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10-30

布棉写东西说,WEB2.0该洗牌了,有的说的也对。有时我倒不这么看。先扯些别的。说说流氓软件。


流氓软件到现在,已经是人人喊打。不过突然想了一些事情,却有很有想头。


做记者的好事是经常和那些头们聊天。有段时间和中搜陈沛一起,聊起未来的趋势,那时3721还和CNNIC打的很热乎,有意思的是,那时3721与CNNIC拼命插进大家的机器,却除了BBS的怨气,大家多是在看两家的热闹而已。那时3721说CNNIC不是官,结果到现在CNNIC因流氓软件话题遭起诉,又说CNNIC是官,总是纠缠不清。


那时百度、GOOLGE也都推出或酝酿推出地址栏插件或是桌面工具。当时和陈沛讨论起的一个话题也是,谁能占领桌面,谁就是未来的互联网霸主。想想也是,能直接找到目标用户,或被用户找到,而根本不需要经过门户网站的手。


后来霸主倒没成一个,3721、CNNIC、百度之间,倒是围绕地址栏插件打了不少官司。只是3721被雅虎1.2亿美金收购后,让人有了更多的遐想。随后就是越来越多的流氓生成年代,不过这些流氓,多是匿名,很少打招牌冲在前面。


WEB2.0也是一个流氓生成的年代。


在刚开始一段时间里,WEB2.0这个概念就是做网络的人也搞不清楚,这玩意能干什么?解释的人也费事,不知道怎么平实地说出来好。倒是BLOG概念先推广起来,有些人是这么看的:


一群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家号称反黄的BLOG网站,在反黄完后,就立刻转向了黄色,一天有张栋伟突然群里扔一个这个网站的地址,大家点开一看,全黄的图N张。其他的情色也比过去他反的有过之无不及。几个人就评价说,这是先做牌坊,然后再……


这是个坏例子,许多事情的初衷都是好的,奇怪怎么做着做着,就变了味道。好在现在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仰仗流氓软件起家的新WEB2.0网站,不用多说,到处声讨的名单大家早就看的到了。


这天与项立刚老师一起聊天,其中他就说到,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盈利模式还是现在WEB2.0企业讨论的话题?按道理,盈利模式是天生的,本应该就在那里摆着。哪里还需要去寻找?


又说起现在的互联网。免费策略让这个工具以最快的速度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但是免费也让现在的互联网一直长不大。最牛的新浪搜狐网易,乃至整个产业网络广告收入加起来,也远远比不上华为一家企业。


国内的WEB2.0,更多还是海外的影子。海外公司都没盈利,国内拷贝的公司就认为应该没盈利。他们忽略了那个根本。


那天,就和去了一家著名WEB2.0公司,如今已是副总裁身份的一个哥们吃饭聊天,聊起了他们的收入来源,原来仍是现在网站的那些招,并没有超越或创新什么。


因此,布棉说,WEB2.0要洗牌。我就没想明白,应该远远还没到洗牌的时候。至少,他们从来没有成长起来过。


布棉写东西说,WEB2.0该洗牌了,有的说的也对。有时我倒不这么看。先扯些别的。说说流氓软件。


流氓软件到现在,已经是人人喊打。不过突然想了一些事情,却有很有想头。


做记者的好事是经常和那些头们聊天。有段时间和中搜陈沛一起,聊起未来的趋势,那时3721还和CNNIC打的很热乎,有意思的是,那时3721与CNNIC拼命插进大家的机器,却除了BBS的怨气,大家多是在看两家的热闹而已。那时3721说CNNIC不是官,结果到现在CNNIC因流氓软件话题遭起诉,又说CNNIC是官,总是纠缠不清。


那时百度、GOOLGE也都推出或酝酿推出地址栏插件或是桌面工具。当时和陈沛讨论起的一个话题也是,谁能占领桌面,谁就是未来的互联网霸主。想想也是,能直接找到目标用户,或被用户找到,而根本不需要经过门户网站的手。


后来霸主倒没成一个,3721、CNNIC、百度之间,倒是围绕地址栏插件打了不少官司。只是3721被雅虎1.2亿美金收购后,让人有了更多的遐想。随后就是越来越多的流氓生成年代,不过这些流氓,多是匿名,很少打招牌冲在前面。

WEB2.0也是一个流氓生成的年代。


在刚开始一段时间里,WEB2.0这个概念就是做网络的人也搞不清楚,这玩意能干什么?解释的人也费事,不知道怎么平实地说出来好。倒是BLOG概念先推广起来,有些人是这么看的:


一群人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家号称反黄的BLOG网站,在反黄完后,就立刻转向了黄色,一天有张栋伟突然群里扔一个这个网站的地址,大家点开一看,全黄的图N张。其他的情色也比过去他反的有过之无不及。几个人就评价说,这是先做牌坊,然后再……


这是个坏例子,许多事情的初衷都是好的,奇怪怎么做着做着,就变了味道。好在现在情况好了很多。但是仰仗流氓软件起家的新WEB2.0网站,不用多说,到处声讨的名单大家早就看的到了。


这天与项立刚老师一起聊天,其中他就说到,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盈利模式还是现在WEB2.0企业讨论的话题?按道理,盈利模式是天生的,本应该就在那里摆着。哪里还需要去寻找?


又说起现在的互联网。免费策略让这个工具以最快的速度发展到了现在的规模,但是免费也让现在的互联网一直长不大。最牛的新浪搜狐网易,乃至整个产业网络广告收入加起来,也远远比不上华为一家企业。


国内的WEB2.0,更多还是海外的影子。海外公司都没盈利,国内拷贝的公司就认为应该没盈利。他们忽略了那个根本。


那天,就和去了一家著名WEB2.0公司,如今已是副总裁身份的一个哥们吃饭聊天,聊起了他们的收入来源,原来仍是现在网站的那些招,并没有超越或创新什么。


因此,布棉说,WEB2.0要洗牌。我就没想明白,应该远远还没到洗牌的时候。至少,他们从来没有成长起来过。

2006-10-20

报道说有关部门希望推出博客实名制。我毫不怀疑有关部门对于博客实名的决心与信心,但我怀疑这个决定最终的可行性。

 
与博客实名同期,是手机实名制。这个制度有些好玩,按照早期的规定,手机实名本来早就是规定,在后期的执行中却变了样子。以至于在诈骗短信、牛皮癣短信漫天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之后,部里不得不重新回头制定新的规定来强调。


QQ实名制也以深圳市公安局一局之力要求的结果,只因为QQ身在深圳。这个最终的结果变成了QQ群创建者实名登记。不过,似乎很多群主的登记信息是假的。


上面这两个实名的案例表明,制度本身并无可厚非,但如果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能被很好的执行,制度的虚设显然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博客实名制如果出台,无法想象这个制度将如何被执行。


关于实名,在近期是一个热闹的字眼。除了上面我们所谈到的这些,还有一个大的争论,是关于互联网实名的大争论。在那场还是发生在今年的大讨论中,很多专家都慷慨激昂地发表了自己的言论,不过在论坛中,网民的反对倒是如潮涌起。


网络游戏在防沉迷系统出台之前,也要求实名登记。不过,似乎这两大措施出台之后,该堕落的依旧堕落,该沉迷仍在沉迷,并没有发生什么根本的改变。


制度的重要性,许多专家比网友们解释的透彻的多,但可惜的是,有关部门制定制度时,却往往与实际脱节。记得是重庆,希望立法要求网民在家上网登记的制度,不久就被放弃。也是重庆,又率先规定网民不许恶搞。也和上次一样成为网民的谈资。


恶搞本身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娱乐,恶搞的本身也不在于要“恶”,而是要娱乐。但当一种方式被人为放大其负面,并强制禁止时,其负面则将在地下更加汹涌。


博客实名制也是如此。纳入正常管理的初衷并没有错误,但错误的是生硬要求所有人都实名。殊不知,匿名的美,是吸引一部分人前来开博的原因之一,在这里,许多人聊出自己的心事而不用担心被人知道自己是谁。我们有权利公开自己的名姓,也有权利选择匿名。


我同样认为,如沈阳告秦尘博客侵权案,某教授告学生博客诽谤案,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那些晾晒隐私、或超越界限的博客,不过是这个市场在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正如黄河有那么大的泥沙,没人想着干脆把黄河堵掉一样。


引导才是重点。将博客引向正流,转化为清流,恐怕这才是主流的所想。一个对比是,流氓软件肆虐多年,最迫切希望主管部门介入的治理却在企业闹翻天后迟到。所欠缺的,何止是为人民服务这个思想这么简单?


我的博客是实名,但我仍认为,这种制度有些哗众取宠。

报道说有关部门希望推出博客实名制。我毫不怀疑有关部门对于博客实名的决心与信心,但我怀疑这个决定最终的可行性。
 
与博客实名同期,是手机实名制。这个制度有些好玩,按照早期的规定,手机实名本来早就是规定,在后期的执行中却变了样子。以至于在诈骗短信、牛皮癣短信漫天飞,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之后,部里不得不重新回头制定新的规定来强调。


QQ实名制也以深圳市公安局一局之力要求的结果,只因为QQ身在深圳。这个最终的结果变成了QQ群创建者实名登记。不过,似乎很多群主的登记信息是假的。


上面这两个实名的案例表明,制度本身并无可厚非,但如果制定的规章制度不能被很好的执行,制度的虚设显然已经没有什么价值。博客实名制如果出台,无法想象这个制度将如何被执行。


关于实名,在近期是一个热闹的字眼。除了上面我们所谈到的这些,还有一个大的争论,是关于互联网实名的大争论。在那场还是发生在今年的大讨论中,很多专家都慷慨激昂地发表了自己的言论,不过在论坛中,网民的反对倒是如潮涌起。


网络游戏在防沉迷系统出台之前,也要求实名登记。不过,似乎这两大措施出台之后,该堕落的依旧堕落,该沉迷仍在沉迷,并没有发生什么根本的改变。


制度的重要性,许多专家比网友们解释的透彻的多,但可惜的是,有关部门制定制度时,却往往与实际脱节。记得是重庆,希望立法要求网民在家上网登记的制度,不久就被放弃。也是重庆,又率先规定网民不许恶搞。也和上次一样成为网民的谈资。


恶搞本身已经演变成为一种娱乐,恶搞的本身也不在于要“恶”,而是要娱乐。但当一种方式被人为放大其负面,并强制禁止时,其负面则将在地下更加汹涌。


博客实名制也是如此。纳入正常管理的初衷并没有错误,但错误的是生硬要求所有人都实名。殊不知,匿名的美,是吸引一部分人前来开博的原因之一,在这里,许多人聊出自己的心事而不用担心被人知道自己是谁。我们有权利公开自己的名姓,也有权利选择匿名。


我同样认为,如沈阳告秦尘博客侵权案,某教授告学生博客诽谤案,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那些晾晒隐私、或超越界限的博客,不过是这个市场在其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而已。正如黄河有那么大的泥沙,没人想着干脆把黄河堵掉一样。


引导才是重点。将博客引向正流,转化为清流,恐怕这才是主流的所想。一个对比是,流氓软件肆虐多年,最迫切希望主管部门介入的治理却在企业闹翻天后迟到。所欠缺的,何止是为人民服务这个思想这么简单?


我的博客是实名,但我仍认为,这种制度有些哗众取宠。

2006-10-16

#isubb#听到那个消息,不知道史玉柱会怎样苦笑。

他的《征途》被一个委员会建议暂停运营。如果那样,这个都快比《传奇世界》还来钱的金娃娃就要这么完蛋了。

游戏的苦,在于游戏内容的娱乐性——没有人会去玩一个不好玩的游戏,和他的经济性——娱乐的同时还要挣到钱。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过去到现在,网络游戏一共走通了两个运营模型,一个是盛大以点卡模式带起来的《传奇》,一个还是盛大,再加上天联的《街头篮球》和这个后来的《征途》走通的游戏免费却道具收费的模式。

但在家长眼里,看到的是孩子整天荒废在这其中。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发现,中国的孩子在什么问题上都容易沉迷。比如在过去,孩子们突然沉迷在街机上,后来许多孩子一窝蜂地玩电视游戏。这个风过后,网络聊天开始风行,很多小孩开始天天刷BBS,挂聊天室,或上QQ,然后就是和网友见面。到了现在,就是网吧和游戏。

不能说是他们定力不够。其实我也是一样。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是那时所在公司的一个内测版本,当时叫《梦想》,后来因故没有上市运营。在那会儿,游戏还很一般,玩着玩着,我会卡在一只鸡屁股里出不来——那只鸡是做飞行更换场景用的。游戏里有湖,水却像三角一样直楞楞,荡漾的时候你能想象到那种搞笑的模样。就是这么一个游戏,我却和女朋友一起玩到深夜,乐此不疲。

转行后,又开始玩《魔兽》,晚上7点开始玩一个任务,玩到一半时抬头一看,天已经大亮,脖子在僵硬中看到,已是早上7点了。

基本上是,做游戏的人苦,玩游戏的人也苦。

这两种模型想必不会太长时间。企业的价值在于创新,后起之秀的价值在于能推翻前面企业的运营模型,创建或改良出更优秀的模型。既然社会压力这么大,也会加速这种模型快速酝酿。那种用一个任务拖死人的形式,估计很快会被新版本取代。新的更具娱乐价值产品会很快出世。

说到这里,久游的哥们正好过来,指着《征途》说,他们可比不上我们休闲的《劲舞团》。大意也是如此。其实商机又何尝不是如此?

玩游戏的人苦,也有一个原因,是在于兴趣爱好不多。比如,我沉迷游戏一个月,什么事情都荒废了,连新闻都不会写了,后来被朋友带出北京去游玩了一番,回来后几周都没想着再玩游戏。现在则是被几个能线上看电影的工具一带,有时都忘了还有那么一个《魔兽》在等着我玩。

实际上,苦的是没选择,不然,谁愿意沉迷在那些玩意里呢?

这时再看,那个建议暂停《征途》运营的委员会,那些一到切治理网吧的部门和人,那些只抢利益不注重环境的部门,都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个有选择的,繁荣的商业环境,显然比一潭死水要好的多。

听到那个消息,不知道史玉柱会怎样苦笑。

 

他的《征途》被一个委员会建议暂停运营。如果那样,这个都快比《传奇世界》还来钱的金娃娃就要这么完蛋了。

 

游戏的苦,在于游戏内容的娱乐性——没有人会去玩一个不好玩的游戏,和他的经济性——娱乐的同时还要挣到钱。这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从过去到现在,网络游戏一共走通了两个运营模型,一个是盛大以点卡模式带起来的《传奇》,一个还是盛大,再加上天联的《街头篮球》和这个后来的《征途》走通的游戏免费却道具收费的模式。

 

但在家长眼里,看到的是孩子整天荒废在这其中。这确实是个问题,我们发现,中国的孩子在什么问题上都容易沉迷。比如在过去,孩子们突然沉迷在街机上,后来许多孩子一窝蜂地玩电视游戏。这个风过后,网络聊天开始风行,很多小孩开始天天刷BBS,挂聊天室,或上QQ,然后就是和网友见面。到了现在,就是网吧和游戏。

 

不能说是他们定力不够。其实我也是一样。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是那时所在公司的一个内测版本,当时叫《梦想》,后来因故没有上市运营。在那会儿,游戏还很一般,玩着玩着,我会卡在一只鸡屁股里出不来——那只鸡是做飞行更换场景用的。游戏里有湖,水却像三角一样直楞楞,荡漾的时候你能想象到那种搞笑的模样。就是这么一个游戏,我却和女朋友一起玩到深夜,乐此不疲。

 

转行后,又开始玩《魔兽》,晚上7点开始玩一个任务,玩到一半时抬头一看,天已经大亮,脖子在僵硬中看到,已是早上7点了。

 

基本上是,做游戏的人苦,玩游戏的人也苦。

 

这两种模型想必不会太长时间。企业的价值在于创新,后起之秀的价值在于能推翻前面企业的运营模型,创建或改良出更优秀的模型。既然社会压力这么大,也会加速这种模型快速酝酿。那种用一个任务拖死人的形式,估计很快会被新版本取代。新的更具娱乐价值产品会很快出世。

 

说到这里,久游的哥们正好过来,指着《征途》说,他们可比不上我们休闲的《劲舞团》。大意也是如此。其实商机又何尝不是如此?

 

玩游戏的人苦,也有一个原因,是在于兴趣爱好不多。比如,我沉迷游戏一个月,什么事情都荒废了,连新闻都不会写了,后来被朋友带出北京去游玩了一番,回来后几周都没想着再玩游戏。现在则是被几个能线上看电影的工具一带,有时都忘了还有那么一个《魔兽》在等着我玩。

 

实际上,苦的是没的选择,不然,谁愿意沉迷在那些玩意里呢?

 

这时再看,那个建议暂停《征途》运营的委员会,那些一刀切治理网吧的部门和人,那些只抢利益不注重环境的部门,都想的过于简单了。一个有选择的,繁荣的商业环境,显然比一潭死水要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