创下了微软的面试纪录。当晚,有一个员工谈起,他知道有面试最长次数的同事也不过是15轮。没想到梁念坚还要多一轮。而当年委员会所筛选的简历就几千封。

在他入职前,已经面市销售的职场小说《浮沉》中曾准确地预测到了这个结果,曾为陈永正上司的梁念坚将接手前下属留下的貌似风光,但任务艰巨的摊子。后来我和作者崔曼丽聊天时曾问起她这个问题,印象中她是含笑不答,只说是虚构而已。但虚构这么准,确实神乎其技。
梁念坚也说起了自己的工作时间表。一般他6点起床,会去跑步五公里,早年也曾在马来西亚跑过半马拉松。早餐过后,在去公司的路上他会通过手机查看处理邮件,到公司时,这些邮件基本处理完毕。随后就是连续不断的会议,或是去拜访客户。直到晚上7点下班。

他也谈到了会安排见媒体,不过这点倒是没有印象。报道中看,梁入职微软后就开始沉默,媒体对他的报道少之又少。

能像今天晚上这样在一档娱乐节目中露面,并还高歌一曲——节目现场,梁念坚与汪涵等主持人一起合唱了一首《朋友》,唱的还算不错——简直是见所未见。从这点可侧面看出微软在WIN7上承受的压力,是必须做的非常好才行,这关系到微软微软中国及梁念坚的未来业绩,第一次需要考试的时候到了。
传说,梁念坚入职微软时,向总部谈的目标极其大,销售指标极其高。即使没有希望毕一役于WIN7,这至少也是一个战略高地。估计,一个梁念坚高调亮相的时代要开启了。

回程时,梁念坚与我一个班机回来,这才发现,贵为微软大中华区总裁,他也订的是经济舱,和许多去旅游的长沙大妈挤坐在一起。向他招呼问候时,他只是笑笑,一言不发。

2009-09-30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离职谷歌后,李开复和我回忆起了他加盟谷歌时与微软的那场张扬的官司。李开复形容,“当时有一段时间真的是感觉生不如死,你可以想象,谁都会碰到困难,但是这个困难是如果你失败了,你这一辈子就没有前途了,这个是很严重的。”

这个诉讼过程在他不久后发售的新书上更是详细记载。其中充满了大公司及大公司中从业的人们间的对抗、欺诈、智慧、友情、兼刻骨铭心的背叛。

但今天记录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李开复对微软的复仇之战。意味深长的是,这场复仇之战却是在没有战争的无意状态中完成的。


2005年12月份,谷歌与微软达成和解,李开复举家迁移回京,正式出任谷歌大中华区CEO。几天后,已经在总部负责Windows Mobile与嵌入式系统多时的副总裁张亚勤调任回国,组建微软研发集团。

当时我记得致电亚勤时曾询问,他回国是否与李开复加盟谷歌中国有关系。得到的答复当然是否定的。4年后,再与开复、亚勤聊天,拼图才逐渐完整。

微软亚洲研究院由李开复与张亚勤等人联手所创,李开复为首任院长,张亚勤为首任首席科学家并接任第二任院长。后来的研究院如外界所见,因为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已经成为微软内部最为重要的研发机构之一。

李开复回京任谷歌大中华区CEO后,比尔-盖茨十分担心他报复微软,大规模挖角微软研发人员,如果这一担忧成为现实,或许微软未来5年乃至10年的研发方向都尽在谷歌之手,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事情。

挖角也并非不可能,尽管开复没有这么做,但我们依然看到,现在谷歌中国研发高管名单中,不乏履历中有微软亚洲研究院曾经的骨干。

能与李开复抗衡,并在研发人员和大学生们中间拥有同样巨大影响力的唯有张亚勤。因此,亚勤受重任于斯时。事实证明,后续四年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影响力持续上升,现在在微软内部已经不可或缺。张亚勤功不可没。


复仇正是在此时悄悄完成的。

张亚勤那时正负责Windows Mobile手机操作系统,从2004年1月起至2006年1月间,正是Windows Mobile迅速发展的阶段。

那段时间我也在追踪亚勤采访,追踪Windows Mobile的进度。亚勤对于Windows Mobile有着细致的规划与推进的进度表,就目标而言,今天谷歌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的思路与市场策略,大部分符合张亚勤当年的策略。

若亚勤能坚持下来,微软成功开辟手机市场早已经是势如破竹。这点我非常相信。有钱的大公司加上超棒的产品,还有什么能挡住发展的脚步?

但亚勤被调回国承担最新重任时,无力再兼顾Windows Mobile,转接出去却未被很好的重视。这给谷歌留出了宝贵的时间与足够的市场空间。

2007年11月,谷歌组建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发布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2008年9月底,谷歌发布Android手机。

李开复什么都没有做,却让微软自乱阵脚。谷歌渔利,那个天价股票换一个庞大的市场何其值也。


微软与谷歌围绕李开复的跳槽打公司时,很多的评论都说,人才是重要的。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人才即使不干什么,也是重要的。


2009年9月24日消息,在硅谷举行的2009年度“风险投资商峰会”上,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承认,微软Windows Mobile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战略确实存在一些失误,今后微软将加快该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进度。

23日晚上11点多。都已经睡下了,突然被电话叫醒,那端很惊讶的声音说,江南春增持1.42亿美元分众股票,他和新浪的合并不成了。这其实不是新闻,早在5月在美国出差时,就有朋友确证无疑地告诉我说,新浪与分众的合并无法进行。

晚上的最新动态大概可以揭示出这样几个迹象:
1、金融危机影响逐渐减弱,江南春回购,说明他对分众的前景比较看好。
2、江南春可以增大对分众的控制权。即使未来入主新浪,江南春也是老大。新浪在这次增发完成后已经失去了第一大股东的地位。
3、鉴于江南春持股的大幅增加,新浪管理层会更加谨慎的考虑这次合并,因此此次合并的可能会会更低。同时,商务部的审核还一直没有通过。

第三条理由是解释为什么新浪分众合并案流产的最佳理由。这个理由也是美国时那位朋友告诉我的几条理由之一。

分众谋求与新浪合并,源自金融危机,散也金融危机。合并案的历程大约也映射出广告行业在金融危机中发展的轨迹,如今一切开始复苏,抱团取暖时的很多想法当然不适用了。

聊到这时,一位超牛的互联网大佬给我们发来短信,说,基本可以认定,分众与新浪的合并案已经告吹,不再有可能了。看他的语气,合并连幻想的可能似乎都不再有。

大佬说,这是个猜想,因为对于一个将要合并的公司,要是真的还要进行合并的话,一般不会在自己公司这么大的资本运作。

这也好,自双方宣布合并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人言之凿凿说合并将要告吹。而新浪分众也总要不厌其烦地解释点什么,这下终于他们要轻省了。

倒是复星在合并案中动作频频,公开显示出他们对于新浪分众的兴趣,不知道江南春这一新招出来,复星会如何出招应对?

对了,顺便提一下,原分众总裁谭智在公告中也干脆辞职去了仅剩的董事的职位,专心在北极光创投和邓峰一起做投资。

2009-09-15

美国新上映的《国家要案》中,对博主们有个尖锐的批评,毫不留情。

那是当国会议员斯蒂芬跑到他的好友、华盛顿时报大记者卡尔家里求助的时候,卡尔让斯蒂芬给自己讲清楚后者与女助手之间的关系,漂亮的女助手被人谋杀而使议员遭到了巨大的质疑。
大记者建议粉嫩的议员说,你应该去质疑地铁部门的安全性,你要主动出击,不然就只能任由喝人血的博主向你任意开火。

他是在说他年轻、漂亮、能干的女同事黛拉,说她是喝人血。要知道,这位女同事在她和他的上司眼里可是一位好员工,“几乎每一个小时都会有一篇不错的报道出来。”后来,卡尔在凌晨给她打电话时,她也奋不顾身地爬起来去采访干活。

这哪里是博主啊?!简直就是美国版的网络编辑。只不过她们是用博客的身份在工作,和中国的网络编辑们一样,也是廉价拼命的主。这位美丽的女编辑在后 来的过程中,与卡尔一起力挽狂澜,将一个巨大的黑幕抽丝剥茧,层层调查挖掘出来,期间经历之恐怖危险,或许其它女孩早就崩溃了,幸亏是黛拉。
不过即使这样,借着主流媒体大记者卡尔的口,美国人依然毫不留情地对博客现象进行了抨击,和深刻反思:乱写的博客简直是在喝人血。没采访没调查就闭着眼睛乱写——之前卡尔曾拒绝了黛拉想了解情况的请求;在让博客成为网络生活的一部分后,美国人开始自省。

博客并不是唯一一个被抨击的角色。这部电影是一部歌颂记者的电影,好记者很伟大是目前好莱坞歌颂的潮流。之前我写过一篇好莱坞眼中的记者,大约最近 又进入了蜜月期,到了歌颂的时候,谁知道还有多久又要被抨击呢?顺便被抨击的,则包括了混蛋的国会议员,有老婆还偷情;无耻的公关,没有职业道德乱搞鬼; 财迷心窍的安全企业,为了钱不惜让士兵去送死等等等等。
电影也在暗示博主的自我救赎与成长之路。年轻的黛拉在后来采访过程中得到一点线索,某号称是死去的女助理朋友告诉她说,议员曾支付给该小蜜 一大批钱帮她还信用卡的债(即使是议员的助理,照样欠下大批信用卡债务,这是在反思金融危机起源?)。黛拉迫不及待想成文,但被卡尔制止,他一步步引导着 没有做过正规记者的黛拉展开调查。
大约好莱坞认为,严谨的工作过程能让不严谨的博客变得严谨起来。
电影中,黛拉号称是博客,在报纸及网络版上发表文章,其实就是报社员工。与中国网络有几大相同点是:
1、博客总是优秀的少,资深的少,能坚持持续性博起,并写的风趣幽默的更少。

2、不管自产还是外人生产,都是编辑推荐、主导。换句话说,您要是在中国博客托管商建立了自己的博客,编辑不推荐,十之八九没几个人看您。

3、电影中的华盛顿时报,干脆博主为传媒工作。在中国,博客内容是依附在网站内容中的一部分。
这部电影也间接回答了一个问题,即为什么博客产业链、包括下游的阅读器市场没有发展起来。自有博客后不久,阅读器(RSS聚合)就发展起来,但至今未有亮色。

一天晚上,飞猪、雷中辉和我聊天时说到,Google Reader尽管是一款明星产品,但用户之少,会跌碎所有的眼镜。这个应用也是谷歌所有产品线中用户最少的那个。上次和吕欣欣聊天时也问到这个问题,答案 我倒不记得了,只是和上面话题无关。他的阅读器产品还好,顺利出售了。而国内的其他几家则要么倒闭,要么步履维艰中。
博客托管商的数据也会大致呈现出,90%的流量会集中在10%左右的名博账号中。这是现实,也是编辑导向的所能呈现的自然结果。更多优秀的后进入者将如何进入被阅读这条链条?因此,新鲜优秀的博客自推荐与被推荐这个环节总是没有得到被很好的解决。

当然,总有例外不是?如坏人遍地都是一样,好人也遍地都是。那天和一位CEO聊到某产业的发展,他分析的极其过瘾,事后我惴惴地问,你咋分析的这么透彻呢?他微微一笑,说,这可是我历时半年,研究了几千篇北美名博的文章才得出的一点小结论!

哇?哪些名博啊?告诉我一下好不好?

2009-09-03

好吧好吧,我们将优朋普乐告迅雷,激动网告56土豆PPLIVE看成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吧。视频网站到了要发财的时候了。 

那天暴风影音冯鑫就告诉我说,志斌你看,土豆和优酷在今年前7个月广告收入过亿呢!而去年全年,这两家视频网站广告收入也不过徘徊在8000万左右。 

 

这个数字和我得到的大抵相当。比如有个优酷的朋友就告诉我,古永锵激动地在员工大会上宣布了过亿的广告收入这个数字。这个数字比门户的视频广告收入甚至要高些。 

冯鑫提供的数字显示,尤其是最近这3到4个月,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可能过去月收入300万或500万,现在就到了800万甚至千万。拉升很快,翻着跟斗往上涨。 

 

最近说视频网站好,投资迅雷的周鸿祎也提到过,他甚至干脆的直接,说迅雷将来可能会成为中国视频最大的一个公司,大家都在迅雷的平台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视频。 

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刘二海也提到过。我问他接下来互联网的机会,他琢磨了一会,中间就说到了视频。或许视频网站现在的模式不会大成,但是他认为总会有种新的模式新的机会很快会出来。

 

不过,视频网站的成本还是很高。我和优酷的朋友对算半天,还是认为尽管半年收入过亿,但是成本还是没有打住。因此收入增长很快,盈利倒还是仍然需要点时间。 

 

冯鑫提到的另外一点我倒是没听说。他说,很多4A公司的人辞职,纷纷加入视频网站做销售。原因在于他们发现,金融危机越发展,传统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大公司投放在新媒体的比例倒是不断增加,尤其是视频。

这倒解释了视频网站收入快速提升的原因。倒是接下来的话雷人半死。冯鑫说,好戏还在后头呢。只要收入一起来,各家的竞争就会开始激烈起来,那时候,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招式都有。

 

还会有什么新的凶猛招式?权当现在的正版盗版起诉战是个开始吧,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更出人意料的?我们倒是期望视频网站能冲出一两个新模式来。

 

 

你也可以在滴上实时收听我http://dii.cn/action/InviteRegisterAction.action?uid=f6d690103de711debc35001185fef60a

2009-09-02

那次聊天,二海对我说,你知道吗,有段时间联想投资差点做不下去。二海是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

20037月刘二海加入联想投资时,还是第一期基金时期。不过,外面从没有报道过的是,联想投资第一期基金投下去后,好几个项目都没有成功。一度,刘二海要被派去一家被投的企业做总经理,以救项目以水火。

同时聊天的还有联想投首席管理顾问王建庆女士。她曾在大联想,2000年时参与创办联想投资,是元老之一。一度,她也被派往一家被投企业做总经理。甚至要自己去法院应对诉讼。那段时间,坚持下来的是几位核心。

我就抓狂。为什么到摄像机关闭了才说这些呢?要是和网友们一起分享下该多好。于是几个人就一起笑了起来。

当时约二海和王建庆聊天,起因是想聊聊联想投资的一些故事。大家看到太多风光,但总看不到成长的过程。他们说起上面那些往事时说,真的,这些事情我们从没对外说过,好多人都不知道。

难的地方会有很多,比如,卖PC的思维换到做风投,之前是每周每月都能看到报表,风投就不同了,投出去有没有效果都不知道。还有管理思维,有人就曾向刘二海抱怨过,说管的真死。

现在联想投资有很多严格的规定,就是那些被他们自己称为“血淋淋”的教训给教育出来的。

那天和另一位正在创业的哥们聊天,他之前在百度。一次坐他车子出去玩,我笑着问他,你这么老加班怎么吃的消?他几乎天天挂在线上,没白没黑。结果他爱人回头说,你知道吗,这还是好的时候,过去他忙起来时一个月只有23天在家,其它时间都在外面跑业务。现在已经很幸福了。那样的日子他一过几年。

他家里据说还有一本过去的日历,出差时就将日子画上一个圈圈,结果最后一看,满是圈圈。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地奔忙。到最后百度上市的时候,据说李彦宏哭了,他自己也关起门来大哭一场。因为实在过去艰辛。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十分惭愧。自己加班也算多,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就和朋友们聊起这些。有哥们就说,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资格回忆过去,回忆失败。我眨巴眨巴眼,没有太听明白。但这些艰辛的往事,他们不说,谁又知道呢?我们不能只见人家吃肉,也该看看人家过去是怎么挨打的啊。这些挨打的经历更值得我们敬佩。


你也可以在滴上实时收听我。邀请码:http://dii.cn/action/InviteRegisterAction.action?uid=f6d690103de711debc35001185fef60a

2009-08-18

一个好的产品是如何诞生并长成的?

2002年6月,周杰前往Google,只是想进入搜索部门,没想到进入了广告部门,要开发Google AdWords
和Google Adsense。

当时搜索引擎竞价排名的鼻祖Overture正在游说Google,希望他们能成为合作伙伴,共同开发这一新市场。Overture告诉Google,一年能收入2到3亿美元。后者也一直这么认为。

没想到系统上线后,客户以野草般的速度增长,设计时的容量怎么也跟不上客户增长的速度。谷歌在第一年的时间里不断修改调整。直到一年后,广告开发团队才有时间去调查为什么这套系统能这么受欢迎。

周杰记得,出来的结果至少有两点:一是当时包括雅虎在内的竞争对手同类业务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二是谷歌的技术占到了优势。他得出的结论是,“技术优势”。雅虎的技术弱势,导致PRM(每千次搜索产生的广告收入)值过低。

现在Google在广告市场的收入一年就达到100多亿美元。而曾号称是鼻祖的Overture早在2005年被Google击败,雅虎也在不久前向微软妥协。

校内刚刚将自己的名字更名为人人网。王秀娟曾记得,千橡在确定以校内网为SNS战略核心之前,尝试了5Q、猫扑等多个平台,但是彼时市场毫不理会,反而是收购过来的校内网的用户在自然生长。最后,千橡将所有的重心都聚集到了校内上,软银孙正义的目光也随之而来。

校内的投资人之一、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对此有一个自己的理解,他说,关键在第一步是不是能形成湿的雪——这句话迹近于巴菲特在自传中形容自己的财富起源——要有个核心的用户群,他们的关系不能太远,要有一定的粘性,就像湿的雪一样,粘成团后才能越滚越大。

后来,这句话他再次和正在创办“滴”的韩毅说过。滴想做成一个实时的社交网络,内测3个月后,刘二海笑着问,是不是湿的雪的很重要?那边韩毅不断点头。

曾经我以为,一开始令人心动的产品走下来多半会是成功的产品。校内的创始人之一王慧文听到这个大摇其头,创办校内之前,他和王兴曾做过另一个网站,但是无功而返。直到校内网磕磕绊绊地做出起色,最终卖给了千橡。

微软也给了我一个答案。他们在一本关于叙述自己Windows
NT(这是他们一切操作系统的核心,不管是XP还是Vista,还是将要上市发售的Windows
7,都是在NT之上开发的)开发历史的书中说,为什么当时不优秀的NT,击败了技术都比它好的其他几项技术?和钱没关系,是因为Windows
NT “后面有人在步骤、有计划、有组织地一片片的拼图”。这本书的中文名叫《观止》。

这几年,名博麦田创办了蚂蚁网。他的体会是,做产品不好做,非常不好做。想做好很不容易。一个好的产品经理,需要很全面的知识背景,还要有很好的创造力。

不久前,腾讯创始人马化腾在给内部产品经理培训时的一份笔记被一位博客披露了。其中他在开场就说到,互联网同类产品竞争激烈,只有抓住用户的心才能持续走下去。产品要赢得用户的心,要从一些小的点来赢得用户。

马化腾强调和介绍的法子,其实是笨法子。“发现产品的不足,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产品天天用。天天去看,去论坛,去博客、去订阅。产品经理要敏感点,找出你的产品不足之处。有的产品经理说找不出来,这很奇怪。产品上线的时候坚持三个月天天用,问题是有限的,一天发现一个,解决掉,这样慢慢的已经开始逼近你那个很有口碑的节点了。不要因为工作没有技术含量就不去做,很多好的产品都是靠这个方法做出来的。”

这个法子和史玉柱的类似。不是互联网人的他做一个网游公司,居然能快速异军突起,这不能不让人佩服。报道就说过,他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闷头玩游戏,和玩家聊天,以发现产品的不足。一样都是笨法子。

史玉柱、马化腾都是自己公司的首席体验官、首席产品经理。而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如果没有乔布斯,
如iPhone那些让人激动的产品可能就不会诞生在苹果了;李彦宏在外界低调,但是离职的百度高层一说起他就敬佩得一塌糊涂——李彦宏对搜索引擎的理解,在产品会上他提出的小问题中体现的淋漓尽致。如周鸿祎,他在调研一个行业,触摸一个产品时,神情是全神贯注,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对方,一下子就沉浸进去。

如果把上述这些人定义为已经成功的产品经理,他们的特点已经显而易见。新一代互联网产品经理人此时正在崛起,正在追赶。他们会有什么新的特质?他们的产品也能缔造一个未来的互联网帝国吗?

因为这些想法,我想一一约这个群体的人,和这些新产品经理一一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