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1-16

刚和胡钢律师聊天,他告诉我一新闻。软件协会正在启动修改《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希望能够遏制流氓软件的制造和传播。


当然,胡律师说这些比较温和,他还是把他们称为“恶意软件”。


按照胡律师的介绍,软件协会和互联网协会的规定是互相补充。中国互联网协会正在组织30余家互联网机构共同研究起草《恶意软件定义》,前不久也推出了意见稿。软协的《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则是从另一个方面来做工作。


胡律师也正在协助征集意见。因为有律师在,我对办法的可行性有了些底气。也希望这个办法能尽快修改完成。因为最近,机器正在遭受流氓们的疯狂反扑。


有两台机器,一工作一家用,最近都拼命狂弹窗口。一个动不动弹一个朋友后来去的一家叫**9的公司网站页面,另一台干脆什么广告都弹,可惜我认识的只有金山。这时,反流氓的360没有用了。几个伪装为系统服务的流氓360老是说杀不干净。


人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话这么听像那么回事。这些软件让曾以流氓著称的周都暂时没办法,接下来,流氓软件又会怎么样乱搞?只是清净了几个月时间而已。什么时候软件能不流氓,让用户自由选择用还是不用,下还是不下?


好在这时,听到一个稍微好点的消息。说瑞星进来了。他们也搞了一个杀流氓的免费软件,干掉流氓软件应该比干掉病毒轻松的多吧?只是印象中,瑞星上次说反流氓,很快压力之下就退了回去,不知道老毛这次能够坚持多久。


按照一般的规律,瑞星上了,金山和江民也会很快跟上(金山很逗,那个流氓软件中,弹出的其中之一就是金山的广告),再加上政府正在搞的恶意软件的治理办法,围剿局面已经出现。


胡律师说,新《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应该很快会出台,时间大约几个月。我们都在期待。

徐志斌的BLOG



刚和胡钢律师聊天,他告诉我一新闻。软件协会正在启动修改《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希望能够遏制流氓软件的制造和传播。


当然,胡律师说这些比较温和,他还是把他们称为“恶意软件”。



按照胡律师的介绍,软件协会和互联网协会的规定是互相补充。中国互联网协会正在组织30余家互联网机构共同研究起草《恶意软件定义》,前不久也推出了意见稿。软协的《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则是从另一个方面来做工作。



胡律师也正在协助征集意见。因为有律师在,我对办法的可行性有了些底气。也希望这个办法能尽快修改完成。因为最近,机器正在遭受流氓们的疯狂反扑。



有两台机器,一工作一家用,最近都拼命狂弹窗口。一个动不动弹一个朋友后来去的一家叫**9的公司网站页面,另一台干脆什么广告都弹,可惜我认识的只有金山。这时,反流氓的360没有用了。几个伪装为系统服务的流氓360老是说杀不干净。



人家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话这么听像那么回事。这些软件让曾以流氓著称的周都暂时没办法,接下来,流氓软件又会怎么样乱搞?只是清净了几个月时间而已。什么时候软件能不流氓,让用户自由选择用还是不用,下还是不下?



好在这时,听到一个稍微好点的消息。说瑞星进来了。他们也搞了一个杀流氓的免费软件,干掉流氓软件应该比干掉病毒轻松的多吧?只是印象中,瑞星上次说反流氓,很快压力之下就退了回去,不知道老毛这次能够坚持多久。



按照一般的规律,瑞星上了,金山和江民也会很快跟上(金山很逗,那个流氓软件中,弹出的其中之一就是金山的广告),再加上政府正在搞的恶意软件的治理办法,围剿局面已经出现。



胡律师说,新《软件产品管理办法》应该很快会出台,时间大约几个月。我们都在期待。

2006-11-13


今天突然看到新闻说,政府要制定追究恶搞的铁规。看到这则新闻,真有些哭笑不得。

 

新闻用了一例子证明恶搞的坏,就是那个《红楼馆奴隶》的游戏。这个例子本身就有些搞笑。之前记者的报道显示,这是一个日本的游戏,因为粗俗化了被我们中国的网友大批特批。

 

还有一个例子,是讲小胖。小胖的PS图在QQ上我见了无数次,有意思的是,这位小胖后来现身媒体,人家根本就很看的开,只认为是种开心的娱乐而已。后来布棉就写了个短篇,说要《理性恶搞别人
理性看别人恶搞
》,我看后深已为然。

 

搞大恶搞,无出《馒头》者。这个片子当时也辗转找来看过。倒并不觉得是多么的搞笑,只是痛快而已。《无极》的垃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陈老先生那句指斥胡戈“没有道德”的话,和伟平先生打包票地告诉观众,看《十面埋伏》一定会哭湿几条手绢的话很有一拼。《十面埋伏》那次记得是部门集体包场而去,却笑场而出。看《无极》也不外如是。

 

陈凯歌老先生和张艺谋老先生比烂之后,我就对中国电影的信心丧失殆尽。这两部片子都是看过宣传后掏钱进的电影院,打那以后,他们的电影连盗版都不愿意去碰了。情愿印象留在《和你在一起》那会儿。再到后来,看到冯小刚也加入了他们两的行列时,都已经没了任何反应。

 

上面三位,不管是谁,都对外界的批评充耳不闻,甚至是怒目相对。比如陈凯歌老先生对着一个询问万一《无极》票房不好的问题时,竟失态以对。冯小刚老先生也是对着记者问些直接问题时极端不礼貌。这些人都只愿意找记者吹!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比如,观众花了钱,就应该是上帝,却这个上帝受骗了连声音都不能出。既然如此,没有允许批评或是表达不一样声音的渠道,就只好搞搞。后来《馒头》出世,我看不过是看电影的那些观众对陈凯歌张艺谋之流失望至极又无处宣泄的情绪表现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追究恶搞,不如一手广开言路,允许网民及那些花了钱上帝能批评那些垃圾的服务供应商。另一手,则禁止炒作、制定追究那些烂片制作人的铁规。那么多烂片,不都是有钱恶炒的结果吗?显然禁止炒作比禁止恶搞要来的实际的多。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是恶搞?什么是娱乐?什么又是自娱娱乐?

 

今天突然看到新闻说,政府要制定追究恶搞的铁规。看到这则新闻,真有些哭笑不得。


新闻用了一例子证明恶搞的坏,就是那个《红楼馆奴隶》的游戏。这个例子本身就有些搞笑。之前记者的报道显示,这是一个日本的游戏,因为粗俗化了被我们中国的网友大批特批。


还有一个例子,是讲小胖。小胖的PS图在QQ上我见了无数次,有意思的是,这位小胖后来现身媒体,人家根本就很看的开,只认为是种开心的娱乐而已。后来布棉就写了个短篇,说要《理性恶搞别人理性看别人恶搞》,我看后深已为然。


搞大恶搞,无出《馒头》者。这个片子当时也辗转找来看过。倒并不觉得是多么的搞笑,只是痛快而已。《无极》的垃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陈老先生那句指斥胡戈“没有道德”的话,和伟平先生打包票地告诉观众,看《十面埋伏》一定会哭湿几条手绢的话很有一拼。《十面埋伏》那次记得是部门集体包场而去,却笑场而出。看《无极》也不外如是。


陈凯歌老先生和张艺谋老先生比烂之后,我就对中国电影的信心丧失殆尽。这两部片子都是看过宣传后掏钱进的电影院,打那以后,他们的电影连盗版都不愿意去碰了。情愿印象留在《和你在一起》那会儿。再到后来,看到冯小刚也加入了他们两的行列时,都已经没了任何反应。


上面三位,不管是谁,都对外界的批评充耳不闻,甚至是怒目相对。比如陈凯歌老先生对着一个询问万一《无极》票房不好的问题时,竟失态以对。冯小刚老先生也是对着记者问些直接问题时极端不礼貌。这些人都只愿意找记者吹!


这真是一个奇怪的现象,比如,观众花了钱,就应该是上帝,却这个上帝受骗了连声音都不能出。既然如此,没有允许批评或是表达不一样声音的渠道,就只好搞搞。后来《馒头》出世,我看不过是看电影的那些观众对陈凯歌张艺谋之流失望至极又无处宣泄的情绪表现而已。


从这个角度看,追究恶搞,不如一手广开言路,允许网民及那些花了钱上帝能批评那些垃圾的服务供应商。另一手,则禁止炒作、制定追究那些烂片制作人的铁规。那么多烂片,不都是有钱恶炒的结果吗?显然禁止炒作比禁止恶搞要来的实际的多。


当然,还有一个问题是,什么是恶搞?什么是娱乐?什么又是自娱娱乐?

2006-11-09

晚上的时候,涛涛写了一篇长长的BLOG,夸奖了几个勤奋的哥们姐们。其中点到我几句。看完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记者苦,苦在当时的条件下,网络媒体几乎没有人重视,几年拼命后,局面才稍微好一点。我甚至还记得,一个电话中,对方在汹汹地问我,哪?新浪?新浪有资格有记者吗?不知道!趴地电话声断了。


现在的局面好了很多。企业中,已经没有人可以忽略网络媒体。甚至严格的政府部门,在做宣传的时候都要借助新浪搜狐的力量。没有这些新闻门户的重要位置力推,恐怕大部分的网友都会认为那则事件不重要。


到6月的时候,终于告别了新浪,决定去换个行业尝试下。于是来到魔龙,由小记者变成了小市场


但市场也苦。最近刚刚办完一个大会,全球手机游戏公司中的前十大,几乎7家CEO亲自飞来中国,是手机游戏国际高峰论坛。会本身在行业里像过了地震,许多观点和看法喷薄而出。许多好消息也同时释放了出来。会前许多人问我们,你们能请来那么多国际的老大?忽悠的吧?会后许多人跑来问我们,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苦之处并不在于邀请和组织,恰恰在于宣传。手机游戏市场说新不新,这个被成为无线娱乐之王的行业里,接下来的上市公司,和行业领导者,都将在这个行业里催生。可我却常常对着一些交好的朋友感叹,媒体对于新行业的敏感度有些过低。


记者之苦,苦在没好新闻,苦在不知道哪里有好新闻。等知道消息赶过去时,那里已经有很多同行先行一步。市场之苦,苦在于新的市场没人关注,老的市场没人关注,竞争不激烈和口水不多的市场也没人关注。


晚上就和范海涛聊天。我说,她是我见过的现在不多的勤奋、敬业且好学的记者之一。在现在,记者越来越像一份工作,激情释放已经很少很少。但她不是。她在博客中能提到那些人物,张京科,丹丹,还有煦煦,也都是这份难得勤奋名单中的一份子。当然,还有更多人。


这时再想,正是因为难和苦,许多好记者在其中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难和苦,市场工作才有成就感可寻。我拍涛涛马屁说,她将会是一名十分十分且非常出色的记者。我奉承自己说,我会是一名非常非常且十分出色的市场。


过去是小记者。现在我是小市场。加班快乐,拼命快乐,节日快乐,所有人都快乐。

晚上的时候,涛涛写了一篇长长的BLOG,夸奖了几个勤奋的哥们姐们。其中点到我几句。看完就有种特别的感觉。


记者苦,苦在当时的条件下,网络媒体几乎没有人重视,几年拼命后,局面才稍微好一点。我甚至还记得,一个电话中,对方在汹汹地问我,哪?新浪?新浪有资格有记者吗?不知道!趴地电话声断了。


现在的局面好了很多。企业中,已经没有人可以忽略网络媒体。甚至严格的政府部门,在做宣传的时候都要借助新浪搜狐的力量。没有这些新闻门户的重要位置力推,恐怕大部分的网友都会认为那则事件不重要。


到6月的时候,终于告别了新浪,决定去换个行业尝试下。于是来到魔龙,由小记者变成了小市场


但市场也苦。最近刚刚办完一个大会,全球手机游戏公司中的前十大,几乎7家CEO亲自飞来中国,是手机游戏国际高峰论坛。会本身在行业里像过了地震,许多观点和看法喷薄而出。许多好消息也同时释放了出来。会前许多人问我们,你们能请来那么多国际的老大?忽悠的吧?会后许多人跑来问我们,你们是怎么办到的?


苦之处并不在于邀请和组织,恰恰在于宣传。手机游戏市场说新不新,这个被成为无线娱乐之王的行业里,接下来的上市公司,和行业领导者,都将在这个行业里催生。可我却常常对着一些交好的朋友感叹,媒体对于新行业的敏感度有些过低。


记者之苦,苦在没好新闻,苦在不知道哪里有好新闻。等知道消息赶过去时,那里已经有很多同行先行一步。市场之苦,苦在于新的市场没人关注,老的市场没人关注,竞争不激烈和口水不多的市场也没人关注。


晚上就和范海涛聊天。我说,她是我见过的现在不多的勤奋、敬业且好学的记者之一。在现在,记者越来越像一份工作,激情释放已经很少很少。但她不是。她在博客中能提到那些人物,张京科,丹丹,还有煦煦,也都是这份难得勤奋名单中的一份子。当然,还有更多人。


这时再想,正是因为难和苦,许多好记者在其中脱颖而出。也正是因为难和苦,市场工作才有成就感可寻。我拍涛涛马屁说,她将会是一名十分十分且非常出色的记者。我奉承自己说,我会是一名非常非常且十分出色的市场。


过去是小记者。现在我是小市场。加班快乐,拼命快乐,节日快乐,所有人都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