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3-17

这是专访王长田结束后,和他在一旁闲聊的部分对话,但看起来比专访更好看,更像是王长田的自我剖白。  

2007年11月19日下午,光线传媒与华友世纪的合并案终于揭开了最终答案。王长田形容,签字的那一刻,他感到非常轻松。

关于合并的传言,实际上从2007年春节后就已经有部分说法,到最近一周尤其鼎沸。尽管媒体报道纷扬,王长田始终坚持说不知道这件事情。但在宣布的这天,他少见的穿上了西服。不能说收购了华友,但至少,光线少用了半年时间就实现了上市的梦想。


这是王长田众多梦想中的一个。他一直希望能将光线传媒建立成一个和默多克创建的维亚康母类似的传媒帝国,并计划在2008年6月前后登陆纳斯达克。不过,这个想法和他心中规划晚了数年,终于又在资本的帮助下,抢回了半年时间。

他做事坚持,希望自己时时充满激情,处在战斗的状态。他对追问他有多少个人股份的记者说,“我是一个工作狂,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状态”。这个声音又随即淹没在“是不是要裁员”的新问题中。


他问旁边的媒体,为什么有些人对中国的企业采取鄙视和讽刺挖苦的态度?中国企业应该有更大的雄心,有更大的作为。

光线传媒副总裁,也是即将担任新公司联合总裁的李晓萍一直在外等候。她为人直爽,回答起问题来像是直筒倒豆子。王长田说,我们的员工都是这样,简单,有激情,也要有创意。


他也很直接,他告诉我说,他就是要让光线传媒的每个员工“名利双收”。这个词在他的字典是个褒义词。

旁边的王冉看着他说,这个人有自己的梦想,他在朝着自己的梦想快速前奔。王冉是易凯资本CEO,协助他完成了这次与华友的合并案。

他的员工形容他说,这个40多的老男人,却像和年轻人一样,心态快乐简单,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

也谢谢我的速记朋友,她在旁边,帮我把这个本来无意中的精彩的对话录了下来。让我们一起再回头看看吧。


海外收购已经选好目标


徐志斌:您刚才说的海外收购这一块,现在已经选好了几家目标?

王长田:现在真的不能透露太多。只是刚刚开始进行而已。实际上我们境内公司的投资和收购在这之前已经开始了。

徐志斌:我们接下来还会看到更多的收购案?

王长田:做收购做了好几年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而且我们在研究,在借鉴别人的经验。也在设想,如果我们去做的话会怎么做。今年我们也确实做了两起收购。到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收购。再加上这次和华友的合并,是我们最好的经验。


徐志斌:华友的这次合并是最关注的。

王长田:因为这么复杂的合并,又是美国的上市公司。又是不同的业务类型。这么复杂的两家公司的合并我们都能做起来,我相信我们今后在收购或者是进行别的投资的时候应该更加容易一些。

徐志斌:这次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

王长田:对,当然我们未来并购的目标一定是行业里面排名第一的企业,或者是排名数一数二的企业。


王秦岱可能重新出山带领光线华友


徐志斌:您心里面仍然认为这是光线对华友的收购?

王长田: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光线对华友的收购,事实我们就是一个合并。而且这个合并是一次创新型的合并。其实在这个合并里面,你说华友收购了光线没什么错误,也是对的。光线在某种程度上控股了华友也是对的。但是实际上最准确的表述就是双方的合并。不是说我在这个地方在打官腔,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徐志斌:您说中间双方都有想放弃的时候,当时是因为什么事情?

王长田: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无非是双方正常的为各自的公司争取一些利益或者是一些谈判上的优势的。有的时候也会有情绪化的时候,但是一个事情能够做成一定是大势所趋。


徐志斌:在这个谈判过程中您认为很难吗?

王长田:大的方向上来讲双方都是有信心的。在细节上面有一些双方的交锋,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说两家公司完全合并到一起去了,两家股东都说你好,我好,说这个事亏就亏,赚就赚了,这样就太不正常了。

徐志斌:可能刚开始华友占的股份多一些,表面上看我们可能是吃亏的,但是从长远来说为光线带来了更多的利益和收入,也会获得一些动态上的股权的增长。

王长田:这就是这次方案设计的巧妙之处。它避开了到底谁收购谁了,它避开了这个问题,设计了一个动态的价格体系。我觉得非常好。我们分成几档,是42%-65%之间。


徐志斌:究竟是42还是65完全是看您带来的业绩?

王长田:对。因为股价是跟两个因素相关的。第一是和利润总额相关的,你的利润总额越大,你每股的盈利就越多。每股盈利越多你的股价就会越高。另外和你的市盈率有关,你的成长越快别人会给你更高的市盈率,这样股价也会越高。所以对于光线得成功也是取决这两个因素的,第一我们必须扩大业务规模,第二我们必须要让公司保持高速的增长。这样又有好的每股的盈利,又有好的市盈率,这样股价就会提高。而股价的提高对所有的人都是有好处的,对华友的股东,对有期权的员工一定是一个好事。

徐志斌:刚开始的时候,王秦岱是怎么说您出来带领新公司?

王长田:我多次的挽留王秦岱,我希望他和我一起来做这个事。


徐志斌:如果要是合并能够成功就由您来带吗?

王长田:我觉得和光线的合并他自动退出首先对新的管理层是非常有信心的,如果他没有信心会自动过来干。所以他一定会对自己的公司负责任的。从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感谢他对我的信任,我觉得压力还是挺大的。现在公司人数规模一下扩大了一倍,一下子就到资本市场上了。我有很多东西要适应。我也有点羡慕他,但是我做不到。王秦岱做不了我,我也做不了他,同时我也不想做别人。


徐志斌:万一某一天投资人、股东对你投了不信任的票,不满意的票,王秦岱可以重新带领公司出任新的CEO,有这样的可能吗?

王长田:什么可能都有。如果我确实不适合做这个公司我退出那是很正常的。因为我是股东啊,如果我阻碍公司发展了,我人生的目的难道是为了阻碍公司的发展吗?我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我的价值变成了负值就没有意义了。或者说我最后得认这个命,可能我的梦想就实现不了。可能我确实做不到,我得承认这个现实。可能我现在就是不如马云,不如马化腾,不如史玉柱,我确实没有他们的魄力,我认。我不会说好高骛远说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我没有赶上你这个机会,否则我早就会超过你了,我不会去想这些问题。一定要认清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能干成什么样的事。而且你要承认你当初进入这个领域的动机,你得认识这个历史的环境,确实有些东西不是你的。


是梦想让自己工作不止


徐志斌:你一开始的时候为一些电视台和栏目做策划包装,您现在为了梦想对自己的公司进行包装,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王长田:我觉得现在我们的自主性很强,我有一个想法的时候可以让别人实现。现在底下有这么多的员工。这个很好。如果我有一个很好的点子,我可以找资源,找别人去做。我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了。


徐志斌:您会觉得您的想法最宝贵还是您的实干让您的工作很重要?

王长田:前几年我自己对直接的事情的投入参与可能是比较重要的。现在我的想法可能更加重要一些。我现在的身份是公司需要超脱一下想一些大的东西。甚至做不了了由另外一些人把这些东西执行了。现在来讲我对想法的层面考虑的更多一些。

徐志斌:今天的合并案符合您当时的规划,还是说快得多还是慢得多?

王长田:我觉得比我当初的设想慢了一些吧。


徐志斌:慢了多少?是什么原因呢?

王长田:慢了3、4年。中国没有哪一个行业像传媒行业这样特殊的,因为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事确实需要谨慎,又需要有韧劲,有痛苦,有困难,可能还不一定做得很大。所以这个是环境带来的。如果以我们这种战略的判断力和运营的能力,如果我在别的行业做,我觉得我会比现在做的好多。不能说我超过别人,可能和我自己相比的话我们会走的更快,规模会更大一些。但是我不后悔。虽然我觉得这个机会晚了几年而已,但是它毕竟还是来了。


徐志斌:您说您是工作狂,而且有的时候可能有很多的梦想让您工作不已。我们也看到了像晓萍(光线华友联席总裁)她们也很干练,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他们也工作不已?

王长田:可能我们公司的员工都是非常有热情有梦想的人。我们和员工讲如果你是一个没有热情和梦想的人最好不要到光线来工作,因为我们是创意性的企业,是生产文化产品的,需要这些有个性的人。所以我们公司在进人的时候,大家自然而然的就会提出这个人一看就是我们的人,整个的做派、举止,看问题的方式非常到位。往往这样的人都会在公司做很长的时间。我们很多时候直接的判断就是看到这个人有点别扭,到最后往往这个人就很难做长了。任意类聚,物以群分。我不是说这些人不好,只是不适合这样的公司。而这个公司一旦形成了它的文化,个人应该努力的去适应这个文化。


徐志斌:您说的这个直觉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王长田:好多年我们就有这种判断的直觉了。在生活习惯上我们都非常类似。我们在晚上工作,去吃辣的,全公司的人都会吃辣的。我们会兴奋,会叫,会开内部创意大会,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上去讲。我们的年会都是搞成一个颁奖礼,让大家走星光大道。而且你看我们公司的文化也会知道,我们有很大规模的公司酒吧。我们有公司的办公区的宿舍,可以同时睡16个人,我们公司办公区内可以涂鸦,可以贴小纸条,我们有发泄室,可以去发泄,去打拳,可以去嗷嗷叫。我们整个环境的设计很多人去看了之后都觉得是很惊叹的设计。所有的设计都表明我们是这样的一群人,我们喜欢这样的环境,我们都热爱这个公司。


徐志斌:我们听说了一些事情,说您在年终的会上有点动情的说今年有点没做好,对不起兄弟们,对不起光线的这些员工。当然我没有去过光线的办公室,据说也是非常豪华,非常非常漂亮的。

王长田:不是豪华,是个性化。我们准备搞一个参观日,让大家去参观。确实我在公司的年会上这样说过,不管公司的环境有多么恶劣,不管客观的因素有多么强大,实际上管理者都是有责任的。如果你的公司没有做好,你必须要对员工有这种愧疚感。如果都觉得无所谓,那我就觉得这种管理者是我们不想要的了,最起码我个人不是这样的。所以我是真心的向员工去道歉。因为我一直希望员工在这里面能够快乐,能够过好日子。如果我做的不是那么理想那我心里就很难受。


徐志斌:您先找自己的问题,然后晓萍(光线华友联席CEO)她们也会找自己的问题,然后一步步的下去检讨是吗?

王长田:没有那么严重。更重要的是公司还是“向前看”的文化。我们开明年的规划会根本不谈07年做了什么,我们谈的是08年做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个目标,你想怎么做。我们是在谈这些东西。


我们要让员工名利双收

徐志斌:从员工角度来说,光线的薪水在行业里面是最高的吗?

王长田:不能说是最高的,但是我们也不是很低的薪水。尤其是我们基层的员工在行业里面的薪水还是不错的。可能我们的中层和高层的收入在行业里面是有点偏低于德国。所以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要改善的地方。

徐志斌:回到这个问题上来。您用什么来留住员工?比如我们之前也检讨过做的不是太好。但是我们今天又合并了华友,取得了眼前一亮的成绩。归根到底,您希望光线用什么留住员工?

王长田:我们其实有一个理念,就是名利双收。


徐志斌:毫不避讳,就是名利双收。

王长田:对。完全是影响力,社会贡献,社会尊重这是名。利,就是相应的利益的回报,物质奖励。名,让你的精神变得充实,而利让你的生活无后顾之忧。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人生的状态,我们希望每个员工都能进入这种人生的状态。不管我们以前做的怎么样,现在做的怎么样,最起码从目标上来讲我们要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们会不断的修正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比如有些项目做杂了,或者是让一些员工受了委屈,可能这些情况都会有,但是关键的是我们愿意去修正这些东西。我们不认为它是理所应当的。对员工来讲,只要他们活的好,这对我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徐志斌:我感觉你们都很直爽,直接。您自己形容自己的员工是什么样的?

王长田:我们的员工相对来说是比较简单的,他们不需要很复杂的人际关系的能力。我们公司内部没有什么矛盾和帮派。如果发现这些我是坚决禁止的。所以员工都是简单的,而且是有话直说的,甚至可以越级反映。而且我们鼓励资源共享,各个部门要无条件的为其他的部门提供支持。而且他们真的是有热情,有创意。工作效率非常高。可能我们明天要搞一个大型活动了,今天晚上大家全都别睡觉了,明天还要把这个活动做到数一数二。但是我们员工非常习惯这种情况了。


徐志斌:您说过您是一个工作狂,那您自己每天工作的时间有多长呢?

王长田:我没在公司工作可能我也在处理工作上的事,这不是一个时间概念,可能是一个状态。

徐志斌:可能大家在谈到整合的时候会谈到文化的整合。可能大家在聊公司的性格和公司的文化可能就是老板的性格,有老板的影子在里面。您的这种简单和热情是怎么样体现的?

王长田:当然在公司内部可能有统一的文化,但是在不同的领域会有不同的差异。比如你的软件工程师,如果像我们的节目创意人员,白天晚上的工作,那就没法这个工作了。其实在公共部门又是很多的共性。这种融合相对来说又比较容易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比一般的公司要幸运很多的。因为最重要的就是业务线。业务线是公司的生命线,在业务线上出现了冲突和摩擦导致了业务停止和下滑才是可怕的。我们不存在这个情况。



PS:四个月后,他们的合作最终没能进行下去。但我依然喜欢这篇文章,因为聊的很畅快,他也很直接,在年底的盘点中,我也推荐了这篇文章给同事做总结。(和原来的文章相比,我把腾讯科技切成了自己的名字,呵呵,毕竟是我自己的博客,自己的自留地。)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很喜欢旁若无人地和CEO们聊天——与其说是采访的话。我总希望能够有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倒不是为了所谓的挖新闻,而是为了对的起自己及对面的这个人的时间——总不能下来脑子空空,一无所获吧?

这是专访王长田结束后,和他在一旁闲聊的部分对话,但看起来比专访更好看,更像是王长田的自我剖白。  

2007年11月19日下午,光线传媒与华友世纪的合并案终于揭开了最终答案。王长田形容,签字的那一刻,他感到非常轻松。

关于合并的传言,实际上从2007年春节后就已经有部分说法,到最近一周尤其鼎沸。尽管媒体报道纷扬,王长田始终坚持说不知道这件事情。但在宣布的这天,他少见的穿上了西服。不能说收购了华友,但至少,光线少用了半年时间就实现了上市的梦想。

 

这是王长田众多梦想中的一个。他一直希望能将光线传媒建立成一个和默多克创建的维亚康母类似的传媒帝国,并计划在2008年6月前后登陆纳斯达克。不过,这个想法和他心中规划晚了数年,终于又在资本的帮助下,抢回了半年时间。

他做事坚持,希望自己时时充满激情,处在战斗的状态。他对追问他有多少个人股份的记者说,“我是一个工作狂,我也很喜欢这样的状态”。这个声音又随即淹没在“是不是要裁员”的新问题中。

 

他问旁边的媒体,为什么有些人对中国的企业采取鄙视和讽刺挖苦的态度?中国企业应该有更大的雄心,有更大的作为。

光线传媒副总裁,也是即将担任新公司联合总裁的李晓萍一直在外等候。她为人直爽,回答起问题来像是直筒倒豆子。王长田说,我们的员工都是这样,简单,有激情,也要有创意。

 

他也很直接,他告诉我说,他就是要让光线传媒的每个员工“名利双收”。这个词在他的字典是个褒义词。

旁边的王冉看着他说,这个人有自己的梦想,他在朝着自己的梦想快速前奔。王冉是易凯资本CEO,协助他完成了这次与华友的合并案。

他的员工形容他说,这个40多的老男人,却像和年轻人一样,心态快乐简单,不像他这个年龄段的人。

也谢谢我的速记朋友,她在旁边,帮我把这个本来无意中的精彩的对话录了下来。让我们一起再回头看看吧。

 

海外收购已经选好目标

 

徐志斌:您刚才说的海外收购这一块,现在已经选好了几家目标?

王长田:现在真的不能透露太多。只是刚刚开始进行而已。实际上我们境内公司的投资和收购在这之前已经开始了。

徐志斌:我们接下来还会看到更多的收购案?

王长田:做收购做了好几年我一直在想这个事情。而且我们在研究,在借鉴别人的经验。也在设想,如果我们去做的话会怎么做。今年我们也确实做了两起收购。到目前来看还是不错的收购。再加上这次和华友的合并,是我们最好的经验。

 

徐志斌:华友的这次合并是最关注的。

王长田:因为这么复杂的合并,又是美国的上市公司。又是不同的业务类型。这么复杂的两家公司的合并我们都能做起来,我相信我们今后在收购或者是进行别的投资的时候应该更加容易一些。

徐志斌:这次积累了很丰富的经验。

王长田:对,当然我们未来并购的目标一定是行业里面排名第一的企业,或者是排名数一数二的企业。

 

王秦岱可能重新出山带领光线华友

 

徐志斌:您心里面仍然认为这是光线对华友的收购?

王长田: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光线对华友的收购,事实我们就是一个合并。而且这个合并是一次创新型的合并。其实在这个合并里面,你说华友收购了光线没什么错误,也是对的。光线在某种程度上控股了华友也是对的。但是实际上最准确的表述就是双方的合并。不是说我在这个地方在打官腔,事实上就是这样的。

徐志斌:您说中间双方都有想放弃的时候,当时是因为什么事情?

王长田:我记得不是特别清楚了。无非是双方正常的为各自的公司争取一些利益或者是一些谈判上的优势的。有的时候也会有情绪化的时候,但是一个事情能够做成一定是大势所趋。

 

徐志斌:在这个谈判过程中您认为很难吗?

王长田:大的方向上来讲双方都是有信心的。在细节上面有一些双方的交锋,这是非常正常的。如果说两家公司完全合并到一起去了,两家股东都说你好,我好,说这个事亏就亏,赚就赚了,这样就太不正常了。

徐志斌:可能刚开始华友占的股份多一些,表面上看我们可能是吃亏的,但是从长远来说为光线带来了更多的利益和收入,也会获得一些动态上的股权的增长。

王长田:这就是这次方案设计的巧妙之处。它避开了到底谁收购谁了,它避开了这个问题,设计了一个动态的价格体系。我觉得非常好。我们分成几档,是42%-65%之间。

 

徐志斌:究竟是42还是65完全是看您带来的业绩?

王长田:对。因为股价是跟两个因素相关的。第一是和利润总额相关的,你的利润总额越大,你每股的盈利就越多。每股盈利越多你的股价就会越高。另外和你的市盈率有关,你的成长越快别人会给你更高的市盈率,这样股价也会越高。所以对于光线得成功也是取决这两个因素的,第一我们必须扩大业务规模,第二我们必须要让公司保持高速的增长。这样又有好的每股的盈利,又有好的市盈率,这样股价就会提高。而股价的提高对所有的人都是有好处的,对华友的股东,对有期权的员工一定是一个好事。

徐志斌:刚开始的时候,王秦岱是怎么说您出来带领新公司?

王长田:我多次的挽留王秦岱,我希望他和我一起来做这个事。

 

徐志斌:如果要是合并能够成功就由您来带吗?

王长田:我觉得和光线的合并他自动退出首先对新的管理层是非常有信心的,如果他没有信心会自动过来干。所以他一定会对自己的公司负责任的。从另一方面我也非常感谢他对我的信任,我觉得压力还是挺大的。现在公司人数规模一下扩大了一倍,一下子就到资本市场上了。我有很多东西要适应。我也有点羡慕他,但是我做不到。王秦岱做不了我,我也做不了他,同时我也不想做别人。

 

徐志斌:万一某一天投资人、股东对你投了不信任的票,不满意的票,王秦岱可以重新带领公司出任新的CEO,有这样的可能吗?

王长田:什么可能都有。如果我确实不适合做这个公司我退出那是很正常的。因为我是股东啊,如果我阻碍公司发展了,我人生的目的难道是为了阻碍公司的发展吗?我是为了实现自己的价值。如果我的价值变成了负值就没有意义了。或者说我最后得认这个命,可能我的梦想就实现不了。可能我确实做不到,我得承认这个现实。可能我现在就是不如马云,不如马化腾,不如史玉柱,我确实没有他们的魄力,我认。我不会说好高骛远说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只不过我没有赶上你这个机会,否则我早就会超过你了,我不会去想这些问题。一定要认清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能干成什么样的事。而且你要承认你当初进入这个领域的动机,你得认识这个历
史的环境,确实有些东西不是你的。

 

是梦想让自己工作不止

 

徐志斌:你一开始的时候为一些电视台和栏目做策划包装,您现在为了梦想对自己的公司进行包装,感觉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王长田:我觉得现在我们的自主性很强,我有一个想法的时候可以让别人实现。现在底下有这么多的员工。这个很好。如果我有一个很好的点子,我可以找资源,找别人去做。我没有那么多的约束了。

 

徐志斌:您会觉得您的想法最宝贵还是您的实干让您的工作很重要?

王长田:前几年我自己对直接的事情的投入参与可能是比较重要的。现在我的想法可能更加重要一些。我现在的身份是公司需要超脱一下想一些大的东西。甚至做不了了由另外一些人把这些东西执行了。现在来讲我对想法的层面考虑的更多一些。

徐志斌:今天的合并案符合您当时的规划,还是说快得多还是慢得多?

王长田:我觉得比我当初的设想慢了一些吧。

 

徐志斌:慢了多少?是什么原因呢?

王长田:慢了3、4年。中国没有哪一个行业像传媒行业这样特殊的,因为它是一个完全开放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面做事确实需要谨慎,又需要有韧劲,有痛苦,有困难,可能还不一定做得很大。所以这个是环境带来的。如果以我们这种战略的判断力和运营的能力,如果我在别的行业做,我觉得我会比现在做的好多。不能说我超过别人,可能和我自己相比的话我们会走的更快,规模会更大一些。但是我不后悔。虽然我觉得这个机会晚了几年而已,但是它毕竟还是来了。

 

徐志斌:您说您是工作狂,而且有的时候可能有很多的梦想让您工作不已。我们也看到了像晓萍(光线华友联席总裁)她们也很干练,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他们也工作不已?

王长田:可能我们公司的员工都是非常有热情有梦想的人。我们和员工讲如果你是一个没有热情和梦想的人最好不要到光线来工作,因为我们是创意性的企业,是生产文化产品的,需要这些有个性的人。所以我们公司在进人的时候,大家自然而然的就会提出这个人一看就是我们的人,整个的做派、举止,看问题的方式非常到位。往往这样的人都会在公司做很长的时间。我们很多时候直接的判断就是看到这个人有点别扭,到最后往往这个人就很难做长了。任意类聚,物以群分。我不是说这些人不好,只是不适合这样的公司。而这个公司一旦形成了它的文化,个人应该努力的去适应这个文化。

 

徐志斌:您说的这个直觉是什么时候建立的?

王长田:好多年我们就有这种判断的直觉了。在生活习惯上我们都非常类似。我们在晚上工作,去吃辣的,全公司的人都会吃辣的。我们会兴奋,会叫,会开内部创意大会,大家有什么想法都可以上去讲。我们的年会都是搞成一个颁奖礼,让大家走星光大道。而且你看我们公司的文化也会知道,我们有很大规模的公司酒吧。我们有公司的办公区的宿舍,可以同时睡16个人,我们公司办公区内可以涂鸦,可以贴小纸条,我们有发泄室,可以去发泄,去打拳,可以去嗷嗷叫。我们整个环境的设计很多人去看了之后都觉得是很惊叹的设计。所有的设计都表明我们是这样的一群人,我们喜欢这样的环境,我们都热爱这个公司。

 

徐志斌:我们听说了一些事情,说您在年终的会上有点动情的说今年有点没做好,对不起兄弟们,对不起光线的这些员工。当然我没有去过光线的办公室,据说也是非常豪华,非常非常漂亮的。

王长田:不是豪华,是个性化。我们准备搞一个参观日,让大家去参观。确实我在公司的年会上这样说过,不管公司的环境有多么恶劣,不管客观的因素有多么强大,实际上管理者都是有责任的。如果你的公司没有做好,你必须要对员工有这种愧疚感。如果都觉得无所谓,那我就觉得这种管理者是我们不想要的了,最起码我个人不是这样的。所以我是真心的向员工去道歉。因为我一直希望员工在这里面能够快乐,能够过好日子。如果我做的不是那么理想那我心里就很难受。

 

徐志斌:您先找自己的问题,然后晓萍(光线华友联席CEO)她们也会找自己的问题,然后一步步的下去检讨是吗?

王长田:没有那么严重。更重要的是公司还是“向前看”的文化。我们开明年的规划会根本不谈07年做了什么,我们谈的是08年做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能够做到这个目标,你想怎么做。我们是在谈这些东西。

 

我们要让员工名利双收

徐志斌:从员工角度来说,光线的薪水在行业里面是最高的吗?

王长田:不能说是最高的,但是我们也不是很低的薪水。尤其是我们基层的员工在行业里面的薪水还是不错的。可能我们的中层和高层的收入在行业里面是有点偏低于德国。所以这也是我们下一步要改善的地方。

徐志斌:回到这个问题上来。您用什么来留住员工?比如我们之前也检讨过做的不是太好。但是我们今天又合并了华友,取得了眼前一亮的成绩。归根到底,您希望光线用什么留住员工?

王长田:我们其实有一个理念,就是名利双收。

 

徐志斌:毫不避讳,就是名利双收。

王长田:对。完全是影响力,社会贡献,社会尊重这是名。利,就是相应的利益的回报,物质奖励。名,让你的精神变得充实,而利让你的生活无后顾之忧。所以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人生的状态,我们希望每个员工都能进入这种人生的状态。不管我们以前做的怎么样,现在做的怎么样,最起码从目标上来讲我们要把这件事情做好。我们会不断的修正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比如有些项目做杂了,或者是让一些员工受了委屈,可能这些情况都会有,但是关键的是我们愿意去修正这些东西。我们不认为它是理所应当的。对员工来讲,只要他们活的好,这对我们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徐志斌:我感觉你们都很直爽,直接。您自己形容自己的员工是什么样的?

王长田:我们的员工相对来说是比较简单的,他们不需要很复杂的人际关系的能力。我们公司内部没有什么矛盾和帮派。如果发现这些我是坚决禁止的。所以员工都是简单的,而且是有话直说的,甚至可以越级反映。而且我们鼓励资源共享,各个部门要无条件的为其他的部门提供支持。而且他们真的是有热情,有创意。工作效率非常高。可能我们明天要搞一个大型活动了,今天晚上大家全都别睡觉了,明天还要把这个活动做到数一数二。但是我们员工非常习惯这种情况了。

 

徐志斌:您说过您是一个工作狂,那您自己每天工作的时间有多长呢?

王长田:我没在公司工作可能我也在处理工作上的事,这不是一个时间概念,可能是一个状态。

徐志斌:可能大家在谈到整合的时候会谈到文化的整合。可能大家在聊公司的性格和公司的文化可能就是老板的性格,有老板的影子在里面。您的这种简单和热情是怎么样体现的?

王长田:当然在公司内部可能有统一的文化,但是在不同的领域会有不同的差异。比如你的软件工程师,如果像我们的节目创意人员,白天晚上的工作,那就没法这个工作了。其实在公共部门又是很多的共性。这种融合相对来说又比较容易的。所以我觉得我们比一般的公司要幸运很多的。因为最重要的就是业务线。业务线是公司的生命线,在业务线上出现了冲突和摩
擦导致了业务停止和下滑才是可怕的。我们不存在这个情况。

 

 

PS:四个月后,他们的合作最终没能进行下去。但我依然喜欢这篇文章,因为聊的很畅快,他也很直接,在年底的盘点中,我也推荐了这篇文章给同事做总结。(和原来的文章相比,我把腾讯科技切成了自己的名字,呵呵,毕竟是我自己的博客,自己的自留地。)

 

其实就我个人而言,很喜欢旁若无人地和CEO们聊天——与其说是采访的话。我总希望能够有些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倒不是为了所谓的挖新闻,而是为了对的起自己及对面的这个人的时间——总不能下来脑子空空,一无所获吧?



 


2007年12月10月早间,腾讯科技从明基内部获得一份文件,其中是明基董事长李焜耀首次谈及自己在经历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失败后的心路历程。



在文件中,李焜耀毫不避讳自己曾经的落魄:“当你投资一项事业,面临巨大亏损,为了留得青山在,决定壮士断腕,所有人开始嘲讽你是全台湾运气最背的老板时,你该怎么做?”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明基与李焜耀都经历了种种磨难: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后整合失利、被指内部交易而遭到台湾有关部门调查、辞去达方电子董事职务、又继而卸去明基CEO一职。



李焜耀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尽快止血,恢复元气,从泥沼中爬出,洗净身上的尘污,东山再起”。



他在谈及那段失意的时间时说,要感谢自己的家人。也回忆起朋友的支持,“记得西门子事件之后,有朋友送我一句话:‘逆境增上缘’,也就是说,逆境其实是增进我们的功力的一种福份,应该好好珍惜,让逆境转为未来的福报。”言谈中,透露了极大的佛家思想。



上述是李焜耀此前不久与台湾省《30杂志》主编胡志强的部分对话。斯时明基友达基金会赞助拍摄了一部电影《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李焜耀与胡志强以此为引,进行了一场“逆境胜出,下一站的精彩”的对话。



征得明基同意,腾讯科技部分转载这份文件(有删节),以飨网友。以下为部分转载:



 




当你投资一项事业,面临巨大亏损,为了留得青山在,决定壮士断腕,所有人开始嘲讽你是全台湾运气最背的老板时,你该怎么做? “尽快止血,恢复元气,从泥沼中爬出,洗净身上的尘污,东山再起。”这是K.Y.(明基董事长李焜耀)的答案。



关于这部影片



胡(胡志强):《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的原名是《和平战士》(Peaceful Warrior),乍看之下,“和平”与“战士”是矛盾的两个词,但看过之后就了解,战士手中挥舞的那把“剑”其实是“爱”,因为只有爱,所向无敌,不会死亡。



如果你要把片名改成《黎明在茶馆碰到孔夫子》也行,因为这部影片企图启发的道理中外古今皆然,正如孟子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逆境不可怕,什么都不做、白活了一生才悲伤,重要的是挫折再起,you can come back again.



K.Y.(李焜耀):很讶异这是一部西方人拍的电影,因为其中处处禅机,让我想起我很喜欢看的日本禅师铃木大拙的书。这部电影的场景非常简单,却令人印象深刻,我记得有一幕苏格拉底说要带男主角去看一颗石头,结果他们走过许多地方,爬了好长的一段山路,男主角问:石头到底在哪?苏格拉底说:就在你的脚下。这点与禅宗的“活在当下”不谋而合,其实人生许多事都没有端点,而是过程,每一刻的活在当下,便是突破逆境的原动力



我记得西门子事件之后,有朋友送我一句话:“逆境增上缘”(注1),也就是说,逆境其实是增进我们的功力的一种福份,应该好好珍惜,让逆境转为未来的福报。



面对逆境时的情绪管理



K.Y.:锻炼身体。身体不好的话,情绪会更糟,所以那时反而我爬的山比以前更多,比以前走更多的路,身体好一点,可以让承受心理压力的buffer多一点。另外,就是要多找一些不同领域的朋友谈谈,一方面可以纾解心理压力,二方面也可以从众多的建议中找到较客观的解决之道。



K.Y.:逆境胜出最要感谢的人?我太太。还有公司的同仁与众多的亲朋好友。我收到很多鼓励的简讯,我二女儿也写了两页的“大信”给我,表达了许多平时不曾表露的心意……(腼腆父亲貌)



关于成功,与下一站的精彩



K.Y.:什么是成功?我没想过耶……经营企业不过就是为了让同仁获得幸福、财富、满足……



胡:是啊!一个订单来了当下应该是立刻想着要如何出货……(笑)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对成功的定义也不相同,不要跟别人比较孰为成功,要跟自己比,珍视手中的幸福。



K.Y.:人生很长,每一站的努力都是希望能带给身边的人幸福,自己是摆在第二位的。下一站?我们正在路上。



(注1)“逆境增上缘”是佛家术语,即身处逆境,却能以逆境作为警惕。“有人在顺境中堕落,有人在逆境中自立,可见环境的影响并非绝对,关键在于一念心。面对外在复杂的境界,端赖心能不能过滤得清明。”

 

2007年12月10月早间,腾讯科技从明基内部获得一份文件,其中是明基董事长李焜耀首次谈及自己在经历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失败后的心路历程。

在文件中,李焜耀毫不避讳自己曾经的落魄:“当你投资一项事业,面临巨大亏损,为了留得青山在,决定壮士断腕,所有人开始嘲讽你是全台湾运气最背的老板时,你该怎么做?”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里,明基与李焜耀都经历了种种磨难:并购西门子手机业务后整合失利、被指内部交易而遭到台湾有关部门调查、辞去达方电子董事职务、又继而卸去明基CEO一职。

李焜耀最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尽快止血,恢复元气,从泥沼中爬出,洗净身上的尘污,东山再起”。

他在谈及那段失意的时间时说,要感谢自己的家人。也回忆起朋友的支持,“记得西门子事件之后,有朋友送我一句话:‘逆境增上缘’,也就是说,逆境其实是增进我们的功力的一种福份,应该好好珍惜,让逆境转为未来的福报。”言谈中,透露了极大的佛家思想。

上述是李焜耀此前不久与台湾省《30杂志》主编胡志强的部分对话。斯时明基友达基金会赞助拍摄了一部电影《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李焜耀与胡志强以此为引,进行了一场“逆境胜出,下一站的精彩”的对话。

征得明基同意,腾讯科技部分转载这份文件(有删节),以飨网友。以下为部分转载:

 

当你投资一项事业,面临巨大亏损,为了留得青山在,决定壮士断腕,所有人开始嘲讽你是全台湾运气最背的老板时,你该怎么做?
“尽快止血,恢复元气,从泥沼中爬出,洗净身上的尘污,东山再起。”这是K.Y.(明基董事长李焜耀)的答案。

关于这部影片

胡(胡志强):《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的原名是《和平战士》(Peaceful
Warrior),乍看之下,“和平”与“战士”是矛盾的两个词,但看过之后就了解,战士手中挥舞的那把“剑”其实是“爱”,因为只有爱,所向无敌,不会死亡。

如果你要把片名改成《黎明在茶馆碰到孔夫子》也行,因为这部影片企图启发的道理中外古今皆然,正如孟子所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逆境不可怕,什么都不做、白活了一生才悲伤,重要的是挫折再起,you
can come back again.

K.Y.(李焜耀):很讶异这是一部西方人拍的电影,因为其中处处禅机,让我想起我很喜欢看的日本禅师铃木大拙的书。这部电影的场景非常简单,却令人印象深刻,我记得有一幕苏格拉底说要带男主角去看一颗石头,结果他们走过许多地方,爬了好长的一段山路,男主角问:石头到底在哪?苏格拉底说:就在你的脚下。这点与禅宗的“活在当下”不谋而合,其实人生许多事都没有端点,而是过程,每一刻的活在当下,便是突破逆境的原动力

我记得西门子事件之后,有朋友送我一句话:“逆境增上缘”(注1),也就是说,逆境其实是增进我们的功力的一种福份,应该好好珍惜,让逆境转为未来的福报。

面对逆境时的情绪管理

K.Y.:锻炼身体。身体不好的话,情绪会更糟,所以那时反而我爬的山比以前更多,比以前走更多的路,身体好一点,可以让承受心理压力的buffer多一点。另外,就是要多找一些不同领域的朋友谈谈,一方面可以纾解心理压力,二方面也可以从众多的建议中找到较客观的解决之道。

K.Y.:逆境胜出最要感谢的人?我太太。还有公司的同仁与众多的亲朋好友。我收到很多鼓励的简讯,我二女儿也写了两页的“大信”给我,表达了许多平时不曾表露的心意……(腼腆父亲貌)

关于成功,与下一站的精彩

K.Y.:什么是成功?我没想过耶……经营企业不过就是为了让同仁获得幸福、财富、满足……

胡:是啊!一个订单来了当下应该是立刻想着要如何出货……(笑)每个人的人生都不一样,对成功的定义也不相同,不要跟别人比较孰为成功,要跟自己比,珍视手中的幸福。

K.Y.:人生很长,每一站的努力都是希望能带给身边的人幸福,自己是摆在第二位的。下一站?我们正在路上。

(注1)“逆境增上缘”是佛家术语,即身处逆境,却能以逆境作为警惕。“有人在顺境中堕落,有人在逆境中自立,可见环境的影响并非绝对,关键在于一念心。面对外在复杂的境界,端赖心能不能过滤得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