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7-09-24

听到那个消息,不知道史玉柱会怎样苦笑。



他的《征途》被一个委员会建议暂停运营。如果那样,这个都快比《传奇世界》还来钱的金娃娃就要这么完蛋了。



游戏的苦,在于游戏内容的娱乐性——没有人会去玩一个不好玩的游戏,和他的经济性——娱乐的同时还要挣到钱。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过去到现在,网络游戏一共走通了两个运营模型,一个是盛大以点卡模式带起来的《传奇》,一个还是盛大,再加上天联的《街头篮球》和这个后来的《征途》走通的游戏免费却道具收费的模式。



但在家长眼里,看到的是孩子整天荒废在这其中。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发现,中国的孩子在什么问题上都容易沉迷。比如在过去,孩子们突然沉迷在街机上,后来许多孩子一窝蜂地玩电视游戏。这个风过后,网络聊天开始风行,很多小孩开始天天刷BBS,挂聊天室,或上QQ,然后就是和网友见面。到了现在,就是网吧和游戏。



不能说是他们定力不够。其实我也是一样。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是那时所在公司的一个内测版本,当时叫《梦想》,后来因故没有上市运营。在那会儿,游戏还很一般,玩着玩着,我会卡在一只鸡屁股里出不来——那只鸡是做飞行更换场景用的。游戏里有湖,水却像三角一样直楞楞,荡漾的时候你能想象到那种搞笑的模样。就是这么一个游戏,我却和女朋友一起玩到深夜,乐此不疲。



转行后,又开始玩《魔兽》,晚上7点开始玩一个任务,玩到一半时抬头一看,天已经大亮,脖子在僵硬中看到,已是早上7点了。



基本上是,做游戏的人苦,玩游戏的人也苦。



这两种模型想必不会太长时间。企业的价值在于创新,后起之秀的价值在于能推翻前面企业的运营模型,创建或改良出更优秀的模型。既然社会压力这么大,也会加速这种模型快速酝酿。那种用一个任务拖死人的形式,估计很快会被新版本取代。新的更具娱乐价值产品会很快出世。



说到这里,久游的哥们正好过来,指着《征途》说,他们可比不上我们休闲的《劲舞团》。大意也是如此。其实商机又何尝不是如此?



玩游戏的人苦,也有一个原因,是在于兴趣爱好不多。比如,我沉迷游戏一个月,什么事情都荒废了,连新闻都不会写了,后来被朋友带出北京去游玩了一番,回来后几周都没想着再玩游戏。现在则是被几个能线上看电影的工具一带,有时都忘了还有那么一个《魔兽》在等着我玩。



实际上,苦的是没的选择,不然,谁愿意沉迷在那些玩意里呢?



这时再看,那个建议暂停《征途》运营的委员会,那些一刀切治理网吧的部门和人,那些只抢利益不注重环境的部门,都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个有选择的,繁荣的商业环境,显然比一潭死水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