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7-22



1995年9月,台湾推出一款文字网络游戏(MUD)《东方故事2》,根据地堡类国外网络游戏改编。当时的方舟子还在海外留学,没事的时候就上去玩。“觉得这个游戏有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带了许多巫术,不是纯粹的武侠”。


 


几个月后,方舟子在里面也认识了许多人,于是干脆想做个纯粹的武侠游戏。这时,里面有几名玩家群起响应。最终五人团队成型,其余四人分别是翔少爷、时空、丁、草鱼。因为方舟子手上有几本金庸小说,于是由他来写策划书。《侠客行》这个名字则据说只花了一分钟时间就想到。


 


1995年11月,《侠客行》的策划书被这个小团队贴在了当时全球唯一一个中文站点ACT(alt Chinese text)上,这个类似《东方故事2》,但更多是参考金庸故事的新MUD游戏引起了留学生的兴趣。迄今为止,这份策划书依然可以在网上找到。


 


5个人分工开始写程序。系统是用开源系统搭建的,翔少爷与方舟子写全局,时空和方舟子编写了第一个城市扬州城和第一个门派武当派,翔少爷编写了丐帮,丁编写了华山村和第一个谜团,草鱼编写了星宿派。


 


两个月后,《侠客行》正式上线。这一年,方舟子28岁。


 


随后的时间里,《侠客行》在两条线上飞奔。一方面,《侠客行》在中文世界里取得了巨大的声誉,并在后来的时间里极大地影响并推动了网络游戏的发展。但另一方面,《侠客行》内部也很快陷入了纷争,并导致了最终的衰败。


 


游戏推出后,服务器一开始放在加拿大的大学中,有些教授与学生免费提供服务器支持。但很快人数激增,1996年时,《侠客行》在线上搞了次华山论剑,当时1000多人同时在线,服务器无法承受,于是几个人开始筹划更换服务器。


 


同年5月,服务器换好了,也因此发生了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因为忽略了安全的因素,服务器被其中一名玩家黑掉,将其中的程序全部拷贝。


 


这名玩家方舟子还认识,因为《侠客行》出来后被许多人模仿,部分玩家也也想改编一下古龙和西游记成为MUD游戏,被拷贝的源程序正好可以帮上大忙。


 


很快团队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警告了这名玩家。担忧之下,玩家将所有文件都公开在一个站点上供大家免费下载。到了1996年下半年,类似的游戏就已经遍地开发了。期间,源程序也传入国内,部分校园开始改写类似的游戏。


 


到1998年,方舟子回国,一次曾在东莞的网吧里查询资料,发现机器上居然有《侠客行》。当时开心的很,他告诉网吧老板这款游戏是他参与制作的,老板听后立刻崇敬地看着他,追问有没有练功秘笈。后来,“老板还拿了瓶矿泉水请我喝,不收我的上网费。”方舟子笑着回忆。


 


当时的《侠客行》自己在国内推广上做了些工作。如在1997年为国内玩家设立镜像服务器,到了2000年左右,《侠客行》在内地的镜像服务器增至10多个。


 


《侠客行》也为中国的网络游戏事业培养了第一批从业者。后来有个媒体名单曾列出了一长串从《侠客行》走出来的网游企业高管名单。这是后话了。


 


 


 


能和《侠客行》流传速度比拼的,是内部的动乱。


 


就在96年5月更换服务器前后,方舟子和几个创始人因为工作变动,只留了一人看顾游戏的发展。因为人手的关系,这名创始人从玩家中提拔了几个人手,赋予了很大的权限来协助管理。


 


游戏中的管理员号称为“巫师”,级别分为天帝、大神、神仙。问题就出在了权限上,后进入的巫师与其他创始人之间并不熟悉,但权限却都与天帝平齐,都能修改程序。由于相互之间不统一,常常这人增加了某个功能,那人很快就取消掉了。混乱的权限引起了玩家的不满,也让系统处于极度不稳定中。


 


几个月后归来的方舟子认为有必要整顿下巫师队伍,收回部分权限。但这又引起了巫师队伍的不满。因为后进的巫师并不熟悉前面几个创始人,加上又是义务在帮忙。到1997年10月,方舟子发出了一个备忘录,就权限问题再度和各站的巫师们进行了沟通,但似乎没有效果。


 


到了后来,巫师们已经开始自建小团队,排斥了创始人们,甚至到了机器密码修改,都不再告诉创始人的地步。


 


方舟子回忆,冲突的本源应该在理念上。创始人曾达成默契,不让《侠客行》商业化。一是涉及到版权,金庸就曾公开提及不会去干涉非商业化的网络运作,商业化则需要经过授权同意。二是因为程序,一开始采用的开源程序也不允许商业化运作。


 


事后媒体报道的董晓阳,正是新晋的巫师之一。他则一直希望能将《侠客行》商业化,并为之不断努力。在2000年董晓阳回国,随后注册了侠客行公司,希望将《侠客行》商业化、图形化,但因为版权问题而最终受阻。


 


理念冲突不会因为不理或不说话就消失掉,相反依然在继续。1997年5月,心灰意懒之下的方舟子,宣布退出《侠客行》。10月,方舟子发表声明,宣布只要在不商业化的前提下,任何人都可以任意使用、改写《侠客行》,任何人都无权垄断《侠客行》的使用、开发或商业化。2001年12月,方舟子再度重复了这一声明。


 


此后,方舟子不再看《侠客行》,也没有再看其他网络游戏。


 


2000年,《万王之王》上市,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正式进入图形化的年代。


 


2008年6月,有《侠客行》曾经的巫师,现某网络游戏高管致电方舟子,邀请他重新出山。被婉拒。


 


《侠客行》从此走入了尘封的历史。而方舟子则在另一个领域成名。


如果历史有如果,现在的中公网与联众或许早已统领互联网江湖。

 


1999年6月,谢文率领下的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联众网络游戏世界。当时的报道显示,后者一年前由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研发成功,当时已经能通过网络提供围棋、桥牌、麻将等11种网络游戏,并全国设立了13台服务器,注册人数13万。


 


但鲍、简、王也是程序员办企业的典型,技术一流,经营上却在苦心维持。此时的互联网,MUD游戏已经开始盛行,引起了谢文的注意,他一直想进入游戏产业。联众进入视野令他大为兴奋。


 


收购后的联众,在1999年至2002年上海盛大崛起前一直独领风骚,占去国内网络游戏市场85%左右的市场份额。“联网游戏由于需要一定开发能力、引擎能力、运营能力、市场能力。很多人都说他们能做,但小公司根本做不出来。直到2000年时也就是中国游戏中心等几家出来。那时,全国网民才5至600万,联众就已经有2到300万的注册用户了。”谢文回忆,


 


“联众游戏是当时最早,也是最火的网络游戏。现在总结看,当时联众一大特色是玩家之间可以聊天,还有BBS、网站,平时搞了很多线下聚会和联谊等活动。”谢文认为这些也是早期社区2.0的发轫开端。


 


当时的联众,探索了至今都有生命力的运营模式,如会员费、网费分成、内置广告等。从1999年至2001年,由于没有通畅的渠道来协助销售,网民数量也非常少,网络游戏厂商来说,发行月卡、结算等都是巨大的障碍。因此,一开始营收的希望被放置了广告上。在反复和其他几个创始人协商后,联众开始了游戏内置广告的探索工作,“没想到一开始推广效果非常好”。


 


另一个巨大尝试是与中国电信的网费分成。2000年前后还是互联网发展早期,上网费昂贵,一分钟就达到7元钱。而联众在中国市场的红火,令许多网民上网就是玩游戏,“当时用户平均在线时间是107分钟,一天用户累计玩100多万到200多万小时,再增长到300上万小时”,不仅推动了上网、带动了PC销售,也让电信赚到了大笔网费。尽管这些网民每月贡献几百万营收给联众,但要自己购买服务器等费用,依然入不敷出。


 


谢文随后找电信洽谈,巧合的是,对方也一直在玩联众,对联众的认同最后促使他们同意了谢文的要求,“从上网费中分成”。尽管因为数据不透明,使联众每月只从电信手中分得几十万,但也已经轰动一时。


 


到2000年春天,联众正式推出会员制和普通会员制两种方式,分别给予不同待遇,每位会员收费10元/每月。这一模式随后变成标准的游戏模式。此间尝试的还有企业冠名的各种棋牌类比赛等,有些也盛极一时。


 


联众被收购当年即实现盈利。谢文承认,这些都是被逼出来的,“虽然号称3000万注册资金,但一注册下来,资方立刻抽走2900万,账上只剩了100万,不挣钱靠什么活呢?”


 


离开8年之后再回首,谢文认为,正是不断的创新促使联众当年的领先,而当年的创新,也影响至今:“现在大家发现新大陆一样说网页游戏、和社区结合等,其实萌芽都就早有了。只是没有机会给我做起来。包括现在我还想做社区2.0,和那段经历很有关系。”


 


谢文也惋惜现在联众的停滞不前,“比如RPG网游,以联众的品牌很容易。Web2.0,联众的平台也是很现成的,网页游戏等都可以尝试。但一切好像凝固在历史中,没有团队没有创新没有研发,再好的公司都没用。”


 


更惋惜的是梦想无法实现。2000年时,谢文与李泽楷、霸陵基金等洽谈引进风险投资6000万美元,协议已经草签。这或将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一笔风险投资。按照规划,联众出让20%,取换2000万美元,中公以30%股份换4000万美元。这笔钱并不比上市所能获得的融资少,2000年4月,新浪登陆纳斯达克,融资7000多万美元。7月,搜狐上市融资5980万美元。


 


与此同时,谢文已经与腾讯达成协议,一旦风投到位,立刻以4500万美元收购后者。与网易的合并谈判也进展顺利、国内安全机构绿盟科技被纳入收购视野、百度前CTO刘建国此刻正在旗下研发搜索引擎。


 


一个帝国的版图正在徐徐展开。但就在满怀希望之际,2000年5月,谢文休假回来后,被同学兼投资方“解聘”。6000万美元风投随之逃离。错失了巨额投资的联众,与大股东海虹控股的后期发展已经如大家所见。


 


两个月后,互联网寒冬不期而至。


 


2004年6月,腾讯于香港联交所挂牌。2005年8月,百度于纳斯达克上市。两家公司市值如今笑傲互联网江湖。


 


网易在2000年6月登陆纳斯达克,并于2001年经历了短暂的摘牌风波后,凭借网络游戏,于2003年打了个漂亮翻身仗,迄今仍遥遥领先。


 


历史和所有人开了个玩笑。



1998到2008,联众正好走过了10年发展历史。鲍岳桥回头再看,也认为是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加上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让联众走到今天。


 


1998年,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决定做互联网。那时的互联网,大多是新浪搜狐网易那样的门户网站,当时大家都想做ISP。三人看了看自己,技术背景浓厚、资源少、资金也少、电信背景更是没有,做别的,用户都太少了。而棋牌类游戏在民间扎根,不需要产品策划,不需要市场教育,反而更容易突出三人的写程序特长。


 


其实那时,三人也喜欢打牌,即使公司成了规模,也会经常彻夜通宵打牌。


 


貌似1997年时三人当时也做了些市场调查,结论是没有竞争对手。等做到一半,发现南京有家叫做“北极星”的公司,业务和自己很像,不过对方的思路是做产品卖给ISP,还是不太一样。


 


公司支撑了一年左右时间,随后做了笔大买卖,在1999年6月以500万人民币卖给了谢文领导下的中公网,其实还是海虹控股的大股东。之所以说大买卖,是因为联众这一年没花多少,只是少量地借了一点钱,三个人每人再拼凑了4万左右,因为没有员工,只是租房和买电脑而已。


 


当时的《电脑报》,用了几个整版来报道这件事情,第一个版面就说“老鲍成功了”,这是当时国内IT界最有影响的媒体所给的肯定。即使10年后想起来,鲍岳桥依然觉得很高兴。


 


几个月后,事情发生了点变化。因为随后互联网就大热了起来,泡泡吹的到处都是。有记者开玩笑地写到:谢文是第一大黑,才500万就收购了联众。


 


“这当然是玩笑话”,鲍岳桥说,但这个玩笑,让谢文那段时间不停解释。在他离职后,互联网圈另一位元老“书生意气”还专门就这事撰文为谢文叫屈。但也带来了好处,玩笑开着开着,似乎让海虹真的觉得自己“黑了点”,于是增资了一大笔钱,前后累计变成了1000万人民币,这个数字在后续的报道,和一些回忆中不断出现。


 


接下来的数据,和外界报道的不一样了。99年媒体的报道显示,联众已能通过网络提供围棋、桥牌、麻将等11种网络游戏,并全国设立了13台服务器,注册人数13万。在上篇的报道依然引用了这个数据。


 


而鲍岳桥回忆,99年6月和中公网开始合作时,联众其实只有2台服务器,其中一台还是因为没钱买带宽和服务器,正好北京电报局正好有一个免费扶持计划,给了个机柜。当时说好只有半年时间,半年内没做好立刻撤掉。


 


于是,在99年之前,联众只有1台服务器,400人同时在线,还断线频繁。到了99年1月1日晚上,历史性达到了1000人同时在线,注册用户达到3万人。到6月被收购时,同时在线上升到几千人,注册用户超过10万,不过老鲍忘了具体数字。


 


随后谢文与联众一起做了许多盈利尝试,这些故事在谢文的回忆中被提及多次。一些想法也大胆超前,鲍岳桥回想起来,也说“老谢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


 


谢文很快来了又走,不变的只有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步伐。一段时间后,鲍岳桥统领联众。这段时间中,联众也走到了自己的顶峰,同时在线用户达6、70万。


 


这期间,有人也曾说,是联众让棋牌类游戏形成了免费的习惯,鲍岳桥对此抱屈,“模式并不是大家说的用户一开始就会形成付费的习惯。棋牌类游戏的门槛很低,新进入者很容易会采取免费模式做,棋牌游戏不是被我们免费坏的。”创业早期,联众也寄希望于收费,但是没能成功。


 


鲍岳桥对现在的网络游戏有自己的看法,他自己并不是玩游戏的人,即使当时盛行一时,结局感动了许多人的《仙剑奇侠传》,老鲍在绕了一段时间迷宫后,立刻放弃了,因为“太累了”。做联众也不是当作游戏的心态看,“只是当成娱乐,当成一个软件做”。“也没有想到现在有人几天几夜不睡觉拼等级,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后来联众也部分因此、部分因为管理,部分因为大股东,在2002、2003年时错失了网络游戏爆发的大好机遇。


 


2004年,联众做了第二次大买卖,将自身50%的股份卖给了韩国NHN公司,随后几年联众开始尝试网络游戏。但期间,中韩股东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几款正待上马的产品仍被腰斩。联众终于没能再度在互联网世界大放异彩。


 


鲍岳桥也担忧,如果没有创新,联众也会走向衰败。这个命题在今天,正在越来越迫切地摆在现在的联众人面前。


 


2006年底,鲍岳桥辞职联众CEO一职,变身风险投资人。

1998到2008,联众正好走过了10年发展历史。鲍岳桥回头再看,也认为是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加上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让联众走到今天。

 

1998年,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决定做互联网。那时的互联网,大多是新浪搜狐网易那样的门户网站,当时大家都想做ISP。三人看了看自己,技术背景浓厚、资源少、资金也少、电信背景更是没有,做别的,用户都太少了。而棋牌类游戏在民间扎根,不需要产品策划,不需要市场教育,反而更容易突出三人的写程序特长。

 

其实那时,三人也喜欢打牌,即使公司成了规模,也会经常彻夜通宵打牌。

 

貌似1997年时三人当时也做了些市场调查,结论是没有竞争对手。等做到一半,发现南京有家叫做“北极星”的公司,业务和自己很像,不过对方的思路是做产品卖给ISP,还是不太一样。

 

公司支撑了一年左右时间,随后做了笔大买卖,在1999年6月以500万人民币卖给了谢文领导下的中公网,其实还是海虹控股的大股东。之所以说大买卖,是因为联众这一年没花多少,只是少量地借了一点钱,三个人每人再拼凑了4万左右,因为没有员工,只是租房和买电脑而已。

 

当时的《电脑报》,用了几个整版来报道这件事情,第一个版面就说“老鲍成功了”,这是当时国内IT界最有影响的媒体所给的肯定。即使10年后想起来,鲍岳桥依然觉得很高兴。

 

几个月后,事情发生了点变化。因为随后互联网就大热了起来,泡泡吹的到处都是。有记者开玩笑地写到:谢文是第一大黑,才500万就收购了联众。

 

“这当然是玩笑话”,鲍岳桥说,但这个玩笑,让谢文那段时间不停解释。在他离职后,互联网圈另一位元老“书生意气”还专门就这事撰文为谢文叫屈。但也带来了好处,玩笑开着开着,似乎让海虹真的觉得自己“黑了点”,于是增资了一大笔钱,前后累计变成了1000万人民币,这个数字在后续的报道,和一些回忆中不断出现。

 

接下来的数据,和外界报道的不一样了。99年媒体的报道显示,联众已能通过网络提供围棋、桥牌、麻将等11种网络游戏,并全国设立了13台服务器,注册人数13万。在上篇的报道依然引用了这个数据。

 

而鲍岳桥回忆,99年6月和中公网开始合作时,联众其实只有2台服务器,其中一台还是因为没钱买带宽和服务器,正好北京电报局正好有一个免费扶持计划,给了个机柜。当时说好只有半年时间,半年内没做好立刻撤掉。

 

于是,在99年之前,联众只有1台服务器,400人同时在线,还断线频繁。到了99年1月1日晚上,历史性达到了1000人同时在线,注册用户达到3万人。到6月被收购时,同时在线上升到几千人,注册用户超过10万,不过老鲍忘了具体数字。

 

随后谢文与联众一起做了许多盈利尝试,这些故事在谢文的回忆中被提及多次。一些想法也大胆超前,鲍岳桥回想起来,也说“老谢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

 

谢文很快来了又走,不变的只有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步伐。一段时间后,鲍岳桥统领联众。这段时间中,联众也走到了自己的顶峰,同时在线用户达6、70万。

 

这期间,有人也曾说,是联众让棋牌类游戏形成了免费的习惯,鲍岳桥对此抱屈,“模式并不是大家说的用户一开始就会形成付费的习惯。棋牌类游戏的门槛很低,新进入者很容易会采取免费模式做,棋牌游戏不是被我们免费坏的。”创业早期,联众也寄希望于收费,但是没能成功。

 

鲍岳桥对现在的网络游戏有自己的看法,他自己并不是玩游戏的人,即使当时盛行一时,结局感动了许多人的《仙剑奇侠传》,老鲍在绕了一段时间迷宫后,立刻放弃了,因为“太累了”。做联众也不是当作游戏的心态看,“只是当成娱乐,当成一个软件做”。“也没有想到现在有人几天几夜不睡觉拼等级,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后来联众也部分因此、部分因为管理,部分因为大股东,在2002、2003年时错失了网络游戏爆发的大好机遇。

 

2004年,联众做了第二次大买卖,将自身50%的股份卖给了韩国NHN公司,随后几年联众开始尝试网络游戏。但期间,中韩股东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几款正待上马的产品仍被腰斩。联众终于没能再度在互联网世界大放异彩。

 

鲍岳桥也担忧,如果没有创新,联众也会走向衰败。这个命题在今天,正在越来越迫切地摆在现在的联众人面前。

 

2006年底,鲍岳桥辞职联众CEO一职,变身风险投资人。


如果历史有如果,现在的中公网与联众或许早已统领互联网江湖。

 

1999年6月,谢文率领下的中公网以1000万人民币收购联众网络游戏世界。当时的报道显示,后者一年前由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研发成功,当时已经能通过网络提供围棋、桥牌、麻将等11种网络游戏,并全国设立了13台服务器,注册人数13万。

 

但鲍、简、王也是程序员办企业的典型,技术一流,经营上却在苦心维持。此时的互联网,MUD游戏已经开始盛行,引起了谢文的注意,他一直想进入游戏产业。联众进入视野令他大为兴奋。

 

收购后的联众,在1999年至2002年上海盛大崛起前一直独领风骚,占去国内网络游戏市场85%左右的市场份额。“联网游戏由于需要一定开发能力、引擎能力、运营能力、市场能力。很多人都说他们能做,但小公司根本做不出来。直到2000年时也就是中国游戏中心等几家出来。那时,全国网民才5至600万,联众就已经有2到300万的注册用户了。”谢文回忆,

 

“联众游戏是当时最早,也是最火的网络游戏。现在总结看,当时联众一大特色是玩家之间可以聊天,还有BBS、网站,平时搞了很多线下聚会和联谊等活动。”谢文认为这些也是早期社区2.0的发轫开端。

 

当时的联众,探索了至今都有生命力的运营模式,如会员费、网费分成、内置广告等。从1999年至2001年,由于没有通畅的渠道来协助销售,网民数量也非常少,网络游戏厂商来说,发行月卡、结算等都是巨大的障碍。因此,一开始营收的希望被放置了广告上。在反复和其他几个创始人协商后,联众开始了游戏内置广告的探索工作,“没想到一开始推广效果非常好”。

 

另一个巨大尝试是与中国电信的网费分成。2000年前后还是互联网发展早期,上网费昂贵,一分钟就达到7元钱。而联众在中国市场的红火,令许多网民上网就是玩游戏,“当时用户平均在线时间是107分钟,一天用户累计玩100多万到200多万小时,再增长到300上万小时”,不仅推动了上网、带动了PC销售,也让电信赚到了大笔网费。尽管这些网民每月贡献几百万营收给联众,但要自己购买服务器等费用,依然入不敷出。

 

谢文随后找电信洽谈,巧合的是,对方也一直在玩联众,对联众的认同最后促使他们同意了谢文的要求,“从上网费中分成”。尽管因为数据不透明,使联众每月只从电信手中分得几十万,但也已经轰动一时。

 

到2000年春天,联众正式推出会员制和普通会员制两种方式,分别给予不同待遇,每位会员收费10元/每月。这一模式随后变成标准的游戏模式。此间尝试的还有企业冠名的各种棋牌类比赛等,有些也盛极一时

 

联众被收购当年即实现盈利。谢文承认,这些都是被逼出来的,“虽然号称3000万注册资金,但一注册下来,资方立刻抽走2900万,账上只剩了100万,不挣钱靠什么活呢?”

 

离开8年之后再回首,谢文认为,正是不断的创新促使联众当年的领先,而当年的创新,也影响至今:“现在大家发现新大陆一样说网页游戏、和社区结合等,其实萌芽都就早有了。只是没有机会给我做起来。包括现在我还想做社区2.0,和那段经历很有关系。”

 

谢文也惋惜现在联众的停滞不前,“比如RPG网游,以联众的品牌很容易。Web2.0,联众的平台也是很现成的,网页游戏等都可以尝试。但一切好像凝固在历史中,没有团队没有创新没有研发,再好的公司都没用。”

 

更惋惜的是梦想无法实现。2000年时,谢文与李泽楷、霸陵基金等洽谈引进风险投资6000万美元,协议已经草签。这或将是当时国内最大的一笔风险投资。按照规划,联众出让20%,取换2000万美元,中公以30%股份换4000万美元。这笔钱并不比上市所能获得的融资少,2000年4月,新浪登陆纳斯达克,融资7000多万美元。7月,搜狐上市融资5980万美元。

 

与此同时,谢文已经与腾讯达成协议,一旦风投到位,立刻以4500万美元收购后者。与网易的合并谈判也进展顺利、国内安全机构绿盟科技被纳入收购视野、百度前CTO刘建国此刻正在旗下研发搜索引擎。

 

一个帝国的版图正在徐徐展开。但就在满怀希望之际,2000年5月,谢文休假回来后,被同学兼投资方“解聘”。6000万美元风投随之逃离。错失了巨额投资的联众,与大股东海虹控股的后期发展已经如大家所见。

 

两个月后,互联网寒冬不期而至。

 

2004年6月,腾讯于香港联交所挂牌。2005年8月,百度于纳斯达克上市。两家公司市值如今笑傲互联网江湖。

 

网易在2000年6月登陆纳斯达克,并于2001年经历了短暂的摘牌风波后,凭借网络游戏,于2003年打了个漂亮翻身仗,迄今仍遥遥领先。

 

历史和所有人开了个玩笑。


1995年9月,台湾推出一款文字网络游戏(MUD)《东方故事2》,根据地堡类国外网络游戏改编。当时的方舟子还在海外留学,没事的时候就上去玩。“觉得这个游戏有很多神神道道的东西,带了许多巫术,不是纯粹的武侠”。

 

几个月后,方舟子在里面也认识了许多人,于是干脆想做个纯粹的武侠游戏。这时,里面有几名玩家群起响应。最终五人团队成型,其余四人分别是翔少爷、时空、丁、草鱼。因为方舟子手上有几本金庸小说,于是由他来写策划书。《侠客行》这个名字则据说只花了一分钟时间就想到。

 

1995年11月,《侠客行》的策划书被这个小团队贴在了当时全球唯一一个中文站点ACT(alt
Chinese
text)上,这个类似《东方故事2》,但更多是参考金庸故事的新MUD游戏引起了留学生的兴趣。迄今为止,这份策划书依然可以在网上找到。

 

5个人分工开始写程序。系统是用开源系统搭建的,翔少爷与方舟子写全局,时空和方舟子编写了第一个城市扬州城和第一个门派武当派,翔少爷编写了丐帮,丁编写了华山村和第一个谜团,草鱼编写了星宿派。

 

两个月后,《侠客行》正式上线。这一年,方舟子28岁。

 

随后的时间里,《侠客行》在两条线上飞奔。一方面,《侠客行》在中文世界里取得了巨大的声誉,并在后来的时间里极大地影响并推动了网络游戏的发展。但另一方面,《侠客行》内部也很快陷入了纷争,并导致了最终的衰败。

 

游戏推出后,服务器一开始放在加拿大的大学中,有些教授与学生免费提供服务器支持。但很快人数激增,1996年时,《侠客行》在线上搞了次华山论剑,当时1000多人同时在线,服务器无法承受,于是几个人开始筹划更换服务器。

 

同年5月,服务器换好了,也因此发生了件令人沮丧的事情。因为忽略了安全的因素,服务器被其中一名玩家黑掉,将其中的程序全部拷贝。

 

这名玩家方舟子还认识,因为《侠客行》出来后被许多人模仿,部分玩家也也想改编一下古龙和西游记成为MUD游戏,被拷贝的源程序正好可以帮上大忙。

 

很快团队就发现了这个问题,警告了这名玩家。担忧之下,玩家将所有文件都公开在一个站点上供大家免费下载。到了1996年下半年,类似的游戏就已经遍地开发了。期间,源程序也传入国内,部分校园开始改写类似的游戏。

 

到1998年,方舟子回国,一次曾在东莞的网吧里查询资料,发现机器上居然有《侠客行》。当时开心的很,他告诉网吧老板这款游戏是他参与制作的,老板听后立刻崇敬地看着他,追问有没有练功秘笈。后来,“老板还拿了瓶矿泉水请我喝,不收我的上网费。”方舟子笑着回忆。

 

当时的《侠客行》自己在国内推广上做了些工作。如在1997年为国内玩家设立镜像服务器,到了2000年左右,《侠客行》在内地的镜像服务器增至10多个。

 

《侠客行》也为中国的网络游戏事业培养了第一批从业者。后来有个媒体名单曾列出了一长串从《侠客行》走出来的网游企业高管名单。这是后话了。

 

 

 

能和《侠客行》流传速度比拼的,是内部的动乱。

 

就在96年5月更换服务器前后,方舟子和几个创始人因为工作变动,只留了一人看顾游戏的发展。因为人手的关系,这名创始人从玩家中提拔了几个人手,赋予了很大的权限来协助管理。

 

游戏中的管理员号称为“巫师”,级别分为天帝、大神、神仙。问题就出在了权限上,后进入的巫师与其他创始人之间并不熟悉,但权限却都与天帝平齐,都能修改程序。由于相互之间不统一,常常这人增加了某个功能,那人很快就取消掉了。混乱的权限引起了玩家的不满,也让系统处于极度不稳定中。

 

几个月后归来的方舟子认为有必要整顿下巫师队伍,收回部分权限。但这又引起了巫师队伍的不满。因为后进的巫师并不熟悉前面几个创始人,加上又是义务在帮忙。到1997年10月,方舟子发出了一个备忘录,就权限问题再度和各站的巫师们进行了沟通,但似乎没有效果。

 

到了后来,巫师们已经开始自建小团队,排斥了创始人们,甚至到了机器密码修改,都不再告诉创始人的地步。

 

方舟子回忆,冲突的本源应该在理念上。创始人曾达成默契,不让《侠客行》商业化。一是涉及到版权,金庸就曾公开提及不会去干涉非商业化的网络运作,商业化则需要经过授权同意。二是因为程序,一开始采用的开源程序也不允许商业化运作。

 

事后媒体报道的董晓阳,正是新晋的巫师之一。他则一直希望能将《侠客行》商业化,并为之不断努力。在2000年董晓阳回国,随后注册了侠客行公司,希望将《侠客行》商业化、图形化,但因为版权问题而最终受阻。

 

理念冲突不会因为不理或不说话就消失掉,相反依然在继续。1997年5月,心灰意懒之下的方舟子,宣布退出《侠客行》。10月,方舟子发表声明,宣布只要在不商业化的前提下,任何人都可以任意使用、改写《侠客行》,任何人都无权垄断《侠客行》的使用、开发或商业化。2001年12月,方舟子再度重复了这一声明。

 

此后,方舟子不再看《侠客行》,也没有再看其他网络游戏。

 

2000年,《万王之王》上市,中国网络游戏市场正式进入图形化的年代。

 

2008年6月,有《侠客行》曾经的巫师,现某网络游戏高管致电方舟子,邀请他重新出山。被婉拒。

 

《侠客行》从此走入了尘封的历史。而方舟子则在另一个领域成名。


2008-07-07






大连。那天,和张亚勤聊天后,我对他说,很高兴。每次和亚勤聊天都是所得颇多。


确实是。亚勤尽管身居高位,在国内信息产业中影响举足轻重。但他人很谦逊,不管是之前在研究院,还是后来调去美国总部,再回到国内率领微软中国和研发集团。几年我一直追踪采访,感觉到他的个人魅力。



那天其实谈了两件事情,一是微软在华发展15年,一是盖茨因为很快退休了,我请他谈谈对自己导师的看法。


文章在第三天晚上写完的,写完后很高兴,也没顾时间就给微软的朋友打了过去。当时因为慎重的考虑,也请朋友将邮件转给亚勤看看。


事后商容通电话,她说,看到文章咯噔一下,就知道我要放卫星了。我很开心。不过,其实哪里是卫星,只不过是早几天和亚勤聊这个事情而已。


 


简单提了一下感受。下面附的是当时的文章。发表的不是这个。


 



 张亚勤谈导师盖茨:他对技术的热爱发自内心


 


- 盖茨前40年创立了微软公司,用“技术”改变了世界。在第二个40年,他决定把所有的财富回馈给社会,而且把慈善事业作为企业运作


 


- 盖茨是一个对技术有热情、有使命感的人。他有很多财富,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很简单,这种使命感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


 


我问张亚勤:在微软,盖茨是你的导师。当初是他选择你吗?


张亚勤:应该是他选我。每个人进微软都会有一个导师,我现在也是三位微软人的导师。


你加入微软有他的因素吗?我又问。


有。有几个因素,一是中国、一是研究、一是盖茨。我有一次跟他开玩笑:我加入微软的时候是32岁,在微软做了差不多10年,我跟他开玩笑说,我在微软做了10年,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盖茨说,“我也一样,把我的青春也贡献给微软了”。


这个月底他就要退休了?


是啊。盖茨退休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盖茨是我的直接领导,另一方面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过争论和探讨,有的时候达成共识,也有出现分歧的时候。当然,盖茨并没有完全离开微软,他每个星期会来一天。


 


前不久,我们和鲍尔默、盖茨开一个会议。鲍尔默演讲了一个小时,讲到后面,鲍尔默泪流满面,都无法再说下去。他和盖茨是兄弟关系,回忆起了他和盖茨的种种不易。


 


盖茨退休,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盖茨是我的直接领导,另一方面是我的朋友,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过争论和探讨,有的时候达成共识,也有出现分歧的时候。


 


当然,盖茨并没有完全离开微软,他每个星期会来一天公司,一星期前,我去拜访他,他说,“关于技术研究的问题,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加入微软有他的因素。几个因素中,一个是中国、一个是研究、一个就是盖茨。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我加入微软时是32岁,在微软工作了10年,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他说,“我也一样,也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


 


第一次见到盖茨还是1992年。当时在亚特兰大的一个展览会上,我准备做一个演示。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问我视频压缩速率有多少?回头一看,正是比尔-盖茨。后来我加入微软后在公司里第一次碰到他,他就对中国十分好奇,问了一些关于政府架构、大学生学制方面的问题。


 


真正对他的了解是到微软工作之后,他让我回总部主管这个移动和嵌入式新的业务,这个业务是微软最有前途、最新兴的。


 


他是我的导师,我们每个月都会有单独的会面,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刻,除了每次聊天也好,会议也好,感觉到特别的轻松,但是这又是一种智慧的碰撞,盖茨希望和你争论,希望彼此有不同的观点


 


盖茨是一个技术的天才、商业的天才,也是一个十分幽默、善良的人。他是我碰到最聪明的人,技术功底相当深厚,另外他对商业洞察也很厉害,超过了我所碰到的所有人。


 


他也是一个对技术有热情、有使命感的人。盖茨有很多财富,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很简单,这种使命感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


 


他也非常“好奇”,有时候他好奇的范围超过了软件。一次他来中国访问的时候,因为我们安排的细节失误,使一个会议临时取消,浪费了两个小时,当时盖茨和我、陈永正、刘凤鸣等围在一起吃着麦当劳的汉堡,他就和我们询问中国政府的架构,问的最多的就是在中国农村里面怎么选举,为什么中国的小学生这么优秀等。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讲了一晚上他在非洲的趣事。


 


20064月,胡主席访问美国,也做客盖茨家里。我第一次看到盖茨做了一个小时的排练,包括在什么地方讲话,需要多长时间。盖茨平时讲话不用稿子,也不做排练。但是胡主席去的时候,他拿了稿子——盖茨十分重视胡主席的访问。我很高兴参与了整个过程,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他们的见面。


 


跟他在一起聊天会十分愉快。前几天去到他家里去聊了很多,聊到中国地震,聊到一些最近的业务。盖茨最近正在上课,是关于环保方面的课,他会跟我说一些这方面的事情。我很敬佩盖茨,他每天都在学习。简化抽象问题的能力很强,再难的问题他能用几个简单的词把实质找出来。


 


还有他的慈善事业,在巴菲特把所有基金都交给了他后,他决定全身心付出。40年盖茨创立了微软公司,用“技术”改变了世界。在第二个40年,他决定把所有的财富回馈给社会,而且把慈善事业作为企业运作。所以我十分的敬佩盖茨。他的慈善事业我也愿意做一个志愿者。


 


我对他的退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


 

2008-07-05

?/P>

大连。那天,和张亚勤聊天后,我对他说,很高兴。每次和亚勤聊天都是所得颇多。

确实是。亚勤尽管身居高位,在国内信息产业中影响举足轻重。但他人很谦逊,不管是之前在研究院,还是后来调去美国总部,再回到国内率领微软中国和研发集团。几年我一直追踪采访,感觉到他的个人魅力。

那天其实谈了两件事情,一是微软在华发展15年,一是盖茨因为很快退休了,我请他谈谈对自己导师的看法。

文章在第三天晚上写完的,写完后很高兴,也没顾时间就给微软的朋友打了过去。当时因为慎重的考虑,也请朋友将邮件转给亚勤看看。

事后商容通电话,她说,看到文章咯噔一下,就知道我要放卫星了。我很开心。不过,其实哪里是卫星,只不过是早几天和亚勤聊这个事情而已。

 

简单提了一下感受。下面附的是当时的文章。发表的不是这个。

 

 张亚勤谈导师盖茨:他对技术的热爱发自内心

 

-
盖茨前40年创立了微软公司,用“技术”改变了世界。在第二个40年,他决定把所有的财富回馈给社会,而且把慈善事业作为企业运作

 

-
盖茨是一个对技术有热情、有使命感的人。他有很多财富,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很简单,这种使命感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

 

我问张亚勤:在微软,盖茨是你的导师。当初是他选择你吗?

张亚勤:应该是他选我。每个人进微软都会有一个导师,我现在也是三位微软人的导师。

你加入微软有他的因素吗?我又问。

有。有几个因素,一是中国、一是研究、一是盖茨。我有一次跟他开玩笑:我加入微软的时候是32岁,在微软做了差不多10年,我跟他开玩笑说,我在微软做了10年,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盖茨说,“我也一样,把我的青春也贡献给微软了”。

这个月底他就要退休了?

是啊。盖茨退休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盖茨是我的直接领导,另一方面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过争论和探讨,有的时候达成共识,也有出现分歧的时候。当然,盖茨并没有完全离开微软,他每个星期会来一天。

 

前不久,我们和鲍尔默、盖茨开一个会议。鲍尔默演讲了一个小时,讲到后面,鲍尔默泪流满面,都无法再说下去。他和盖茨是兄弟关系,回忆起了他和盖茨的种种不易。

 

盖茨退休,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盖茨是我的直接领导,另一方面是我的朋友,我们在很多问题上都有过争论和探讨,有的时候达成共识,也有出现分歧的时候。

 

当然,盖茨并没有完全离开微软,他每个星期会来一天公司,一星期前,我去拜访他,他说,“关于技术研究的问题,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我加入微软有他的因素。几个因素中,一个是中国、一个是研究、一个就是盖茨。有一次我和他开玩笑:我加入微软时是32岁,在微软工作了10年,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他说,“我也一样,也把我的青春贡献给微软了”。

 

第一次见到盖茨还是1992年。当时在亚特兰大的一个展览会上,我准备做一个演示。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问我视频压缩速率有多少?回头一看,正是比尔-盖茨。后来我加入微软后在公司里第一次碰到他,他就对中国十分好奇,问了一些关于政府架构、大学生学制方面的问题。

 

真正对他的了解是到微软工作之后,他让我回总部主管这个移动和嵌入式新的业务,这个业务是微软最有前途、最新兴的。

 

他是我的导师,我们每个月都会有单独的会面,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很深刻,除了每次聊天也好,会议也好,感觉到特别的轻松,但是这又是一种智慧的碰撞,盖茨希望和你争论,希望彼此有不同的观点

 

盖茨是一个技术的天才、商业的天才,也是一个十分幽默、善良的人。他是我碰到最聪明的人,技术功底相当深厚,另外他对商业洞察也很厉害,超过了我所碰到的所有人。

 

他也是一个对技术有热情、有使命感的人。盖茨有很多财富,但他自己的生活方式很简单,这种使命感是发自内心的,而不是装出来的。

 

他也非常“好奇”,有时候他好奇的范围超过了软件。一次他来中国访问的时候,因为我们安排的细节失误,使一个会议临时取消,浪费了两个小时,当时盖茨和我、陈永正、刘凤鸣等围在一起吃着麦当劳的汉堡,他就和我们询问中国政府的架构,问的最多的就是在中国农村里面怎么选举,为什么中国的小学生这么优秀等。还有一次我们一起吃饭,他讲了一晚上他在非洲的趣事。

 

20064月,胡主席访问美国,也做客盖茨家里。我第一次看到盖茨做了一个小时的排练,包括在什么地方讲话,需要多长时间。盖茨平时讲话不用稿子,也不做排练。但是胡主席去的时候,他拿了稿子——盖茨十分重视胡主席的访问。我很高兴参与了整个过程,在某种程度上促成了他们的见面。

 

跟他在一起聊天会十分愉快。前几天去到他家里去聊了很多,聊到中国地震,聊到一些最近的业务。盖茨最近正在上课,是关于环保方面的课,他会跟我说一些这方面的事情。我很敬佩盖茨,他每天都在学习。简化抽象问题的能力很强,再难的问题他能用几个简单的词把实质找出来。

 

还有他的慈善事业,在巴菲特把所有基金都交给了他后,他决定全身心付出。40年盖茨创立了微软公司,用“技术”改变了世界。在第二个40年,他决定把所有的财富回馈给社会,而且把慈善事业作为企业运作。所以我十分的敬佩盖茨。他的慈善事业我也愿意做一个志愿者。

 

我对他的退休,感觉既留恋,又替他感到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