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8-03-19


“我们这些人就是这个命”。
“我们是负重在沼泽地里面走,一不小心就会被淹死,但还得走,要不然更早地被淹死。是要付出很多辛苦,现在看来都过来了。但更辛苦的还在后头。”

胡伟武这样说着。我在他对面静静地听。
很难得的机会,我约请到了李国杰院士和胡伟武老师一起来聊“龙芯”,两人对龙芯的影响力与所做的工作有目共睹,前者推动龙芯在艰难的时刻能够立项去做,后者是总设计师,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产品。
中国国产的通用芯片在一开始是符号,是热血。但到了后来的某一个时期则变成了笑话与质疑。那段时间里,确实很多事情让国人寒心,“汉芯”居然能到搞笑到请民工打磨芯片来欺骗国人的地步,“方舟”也在努力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房地产更诱人而选择了放弃。

中间只剩下了龙芯。我记得之前龙芯发布的时候,大家都会问,相当于英特尔的哪代产品呢?有奔三那么强吗?能比奔四吗?
那时我坐在发布会的现场,能感觉到那些来自媒体同行的不信任在身边充斥着。
胡伟武聊起那一段,也毫不讳言,曾邀请科技部部长来参加龙芯发布时,产品并不十分理想,但那是一个重要阶段,证明国人能做芯片。

胡伟武后来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来回忆那些走过的日子,和展望即将要走的日子,标题就叫《龙芯之火,可以燎原》。他把龙芯的成长过程用回答三个问题来形容。第一个问题是“中国要不要研制通用CPU”,第二个问题是“中国有没有能力研制通用CPU”。这两个问题一共用了6年多时间来回答,现在,龙芯这个团队在回答第三个问题,也被看做是第三场大战役–“龙芯能不能卖出去”。

之前我还曾报道过另一事件,MIPS曾指责龙芯抄袭他的知识产权,后来这件事情以谈判和解告终。龙芯的研发正是基于MIPS架构。这曾经引发的另一个思考是,如果中国不研发自己的通用芯片,那么受到专利的束缚日子仍将很长。
但能不能卖出去?“这是淮海之战,是决定性一战”。胡伟武说。未来的这场同样需要我们去看。只是胡伟武与李国杰都在准备着,他们相信自己能赢。

我一路听他说着,一路问着。他讲到了龙芯的产业链规划,讲到计算所要往后退,要让产业链向前来。讲到那个“终结者”–正在研发的龙芯2G。也在其中慢慢感受他的自信。
这些自信其实还有一个来源。那个“龙芯俱乐部”让我很吃惊,一个纯自发的组织,对龙芯却那么关注与支持,我都惊讶于“怎么会呢”这样的想法中。他们在得知我要约访两位专家之后,很细心地提了很多问题。

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我就问他,近7年时间下来做一个芯片,中间那么多质疑,感觉会很辛苦吗?
胡伟武在那里笑:辛苦是肯定的。
实际上辛苦倒没什么。我们自己也说,也跟我自己说,不光做到任劳,而且要做到任怨。辛辛苦苦地想做一个事情,别人不理解,这种情况要能承受。

李国杰告诉他说,我们这些人恐怕就是这个“命”。
是历史使命。在这种环境下就要承受下来,这就是我们要承担起来的历史使命。

我们这些人就是这个命!



“前段时间也有家厂商推出了个很热的笔记本,很薄”。
仪晓辉故意不说那家厂商的名称,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就是苹果。

“但是它没有以太网口,用户在家里怎么上网呢?”
仪晓辉想说,他的新产品也很薄,但是还保留了网口,你也可以继续插线上网。这位联想集团副总裁暗示,在这个宽带都磕磕绊绊的情况下,能插线上网的笔记本是多么基础的功能啊。

“那个机器,铮光瓦亮,只能捧着,不能摸,一摸手印就上去了。还不好擦,越擦越模糊,于是在前面贴上膜,后面也贴上膜。”
“还怕摔坏了,于是买个套装起来,放在包里。哦,这下没事了。”仪晓辉故意长出口气,但是,“既然这样,那你买它做什么呢?”

他也想说明自己产品的坚强:“你或许会去打高尔夫吧,”他真就从身边抽出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做出了一个击球的动作,身后的大屏幕模拟出那个被他击飞的球,远远地砸在一台笔记本上,但是,球碎了。
“这都是用于飞机制造和一级方程式赛车的材料”,仪晓辉在那里说。

这天他在发布X300,也是联想新推出的一款轻薄ThinkPad笔记本。
他想说明,联想很优秀。他故意不说是那家公司是谁,不说是哪款笔记本,但大家都知道,那是苹果和他的Apple Air。

下面有个记者就在那嘀咕着:就差一个月,不然这款机器就是全球最轻最薄的笔记本了。

2008年1月,Air抢先发布了。



我只是想记录一个好玩的故事。我最近发的,都是些好玩的故事。那些关于老板或老板之间的好玩的故事。

“前段时间也有家厂商推出了个很热的笔记本,很薄”。
仪晓辉故意不说那家厂商的名称,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就是苹果。

“但是它没有以太网口,用户在家里怎么上网呢?”
仪晓辉想说,他的新产品也很薄,但是还保留了网口,你也可以继续插线上网。这位联想集团副总裁暗示,在这个宽带都磕磕绊绊的情况下,能插线上网的笔记本是多么基础的功能啊。

“那个机器,铮光瓦亮,只能捧着,不能摸,一摸手印就上去了。还不好擦,越擦越模糊,于是在前面贴上膜,后面也贴上膜。”

“还怕摔坏了,于是买个套装起来,放在包里。哦,这下没事了。”仪晓辉故意长出口气,但是,“既然这样,那你买它做什么呢?”

他也想说明自己产品的坚强:“你或许会去打高尔夫吧,”他真就从身边抽出了一根高尔夫球杆,做出了一个击球的动作,身后的大屏幕模拟出那个被他击飞的球,远远地砸在一台笔记本上,但是,球碎了。

“这都是用于飞机制造和一级方程式赛车的材料”,仪晓辉在那里说。

这天他在发布X300,也是联想新推出的一款轻薄ThinkPad笔记本。
他想说明,联想很优秀。他故意不说是那家公司是谁,不说是哪款笔记本,但大家都知道,那是苹果和他的Apple
Air。

下面有个记者就在那嘀咕着:就差一个月,不然这款机器就是全球最轻最薄的笔记本了。

2008年1月,Air抢先发布了。

我只是想记录一个好玩的故事。我最近发的,都是些好玩的故事。那些关于老板或老板之间的好玩的故事。

“我们这些人就是这个命”。
“我们是负重在沼泽地里面走,一不小心就会被淹死,但还得走,要不然更早地被淹死。是要付出很多辛苦,现在看来都过来了。但更辛苦的还在后头。”

胡伟武这样说着。我在他对面静静地听。
很难得的机会,我约请到了李国杰院士和胡伟武老师一起来聊“龙芯”,两人对龙芯的影响力与所做的工作有目共睹,前者推动龙芯在艰难的时刻能够立项去做,后者是总设计师,完成了一个又一个的产品。

中国国产的通用芯片在一开始是符号,是热血。但到了后来的某一个时期则变成了笑话与质疑。那段时间里,确实很多事情让国人寒心,“汉芯”居然能到搞笑到请民工打磨芯片来欺骗国人的地步,“方舟”也在努力了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房地产更诱人而选择了放弃。

中间只剩下了龙芯。我记得之前龙芯发布的时候,大家都会问,相当于英特尔的哪代产品呢?有奔三那么强吗?能比奔四吗?

那时我坐在发布会的现场,能感觉到那些来自媒体同行的不信任在身边充斥着。

胡伟武聊起那一段,也毫不讳言,曾邀请科技部部长来参加龙芯发布时,产品并不十分理想,但那是一个重要阶段,证明国人能做芯片。

胡伟武后来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来回忆那些走过的日子,和展望即将要走的日子,标题就叫《龙芯之火,可以燎原》。他把龙芯的成长过程用回答三个问题来形容。第一个问题是“中国要不要研制通用CPU”,第二个问题是“中国有没有能力研制通用CPU”。这两个问题一共用了6年多时间来回答,现在,龙芯这个团队在回答第三个问题,也被看做是第三场大战役–“龙芯能不能卖出去”。

之前我还曾报道过另一事件,MIPS曾指责龙芯抄袭他的知识产权,后来这件事情以谈判和解告终。龙芯的研发正是基于MIPS架构。这曾经引发的另一个思考是,如果中国不研发自己的通用芯片,那么受到专利的束缚日子仍将很长。

但能不能卖出去?“这是淮海之战,是决定性一战”。胡伟武说。未来的这场同样需要我们去看。只是胡伟武与李国杰都在准备着,他们相信自己能赢。

我一路听他说着,一路问着。他讲到了龙芯的产业链规划,讲到计算所要往后退,要让产业链向前来。讲到那个“终结者”–正在研发的龙芯2G。也在其中慢慢感受他的自信。

这些自信其实还有一个来源。那个“龙芯俱乐部”让我很吃惊,一个纯自发的组织,对龙芯却那么关注与支持,我都惊讶于“怎么会呢”这样的想法中。他们在得知我要约访两位专家之后,很细心地提了很多问题。

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我就问他,近7年时间下来做一个芯片,中间那么多质疑,感觉会很辛苦吗?

胡伟武在那里笑:辛苦是肯定的。
实际上辛苦倒没什么。我们自己也说,也跟我自己说,不光做到任劳,而且要做到任怨。辛辛苦苦地想做一个事情,别人不理解,这种情况要能承受。

李国杰告诉他说,我们这些人恐怕就是这个“命”。
是历史使命。在这种环境下就要承受下来,这就是我们要承担起来的历史使命。

我们这些人就是这个命!

2008-03-17

陈永正不改他招牌式的大笑,不过这时不再讲软件,也不再是微软,而是NBA,是篮球。
2007年12月14日下午,陈永正首度出现在一个小型的聚会上,和IT界的老朋友们一起聊他刚刚接触到的体育营销。9月19日,微软正式宣布了他离职的消息,一个月后,陈永正履新NBA中国,这时他上任尚不足两月。

他的老朋友曝料说,陈离职后,轻松地去看马。陈则笑着回忆说,当决定离开微软时,太太说不要再换了。他认为,微软4年确实感觉还差一年达到曾经定下的规划,不过还好,计划做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因此才决定换跑道到NBA去。
陈也说,既然离开了微软,就不再谈论微软。但那个历程却无法回避,有意无意的对比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生。如从NBA的角度看体育市场还是很有意思,这也是他离开微软的原因之一。

市场也是如此的相似。他直言,在微软的很多招式也能用的上。目前NBA中国客户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在大客户方面、NBA网站方面,和微软的生意还是有很多共同的地方。NBA中国目前主要是在帮大客户做方案,帮助他们和品牌、明星一起结合起来,这“和在微软做方案是一样的”。甚至包括卖的东西,其实也都是卖“服务”。
压力也是相似的。任何一家公司压力每年都有业绩压力,都跑不了。微软与NBA于是就没有本质差别。陈永正也在琢磨,是不是要开发一些几百万的小方案,以开拓些中小企业的市场。让这个篮球赛事品牌更活跃些。
当然,NBA赛事无疑受到网友的关注,这些赛事也都是网站流量大户。陈永正看到的数据说,其实更多NBA赛事是白领和年轻人在网络上看的,是不是要把数字内容再细分?是不是在内容制作上再多更多工作?他也计划2008年推出NBA网络游戏,目前正与EA紧密洽谈着。

另外他要推出的可能更受网友关注。他透露,北京2008奥运会期间NBA也将派35个人的技术队伍来中国,协助奥运会篮球赛的音乐、灯光等工作,还派了30人的辣妹啦啦队前来助阵。
NBA同时计划组织更多明星在2008年到中国来进行友谊赛,由于奥运对于全民注意力的影响,陈永正计划可能将城市放在一些二级城市。他还想着,是不是要卖NBA品牌的球鞋?

对话录
陈永正:离开微软时感觉还欠一年
职业规划不宜做的很短

问:从摩托罗拉到微软,再到NBA,都是不同的领域,您是怎么考虑自己职业规划的?
陈永正:(笑)当时我离开微软时,我太太说不要再换了。当年从摩托罗拉到微软时,用了不到一个月来决定,这次其实也是。而我之前考虑到摩托罗拉时的决定也很快。
做规划时时间不能太短。我在摩托罗拉做了10年,离开时想做时都做到了。在微软的时间很短,只有4年,离开时感觉还欠了一年,但是也差不多,因为计划要做的事情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工作肯定要有个规划,完成了才去换跑道。其实我现在在NBA也有规划,只是现在还不能说。

问:您觉得微软和NBA的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陈永正:微软的很多招在NBA还能用上,很多NBA客户都在北京和上海,广州都很少。不过其实都一样,NBA网站、大客户方面大家都还是共通的,我们现在也是帮大客户做方案,看如何把品牌、明星结合起来,和在微软做方案一样。
那天我还问大家我们在卖什么?其实还是卖服务。不过很不一样的是,现在看球打球是工作。一点很不习惯的是,看球是不能再鼓掌了,因为工作人员说我们是中立的(笑)。

问:您的新老板NBA主席戴维-斯特恩和盖茨有什么不同?
陈永正:戴维-斯特恩其实很有意思,他做了23年主席,从上任时1亿多美金的营业额到现在是30到40亿美金的营业额。在美国曝光度也非常高,他和媒体的互动关系也很好。
NBA和微软形态不同,更多是偏向球赛,现在更多是新媒体,和处理国际业务。所以考虑把中国业务拿出来用一个新的模式。他不是一个守旧的人,这是在进行战略布局,是有长期愿景的人,这是我目前能看到的。

问:你现在觉得很开心,但是压力有多少?
陈永正:任何一家公司压力都是一样的,每年都有业绩压力是跑不了的。
现在的压力在于还要学习,NBA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压力更是双重的,如何在短时间内学会NBA精髓?

PS:这篇当然也是老文章,是去年12月的。贴在博客里的相比已发表的,我把那些关于NBA的问答去掉了。这其实不是专访,是AMD邀请陈永正去讲课,我们也在下面听,最后提问,整理。



我试图重现那个匿名电话的场景。重现的情况如下。两个记者接到电话的记者看过说,很对。



已经是凌晨0点20分,记者董明的手机响了,那头是一个喝过酒模样的陌生男子。
他说心头很郁闷,想和媒体倾诉下。他说他刚从华友离开,这个公司的员工和股东对华友CEO王秦岱充满了失望。
他说他正和华友的员工们在一起喝酒,大家都对这个CEO牢骚满腹。他说,正是因为王不愿意离开公司的CEO之位,而导致了华友与光线合并宣告失败。

这个失败的消息,将会在7日早间,由两家公司发布联合声明正式宣布。而在这几天已经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他还说,之前华友谋求与盛大、猫扑的合并未果,原因也是出现在管理层身上。而与光线的合并,或是华友的最后机会,但这个机会从2007年11月宣布合并到现在,也转瞬即逝。他说,现在股价这么低,宣告合并失败的消息让员工和股东一点点的愿望有没有了。

电话中他也大骂起来,说王秦岱是“骗子”。他说,王曾在年初的公司会上,曾承诺说马上就会有1千万美元的利润,结果很多员工也信了,而且也指望这次合并提振股价,所以都拿着期权,好好的在公司工作。结果确实梦破碎了。
他曝猛料说,华友即将发布的财报会怎样。还说股东、投资人计划怎么怎么样。这两句话对即将的财报有几乎是杀伤力的影响。

这个倾诉的电话,打了20分钟左右。但这个电话当天晚上,几乎打遍了跟踪华友光线合并案报道的记者们的手机。最早的时间,或是从晚上8点开始打起的,直到凌晨。
这个电话,让第二天的华友出离愤怒。他们的新闻发言人坚决否认,“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怎么能不生气?”但她不能有任何解释。两天后华友的最新财报就要发布,必须缄默的他们无奈的缄默着。

华友的内部员工则愤愤地质问说,“明明已经是行业事件,光线他们非要给做转行了,变成人身攻击……你觉得有意思么?”他们怀疑是光线在背后做着手脚。
光线的新闻发言人也是满腹委屈:我们昨天晚上内部会议,计划只允许说积极的层面,不可以有任何言辞伤及自己或友商。意思是有个积极的信号,让各自友好分手,但匿名电话的消息让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更委屈在于,合并之初,无源头的“黑函”就指他们并购华友违法,追查之后,发现“黑函”发自美国的服务器。决定分手之后,又遭“华友”指责他们业绩造假,再指责他们是家族企业。她郁闷且想不通,王长田那么直耿的人都能被糟蹋成这样。
两件事情背后一个共同点,都是追踪这件事情的记者准确无误地收到了这封邮件,接到了这个电话。其他记者则没有这么幸运。

华友忍不住了,打电话过去问光线,是你们做的吗?光线也在那头急切问: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吗?
第二天,有媒体回复这个“倾诉的人”的手机,发现“你拨叫的号码无法提供服务”了。细心的记者发现,这个号码自一挂断就无法再打过去。记者们还发现,这个“倾诉的人”居然变换了不同的手机号分别致电记者们。



我和光线华友的朋友聊天,他们看着我说,贵圈真乱。眼睛中有些嗔怪。
他们告诉说,尽管也是分手,但如果这件事情到6日公布出来,光线和华友有能力做的很漂亮,变成双赢。
没想到是提前到了4日,有媒体抢先报道了这个事情。这个时间让他们都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好。



奇怪的是,为什么合并前不做好尽职调查?他们在合并前谈了一年才宣布要合并,却在一两个月后就发现自己不适合,闪电解除婚约。



其实他们合并的过程中,神秘的第三方屡屡出现。这个第三方,让华友认为是光线,让光线认为是华友。估计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





发表的是一部分,也就是下面第二部分。个人有些想说的,没必要在文章中说,那样不好。
我一直排斥记者在文章中夹写评论,认为那样不好。



牛根生在做考官,他要问马云俞敏洪一些问题。
牛根生问,假如你们都重新再二次创业,进入各自的领域,你们谁会更强?
听众们善意地笑了起来,老牛貌似忠厚,其实也很狡诈。在3月16日下午《我能创未来》活动的现场,这个环节让大家瞪大了眼睛,想看一个在电子商务、一个在英语教育领域遥遥领先的他们如何做答。

马云先说,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俞敏洪请来做CEO,然后问他要什么,我能做什么。
英语是一个开拓视野很重要的工具,我要先把理念做好,团队做好,让他做的更成功。

俞敏洪一听就在那里笑,“马云不实际,一般能把培训做大的人都会变成自己的事业,最后这个团队就会被我带走另起炉灶。我知道马云做过老师,办过培训,但好像都不成功。”
他说他做电子商务会比马云做英语教育好些,因为已有阿里巴巴的模式在那里,剩下的就是钱和团队,“钱可以向马云融,他现在有钱没地方花,正好可以投资给我”。
人也是挖阿里巴巴的,“挖马云肯定不现实,但是他的团队还是可以挖的”。
其他方面,俞敏洪自称自己技术和马云一样,也会发电子邮件、上网,商业眼光与思维都很类似,因此成功率要大很多。

马云忍不住驳他,创业首先就是要想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如果俞敏洪说要从他手里把英语培训变成自己的事业,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不能让大家老是想着为我打工,而是应该给自己干”。

牛根生又说,在《西游记》中唐僧四师徒中挑出最适合创业的两个人吧。
俞敏洪选沙僧和孙悟空,马云选择了沙僧和猪八戒。

你为什么要选猪八戒?牛根生问马云。
最适合做领袖的当然是唐僧,但创业是孤独寂寞的,要不断温暖自己,向左手温暖右手,还要一路幽默,给自己和团队打气,因此我很希望在创业过程中有猪八戒这样的伴侣。
当然,猪八戒做领导是很欠缺的,但大部分的创业团队都需要猪八戒这样的人。马云回答说。

俞敏洪仍是笑:猪八戒更适合做一个成员,他是很轻松,但也不坚定,需要领袖带着才能往前走。
猪八戒既然没信念,哪好就会去哪,哪有好吃的就往哪去,很容易在创业过程中发生偏移,有钱会,没钱也会。
但孙悟空就会,他有信念,知道取经就是使命,不管受到多少委屈都要坚持下去。
也有忠诚,不管唐僧怎么折磨他都会帮助他一路走下去。
还有头脑,在许多艰难中会不断想办法解决。有眼光,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和磨难。

马云忍不住再驳他:你是喜欢精英,我则喜欢平民。
牛根生跟上发问,要是你们选合作伙伴,会选谁?
俞敏洪坚持选孙悟空,一直没有取代唐僧的猴子让俞敏洪感觉无比安全。

马云没选,他只说,孙悟空的优秀谁都看的见,但猪八戒则有大家看不见的优点,做领导正是要发现别人的擅长。取经是团队的胜利,并非只靠金箍棒。
牛根生最后给他们打分,俞敏洪拿走5分,马云3分。牛的理由是:创业要有好的眼光、优秀的组织能力和整合能力,孙悟空无疑能整合到猪八戒和沙僧,但猪八戒就不能整合这两人。



后来牛又问,俞敏洪你老是说要帮助大家学好英语做跳龙门的鲤鱼,但像我这样不会英语的甲鱼,你怎么帮?
俞敏洪答:像你这样的甲鱼就不用跳了,直接放篮子里提过龙门就成。
你的使命是卖好牛奶,我的使命是搞好英语。
你需要英语好的人时来找我就成。

牛问马:你的电子商务怎么帮助农民?
马云说,我只需要帮到你,你会帮到奶农。

有人发问马云:你的马式忽悠能对创业有大帮助。
马云似乎噎了一下,顿了一下后说,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忽悠是褒义还是贬义,但创业靠坚持,你能忽悠一年不难,如果你能忽悠十年二十年很难,创业其实是靠脚踏实地,说到做到。



回到二的部分,感觉马云和俞敏洪都不是找合作伙伴,而是找下属而已。听话的下属。

俞敏洪其实说的是两个人的心声:“一直没有取代唐僧的猴子(或猪)让我感觉无比安全。 ”

 

发表的是一部分,也就是下面第二部分。个人有些想说的,没必要在文章中说,那样不好。

我一直排斥记者在文章中夹写评论,认为那样不好。

牛根生在做考官,他要问马云俞敏洪一些问题。
牛根生问,假如你们都重新再二次创业,进入各自的领域,你们谁会更强?

听众们善意地笑了起来,老牛貌似忠厚,其实也很狡诈。在3月16日下午《我能创未来》活动的现场,这个环节让大家瞪大了眼睛,想看一个在电子商务、一个在英语教育领域遥遥领先的他们如何做答。

马云先说,我第一个要做的就是把俞敏洪请来做CEO,然后问他要什么,我能做什么。

英语是一个开拓视野很重要的工具,我要先把理念做好,团队做好,让他做的更成功。

俞敏洪一听就在那里笑,“马云不实际,一般能把培训做大的人都会变成自己的事业,最后这个团队就会被我带走另起炉灶。我知道马云做过老师,办过培训,但好像都不成功。”

他说他做电子商务会比马云做英语教育好些,因为已有阿里巴巴的模式在那里,剩下的就是钱和团队,“钱可以向马云融,他现在有钱没地方花,正好可以投资给我”。

人也是挖阿里巴巴的,“挖马云肯定不现实,但是他的团队还是可以挖的”。

其他方面,俞敏洪自称自己技术和马云一样,也会发电子邮件、上网,商业眼光与思维都很类似,因此成功率要大很多。

马云忍不住驳他,创业首先就是要想明白自己要做什么,如果俞敏洪说要从他手里把英语培训变成自己的事业,这正是他想要的,“因为不能让大家老是想着为我打工,而是应该给自己干”。

牛根生又说,在《西游记》中唐僧四师徒中挑出最适合创业的两个人吧。

俞敏洪选沙僧和孙悟空,马云选择了沙僧和猪八戒。

你为什么要选猪八戒?牛根生问马云。
最适合做领袖的当然是唐僧,但创业是孤独寂寞的,要不断温暖自己,向左手温暖右手,还要一路幽默,给自己和团队打气,因此我很希望在创业过程中有猪八戒这样的伴侣。

当然,猪八戒做领导是很欠缺的,但大部分的创业团队都需要猪八戒这样的人。马云回答说。

俞敏洪仍是笑:猪八戒更适合做一个成员,他是很轻松,但也不坚定,需要领袖带着才能往前走。

猪八戒既然没信念,哪好就会去哪,哪有好吃的就往哪去,很容易在创业过程中发生偏移,有钱会,没钱也会。

但孙悟空就会,他有信念,知道取经就是使命,不管受到多少委屈都要坚持下去。

也有忠诚,不管唐僧怎么折磨他都会帮助他一路走下去。
还有头脑,在许多艰难中会不断想办法解决。有眼光,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机会和磨难。

马云忍不住再驳他:你是喜欢精英,我则喜欢平民。
牛根生跟上发问,要是你们选合作伙伴,会选谁?
俞敏洪坚持选孙悟空,一直没有取代唐僧的猴子让俞敏洪感觉无比安全。

马云没选,他只说,孙悟空的优秀谁都看的见,但猪八戒则有大家看不见的优点,做领导正是要发现别人的擅长。取经是团队的胜利,并非只靠金箍棒。

牛根生最后给他们打分,俞敏洪拿走5分,马云3分。牛的理由是:创业要有好的眼光、优秀的组织能力和整合能力,孙悟空无疑能整合到猪八戒和沙僧,但猪八戒就不能整合这两人。

后来牛又问,俞敏洪你老是说要帮助大家学好英语做跳龙门的鲤鱼,但像我这样不会英语的甲鱼,你怎么帮?

俞敏洪答:像你这样的甲鱼就不用跳了,直接放篮子里提过龙门就成。

你的使命是卖好牛奶,我的使命是搞好英语。
你需要英语好的人时来找我就成。

牛问马:你的电子商务怎么帮助农民?
马云说,我只需要帮到你,你会帮到奶农。

有人发问马云:你的马式忽悠能对创业有多大帮助?
马云似乎噎了一下,顿了一下后说,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忽悠是褒义还是贬义,但创业靠坚持,你能忽悠一年不难,如果你能忽悠十年二十年很难,创业其实是靠脚踏实地,说到做到。

回到二的部分,感觉马云和俞敏洪都不是找合作伙伴,而是找下属而已。听话的下属。

俞敏洪其实说的是两个人的心声:“一直没有取代唐僧的猴子(或猪)让我感觉无比安全。

我试图重现那个匿名电话的场景。重现的情况如下。两个记者接到电话的记者看过说,很对。

已经是凌晨0点20分,记者董明的手机响了,那头是一个喝过酒模样的陌生男子。

他说心头很郁闷,想和媒体倾诉下。他说他刚从华友离开,这个公司的员工和股东对华友CEO王秦岱充满了失望。

他说他正和华友的员工们在一起喝酒,大家都对这个CEO牢骚满腹。他说,正是因为王不愿意离开公司的CEO之位,而导致了华友与光线合并宣告失败。

这个失败的消息,将会在7日早间,由两家公司发布联合声明正式宣布。而在这几天已经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他还说,之前华友谋求与盛大、猫扑的合并未果,原因也是出现在管理层身上。而与光线的合并,或是华友的最后机会,但这个机会从2007年11月宣布合并到现在,也转瞬即逝。他说,现在股价这么低,宣告合并失败的消息让员工和股东一点点的愿望有没有了。

电话中他也大骂起来,说王秦岱是“骗子”。他说,王曾在年初的公司会上,曾承诺说马上就会有1千万美元的利润,结果很多员工也信了,而且也指望这次合并提振股价,所以都拿着期权,好好的在公司工作。结果确实梦破碎了。

他曝猛料说,华友即将发布的财报会怎样。还说股东、投资人计划怎么怎么样。这两句话对即将的财报有几乎是杀伤力的影响。

这个倾诉的电话,打了20分钟左右。但这个电话当天晚上,几乎打遍了跟踪华友光线合并案报道的记者们的手机。最早的时间,或是从晚上8点开始打起的,直到凌晨。

这个电话,让第二天的华友出离愤怒。他们的新闻发言人坚决否认,“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怎么能不生气?”但她不能有任何解释。两天后华友的最新财报就要发布,必须缄默的他们无奈的缄默着。

华友的内部员工则愤愤地质问说,“明明已经是行业事件,光线他们非要给做转行了,变成人身攻击……你觉得有意思么?”他们怀疑是光线在背后做着手脚。

光线的新闻发言人也是满腹委屈:我们昨天晚上内部会议,计划只允许说积极的层面,不可以有任何言辞伤及自己或友商。意思是有个积极的信号,让各自友好分手,但匿名电话的消息让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更委屈在于,合并之初,无源头的“黑函”就指他们并购华友违法,追查之后,发现“黑函”发自美国的服务器。决定分手之后,又遭“华友”指责他们业绩造假,再指责他们是家族企业。她郁闷且想不通,王长田那么直耿的人都能被糟蹋成这样。

两件事情背后一个共同点,都是追踪这件事情的记者准确无误地收到了这封邮件,接到了这个电话。其他记者则没有这么幸运。

华友忍不住了,打电话过去问光线,是你们做的吗?光线也在那头急切问: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吗?

第二天,有媒体回复这个“倾诉的人”的手机,发现“你拨叫的号码无法提供服务”了。细心的记者发现,这个号码自一挂断就无法再打过去。记者们还发现,这个“倾诉的人”居然变换了不同的手机号分别致电记者们。

我和光线华友的朋友聊天,他们看着我说,贵圈真乱。眼睛中有些嗔怪。

他们告诉说,尽管也是分手,但如果这件事情到6日公布出来,光线和华友有能力做的很漂亮,变成双赢。

没想到是提前到了4日,有媒体抢先报道了这个事情。这个时间让他们都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好。

奇怪的是,为什么合并前不做好尽职调查?他们在合并前谈了一年才宣布要合并,却在一两个月后就发现自己不适合,闪电解除婚约。

其实他们合并的过程中,神秘的第三方屡屡出现。这个第三方,让华友认为是光线,让光线认为是华友。估计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


陈永正不改他招牌式的大笑,不过这时不再讲软件,也不再是微软,而是NBA,是篮球。

2007年12月14日下午,陈永正首度出现在一个小型的聚会上,和IT界的老朋友们一起聊他刚刚接触到的体育营销。9月19日,微软正式宣布了他离职的消息,一个月后,陈永正履新NBA中国,这时他上任尚不足两月。

他的老朋友曝料说,陈离职后,轻松地去看马。陈则笑着回忆说,当决定离开微软时,太太说不要再换了。他认为,微软4年确实感觉还差一年达到曾经定下的规划,不过还好,计划做的事情都做的差不多,因此才决定换跑道到NBA去。

陈也说,既然离开了微软,就不再谈论微软。但那个历程却无法回避,有意无意的对比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发生。如从NBA的角度看体育市场还是很有意思,这也是他离开微软的原因之一。

市场也是如此的相似。他直言,在微软的很多招式也能用的上。目前NBA中国客户大多集中在北京、上海。在大客户方面、NBA网站方面,和微软的生意还是有很多共同的地方。NBA中国目前主要是在帮大客户做方案,帮助他们和品牌、明星一起结合起来,这“和在微软做方案是一样的”。甚至包括卖的东西,其实也都是卖“服务”。

压力也是相似的。任何一家公司压力每年都有业绩压力,都跑不了。微软与NBA于是就没有本质差别。陈永正也在琢磨,是不是要开发一些几百万的小方案,以开拓些中小企业的市场。让这个篮球赛事品牌更活跃些。

当然,NBA赛事无疑受到网友的关注,这些赛事也都是网站流量大户。陈永正看到的数据说,其实更多NBA赛事是白领和年轻人在网络上看的,是不是要把数字内容再细分?是不是在内容制作上再多更多工作?他也计划2008年推出NBA网络游戏,目前正与EA紧密洽谈着。

另外他要推出的可能更受网友关注。他透露,北京2008奥运会期间NBA也将派35个人的技术队伍来中国,协助奥运会篮球赛的音乐、灯光等工作,还派了30人的辣妹啦啦队前来助阵。

NBA同时计划组织更多明星在2008年到中国来进行友谊赛,由于奥运对于全民注意力的影响,陈永正计划可能将城市放在一些二级城市。他还想着,是不是要卖NBA品牌的球鞋?

对话录
陈永正:离开微软时感觉还欠一年

职业规划不宜做的很短

问:从摩托罗拉到微软,再到NBA,都是不同的领域,您是怎么考虑自己职业规划的?

陈永正:(笑)当时我离开微软时,我太太说不要再换了。当年从摩托罗拉到微软时,用了不到一个月来决定,这次其实也是。而我之前考虑到摩托罗拉时的决定也很快。

做规划时时间不能太短。我在摩托罗拉做了10年,离开时想做时都做到了。在微软的时间很短,只有4年,离开时感觉还欠了一年,但是也差不多,因为计划要做的事情都完成的差不多了。

工作肯定要有个规划,完成了才去换跑道。其实我现在在NBA也有规划,只是现在还不能说。

问:您觉得微软和NBA的工作有什么不同吗?
陈永正:微软的很多招在NBA还能用上,很多NBA客户都在北京和上海,广州都很少。不过其实都一样,NBA网站、大客户方面大家都还是共通的,我们现在也是帮大客户做方案,看如何把品牌、明星结合起来,和在微软做方案一样。

那天我还问大家我们在卖什么?其实还是卖服务。不过很不一样的是,现在看球打球是工作。一点很不习惯的是,看球是不能再鼓掌了,因为工作人员说我们是中立的(笑)。

问:您的新老板NBA主席戴维-斯特恩和盖茨有什么不同?

陈永正:戴维-斯特恩其实很有意思,他做了23年主席,从上任时1亿多美金的营业额到现在是30到40亿美金的营业额。在美国曝光度也非常高,他和媒体的互动关系也很好。

NBA和微软形态不同,更多是偏向球赛,现在更多是新媒体,和处理国际业务。所以考虑把中国业务拿出来用一个新的模式。他不是一个守旧的人,这是在进行战略布局,是有长期愿景的人,这是我目前能看到的。

问:你现在觉得很开心,但是压力有多少?
陈永正:任何一家公司压力都是一样的,每年都有业绩压力是跑不了的。

现在的压力在于还要学习,NBA在中国的历史并不长,压力更是双重的,如何在短时间内学会NBA精髓?

PS:这篇当然也是老文章,是去年12月的。贴在博客里的相比已发表的,我把那些关于NBA的问答去掉了。这其实不是专访,是AMD邀请陈永正去讲课,我们也在下面听,最后提问,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