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0-02-08

好莱坞一直有个风潮是从当下反思未来,总能推陈出新,比如最近几部电影,看到的未来是关于游戏与娱乐,一个模糊了现实与虚拟的世界,比《黑客帝国》更让人易懂。

一部是《真人游戏》。大意是说,有位和比尔-盖茨一样聪明的创业家,研发并推出了两个游戏。都是真人控制真人。玩家可以通过一种技术,控制另一位真人在一个社区内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你可以变成任何你想变成的人”。而其他人也可以通过被人控制来获得收入。
另一游戏,一样的技术,玩的更狠。这位老兄不知怎么就买通了政府,允许他将一大批死囚放在真实的战场中搏杀,就像CS。不同的是,真实的爆头,真实的血肉横飞每天上演。而玩家只需要在屏幕后面控制前面的参与者即可。“真人游戏”就是这个意思。

一个题外话,这部片子的梗概其实脱不开几年前的一部《死囚大逃杀》。后者的剧情是一位变态佬想搞一个网络直播,希望在线观众人数超过“超级碗”美式足球。于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岛,让世界各地淘来的穷凶极恶死囚搏杀,只有最后一个幸存者可以逃出生天。不幸的是,这个变态佬完美的计划因为死囚中有一位当兵出身的、“正义”的美国人而最终玩完。这个切合的是网络直播的概念。

另一部片子是布鲁斯威利09年9月上映的《未来战警》,一个核心主题也是:未来人类都不出门了,躺在床上就可以控制一个人形机器人在外面工作、生活、泡吧,当然,也包括泡妞。

两部片子都探讨了人性。比如说,未来人类都对自己的外貌变得不自信,不是一个大胖子在屏幕后找个美女,就是又老又丑的人们在床上控制一个帅气英俊的机器人在外面活动。
也谴责了美国的那些政府机构——当然,这是他们历来的惯例——质疑美国政府为虎作伥,违反人权,居然为了利益同意将死囚给万恶的商人——哪怕后者是聪明绝顶的全球首富!

有意思的还是影片本身对技术的探讨。《真人游戏》中,那位少年玩家在一个大屏幕的房间中,只需要自己动作,就可以控制着前面的死囚。你会不会觉得这一幕在现实中看过?
对了!这就是微软花了数年时间才研发出来的虚拟交互技术,09年时宣布。为此微软拍了一个很好玩的DEMO,用户只需要在电视前做动作,就可以与之互动,或参与游戏,或进行在线购物。这项技术很快也将用在XBOX上。微软人说,这将改变现在的人机交互界面。现在你是敲键盘、点鼠标,未来只需要对电脑挥挥手就成。

《真人游戏》中设想的技术更进一步。参与者只需要在置入一个小东西,就可以在大脑皮层建立一个连接,背后的玩家正是通过这个连接来控制游戏中的参与者。
这一进入,你就想起了更多片子吧?比如,也是09年的日本动画大片《日本锁国》、比如几部老的《再造战士》等等。无一例外都指向杯具。

阿凡达也揭开了一个另一个盖子。比如在年初拉斯维加斯的CES展上,就有3D的阿凡达网络游戏在展示。只是还很低级,玩家还需要拿着设备,带着眼镜。唯一的指向是更身临其境。
《真人游戏》的编剧没有看过阿凡达,但显然知道微软的那项技术,于是电影里他故意来了这么一段:那位老兄仅凭这个技术,收入一下子超过了首富比尔-盖茨。是的,电影里就是这么说的。

《未来战警》中,大都会里充斥着帅哥美女,修饰的毫无瑕疵。他们都是机器人,躺在床上的人类戴着一个设备控制他们。在欧美,雇人来服务的价格太贵,不如使用机器,这大概是《真人游戏》中一个弊端,被《未来战警》很好地弥补。
机器人的技术目前也在日新月异地发展着,日本刚刚就推出了家政机器人,虽然样子难看了点,还是能帮你洗碗擦地。一个月后,全球的机器大佬们也将在日本开会,讨论最新的机器人技术和发展趋势。

美国人用虚拟构建了这两个未来,然后大为抨击了一番。新首富最后被参与游戏的人反抗杀死,死前丑恶的一幕被直播出去。玩家少年无意中扮演了一个关键角色。机器人社会中,做警察的布里斯威利与妻子的情感反复挣扎,也见证了那个机器人公司的创始人的内心煎熬与挣扎。最终及其代理人都被关闭,社会回到正常,人类走出家门,来到街上。

也如上述某部电影中,一位主持人采访其中一位邪恶大佬后所做的总结:我虽然采访了他,但是对他说的和做的感到很恶心。大概,美国人希望在娱乐的时候也告诉看电影的人们,玩可以,别被游戏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