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5-11-11
他们在创业 之 ChinaBBS:60人的创业狂奔

文/徐志斌

王定标对于ChinaBBS现在的状态有些出乎意料。

2004年的一天,前西陆创始人之一的叶林、丁红波、黄春刚与王定标聊天,谈到在论坛方面有一个好想法。王定标说,如果你们能是把所有论坛里轻松的东西都拿出来放到一起,我可能会去看看。之前王对论坛毫无兴趣,从不登陆论坛浏览

尽管第一笔投资出自他手,但他坦率地承认,当时并没有考虑这家公司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投资完全是兴趣,像一张牌在那,就是想翻开来看看到底是什么”。他告诉新浪科技,那时甚至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

简单地说,ChinaBBS就是通过技术的手段,将国内中文论坛的内容抓取到一处,并将精彩的内容提取出来给网民。入口是ChinaBBS,但流量和内容仍被导引回去,该是谁的还是谁的。

但从2004年11月上线至今,Alexa排名已经蹿升至200位左右,并刚刚获取了近千万美金的风险投资。

创业七人组

马晓霖跳槽出任CEO是ChinaBBS招募人才的一个典型。

2005年4月,董事长王定标向时任新华社高级记者、《环球》杂志社总编辑的马晓霖发出加盟邀请。“希望ChinaBBS能有个管理者,既能对内容的政策把关,又有丰富的管理经验”的CEO。

此时的马晓霖,一年前刚刚回绝了雅虎中国邀请出任副总裁、总编辑的邀请,并已成功地将亏损中的《环球》杂志扭亏为盈。算一算,截止到2005年,他已累计有17年的媒体经验。

接到邀请后,马晓霖对王定标做了一番调查。对他的经历和管理风格、理念有些初步了解,觉得像是个直率且创业经验丰富。也很快登陆这个他之前从没听过的新网站认真查看了一番。不过,“那时的页面很难看,上面登的内容下面也有,重复很多”,但这位老传媒还是敏锐地感觉到,这种形式非常好。

“经常泡论坛的网民也关注大事,但他们更关注身边事,关注消费的体验。这是网民们交流的一个乐园”,老传媒的他依稀觉得,“一本杂志可能最多影响几十万读者,和一个聚合类网站远远无法相比”。

马晓霖随即想到,这个新的受众群的话语体系、价值取向、交流方式都不一样。也将他本人粘在了这个圈子里。马晓霖想,该是自己转行的时候了。

其实若从时间上看,马晓霖还是中国最早一代网民,89年起,他就用电动打字机在进行稿件撰写。94年新华社外派出国采访时,已有一台IBM便携电脑,那时可以在上面用中文、阿拉伯文字写稿子。再到1995、96年时,马晓霖已经开始上网浏览信息,并利用E-mail向新华社传递稿件。

在第一拨互联网浪潮中,马晓霖认为尽管热闹却不完善,只是小众欣赏的对象,但到了现在,中国已经有1亿多网民,不管是空间、还是活力,都是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了。

当然,马晓霖还觉得,王定标是个可以共事的人,“见面的第一眼感觉,就认为他是一个可以很好相处的人”。他看到的是,王在IT界颇有传奇色彩,曾一手将上海好耶广告扶持起来,盈利5个月后退出管理层。在短暂的天天在线历程后,王定标打造了一个IM联盟——“IMU”。

到了6月初,马晓霖正式向原单位提出辞职,不久后出任ChinaBBS CEO兼总编辑。

而直到现在,王定标也还记得自己当时打动马晓霖的那几句话。他说,“互联网不能完全消灭传统媒体,但正在逐步取代它的地位。你在传统媒体已经很精彩,到互联网来可以更辉煌,即使ChinaBBS输了,你也不会输。因为将来互联网就是主流媒体,越早进来越好。”

现在的ChinaBBS是一家通过技术的手段,将国内十几万论坛内容抓到一起,再通过编辑精选、重新组合后呈现出来的论坛聚合类网站。这一想法最初成型于前文提到的三个人的脑海中:CTO叶林、技术总监丁红波、内容总监黄春刚。三人年龄都不大,都是70年代的青年,也是早期的西陆创始人之一。

从事论坛开发工作的他们感觉到,过去十年,互联网大量社区、论坛像雨后春笋一样,成几何数倍在增长,这时,一个人一天泡两个论坛已经很不容易,何况是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个论坛。因此,通过技术筛选一些有价值的帖子,就成为一种可行的新模式。随后,三人开始搭建技术平台,来实现这一想法。

此前,叶林也曾在天天在线工作过一段时间。他们的想法与那时时任天天在线总裁的王定标沟通,并达成了共识。

最新的成员是市场总监王翌。今年9月10日,第五届西湖论剑期间,正在参加活动的《计算机世界》资深记者王翌接到马晓霖、邓薇邀请,在一处茶楼聊天。就在这时,两人向王翌发出加盟的邀请。

值得一书的是邓薇本人,她的进入是在2004年10月,在ChinaBBS技术平台搭建初见规模后,王定标感觉该需要一个运营的人才,遂邀请邓薇出山。当时她正从美国进修MBA回来后。此前,邓在一家外企工作了半年,但舒适的工作环境,让她感觉“像退休了一样”,那种外企工作氛围,让人“没有必要把他当成自己的事来做”。重新到ChinaBBS创业之后,却感觉“每个人都是公司的宝贝,公司需要你的关注,那种感觉完全不一样。”

正是听到这点感受打动了王翌。那时他正犹豫在几家互联网公司的邀请之间,另一家他参与创办的互联网公司也在获取风投的最后阶段。一周以后,王翌正式出任ChinaBBS市场总监,成为这个管理团队中的一员。

三轮风险投资

在新一拨互联网创业浪潮中,ChinaBBS是其中一家。没有统计显示,近段时间又有多少新IT公司一夜间冒了出来,但ChinaBBS的成长速度却是非常惊人。2004年8月前后,这家网站还在几位创始人的头脑中酝酿,2005年的11月初就已经在Alexa排名中占据200多位。2005年10月份Alexa三月综合排名为173名。

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在这家新网站工作,根本不用操心营收。只操心人才不够,时间不够。ChinaBBS现在的管理团队有7人,员工总数已经达到了60多人,但这似乎还不够,太多的想法在等着实现,管理团队总是希望能有更多的优秀人才被推荐和邀请,

也还不一样的是,许多新公司都在为资金发愁,ChinaBBS却在极力躲避风险投资商们,“不得不低调行事”。

ChinaBBS副总裁邓薇坚称,钱并不是现在公司面临的问题,“以现在的速度,再烧一年半载不是问题”。现在ChinaBBS市场部有10多名员工,任务多是想着“怎么把钱花出去”。这多少有点类似于当年互联网热潮中烧钱的那种状态。

截止目前,ChinaBBS现在已经拿到了三轮风险投资。第一次发生在2004年8月前后,那是技术平台刚刚搭建,天使投资就已经进入。投资人董事长王定标,资金为百万人民币。

“拿到第一笔投资的时候,投资人就看中创业这几个人,当时对他们说,拿这笔钱去玩吧。”这笔钱正好够几个人玩半年。到现在,大家还有些对拿到第一笔投资有种不可思议的感觉,但也意识到,第一年也是在进行试验。“都不知道现在能做成这样,还奇怪怎么能做成这么大,然后才边做边慢慢整理思路。”这也是王自己感觉有些意外的原因。

发展过程中,王定标借其另一家公司——数动公司再度追加了数百万人民币。这被认为是第二轮风险投资的进入。

到了2005年10月14日前后,新浪科技发布一条新闻,称ChinaBBS再度有一千万美金级的投资进入。这轮资金中,最大的投资人是IDG,连同其他合作伙伴一起投资。

王定标笑称,实际上第三轮风险投资没有那么多,只是数百万美金而已。随后他又补充说,离一千万美金也不远了。

如其他公司获取风险投资一样,创业团队此时起到了非常关键的因素。“截止现在,基本上大的风险投资商都已经前来接触过了,很多人追着投资”。邓薇介绍说,“投资人也越来越看好。所以现在不着急去要更多的钱。”

她也认为,互联网第二拨创业热潮,比第一轮要冷静的多。更重要的是,整体上风险投资的量、网民数量都更多了。“但是这轮创业更难了,上一轮中,只要拷贝的模式不要太离谱就能拿到风险投资,但是现在投资人更加理智。对于公司来说,未来比拼的更多是资源。”

而等到这一切将来成熟了,再创业时就更艰难了。

CEO马晓霖也认为,“被投资追是件好事,但我们要低调,埋头干事。因为现在只是创业阶段,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四分之一个销售

市场总监王翌拿出的数据显示,现在ChinaBBS现在每月广告收入大约在二、三十万左右。这是目前ChinaBBS最大的收入来源。发展期间,ChinaBBS还实现了短暂的盈利。

但看起来,ChinaBBS一点都不心急。“广告只是随便接着玩”,王翌形容,“现在只有四分之一个人在做销售,其他人都在忙着花钱”。

四分之一个人指的是邓薇。她兼任公司副总裁和运营总监,因为是一家新公司,任务重心被放在了“拼影响力和流量,以及聚合能力”上面,广告被暂时放在了一边。

此前,邓薇原来是一家外企的市场总监,再之前,是上海好耶广告的运营总监,卖出了好耶第一个广告单子、成功谈下了新浪、21CN等客户。

她本人此前则这样认为,广告是公司一个肯定的方向,ChinaBBS也在摸索一些针对非常细分的市场和客户的方法。对于这一部分,邓薇承认自己暂时没有过多的精力,但具体的人才很快就到位,这个工作可以迅速展开,不再是“四分之一个销售”的状态了。

从9月到11月,ChinaBBS员工的数字已经从40人左右增加到了60多人。在计划中,明年员工数很快就达到100人左右。ChinaBBS现在蜗居京城一个偏僻的写字楼,因为人员增加太快,不得不分开在三栋不同的楼办公。但到明年初,ChinaBBS将搬家到东直门一处新写字楼,在那里,ChinaBBS已经租了1000平米的办公区域,足够容纳130名员工以上办公。

王定标也鼓励他们说,既然ChinaBBS已经早期已经实现了盈利,要重新实现并不太难。所需要担心的是这个网站能做多大,能够得到多少网民的喜欢和关心。

另一个用意也在磨合团队本身。王定标认为,这个创业团队在能力上是业界非常优秀的一个组合,但因为组合时间短,还需要做更多的磨合,以迎接更多挑战。

此间团队也认为,现阶段的工作,可以看出ChinaBBS的赢利模式已经出现,WeB2.0的核心技术是聚合、产生提炼、升华,一个方向上的长期收入来源会是深入挖掘数据产品,现在也在和客户有初步接触,在未来两到三个月外界就可以看到清晰的模式。“对网站发展来说,只要方向清楚,收入方面养活这个团队是没有问题的。” 马晓霖透露的时间表是,“从明年年底开始,就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

察看多时的投资人,向这个团队提出了新的任务,“希望能探索到一个好的聚合模式。现在互联网市场已经做的很好,但是要怎么样能做的更好?让用户也更接受?”新的模式一旦形成,投资人就可在更多领域复制,这是一个很好的算盘。

邓薇谈起了另一个想法的雏形,“帮几十万的小论坛做增值服务,使他们一方面也能赚钱,另外一方面又不会因为广告而使论坛里内容全是垃圾。用这个的方式来解决上下游的问题,形成一个新的产业链。这个产业链以前是没有的。”不过具体的细节,她坚持最少要到年底才可以看到。

聚合,还是聚合

今年9月,王翌到任后,将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寻找合作伙伴上。他认为,ChinaBBS内容的主要模式是和“草根网站、小网站合作,使命就是使论坛里的东西闪亮出来。”因此,需要找到所有找到的人来合作。

时间上看,ChinaBBS并不是第一家冒出聚合论坛内容想法的公司。在上海,一家名为TEEIN的网站早于它至少半年成立。还有奇琥,获得了前雅虎中国总裁周鸿一的投资。之后,也有许多同样性质的网站或出现或进入,比如中国搜索,推出了论坛搜索。但目前做的最成功的,仍然要数ChinaBBS。这其中,拼的就是一个资源。

国内目前至少有十几万论坛,新的论坛仍在雨后春笋般不断冒出。对于这些新论坛,ChinaBBS可以直接用技术手段抓过来。但人脉上,ChinaBBS考虑更多,一个版主论坛为这个考虑承担了更大的工作。

“这也是一个圈子。版主们等于在这注册了他的论坛,他就会经常看看他的论坛内容是否被抓了过来,然后会推荐他的精华帖子。”如果版主成功地在首页上推荐了一个帖子的话,所导引到他论坛去的流量将会很高。

流量和人气是所有版主最重要的工作之一,每天不停忙碌也只是为了自己的论坛能够热闹起来。因此,为了获得更高的流量,一些版主甚至早晨4、5点就上线推荐好帖子,以便能赶上ChinaBBS的早班遴选。

这对小论坛们来说,只要有好的帖子内容,就有脱颖而出的机会。甚至,为了鼓励这些小论坛,ChinaBBS还为他们推出了积分制度,只要积分到一定程度就会,排名就会提高。而相应的,实力雄厚的大网站论坛则没有积分。当然,对于这些大网站,ChinaBBS的招式是:全国第一个第三方基于数据的权威论坛排行榜“飚榜”——每天全国各大社区论坛的流量和人气指数是涨是跌,这里一目了然。

与此同时,版主们在这个论坛里也可以相互转载其他朋友的精华帖子,并相互交流,这已经形成了一个好的沟通平台。王翌提供的数据显示,现在版主论坛已经有1万多人。

最典型的例子是,今年5月,一个面向女孩子的论坛“红袖添香”正式开张,由ChinaBBS导引过去的流量,甚至已经超过了另一家竞争对手自身的流量总和。这让王翌们感到很兴奋。“我们的聚合能力不仅是基于技术平台,也要基于人。”他这样总结说。

从目前看来,ChinaBBS几乎是一马平川。不过,也有人担忧这家公司未来的发展。

ChinaBBS的技术并非是不可复制,而且很容易超越。如前所述,目前,已经有数家类似网站揭开面纱,曾被大家指责的流氓手法,也被其中一家网站再度悄悄采用。一位ChinaBBS员工不无担心地说,“如果这家网站再继续这样,我们其他的网站怎么办?是不是也要做?”那样的话,会不会限入恶性竞争,乃至毁了一个新兴的领域?

王定标自己也有担心。他并不认为收入是个很大的问题,但他认为,所需要担心的是这个网站能做多大,能够得到多少网民的喜欢和关心。因此,现在ChinaBBS几乎埋头做流量和影响力。他也认为,团队需要更多的磨合。这些都需要时间来证明。

他们在创业 之 ChinaBBS:60人的创业狂奔
2005-08-04

  文/徐志斌

  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

  短短9个字静静地排列在新浪财经专题列表中,看不出一丝烟火。但或许只有雀巢的人能明白其中的字字千钧。

  6月16日,这一危机再度达到一个新的高潮,这一天的报道显示,有大学生状告雀巢、已经无人购买雀巢、政府对这家企业严厉异常、各地的追查仍紧追不舍——雀巢的碘超标都是最小的问题——对产品质量问题的刻意长久隐瞒、对中国消费者的傲慢、甚至拒绝接听记者电话,使其都无须再众人推墙,已将自己先置入死地。

  与之类似的是另一个专题:“宝洁SK-II风波”。在这个专题中,宝洁的处境也大抵类似,只不过他们已经过了危机最高峰,此刻正忙于善后。

  在这两个专题中——更多类似专题中,新浪并没有做太多事情,没有多少采访,没有自己的原创文章——但谁也不会否认,来自网络专题的作用正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危机事件中,一个新闻专题将负面效应成倍放大。于是,如何在网络介入危机事件之前预先占据主动,或许正成为一些企业公关课题中思考的命题之一。

  一、关于网络危机公关误区的探讨

  先来讲一个近在眼前的网络危机公关成功案例。

  6月5日世界环境日前夕,绿色环保组织突然曝出HP的产品采用了不环保的材料,一时舆论大哗。HP很快遭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质疑之声,甚至,有学校学生为了表示不满,而将电子垃圾邮寄给HP总部。

  但HP并未表现慌乱。他立即发表声明,拿出各个证明材料来证明自己没有犯错,这些声明第一时间发到了各大网站,与绿色环保组织指责的报道并列在一起,共同展现在网友、读者,乃至媒体们面前。

  第二天,HP再度透过网络发表第二次声明,并针对外界的一些疑问,发出了公开的“Q&A”——这和一年前其奉行的原则类似。一年前,HP在其“笔记本内存召回事件”中奉行了“公开一切,回答一切”的原则,媒体再尖锐的问题都努力尝试作答——虽然这一事件没有像“召回事件”那样为它带来声誉,但毫无疑问,他将自己带离了危机公关的漩涡。

  但雀巢却没有这么幸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一直在公众指责的中心——透过专题中清晰的时间线索,我们能够看到,雀巢将所有能犯的错误全都犯了一遍,并在还在试探着新的错误形式:从一开始坚持没有犯错、到迟来的道歉、到坚持问题产品只换不退、到不给超市退货、到企图用广告收买媒体请他们不要报道、到更大范围产品全面曝光出更严重的问题、再到拒绝与记者对话等种种。雀巢一开始就将自己摆在了公众的对立面,这是他在这一危机事件中首先踏足的雷区。

  实际上,两个事件讲述下来,危机公关在网络环境中的误区已经毕现。

  由于传统媒体的出版周期,一般今天的事件大都需要一天的周期才能体现出来。但网络不是,这一刻发生的事件,下一秒就已经在网络上体现。因此,这里需要再度提及的是,对于网络,企业需要更快的反应速度。而一般,企业更习惯按照原有的习惯节奏去做事情,这无疑是将大好机会拱手让人。

  实际上,许多企业都已经发现,一些地方媒体,或相较而言不是大家通常想象中强势媒体的文章有时反而会在专题中占据了主要位置——更多时候是负面,或一个更为新颖的角度。这使得媒体在网络面前平等,谁都会有话语权。当企业遭遇危机事件中,这种话语权有时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主导。因此,企业或许平等对待所有的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在内。因此,拒绝与媒体对话的后果不言而喻。

  有时,企业遇到危机时,也会采取适当的拖延策略。但在网络中,拖延的代价过大。宝洁就是因为在拒绝,或者说是拖延了新浪第一时间发出的对话邀请,而丧失了一个好的辩护机会。

  二、关于网络危机公关方法的探讨

  在这里,我们不用探讨危机公关的技巧,实际上许多人比这里更深谙其道。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危机公关中如何更好地借助网络的力量。

  在《一、关于网络危机公关误区的探讨》中,误区种种中首先就潜藏了机遇种种。其中一个核心就是,企业应更迅速地做出反应、更开放地对待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

  从上述HP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应对轮廓:媒体发出报道后,网络迅速转载。HP随即就向网络发出了自己的声明,讲述事件中缺失的那一环。媒体继续追踪,由于有HP声明在先,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参考。因此,后续报道所造成的危害就小了很多。

  以新浪科技搭建的专题为例,一般多以时间线索、事件发展为主线,辅之以最重要的声明、报道、专访、对话等。这一惯例新浪财经、科技频道多有类似。因此,这就是为什么《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专题中,雀巢那第一次道歉声明始终在比较主要的位置上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宝洁拒绝了新浪第一时间发出的对话邀请从而丧失扭转主动的原因。越在危机时刻,企业更应积极主动地予以正面表态,并勇敢地回答外界所有的质疑,反而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我们不妨将上述第一反应称为“截断”——以更快的速度,利用网络平台发出一个声音,在告诉别人或正在调查、或并无其事的同时,也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过,往往越大的企业,反应速度越慢,一番请示研究下来时,最佳时机已过。

  然后是“回应”。其实,“截断”已经为企业争得了时间,真相大致也知道的七七八八。该做的回应就该尽快公开。如果想大规模澄清,可参考的做法是:先透过网络说出大略的真相,然后再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样,不仅第一时间网络就做出了反应,而且由于传统媒体的出版周期,网络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转载这些正面声音,这一点是关键。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中间的时间段。我们刚才已经提及,网络平台上媒体话语权平等。当一个危机事件出现以后,作到有问必答,让所有的媒体都听到同一个声音,这时,这种一致性都会最终传导到网络上来。

  上述其实说的是网络与传统媒体之间的配合其中一些规律,这在上一篇《网络公关随想》中有更多的阐述。网络危机公关中,更应注意的是网络媒体的操作方式。

  在转载传统媒体报道时,按照惯例,网络媒体一般会修改标题。或开宗明义,直击核心,或更激烈,表明立场,或简明扼要,说明事件。

  对于危机事件专题而言,网络的一个重要措施是进行网络调查,比如,新浪科技“DELL邮件门”事件专题中,短短数天内,参与的网友数量超过了10万人/次——每个IP地址只能投一次票,这个声音非常响亮。而传统媒体也多会采信这些数据,并予以报道。

  在重大专题报道中,网络的另一个趋势是将优秀的网友评论加以整理突出。记得新浪网总编辑陈彤说过这么一句话:真正的行家在网友中。新闻背后的不少网友评论往往见智见慧,闪烁着真知灼见,这也成为越来越重视的资源之一。同样在新浪科技“DELL邮件门”事件专题中,编辑们就曾将众多网友的评论整理归纳出来。

  专题中,尽管网络有时并不做过多的原创,这是因为人力与时间的关系。但往往更直接干脆,比如新浪:第一时间致电事件所牵扯到的企业、组织,或相关主管部门、第三方组织、专家等,询问看法。同时多会邀请所牵扯到的企业负责人前来做在线聊天或对话。

  参照这些措施,企业或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不搭建专题、不开设网络调查、在报道中采用更平和的标题、低调的处理方式,或采取更积极主动的姿态,前来网络聊天、对话等,这都是值得去争取的帮助。

  至于“借势与补缺”,我认为更多是传统媒体多年积淀下来的危机应对措施,不需要过多叙述。结合网络,有些措施可适当刷新。

  比如:当网络媒体已经搭建了专题时,开设了网络调查,那要如何处理?一样可以借势而为:网络的特性在于海量,可以快速征集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建议。这时,企业也可以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获得来自他们的另一方面的支持。或开设新的调查选项,让网友一起来指出他们认为的公司现今所面临的问题,并出谋划策。企业依据这些来作出下一步的反应。

  另外,仔细研究上述调查的数据库及事件所有评论,也可在地域、参与调查人群分布、受何观点影响、阅读喜好等方面得出结果,都对危机事件中乃至长期的公关方向做出合理判断。

  三、关于网络危机公关几个观点的探讨

  尽管网络媒体赋予传播许多新的形式,期间仍有规律可行。不过,熟悉这些规律,目的不是要阻断他们,而是如何与这些规律一起运作。

  实际上,企业强硬地去阻断所有的事情,反而在为自己树立更大对立面,或为下一次更大、更多的危机公关埋下伏笔。试想谁喜欢强硬且不尊重自己的企业呢?但往往,企业中一些公关人员更喜欢强硬,对他们而言,暂时地掩盖问题更容易让上级看到“效果”。所以,尽管从网络危机公关方式方法探讨的角度出发,提出了“企业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不搭建专题”的建议,但不赞同企业强势地去截断。

  企业可能苦恼的还在于,当遭遇到危机事件时,与上述网络运作规律最协调的往往不是他们,而是竞争对手。他们隐匿在幕后,透过在媒体、评论、调查、观点等时时施加自己的威胁。这时企业怎么办?

  在上一篇《网络公关随想》中,我们曾谈起过,要平等地对待所有的媒体,不要傲慢。其实能注意到,危机公关事件中的企业,媒体常常私下多有抱怨,认为其员工过于傲慢,这或许也是傲慢累计到一定程度上的一个反馈。

  我赞同一个观点,即任何危机其实都是机遇。抓住这些机遇,不仅使自己轻易避过危机,而且也是检验过往一段时间工作的标尺。

  另外,换位思考也是一个值得去做的事情。一位朋友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雀巢公关总监孙莉女士在一次行业沟通会上对“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事件有一些解释,“孙女士并谈到雀巢公司在中国十几年对中国的社会的贡献与本次事件媒体的舆论导向存在的不公平性,觉得中国媒体利用主场优势进行误报,这种思维对中国企业‘走出去’很不利。媒体需要企业的信息,企业也需要媒体的宣传,她渴望人民日报社举办的‘跨国企业论坛’能为媒体和企业搭建了一个和谐的平台。”

  站在雀巢角度,这话不无道理。但是,也诚如这位朋友所指出的那样,“从这个发言看,雀巢的处理方式确实失败。他们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而还是埋怨媒体对他们的不够宽容”。

  在雀巢遭遇危机前后,肯德基事件、强生事件、特富龙事件、宝洁事件等等,莫不是如此。他们在网络介入危机事件后,所采取的公关手段,部分显示出他们对于网络传播形式有些陌生。

  这时,纵观全文,或许企业也已经知道了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自己要做什么来阻断对手:熟识网络的操作规律;平等、开放地对待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不要刻意去隐瞒什么。

  以上全为个人观点,欢迎大家一起探讨。

   相关连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http://blog.sina.com.cn/blog/1403089963/53a1742b0100001u

  注:我的朋友们,这篇《网络危机公关随想》首发在《传播》8月刊上面,如果你想转载,请千万千万记得联络《传播》,获得他们的授权。尊重,能让每个人开心,对不对?先谢过了。

文/徐志斌

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

短短9个字静静地排列在新浪财经专题列表中,看不出一丝烟火。但或许只有雀巢的人能明白其中的字字千钧。

6月16日,这一危机再度达到一个新的高潮,这一天的报道显示,有大学生状告雀巢、已经无人购买雀巢、政府对这家企业严厉异常、各地的追查仍紧追不舍——雀巢的碘超标都是最小的问题——对产品质量问题的刻意长久隐瞒、对中国消费者的傲慢、甚至拒绝接听记者电话,使其都无须再众人推墙,已将自己先置入死地。

与之类似的是另一个专题:“宝洁SK-II风波”。在这个专题中,宝洁的处境也大抵类似,只不过他们已经过了危机最高峰,此刻正忙于善后。

在这两个专题中——更多类似专题中,新浪并没有做太多事情,没有多少采访,没有自己的原创文章——但谁也不会否认,来自网络专题的作用正越来越重要——尤其是在危机事件中,一个新闻专题将负面效应成倍放大。于是,如何在网络介入危机事件之前预先占据主动,或许正成为一些企业公关课题中思考的命题之一。

一、关于网络危机公关误区的探讨

先来讲一个近在眼前的网络危机公关成功案例。

6月5日世界环境日前夕,绿色环保组织突然曝出HP的产品采用了不环保的材料,一时舆论大哗。HP很快遭遇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质疑之声,甚至,有学校学生为了表示不满,而将电子垃圾邮寄给HP总部。

但HP并未表现慌乱。他立即发表声明,拿出各个证明材料来证明自己没有犯错,这些声明第一时间发到了各大网站,与绿色环保组织指责的报道并列在一起,共同展现在网友、读者,乃至媒体们面前。

第二天,HP再度透过网络发表第二次声明,并针对外界的一些疑问,发出了公开的“Q&A”——这和一年前其奉行的原则类似。一年前,HP在其“笔记本内存召回事件”中奉行了“公开一切,回答一切”的原则,媒体再尖锐的问题都努力尝试作答——虽然这一事件没有像“召回事件”那样为它带来声誉,但毫无疑问,他将自己带离了危机公关的漩涡。

但雀巢却没有这么幸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一直在公众指责的中心——透过专题中清晰的时间线索,我们能够看到,雀巢将所有能犯的错误全都犯了一遍,并在还在试探着新的错误形式:从一开始坚持没有犯错、到迟来的道歉、到坚持问题产品只换不退、到不给超市退货、到企图用广告收买媒体请他们不要报道、到更大范围产品全面曝光出更严重的问题、再到拒绝与记者对话等种种。雀巢一开始就将自己摆在了公众的对立面,这是他在这一危机事件中首先踏足的雷区。

实际上,两个事件讲述下来,危机公关在网络环境中的误区已经毕现。

由于传统媒体的出版周期,一般今天的事件大都需要一天的周期才能体现出来。但网络不是,这一刻发生的事件,下一秒就已经在网络上体现。因此,这里需要再度提及的是,对于网络,企业需要更快的反应速度。而一般,企业更习惯按照原有的习惯节奏去做事情,这无疑是将大好机会拱手让人。

实际上,许多企业都已经发现,一些地方媒体,或相较而言不是大家通常想象中强势媒体的文章有时反而会在专题中占据了主要位置——更多时候是负面,或一个更为新颖的角度。这使得媒体在网络面前平等,谁都会有话语权。当企业遭遇危机事件中,这种话语权有时会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主导。因此,企业或许平等对待所有的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在内。因此,拒绝与媒体对话的后果不言而喻。

有时,企业遇到危机时,也会采取适当的拖延策略。但在网络中,拖延的代价过大。宝洁就是因为在拒绝,或者说是拖延了新浪第一时间发出的对话邀请,而丧失了一个好的辩护机会。

二、关于网络危机公关方法的探讨

在这里,我们不用探讨危机公关的技巧,实际上许多人比这里更深谙其道。我们不妨来探讨一下危机公关中如何更好地借助网络的力量。

在《一、关于网络危机公关误区的探讨》中,误区种种中首先就潜藏了机遇种种。其中一个核心就是,企业应更迅速地做出反应、更开放地对待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

从上述HP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清晰的应对轮廓:媒体发出报道后,网络迅速转载。HP随即就向网络发出了自己的声明,讲述事件中缺失的那一环。媒体继续追踪,由于有HP声明在先,一定会做出相应的参考。因此,后续报道所造成的危害就小了很多。

以新浪科技搭建的专题为例,一般多以时间线索、事件发展为主线,辅之以最重要的声明、报道、专访、对话等。这一惯例新浪财经、科技频道多有类似。因此,这就是为什么《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专题中,雀巢那第一次道歉声明始终在比较主要的位置上的原因,也是为什么宝洁拒绝了新浪第一时间发出的对话邀请从而丧失扭转主动的原因。越在危机时刻,企业更应积极主动地予以正面表态,并勇敢地回答外界所有的质疑,反而会取得更好的效果。

我们不妨将上述第一反应称为“截断”——以更快的速度,利用网络平台发出一个声音,在告诉别人或正在调查、或并无其事的同时,也表明自己的立场。不过,往往越大的企业,反应速度越慢,一番请示研究下来时,最佳时机已过。

然后是“回应”。其实,“截断”已经为企业争得了时间,真相大致也知道的七七八八。该做的回应就该尽快公开。如果想大规模澄清,可参考的做法是:先透过网络说出大略的真相,然后再召开新闻发布会。这样,不仅第一时间网络就做出了反应,而且由于传统媒体的出版周期,网络会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转载这些正面声音,这一点是关键。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中间的时间段。我们刚才已经提及,网络平台上媒体话语权平等。当一个危机事件出现以后,作到有问必答,让所有的媒体都听到同一个声音,这时,这种一致性都会最终传导到网络上来。

上述其实说的是网络与传统媒体之间的配合其中一些规律,这在上一篇《网络公关随想》中有更多的阐述。网络危机公关中,更应注意的是网络媒体的操作方式。

在转载传统媒体报道时,按照惯例,网络媒体一般会修改标题。或开宗明义,直击核心,或更激烈,表明立场,或简明扼要,说明事件。

对于危机事件专题而言,网络的一个重要措施是进行网络调查,比如,新浪科技“DELL邮件门”事件专题中,短短数天内,参与的网友数量超过了10万人/次——每个IP地址只能投一次票,这个声音非常响亮。而传统媒体也多会采信这些数据,并予以报道。

在重大专题报道中,网络的另一个趋势是将优秀的网友评论加以整理突出。记得新浪网总编辑陈彤说过这么一句话:真正的行家在网友中。新闻背后的不少网友评论往往见智见慧,闪烁着真知灼见,这也成为越来越重视的资源之一。同样在新浪科技“DELL邮件门”事件专题中,编辑们就曾将众多网友的评论整理归纳出来。

专题中,尽管网络有时并不做过多的原创,这是因为人力与时间的关系。但往往更直接干脆,比如新浪:第一时间致电事件所牵扯到的企业、组织,或相关主管部门、第三方组织、专家等,询问看法。同时多会邀请所牵扯到的企业负责人前来做在线聊天或对话。

参照这些措施,企业或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不搭建专题、不开设网络调查、在报道中采用更平和的标题、低调的处理方式,或采取更积极主动的姿态,前来网络聊天、对话等,这都是值得去争取的帮助。

至于“借势与补缺”,我认为更多是传统媒体多年积淀下来的危机应对措施,不需要过多叙述。结合网络,有些措施可适当刷新。

比如:当网络媒体已经搭建了专题时,开设了网络调查,那要如何处理?一样可以借势而为:网络的特性在于海量,可以快速征集来自各方的意见和建议。这时,企业也可以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获得来自他们的另一方面的支持。或开设新的调查选项,让网友一起来指出他们认为的公司现今所面临的问题,并出谋划策。企业依据这些来作出下一步的反应。

另外,仔细研究上述调查的数据库及事件所有评论,也可在地域、参与调查人群分布、受何观点影响、阅读喜好等方面得出结果,都对危机事件中乃至长期的公关方向做出合理判断。

三、关于网络危机公关几个观点的探讨

尽管网络媒体赋予传播许多新的形式,期间仍有规律可行。不过,熟悉这些规律,目的不是要阻断他们,而是如何与这些规律一起运作。

实际上,企业强硬地去阻断所有的事情,反而在为自己树立更大对立面,或为下一次更大、更多的危机公关埋下伏笔。试想谁喜欢强硬且不尊重自己的企业呢?但往往,企业中一些公关人员更喜欢强硬,对他们而言,暂时地掩盖问题更容易让上级看到“效果”。所以,尽管从网络危机公关方式方法探讨的角度出发,提出了“企业与网络媒体积极沟通,争取他们的支持和理解,不搭建专题”的建议,但不赞同企业强势地去截断。

企业可能苦恼的还在于,当遭遇到危机事件时,与上述网络运作规律最协调的往往不是他们,而是竞争对手。他们隐匿在幕后,透过在媒体、评论、调查、观点等时时施加自己的威胁。这时企业怎么办?

在上一篇《网络公关随想》中,我们曾谈起过,要平等地对待所有的媒体,不要傲慢。其实能注意到,危机公关事件中的企业,媒体常常私下多有抱怨,认为其员工过于傲慢,这或许也是傲慢累计到一定程度上的一个反馈。

我赞同一个观点,即任何危机其实都是机遇。抓住这些机遇,不仅使自己轻易避过危机,而且也是检验过往一段时间工作的标尺。

另外,换位思考也是一个值得去做的事情。一位朋友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雀巢公关总监孙莉女士在一次行业沟通会上对“雀巢奶粉碘含量超标”事件有一些解释,“孙女士并谈到雀巢公司在中国十几年对中国的社会的贡献与本次事件媒体的舆论导向存在的不公平性,觉得中国媒体利用主场优势进行误报,这种思维对中国企业‘走出去’很不利。媒体需要企业的信息,企业也需要媒体的宣传,她渴望人民日报社举办的‘跨国企业论坛’能为媒体和企业搭建了一个和谐的平台。”

站在雀巢角度,这话不无道理。但是,也诚如这位朋友所指出的那样,“从这个发言看,雀巢的处理方式确实失败。他们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问题,而还是埋怨媒体对他们的不够宽容”。

在雀巢遭遇危机前后,肯德基事件、强生事件、特富龙事件、宝洁事件等等,莫不是如此。他们在网络介入危机事件后,所采取的公关手段,部分显示出他们对于网络传播形式有些陌生。

这时,纵观全文,或许企业也已经知道了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自己要做什么来阻断对手:熟识网络的操作规律;平等、开放地对待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不要刻意去隐瞒什么。

以上全为个人观点,欢迎大家一起探讨。

相关连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http://blog.sina.com.cn/blog/1403089963/53a1742b0100001u

注:我的朋友们,这篇《网络危机公关随想》首发在《传播》8月刊上面,如果你想转载,请千万千万记得联络《传播》,获得他们的授权。尊重,能让每个人开心,对不对?先谢过了。

2005-07-28

我的一位领导到日本考察,归来后有一句话让我们印象深刻:惝若你们有日本职员一半敬业,我们的工作就会做的更好。

原话并非如此,但大意没有错。这句话让我们时时想起,并感惭愧:作为新浪人,和网络编辑,已经非常辛苦,但日本人还更敬业,那他们在怎样生活和工作?

到日本后,我特意向友人问起这个问题。对方是日立一位负责市场的经理,叫做大桥,大约40岁的样子。他在听到我的问题后,想了想,告诉我说,现在日本人加班少多了,不再像从前。一方面,是IT的发达使员工在家一样处理工作,另一方面,领导也不再要求属下陪着他们一起加班。

那么之前呢?之前据说就是领导不走,下属都不敢走,在一样拼命加班。

但是他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日本人是不是很敬业。那么好吧,我自己找答案吧,不过,在日本5天时间,没有太多时间去看日本人的工作场所,实在无法知道他们怎么个敬业法。只是陪同的日本朋友中,多热的天都穿着西服,不肯脱下来。

对于日本职员的另一个印象,就是他们好晚上下班了后一起去喝清酒。大家一起放松一下。那天到了横滨,我问一位在工厂上班的老职员,他说,现在也不怎么去了,偶尔吧。偶尔是多久?一月有那么一次两次就足够了。

在日本,我们也结识了数位年轻人,26、7岁,和我们年轻相差并不大。他们都穿着西服,发型时尚。比电视台里给我们看的那几位日本艺人都要有型的多。

对于这些相差无几的年轻人,我们也充满了好奇。那天我问,他们的薪水是不是很高?

旁边一位中国的日立大姐告诉我说,怎么可能?他们的生活绝对不如你们在国内舒服。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在日本,论资排辈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的,比如,20岁的年轻人拿20万日圆的月薪,30岁的拿30万,如此等等。是个课长什么的小领导薪水就更高了,当然你要到那个年龄才成。

20万日圆听起来真多,但是一转成人民币就少了许多。要知道,1千人民币能兑换上万日圆。而在国内,一个20多岁的年轻工薪层,干的好的,薪水在6到7千人民币左右,甚至更高些。少的一般也能到2到3千左右。

20万日圆在日本过日子确实很艰难。比如:我们在东京搭乘城铁,几站地之间都是100到300元日圆之间。一顿午餐最便宜的都在700日圆上下。那就便宜点,去吃面条好了。在日本街头,晚上有中华料理这样的地摊,卖的面条500日圆一晚。仅一顿午餐,就已经相当于国内50多元人民币了。

在日本,年轻人还不敢买车,比如,东京的停车场,一小时多少钱?600日圆(但愿没有记错,不过看着这个数字,突然发现国内的停车场实在太便宜了)。打车也同样如此。东京的夜里,我们大约有两次打车返回酒店的经历,在北京大约只需要16元左右的的费,东京折合起来约200人民币。足够吓倒那些薪水微薄的工薪层了。

吃与行如此,衣和住更贵。但这个就没什么体会了。只是旁边一位在日企的中国朋友告诉说,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交完税后,再刨去每月必须的租房费、水、电、手机费、每天需要的吃饭和交通外,已经所剩无几。最后她又对比了一下说,相比之下,“你们在中国多幸福,时不时可以出去旅游一趟,打个小车,还可以去‘血拼’”。

是啊,中国实在是太幸福了,明天赶紧购物去,也享受一下我们的优势。

我的一位领导到日本考察,归来后有一句话让我们印象深刻:惝若你们有日本职员一半敬业,我们的工作就会做的更好。

原话并非如此,但大意没有错。这句话让我们时时想起,并感惭愧:作为新浪人,和网络编辑,已经非常辛苦,但日本人还更敬业,那他们在怎样生活和工作?

到日本后,我特意向友人问起这个问题。对方是日立一位负责市场的经理,叫做大桥,大约40岁的样子。他在听到我的问题后,想了想,告诉我说,现在日本人加班少多了,不再像从前。一方面,是IT的发达使员工在家一样处理工作,另一方面,领导也不再要求属下陪着他们一起加班。

那么之前呢?之前据说就是领导不走,下属都不敢走,在一样拼命加班。

但是他还是没有直接回答我,日本人是不是很敬业。那么好吧,我自己找答案吧,不过,在日本5天时间,没有太多时间去看日本人的工作场所,实在无法知道他们怎么个敬业法。只是陪同的日本朋友中,多热的天都穿着西服,不肯脱下来。

对于日本职员的另一个印象,就是他们好晚上下班了后一起去喝清酒。大家一起放松一下。那天到了横滨,我问一位在工厂上班的老职员,他说,现在也不怎么去了,偶尔吧。偶尔是多久?一月有那么一次两次就足够了。

在日本,我们也结识了数位年轻人,26、7岁,和我们年轻相差并不大。他们都穿着西服,发型时尚。比电视台里给我们看的那几位日本艺人都要有型的多。

对于这些相差无几的年轻人,我们也充满了好奇。那天我问,他们的薪水是不是很高?

旁边一位中国的日立大姐告诉我说,怎么可能?他们的生活绝对不如你们在国内舒服。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在日本,论资排辈的情况还是很严重的,比如,20岁的年轻人拿20万日圆的月薪,30岁的拿30万,如此等等。是个课长什么的小领导薪水就更高了,当然你要到那个年龄才成。

20万日圆听起来真多,但是一转成人民币就少了许多。要知道,1千人民币能兑换上万日圆。而在国内,一个20多岁的年轻工薪层,干的好的,薪水在6到7千人民币左右,甚至更高些。少的一般也能到2到3千左右。

20万日圆在日本过日子确实很艰难。比如:我们在东京搭乘城铁,几站地之间都是100到300元日圆之间。一顿午餐最便宜的都在700日圆上下。那就便宜点,去吃面条好了。在日本街头,晚上有中华料理这样的地摊,卖的面条500日圆一晚。仅一顿午餐,就已经相当于国内50多元人民币了。

在日本,年轻人还不敢买车,比如,东京的停车场,一小时多少钱?600日圆(但愿没有记错,不过看着这个数字,突然发现国内的停车场实在太便宜了)。打车也同样如此。东京的夜里,我们大约有两次打车返回酒店的经历,在北京大约只需要16元左右的的费,东京折合起来约200人民币。足够吓倒那些薪水微薄的工薪层了。

吃与行如此,衣和住更贵。但这个就没什么体会了。只是旁边一位在日企的中国朋友告诉说,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交完税后,再刨去每月必须的租房费、水、电、手机费、每天需要的吃饭和交通外,已经所剩无几。最后她又对比了一下说,相比之下,“你们在中国多幸福,时不时可以出去旅游一趟,打个小车,还可以去‘血拼’”。

是啊,中国实在是太幸福了,明天赶紧购物去,也享受一下我们的优势。

2005-07-27

从东京至名古屋,乘坐新干线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上车后,有位车厢售货员推着个小车在贩卖些小吃、矿泉水,或是口香糖之类长途车上用得着的东西。

他一路静悄悄,并不说话或吆喝。走到车厢门口,先将小推车推了过去,人回过头来,朝着车厢深深一鞠躬。以至于一些乘客都未发觉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来过。

日本人对于公共场所中的公众意识确实非常重视。在有人的场合,日本人说话几无可闻,相反,到是到日本旅游的一些外国人在兴奋地大声聊天,旁若无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国人。

车将至车站,有一个乘务员过来查票,也是一样,一鞠躬,查完后再一鞠躬。

和日本的城铁不同,新干线车厢内干干净净,没有繁多的商业广告。城铁内,则在车厢内的两侧上部、每隔2~3米的一个横幅,都被广告占据。对于这些广告位置和形式的开发,有些朋友很关注,曾反复问及。但实际上,国内这些形式也早都出现,没有太多值得叙述的地方。

新干线与城铁组成了日本完整的一个公共交通网络。城市内,居民搭乘城铁,城市之间,则换乘新干线、快速铁路等。他们的巴士只是个补充。

到了爱知县,我们才注意到,有一段高架轨道延伸过去。那就是早被报道渲染了无数次的日本磁悬浮。不过,这只是试验用的。在日本,这一技术并未被大规模推广。同行的一位记者说,由政府出面,日本国内的相关企业正组织了一个专门机构,希望推动中国政府采用磁悬浮。

从东京至名古屋,乘坐新干线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上车后,有位车厢售货员推着个小车在贩卖些小吃、矿泉水,或是口香糖之类长途车上用得着的东西。

他一路静悄悄,并不说话或吆喝。走到车厢门口,先将小推车推了过去,人回过头来,朝着车厢深深一鞠躬。以至于一些乘客都未发觉曾经有这么一个人来过。

日本人对于公共场所中的公众意识确实非常重视。在有人的场合,日本人说话几无可闻,相反,到是到日本旅游的一些外国人在兴奋地大声聊天,旁若无人。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我们的国人。

车将至车站,有一个乘务员过来查票,也是一样,一鞠躬,查完后再一鞠躬。

和日本的城铁不同,新干线车厢内干干净净,没有繁多的商业广告。城铁内,则在车厢内的两侧上部、每隔2~3米的一个横幅,都被广告占据。对于这些广告位置和形式的开发,有些朋友很关注,曾反复问及。但实际上,国内这些形式也早都出现,没有太多值得叙述的地方。

新干线与城铁组成了日本完整的一个公共交通网络。城市内,居民搭乘城铁,城市之间,则换乘新干线、快速铁路等。他们的巴士只是个补充。

到了爱知县,我们才注意到,有一段高架轨道延伸过去。那就是早被报道渲染了无数次的日本磁悬浮。不过,这只是试验用的。在日本,这一技术并未被大规模推广。同行的一位记者说,由政府出面,日本国内的相关企业正组织了一个专门机构,希望推动中国政府采用磁悬浮。

2005-07-25

转载一篇文章,中国日报李卫涛采访的一篇关于网络媒体的报道,其中采访了我,和老大的老大——陈彤。算是一个留念。

作者李卫涛是我熟识的一个记者朋友,中国日报的一位主力编辑,我也经常向他向他请教新闻报道的一些知识和经验。陈彤则是现在网络新闻的奠基人,他的许多理念正在被我和许多人身体力行着。

简介如此,文章如下。

24小时在线
李卫涛

徐志斌是一位“新闻猎手”,但他既也不为报纸和杂志工作,也不是电视或广播电台的一员。事实上,他是中国最大网络门户新浪的一名编辑,负责网络新闻报道。他说:“传统新闻媒体的新闻发布速度过于缓慢,因此为传统媒体工作令人厌倦。而网络媒体则完全不同,每当看到我报道的新闻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我都感到非常自豪。”

加入新浪之前,徐志斌曾经在多家传统媒体工作。经过多年的发展,新浪已经成为全世界华人社区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之一。过去几年里,曾经有过大量围绕网络新闻的讨论、预测甚至是骗局,但只有一部分变为了现实。同西方国家相比,网络新闻对于中国的影响更为深远,因为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转型期,中国人渴望获得更多信息。

在中国,很多公司员工打开计算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访问新浪的新闻频道,以此作为一天工作的开始。此外,还有很多员工将新浪的新闻频道设为IE浏览器的首页。新浪资深副总裁陈彤表示:“新浪已经成为中国人最为倚重的媒体。同西方国家相比,中国人对于网络媒体更加依赖,这主要因为中国的打印和广播媒体还不够发达。”

在科索沃战争、台湾地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悉尼奥运会以及911恐怖事件等重大事件的报道中,新浪均大获成功。陈彤表示:“我们的新闻频道每天24小时都在更新。”新浪是第一家报道美军轰炸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媒体;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仅仅9分钟以后,新浪就发布了这一新闻,成为第一家对这起悲剧性事件做出反应的中国媒体。新浪新闻还整合了大量的图片、文字说明、视频以及相关链接,以此吸引更多的新闻读者,同时也给传统媒体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新浪还有很多徐志斌这样的新闻报道人员随时关注着全球各地发生的主要会议、新闻发布会以及其它重大事件。陈彤表示:“新浪的实时报道对于整个媒体产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例如,新浪聘请了专门的速记人员对会议或采访进行录音,并在最短时间内将发言者的讲话内容公布在新闻频道上。

这并不意味着新闻报道人员的工作很轻松,他们必须四处采访,对事件进行总结,并将重要信息以新闻的形式发布在互联网上。陈彤说:“对所有的重大事件进行实时报道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通常情况下,电视台并不愿意对所有事件做实时报道,因为事先很难判断某一事件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不论如何,读者都可以从新浪的这种模式中获益,他们可以很快找到发言者就某一事件的讲话内容,或者在任意时间搜索过去的文档。

此外,网络新闻报道人员还经常组织对企业高管或知名人士的现场采访,并同网络用户进行在线交流。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以文本的形式显示在聊天室里,除提问之外,用户还可以观看采访现场的视频。陈彤说:“从互动的角度来看,传统媒体完全无法同新浪这样的网络媒体匹敌。”新浪的新闻读者可以在每篇新闻后面发表评论,这同样是一种互动方式。

新浪及主要竞争对手搜狐和网易都已在纳斯达克上市。最近几个月里,这几大门户纷纷开展了全球华人大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活动,从而吸引了更多的关注。新浪还聘请了300多名编辑,专门负责从国内其它媒体收集整理各类新闻。据陈彤透露,新浪向传统媒体支付了高额的版权费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开始依赖新浪以提升知名度。毫无疑问,要获得更多读者,网络出版是最便捷、最经济的途径。

对于新浪而言,新闻频道最大的贡献就是帮助公司在中国日益增长的互联网用户中打造了一个知名品牌。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新闻频道是新浪最主要的广告营收来源之一。陈彤说:“如果只考虑新浪新闻频道,我们的利润率非常可观。”搜狐和网易也瞄准了网络新闻内容市场,希望能在这一领域赶超新浪。但陈彤表示:“新浪的领先地位已不可动摇。例如,我们体育频道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最主要竞争对手的三倍。新浪体育频道是中国体育产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之一,仅次于中国最大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从新浪的成长可以看出,尽管网络新闻报道在世界的很多地区都处于勉强维持的状态,但在中国却取得了成功。

不过,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在成熟度上同传统媒体人员还有一定差距,要弥补这一差距需要时间。徐志斌表示:“我们一直为新闻的发布速度同其它媒体竞争,因此有时一些新闻来不及验证就已经发布。而且,大多数网络新闻报道人员都非常年轻。”陈彤透露,新浪在招聘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和编辑时,往往较为看重应聘人员的知识面、外语水平以及能否在工作中熟练应用互联网。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和编辑都是能够快速适应互联网社会的年轻人。

此外,一些政治因素也可能会阻碍中国网络新闻报道的发展。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向网络新闻报道开绿灯,特别是对商业媒体。一些特定主题,如股票、信息技术、娱乐及类似内容的网络新闻出版不需要申请牌照,但由于规定中的定义十分模糊,也就给网络新闻报道带来了潜在的风险。

博客和RSS也是网络新闻报道的潜在竞争对手。通过RSS,用户可以更便捷、快速的整合新闻、要闻及更多内容,同时还可以获得最新的新闻、工具和资源。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使用博客和RSS阅读新闻。很多业内人士预测,这类新技术将彻底改变互联网用户的新闻阅读习惯和网络新闻的发布模式。

不过陈彤并不将博客和RSS视为威胁,他说:“博客和RSS目前仍然类似于一种没有成形的概念,现在就说博客和RSS将成为时尚还为时尚早。”但他同时称,新浪将密切关注任何一种可能会带来产业变革的新技术。目前,新浪已经开始测试自己的博客服务,但这并不意味着新浪将完全支持博客和RSS。陈彤说:“有些人鼓吹博客和RSS技术仅仅是为了吸引风险投资,当然也有人希望这类技术可以给互联网产业带来新的变革。”

原文地址:
http://www.chinadaily.com.cn/english/doc/2005-07/11/content_459003.htm

Online, all the time
LI WEITAO
2005-07-11 06:51

Xu Zhibin is a news hunter. But he works for neither a TV/radio station nor a newspaper/magazine.

He reports news for Internet company Sina Corp and is thrilled with **** news reporting.

"It’s boring to work for traditional media where news is disseminated so slowly," he says. "I feel proud when my **** news reports are published much quicker."

Xu had worked for some traditional media before joining Sina Corp, which now i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media amo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globally.

There have been a lot of discussions, predictions and even hype about **** news in the past years; and only some of the forecasts have turned into reality.

But compared to Western countries, **** news is having a much more far-reaching impact in China where the society is amid a transformation and people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information-thirsty.

In China, many office workers begin the day by reading news on Sina’s "news channel" after they turn on their computers. And many set the channel as the main page of their Internet Explorers.

"Sina is the media Chinese people rely on most now," says Chen Tong, senior vice-president of Sina Corp. "And compared to Westerners, Chinese people rely more on **** media."

He says the reason is very simple: China’s print and broadcasting media is not developed enough.

Sina scored big successes in comprehensively covering the Kosovo war, the Taiwan earthquake, China’s WTO accession, the Sydney Olympics and the September 11 terrorist attacks in the United States.

"Our news channel is updated around the clock," Chen says.

Sina was the first media outlet to report the US military’s bombing of China’s embassy in Yugoslavia. And it published the news nine minutes after the September 11 terrorist attacks, the first response by a Chinese media organization to the tragedy.

A combination of pictures, text stories, short videos and hyperlinks are attracting news seekers; and that is applying much pressure on traditional media.

Online news reporters such as Xu also run live coverage of some major seminars, news conferences and other big events.

"Such live coverage has a fairly big impact in the media industry," Chen says.

For example, Sina hires stenotypists to record the events and put what speakers said on its news channel.

That does not mean **** reporters such as Xu sit idly. They still do interviews, summarize the events and publish the most important information as news stories ****.

"Live coverage of major events is what we are very good at," Chen says.

"TV stations are simply not willing to have live coverage as the event could be either important or unimportant."

And that means the **** audience can find exactly what the speakers said at the events or search the archives at any time.

Also, **** news reporters conduct live face-to-face interviews with business executives or celebrities. All the questions and answers in the form of unedited text appear on the Web live. And Internet users can also ask questions and watch live videos.

"In terms of interactive features, traditional media is not comparable with **** media such as Sina," Chen says.

Readers of Sina news can also leave messages with their comments.

Sina and rivals Sohu.com and NetEase.com, all listed on NASDAQ, grabbed much attention in recent months when they collected **** signatures from ten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against Japan’s bid for a permanent seat on an enlarged Security Council in the United Nations.

Sina also has more than 300 editors collecting material from most of the media outlets in the country.

Chen says Sina pays high fees for republishing news from traditional media. But ironically,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newspapers are now relying more and more on Sina to be better known. An **** republishing is the best way to reach a bigger audience while saving printing costs.

One of the best benefits the Sina news channel brings to the firm is that it creates a big brand among China’s ever-rising Internet population.

And financially, Sina news channel is the major contributor of ad revenues for Sina Corp, Chen says.

"For the Sina news channel alone, the profit margin is fairly good," he said.

 NetEase.com have been playing catch-up with Sina, eying the boom created by the **** news reporting.

But it’s hard to displace Sina from its well-entrenched position, boasts Chen.

"For example, our sports news channel has a market share three times bigger than our closest rival," he says.

"And that’s the most influential media outlet, only second to the CCTV, in the sports industry."

State-owned CCTV is the country’s largest TV station.

Online news reporting has largely failed to live up to its promise elsewhere but in China, it did.

However, it may take some time for **** news reporters to get as mature as veterans at traditional media.

"We are competing on speed," says Xu. "Sometimes we just do it too quickly and do not have enough time to completely validate some news. And most **** news reporters are young."

Chen said when recruiting **** news reporters and editors, Sina requires broader knowledge, better foreign language ability and a good mastery of the Internet as a working tool.

That means most **** news reporters and editors are young peoople who can rapidly adapt to the Internet society.

And some policy issues could potentially thwart the development of **** news reporting in China. The government has never officially given the green light to the **** news reporting, especially to commercial media.

Online news publishing of specialized topics such as stocks, IT, entertainment and the like need not a licence but vaguely-defined regulations always pose a risk.

Another potential competitor to **** news reporting is blogging, a form of individualized **** writing of news and personal journals, as well as RSS (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The RSS format allows quick and easy syndication of news, headlines, and more. RSS keeps Internet surfers up to date with the latest news, tools, resources and developments of this widely supported specification.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people in China are now using blogs and RSS to read news. And some people in the industry forecast such new technologies will fundamentally change the way Internet users read the news and how the news is distributed.

But Chen dismisses the challenge.

"Blogs and RSS remain something like concepts which have yet to take shape," he said. "It’s too early to say blogs and RSS will be a fad."

But Sina will be closely watching any new technology which could potentially bring changes to the industry, he notes.

Sina is already doing some tests of the beta version of its own blogging services.

But tha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Sina will give full support to blogs and RSS.

"Some people are drumming up such technologies just for attracting venture capital. And some people are just wishing such technologies will bring new changes to the Internet industry," Chen says.

(China Daily 07/11/2005 page8)

转载一篇文章,中国日报李卫涛采访的一篇关于网络媒体的报道,其中采访了我,和老大的老大——陈彤。算是一个留念。

作者李卫涛是我熟识的一个记者朋友,中国日报的一位主力编辑,我也经常向他向他请教新闻报道的一些知识和经验。陈彤则是现在网络新闻的奠基人,他的许多理念正在被我和许多人身体力行着。

简介如此,文章如下。

24小时在线
李卫涛

徐志斌是一位“新闻猎手”,但他既也不为报纸和杂志工作,也不是电视或广播电台的一员。事实上,他是中国最大网络门户新浪的一名编辑,负责网络新闻报道。他说:“传统新闻媒体的新闻发布速度过于缓慢,因此为传统媒体工作令人厌倦。而网络媒体则完全不同,每当看到我报道的新闻在互联网上迅速传播,我都感到非常自豪。”

加入新浪之前,徐志斌曾经在多家传统媒体工作。经过多年的发展,新浪已经成为全世界华人社区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之一。过去几年里,曾经有过大量围绕网络新闻的讨论、预测甚至是骗局,但只有一部分变为了现实。同西方国家相比,网络新闻对于中国的影响更为深远,因为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转型期,中国人渴望获得更多信息。

在中国,很多公司员工打开计算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访问新浪的新闻频道,以此作为一天工作的开始。此外,还有很多员工将新浪的新闻频道设为IE浏览器的首页。新浪资深副总裁陈彤表示:“新浪已经成为中国人最为倚重的媒体。同西方国家相比,中国人对于网络媒体更加依赖,这主要因为中国的打印和广播媒体还不够发达。”

在科索沃战争、台湾地震、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悉尼奥运会以及911恐怖事件等重大事件的报道中,新浪均大获成功。陈彤表示:“我们的新闻频道每天24小时都在更新。”新浪是第一家报道美军轰炸中国驻前南斯拉夫大使馆的媒体;在911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仅仅9分钟以后,新浪就发布了这一新闻,成为第一家对这起悲剧性事件做出反应的中国媒体。新浪新闻还整合了大量的图片、文字说明、视频以及相关链接,以此吸引更多的新闻读者,同时也给传统媒体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新浪还有很多徐志斌这样的新闻报道人员随时关注着全球各地发生的主要会议、新闻发布会以及其它重大事件。陈彤表示:“新浪的实时报道对于整个媒体产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例如,新浪聘请了专门的速记人员对会议或采访进行录音,并在最短时间内将发言者的讲话内容公布在新闻频道上。

这并不意味着新闻报道人员的工作很轻松,他们必须四处采访,对事件进行总结,并将重要信息以新闻的形式发布在互联网上。陈彤说:“对所有的重大事件进行实时报道正是我们的优势所在。通常情况下,电视台并不愿意对所有事件做实时报道,因为事先很难判断某一事件到底重要还是不重要。”不论如何,读者都可以从新浪的这种模式中获益,他们可以很快找到发言者就某一事件的讲话内容,或者在任意时间搜索过去的文档。

此外,网络新闻报道人员还经常组织对企业高管或知名人士的现场采访,并同网络用户进行在线交流。所有的问题和答案都以文本的形式显示在聊天室里,除提问之外,用户还可以观看采访现场的视频。陈彤说:“从互动的角度来看,传统媒体完全无法同新浪这样的网络媒体匹敌。”新浪的新闻读者可以在每篇新闻后面发表评论,这同样是一种互动方式。

新浪及主要竞争对手搜狐和网易都已在纳斯达克上市。最近几个月里,这几大门户纷纷开展了全球华人大签名反对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活动,从而吸引了更多的关注。新浪还聘请了300多名编辑,专门负责从国内其它媒体收集整理各类新闻。据陈彤透露,新浪向传统媒体支付了高额的版权费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开始依赖新浪以提升知名度。毫无疑问,要获得更多读者,网络出版是最便捷、最经济的途径。

对于新浪而言,新闻频道最大的贡献就是帮助公司在中国日益增长的互联网用户中打造了一个知名品牌。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新闻频道是新浪最主要的广告营收来源之一。陈彤说:“如果只考虑新浪新闻频道,我们的利润率非常可观。”搜狐和网易也瞄准了网络新闻内容市场,希望能在这一领域赶超新浪。但陈彤表示:“新浪的领先地位已不可动摇。例如,我们体育频道的市场份额已经达到最主要竞争对手的三倍。新浪体育频道是中国体育产业最具影响力的媒体之一,仅次于中国最大的电视台中央电视台。”从新浪的成长可以看出,尽管网络新闻报道在世界的很多地区都处于勉强维持的状态,但在中国却取得了成功。

不过,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在成熟度上同传统媒体人员还有一定差距,要弥补这一差距需要时间。徐志斌表示:“我们一直为新闻的发布速度同其它媒体竞争,因此有时一些新闻来不及验证就已经发布。而且,大多数网络新闻报道人员都非常年轻。”陈彤透露,新浪在招聘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和编辑时,往往较为看重应聘人员的知识面、外语水平以及能否在工作中熟练应用互联网。这就意味着大部分网络新闻报道人员和编辑都是能够快速适应互联网社会的年轻人。

此外,一些政治因素也可能会阻碍中国网络新闻报道的发展。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还没有正式向网络新闻报道开绿灯,特别是对商业媒体。一些特定主题,如股票、信息技术、娱乐及类似内容的网络新闻出版不需要申请牌照,但由于规定中的定义十分模糊,也就给网络新闻报道带来了潜在的风险。

博客和RSS也是网络新闻报道的潜在竞争对手。通过RSS,用户可以更便捷、快速的整合新闻、要闻及更多内容,同时还可以获得最新的新闻、工具和资源。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使用博客和RSS阅读新闻。很多业内人士预测,这类新技术将彻底改变互联网用户的新闻阅读习惯和网络新闻的发布模式。

不过陈彤并不将博客和RSS视为威胁,他说:“博客和RSS目前仍然类似于一种没有成形的概念,现在就说博客和RSS将成为时尚还为时尚早。”但他同时称,新浪将密切关注任何一种可能会带来产业变革的新技术。目前,新浪已经开始测试自己的博客服务,但这并不意味着新浪将完全支持博客和RSS。陈彤说:“有些人鼓吹博客和RSS技术仅仅是为了吸引风险投资,当然也有人希望这类技术可以给互联网产业带来新的变革。”

原文地址:
http://www.chinadaily.com.cn/english/doc/2005-07/11/content_459003.htm

Online, all the time
LI WEITAO
2005-07-11 06:51

Xu Zhibin is a news hunter. But he works for neither a TV/radio station nor a newspaper/magazine.

He reports news for Internet company Sina Corp and is thrilled with **** news reporting.

“It’s boring to work for traditional media where news is disseminated so slowly,” he says. “I feel proud when my **** news reports are published much quicker.”

Xu had worked for some traditional media before joining Sina Corp, which now i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media among the Chinese community globally.

There have been a lot of discussions, predictions and even hype about **** news in the past years; and only some of the forecasts have turned into reality.

But compared to Western countries, **** news is having a much more far-reaching impact in China where the society is amid a transformation and people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information-thirsty.

In China, many office workers begin the day by reading news on Sina’s “news channel” after they turn on their computers. And many set the channel as the main page of their Internet Explorers.

“Sina is the media Chinese people rely on most now,” says Chen Tong, senior vice-president of Sina Corp. “And compared to Westerners, Chinese people rely more on **** media.”

He says the reason is very simple: China’s print and broadcasting media is not developed enough.

Sina scored big successes in comprehensively covering the Kosovo war, the Taiwan earthquake, China’s WTO accession, the Sydney Olympics and the September 11 terrorist attacks in the United States.

“Our news channel is updated around the clock,” Chen says.

Sina was the first media outlet to report the US military’s bombing of China’s embassy in Yugoslavia. And it published the news nine minutes after the September 11 terrorist attacks, the first response by a Chinese media organization to the tragedy.

A combination of pictures, text stories, short videos and hyperlinks are attracting news seekers; and that is applying much pressure on traditional media.

Online news reporters such as Xu also run live coverage of some major seminars, news conferences and other big events.

“Such live coverage has a fairly big impact in the media industry,” Chen says.

For example, Sina hires stenotypists to record the events and put what speakers said on its news channel.

That does not mean **** reporters such as Xu sit idly. They still do interviews, summarize the events and publish the most important information as news stories ****.

“Live coverage of major events is what we are very good at,” Chen says.

“TV stations are simply not willing to have live coverage as the event could be either important or unimportant.”

And that means the **** audience can find exactly what the speakers said at the events or search the archives at any time.

Also, **** news reporters conduct live face-to-face interviews with business executives or celebrities. All the questions and answers in the form of unedited text appear on the Web live. And Internet users can also ask questions and watch live videos.

“In terms of interactive features, traditional media is not comparable with **** media such as Sina,” Chen says.

Readers of Sina news can also leave messages with their comments.

Sina and rivals Sohu.com and NetEase.com, all listed on NASDAQ, grabbed much attention in recent months when they collected **** signatures from ten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against Japan’s bid for a permanent seat on an enlarged Security Council in the United Nations.

Sina also has more than 300 editors collecting material from most of the media outlets in the country.

Chen says Sina pays high fees for republishing news from traditional media. But ironically,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newspapers are now relying more and more on Sina to be better known. An **** republishing is the best way to reach a bigger audience while saving printing costs.

One of the best benefits the Sina news channel brings to the firm is that it creates a big brand among China’s ever-rising Internet population.

And financially, Sina news channel is the major contributor of ad revenues for Sina Corp, Chen says.

“For the Sina news channel alone, the profit margin is fairly good,” he said.

Sohu.com and NetEase.com have been playing catch-up with Sina, eying the boom created by the **** news reporting.

But it’s hard to displace Sina from its well-entrenched position, boasts Chen.

“For example, our sports news channel has a market share three times bigger than our closest rival,” he says.

“And that’s the most influential media outlet, only second to the CCTV, in the sports industry.”

State-owned CCTV is the country’s largest TV station.

Online news reporting has largely failed to live up to its promise elsewhere but in China, it did.

However, it may take some time for **** news reporters to get as mature as veterans at traditional media.

“We are competing on speed,” says Xu. “Sometimes we just do it too quickly and do not have enough time to completely validate some news. And most **** news reporters are young.”

Chen said when recruiting **** news reporters and editors, Sina requires broader knowledge, better foreign language ability and a good mastery of the Internet as a working tool.

That means most **** news reporters and editors are young peoople who can rapidly adapt to the Internet society.

And some policy issues could potentially thwart the development of **** news reporting in China. The government has never officially given the green light to the **** news reporting, especially to commercial media.

Online news publishing of specialized topics such as stocks, IT, entertainment and the like need not a licence but vaguely-defined regulations always pose a risk.

Another potential competitor to **** news reporting is blogging, a form of individualized **** writing of news and personal journals, as well as RSS (Really Simple Syndication).

The RSS format allows quick and easy syndication of news, headlines, and more. RSS keeps Internet surfers up to date with the latest news, tools, resources and developments of this widely supported specification.

An increasing number of people in China are now using blogs and RSS to read news. And some people in the industry forecast such new technologies will fundamentally change the way Internet users read the news and how the news is distributed.

But Chen dismisses the challenge.

“Blogs and RSS remain something like concepts which have yet to take shape,” he said. “It’s too early to say blogs and RSS will be a fad.”

But Sina will be closely watching any new technology which could potentially bring changes to the industry, he notes.

Sina is already doing some tests of the beta version of its own blogging services.

But that does not necessarily mean that Sina will give full support to blogs and RSS.

“Some people are drumming up such technologies just for attracting venture capital. And some people are just wishing such technologies will bring new changes to the Internet industry,” Chen says.

(China Daily 07/11/2005 page8)

按照计划,我们于7月22日前往日本爱知县世博会参观。

当地的日本人告诉我们,在日本,“县”的意思相当于中国的“省”。而爱知世博会早已名闻遐迩。尤其是里面数个日本场馆所展示的机器人,更是名动一时。从3月25日开展以来,据说至今已经接待了950多万人,而它的目标,是到今年9月25日闭馆之时能有1150万的观众接待量。

已经去过的日本朋友还告诉我们,一度里面人山人海,进入一些热门展馆参观时,甚至需要排队6个小时以上。这时我也问自己,要是让我排队6小时只为参观半小时,干不干?还真的很难决定。

早晨8点,我们正式出发,搭乘大巴前往。到了大门口,突然人群停滞了下来。原来因为此前数天的伦敦爆炸案,日本警方增加了安全保护措施,所有的参观者都必须经过安检。我们排在人群最后,放眼望去,已是黑压压一片,颇为壮观。

世博会本身是依山而建,大部分建筑依据地形而有所不同,各具特色。进入世博会现场,发现此前日本友人所言不虚,一些场馆面前已经排有长龙。

传媒的发达这时起了很大的帮助,由于一些热门场馆中的高科技已经被反复报道,图文并茂。时间上紧张的我们决定放弃那些需要漫长排队的场馆,转而先去国际展区,看看各个国家在展示什么。

不过在这里,印象最深的却不是这些展览,世博会那些软件环境给了我们很大的感触。每一个参观的观众都手持一张卡片,内置了最先进的RFID芯片,我们只需要在一起上一晃,身份资料就被显示出来。从入口进,你的照片就被拍下,从出口出来时,你的照片就已经显现在一个大屏幕上,开心而绚烂。游客要做的,就是回家后上网下载,打印。

世博会内的环境也保持的很好,从早晨9点到下午3点。我们的参观大约历时6个小时,中间没有见到有人乱扔垃圾。中午就餐时,游客在吃完饭后将垃圾倒掉,其中,筷子、盘子、餐巾纸、剩余的食物,都分门别类扔到对应的垃圾桶中去。没有一人胡乱弃置——这期世博会一个很大的主题正是环保。

这期间,没有一个人在门口反复查票检票,只有人在旁边随时等着帮助你。不过想一想,如果是北京的中国国际展览馆,你会看到什么?

第二天,我们乘飞机返回,抵京时下起了大雨。首都国际机场和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任由满舱的乘客冒雨走到机场大巴,又冒雨走到候机楼,而不采取任何措施。传送带送出的行李上也满是雨水。这样的服务让我们顿时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凉。

出机场后,一行数人打了一辆出租。到家突然发现自己的西服被遗忘在车上。电话联系不到10分钟,司机后将车开回到我下车的地方。心中突然感觉,还好,有这些的哥,和像的哥的人在,2008奥运会,还是大有希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