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8-30

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中,不能说记者全无责任,也不能说对记者全无帮助。

 

在上一篇BLOG《苹果们更应该忧心富士康起诉记者案》中,更多是从公关角度去看富士康在这一起危机公关中的表现,仍如那句话所说,3000万的诉求,及对记者的行动需要再“斟酌”。

 

物伤其类。但对于媒体业界来说,除了关注这一事件进展、声援自己的同行外,更多也应思考这一危机事件所带来的隐忧。

 

媒体一直被称为“公器”,一直在传递、报道大众的心声,有时或铲平不平事,有时也会难免笔下失误,这些都难免。失误在一定程度之下可被容忍,但越是重大的报道,就越需要谨慎细心,小心求证。对于记者来说,是责任也是义务。

 

不用讳言和回避,任何一位中国记者在其生涯中,都会听到和见到太多不负责任的同行那些不负责任的事情。在现今的媒体环境下,这些事情无疑都在摧毁整个行业的信用。

 

21的另一位记者雷中辉就在其BLOG中伤感地提及了这一点:那些三六九等被对待的媒体和记者,那些傲慢斜视记者的某公司老总,那句被广泛地传播的“防火防盗防记者”也在多少伤着媒体们的心。

 

赢得尊重与失去信用,只存乎于一笔前后。一段时间以来,论坛里也流传了众多由于媒体的失误,发出了错误的报道的事情。一些甚至是常识性的问题,一些则根本是属于胡编型的。至于抄袭和人云亦云,在现有的媒体环境下已经是常事。而那些没有被提及的事情或黑幕或潜规则,更显得触目惊心。后来有鉴于此,曾经一位老大的老大提出了几个字来要求他的下属:快速全面 准确 客观。

 

或我们也可猜想,在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后,一些受到记者无端伤害的公司正在拍手庆祝,在一旁笑着看热闹。

 

在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中,许多网友也对此有自己的看法,在90%支持记者的背后,有一小部分理性的声音在发问:媒体能否借助这起事件全面反思自己?这里的媒体更多指向的是全行业。

 

我们相信两位记者的公正,但如果抛开3000万诉求,如果只是一次正常的名誉权诉争,如果只是30元诉求,那现在情况又会怎样?

 

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是一把标尺,衡量富士康、衡量苹果、衡量有关部门,也衡量媒体自身。

 

巨石入水,泛起涟漪无数,也让理性的思考与反思不断泛开。

 

 

苹果们更应该忧心富士康起诉记者案

 

 

PS:两方都不认识,两篇BLOG的撰写和思考都是基于公开的资料,对富士康与两位记者都无他意,只是谈谈自己的想法。

 


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中,不能说记者全无责任,也不能说对记者全无帮助。

 

在上一篇BLOG《苹果们更应该忧心富士康起诉记者案》中,更多是从公关角度去看富士康在这一起危机公关中的表现,仍如那句话所说,3000万的诉求,及对记者的行动需要再“斟酌”。

 


物伤其类。但对于媒体业界来说,除了关注这一事件进展、声援自己的同行外,更多也应思考这一危机事件所带来的隐忧。

 


媒体一直被称为“公器”,一直在传递、报道大众的心声,有时或铲平不平事,有时也会难免笔下失误,这些都难免。失误在一定程度之下可被容忍,但越是重大的报道,就越需要谨慎细心,小心求证。对于记者来说,是责任也是义务。

 


不用讳言和回避,任何一位中国记者在其生涯中,都会听到和见到太多不负责任的同行那些不负责任的事情。在现今的媒体环境下,这些事情无疑都在摧毁整个行业的信用。

 


21的另一位记者雷中辉就在其BLOG中伤感地提及了这一点:那些三六九等被对待的媒体和记者,那些傲慢斜视记者的某公司老总,那句被广泛地传播的“防火防盗防记者”也在多少伤着媒体们的心。

 


赢得尊重与失去信用,只存乎于一笔前后。一段时间以来,论坛里也流传了众多由于媒体的失误,发出了错误的报道的事情。一些甚至是常识性的问题,一些则根本是属于胡编型的。至于抄袭和人云亦云,在现有的媒体环境下已经是常事。而那些没有被提及的事情或黑幕或潜规则,更显得触目惊心。

 


后来有位哥们谈及此,说了一句话,媒体的现状不是别人造成的,恰恰是媒体自己。又后来有鉴于此,曾经一位老大的老大提出了几个字来要求他的下属:快速全面准确客观。

 


或我们也可猜想,在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后,一些受到记者无端伤害的公司正在拍手庆祝,在一旁笑着看热闹。

 


在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中,许多网友也对此有自己的看法,在90%支持记者的背后,有一小部分理性的声音在发问:媒体能否借助这起事件全面反思自己?这里的媒体更多指向的是全行业。

 


我们相信两位记者的公正,但如果抛开3000万诉求,如果只是一次正常的名誉权诉争,如果只是30元诉求,那现在情况又会怎样?是不是愤怒会减轻很多?至少一个共识是,这起案件的发生能够让整个业界期待,能够有公正的法律来对等地约束媒体和富士康,而不必屈服于财力等各方面微妙的因素。

 


富士康天价诉记者案是一把标尺,衡量富士康、衡量苹果、衡量有关部门,也衡量媒体自身。

 

巨石入水,泛起涟漪无数,也让理性的思考与反思不断泛开。

 

 

另类思考:苹果们更应该忧心富士康起诉记者案

 

 


PS:两方都不认识,两篇BLOG的撰写和思考都是基于公开的资料,对富士康与两位记者都无他意,只是谈谈自己的想法。

 

再PS:

 


文章发完后,晚上,上海东方卫视骆新有一个电视上的评论,说到最后,几句话振聋发聩:有关部门去哪了?难道这么长时间没有员工去政府部门投诉?

 


他也讲到,富士康利用钱财打压记者,即使诉讼所得全部捐献慈善,慈善之心又何在?这句反问,让听者为记者振奋。

 


上面这些话,随手记来,意思在而已,字字对上不太可能。不再苛求了。

 


后来和朋友聊起此案。谈到最新进展,一个看法是,这段时间行业的声援,已经让富士康感受到了压力,不然,不会于30日下午发出声明。声明最后,也用了谦卑之词。

 


但更多的感受,仍是富士康的封闭盛气凌人。骆新问,为什么不起诉英国那家报纸?为什么不起诉其他也写了类似报道的记者?他的潜台词或许是:富士康在挑柿子而已。

 


声明的出现,指向一个结局,富士康最后一定会和解此案。公众的压力令其承受不起。

 


尽管其政府公关开始显现作用。比如,读者能感受到政府公关的作用,许多网站专题中,BLOG的内容突然全部消失了。如果没有强力介入,不可能出现这一结局。

 


但公众的压力依然巨大。最明显的数字是,凌晨发的一篇BLOG,只是出现在专题不显眼的地方,一天后,居然就突破了8000访问。这意味着,整体事件、整体专题的流量惊人,注意力惊人。

 


公众的另一压力在于:有人提说法说,奇怪怎么电视媒体没有声音?但到了今天,东方卫视开始公开声援。富士康越陷越深。

 


这时,奇怪的是,就在骆新在电视上评论的同时,TOM发出消息,说富士康将标的降为1元,并解冻了两位记者的财产。

 


若真是这样,那么,富士康彻底输了。输了舆论,也输了自己,输了全部。

 


既然如次,那就谁也别放弃,政府、媒体,富士康,大家都趁着这一机会,好好把法律缕清楚,把劳工问题缕清楚吧。不要让那些遗憾继续。

 

 


飞信的推出解决了一个难题,即PC到手机的通话。这项应用在大约几年前开始受到关注,但因为种种原因未果,直到中移动介入解决。

 


未果的原因中,首先包含了运营商的利益之争。其他产业链开始关注这一市场时,将会分走大部分原本是由运营商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SKYPE在进入中国市场后,原本被看好的发展却并没有如想象中迅猛的原因。

 


几年前,也曾采访过263,他们一直在尝试PC到手机的通话,并因此获得了试验牌照。最后也是因为运营商对此的关注,使这一想法最终无法实施。

 


毫无疑问,PC到手机的通话,能激发一个新的有着无限想象空间的市场,是一片蓝海(移动QQ应用已经显示了这个市场空间)。对于移动来说,ARPU值将能拉出一条漂亮向上的曲线,这个曲线,是增值的曲线。

 


记得之前曾和一位顶尖老大聊过这个话题,他的观点是,在新的年代里,内容已经铺天盖地都是,关键是激动人心的技术的产生,或工具的诞生。这些将能主宰新的市场。

 

这个观点,在今天所谓web2.0年代里,更显得真实与珍贵。

 


也因此,这一市场的性质,决定了运营商一定会深度介入。或分帐,或自己运营的模式来进行。移动的蛋糕不会容他人乱动。所以当飞信推出,并市场传言中移动将停掉与MSN、QQ的合作(尽管尚未有官方消息证实或宣布)时,一切就显得不是那些突兀。

 


飞信证实了中移动对PC到手机的通信市场的信心。但也从另一层面印证了运营商的垄断力量,并由此引发大家对这一市场未来的担忧。

 


如果真如市场传言那样,中断了与MSN、QQ的合作,固然给飞信的成长但来了巨大的空间,但也意味着,已有的两个庞大市场丢失,用户群丢失。同时事事躬亲,对中移动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

 


这一做法引起了圈内许多人的批评和担忧。认为移动有概念,但是不懂用户。也毕竟,丰富多彩的应用,几家服务商的服务竞争,才会一定层面上促进市场的繁荣。

 


另一层面的担忧是,技术本身不是难题,几年前技术就已经解决了PC到手机的通话功能,即使运营商封杀,新技术仍会以燎原之势在网络上流传,最终类似BT、VOIP市场的地下技术反而可能主宰这个新的细分蓝海。一旦如此,就是对运营商现有决策的极大讽刺。

 


也因此,许多人建议,移动能够放开端口,开放市场,允许更多的服务商进入这个市场参与竞争,说不定,短信市场的辉煌将能够在这个市场重新绽放。而不仅仅是飞信的独角戏。

 

一个最新的消息是,另一家运营商也计划要推一个类似的产品。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保卫你的JJ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飞信的推出解决了一个难题,即PC到手机的通话。这项应用在大约几年前开始受到关注,但因为种种原因未果,直到中移动介入解决。

 

未果的原因中,首先包含了运营商的利益之争。其他产业链开始关注这一市场时,将会分走大部分原本是由运营商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SKPYE在进入中国市场后,原本被看好的发展却并没有如想象中迅猛的原因。

 

几年前,也曾采访过263,他们一直在尝试PC到手机的通话,并因此获得了试验牌照。最后也是因为运营商对此的关注,使这一想法最终无法实施。

 

毫无疑问,PC到手机的通话,能激发一个新的有着无限想象空间的市场,是一片蓝海(移动QQ应用已经显示了这个市场空间)。对于移动来说,ARPU值将能拉出一条漂亮向上的曲线,这个曲线,是增值的曲线。

 

记得之前曾和一位顶尖老大聊过这个话题,他的观点是,在新的年代里,内容已经铺天盖地都是,关键是激动人心的技术的产生,或工具的诞生。这些将能主宰新的市场。

 

这个观点,在今天所谓web2.0年代里,更显得真实与珍贵。

 

也因此,这一市场的性质,决定了运营商一定会深度介入。或分帐,或自己运营的模式来进行。移动的蛋糕不会容他人乱动。所以当飞信推出,并市场传言中移动将停掉与MSN、QQ的合作(尽管尚未有官方消息证实或宣布)时,一切就显得不是那些突兀。

 

飞信证实了中移动对PC到手机的通信市场的信心。但也从另一层面印证了运营商的垄断力量,并由此引发大家对这一市场未来的担忧。

 

如果真如市场传言那样,中断了与MSN、QQ的合作,固然给飞信的成长但来了巨大的空间,但也意味着,已有的两个庞大市场丢失,用户群丢失。同时事事躬亲,对中移动来说,不见得是件好事。

 

这一做法引起了圈内许多人的批评和担忧。认为移动有概念,但是不懂用户。也毕竟,丰富多彩的应用,几家服务商的服务竞争,才会一定层面上促进市场的繁荣。

 

另一层面的担忧是,技术本身不是难题,几年前技术就已经解决了PC到手机的通话功能,即使运营商封杀,新技术仍会以燎原之势在网络上流传,最终类似BT、VOIP市场的地下技术反而可能主宰这个新的细分蓝海。一旦如此,就是对运营商现有决策的极大讽刺。

 

也因此,许多人建议,移动能够放开端口,开放市场,允许更多的服务商进入这个市场参与竞争,说不定,短信市场的辉煌将能够在这个市场重新绽放。而不仅仅是飞信的独角戏。

 

一个最新的消息是,另一家运营商也计划要推一个类似的产品。

2006-08-29


这几天,没有像富士康起诉记者这么热闹的事情了,也没有像富士康起诉记者索赔3000万这么瞠目的事情了。富士康一定有他的理由,这些理由一定有他的正确性,没有什么不对。但从企业的角度上,这个做法或需要再斟酌。



我们或可理解,这是富士康高层雷霆震怒直接下的指令,员工不得不行;也可理解,有人提出了建议但被置之不理,毕竟人微言轻。但富士康需要理解的是,当一个错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时,一定要警惕,那些上帝们会怎么看这家企业?



富士康的上帝不是消费者,是苹果们,苹果们的上帝才是消费者。富士康无需关注消费者心目中怎么想,努力做大企业,把苹果们吸引来,用高质量低成本搞定就成。但是苹果们也有自己的准则,他们不会喜欢自己的合作伙伴原来是一个麻烦制造者,而且还是大麻烦制造者。



苹果们整天的心事,一方面除了提高销售外,另一方面就是千方百计地减少麻烦,提高美名誉度。这就是为什么苹果能痛下菜刀,将自己的中国高管全部换掉,也是为什么当外电一报道后,苹果立刻派出了调查组进驻的原因。


他们不仅爱惜自己的羽毛,更希望自己停留的那棵枝头翠绿满眼!



但可惜的是富士康没有看到这一点。当媒体开始关注富士康的劳工待遇时,富士康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当苹果派驻调查组并得出结论的时候,富士康放弃了将利好消息结合公关行动,将自己的形象转变过来的机会;也放弃了在一切都在慢慢弥补的时候,富士康又选择了扩大战火的错误方向。一系列行动匪夷所思。



更为要命的是,此前在台湾市场已经经历过了类似风波,遭到了媒体业者的激烈反弹,富士康不得不撤诉了事,没想到同样的错误又在内地再次做出。



当这次内地的媒体业者再次做出激烈反应时,富士康此前是否想到?也会继续尴尬地撤回诉求吗?还是尴尬中坚持着?



但他的上帝,那家苹果,以及更多的苹果,这时会怎么看这家企业?订单还会继续释放给这家企业吗?他们所追求的社会道德责任标准体系,会为这家麻烦制造者公司松动吗?耐克和阿迪够知名了,当遭遇到劳工虐待,使用童工等类似指责时,一样被迫扭转自己的错误做法。而放弃自己负责任的形象,苹果会维护和容忍这样的羽毛和停留的枝头吗?


如果是那样,苹果不会派出调查组吧?



如果内地的媒体业者再激烈些,他们也和台湾同行一样,公开呼吁所有的富士康的上帝们,如苹果者,拒绝和富士康合作;公开呼吁苹果们的上帝,那些消费者,不要购买由富士康代工的产品时,那会是怎样一场噩梦?



起诉记者并不是难事,3000万人民币的诉求决定也不是难事,甚至一家企业有自己的坚持都不应该苛责。但难的是,这个决定之下,那些上帝们怎么办?


或许此刻,苹果们正忧心如焚。


 


另类思考:富士康天价诉案中不应缺失的媒体责任



PS:两方都不认识,两篇BLOG的撰写和思考都是基于公开的资料,对富士康与两位记者都无他意,只是谈谈自己的想法。

这几天,没有像富士康起诉记者这么热闹的事情了,也没有像富士康起诉记者索赔3000万这么瞠目的事情了。富士康一定有他的理由,这些理由一定有他的正确性,没有什么不对。但从企业的角度上,这个做法或需要再斟酌。


我们或可理解,这是富士康高层雷霆震怒直接下的指令,员工不得不行;也可理解,有人提出了建议但被置之不理,毕竟人微言轻。但富士康需要理解的是,当一个错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时,一定要警惕,那些上帝们会怎么看这家企业?


富士康的上帝不是消费者,是苹果们,苹果们的上帝才是消费者。富士康无需关注消费者心目中怎么想,努力做大企业,把苹果们吸引来,用高质量低成本搞定就成。但是苹果们也有自己的准则,他们不会喜欢自己的合作伙伴原来是一个麻烦制造者,而且还是大麻烦制造者。


苹果们整天的心事,一方面除了提高销售外,另一方面就是千方百计地减少麻烦,提高美名誉度。这就是为什么苹果能痛下菜刀,将自己的中国高管全部换掉,也是为什么当外电一报道后,苹果立刻派出了调查组进驻的原因。


他们不仅爱惜自己的羽毛,更希望自己停留的那棵枝头翠绿满眼!


但可惜的是富士康没有看到这一点。当媒体开始关注富士康的劳工待遇时,富士康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当苹果派驻调查组并得出结论的时候,富士康放弃了将利好消息结合公关行动,将自己的形象转变过来的机会;也放弃了在一切都在慢慢弥补的时候,富士康又选择了扩大战火的错误方向。一系列行动匪夷所思。


更为要命的是,此前在台湾市场已经经历过了类似风波,遭到了媒体业者的激烈反弹,富士康不得不撤诉了事,没想到同样的错误又在内地再次做出。


当这次内地的媒体业者再次做出激烈反应时,富士康此前是否想到?也会继续尴尬地撤回诉求吗?还是尴尬中坚持着?


但他的上帝,那家苹果,以及更多的苹果,这时会怎么看这家企业?订单还会继续释放给这家企业吗?他们所追求的社会道德责任标准体系,会为这家麻烦制造者公司松动吗?耐克和阿迪够知名了,当遭遇到劳工虐待,使用童工等类似指责时,一样被迫扭转自己的错误做法。而放弃自己负责任的形象,苹果会维护和容忍这样的羽毛和停留的枝头吗?


如果是那样,苹果不会派出调查组吧?


如果内地的媒体业者再激烈些,他们也和台湾同行一样,公开呼吁所有的富士康的上帝们,如苹果者,拒绝和富士康合作;公开呼吁苹果们的上帝,那些消费者,不要购买由富士康代工的产品时,那会是怎样一场噩梦?


起诉记者并不是难事,3000万人民币的诉求决定也不是难事,甚至一家企业有自己的坚持都不应该苛责。但难的是,这个决定之下,那些上帝们怎么办?


或许此刻,苹果们正忧心如焚。

2006-08-22

在这一场关于“流氓软件”的大讨论中,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更让人忧心。

 

大讨论中心,是周鸿祎与3721的争执,类似一个集中了亲情、阴谋、恩怨、背叛、对抗等诸多元素在内的泡沫剧。这个一手缔造了3721网络实名的创业者,在出售给雅虎功成身退后,却站了出来指称那是个流氓软件。与此同时,雅虎还起诉了安博士,因为后者的安全软件也曾报说网络实名是病毒。

 

抛开那些口水,双方争执的一个焦点在于:3721网络实名究竟是不是流氓软件?谁有资格来界定?采用的标准是不是被大家认可?口水的意义仅止于让大家看一出热闹,但是法律的意义则在于,判决会有可能解决上述一个基本难题。

 

在过去一年中,这样的争执一直存在。2005年底,瑞星推出自己的卡卡安全助手,遭到了大量灰色插件、流氓软件制造、传播者的威胁。最后瑞星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不再大张旗鼓。

 

同一时间,互联网协会推出了“十大流氓软件名单”,随后协会却主动知会媒体,将名称改为“灰色软件”——因为没有合法的界定,遭到了上榜企业的激烈反弹。年后,等这个名单再度出现时,所引起的关注被迅速埋没在了那场口水中。

 

但流氓软件的危害,却远比口水之争要大的多。但数以千万计的计算机被各种流氓软件、灰色插件控制时,弹出窗口仅仅是最低的危害。事实上,当大量的用户PC被控制之后,网络安全、信息安全这样的严峻话题就开始凸显。例如,继中国缘的MSN机器人骚扰之后,另一款可偷窥他人聊天的软件迅速流行网上,这相比专家关注的恶搞,更令网民担心个人隐私。

分别于7月和8月,有媒体披露说,已经有黑客小组利用其所控制的PC,攻击一些企业网站,用于敲诈勒索。许多用户的计算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充当了攻击他人的“肉鸡”。而到现在,流氓软件几乎遍布网上,甚至一次下载、访问网站都被强制安装。

 

这些动向都指向一个更坏的结局——流氓软件开始一方面产业化,一方面与黑客技术结合。即使上述有组织的敲诈行为,也并不是明目张胆,而是打着协助修复计算机安全的旗号,一旦没有满足前期的费用需求,攻击随即而至。至于今天,不仅那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制作、传播流氓软件,更有许多以工作室形式存在,打着效果营销旗号的流氓软件。

 

就在业界口诛笔伐流氓软件的今天,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个结局,居然是促进了流氓软件的销售。在本文成文的同时,一位“业内人士”笑称,之前还有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流氓软件,不知道它危害的面有多大,但是在周鸿祎与雅虎互相吐口水的今天,他们的生意早已由不知如何解释,变成了许多互联网公司上门找他们帮忙!

 

令人遗憾的是,就在流氓软件愈演愈烈时,相关部门却一直在沉默与缺位。相比各主管部门在网吧、网络游戏、网上视频短片的管理上,乃至对于网络恶搞的积极治理上,牵涉了更大网友切身利益的流氓软件无人说话。即使有人有意用法律手段,但是时间漫长的审讯流程、起诉成本,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所能承受。

 

因此,来自主管部门的关于流氓软件的认定标准、认定机构的明确,乃至投诉体制、法律的尽快完善,都能够在遏止流氓软件上迈进积极一步。不然,我们或可在手机魔卡、手机欺诈短信泛滥等这些先例上看到互联网的明天。

徐志斌的博客

 


在这一场关于“流氓软件”的大讨论中,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更让人忧心。

 


大讨论中心,是周鸿祎与3721的争执,类似一个集中了亲情、阴谋、恩怨、背叛、对抗等诸多元素在内的泡沫剧。这个一手缔造了3721网络实名的创业者,在出售给雅虎功成身退后,却站了出来指称那是个流氓软件。与此同时,雅虎还起诉了安博士,因为后者的安全软件也曾报说网络实名是病毒。

 


抛开那些口水,双方争执的一个焦点在于:3721网络实名究竟是不是流氓软件?谁有资格来界定?采用的标准是不是被大家认可?口水的意义仅止于让大家看一出热闹,但是法律的意义则在于,判决会有可能解决上述一个基本难题。

 


在过去一年中,这样的争执一直存在。2005年底,瑞星推出自己的卡卡安全助手,遭到了大量灰色插件、流氓软件制造、传播者的威胁。最后瑞星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不再大张旗鼓。

 


同一时间,互联网协会推出了“十大流氓软件名单”,随后协会却主动知会媒体,将名称改为“灰色软件”——因为没有合法的界定,遭到了上榜企业的激烈反弹。年后,等这个名单再度出现时,所引起的关注被迅速埋没在了那场口水中。

 


但流氓软件的危害,却远比口水之争要大的多。但数以千万计的计算机被各种流氓软件、灰色插件控制时,弹出窗口仅仅是最低的危害。事实上,当大量的用户PC被控制之后,网络安全、信息安全这样的严峻话题就开始凸显。例如,继中国缘的MSN机器人骚扰之后,另一款可偷窥他人聊天的软件迅速流行网上,这相比专家关注的恶搞,更令网民担心个人隐私。


分别于7月和8月,有媒体披露说,已经有黑客小组利用其所控制的PC,攻击一些企业网站,用于敲诈勒索。许多用户的计算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充当了攻击他人的“肉鸡”。而到现在,流氓软件几乎遍布网上,甚至一次下载、访问网站都被强制安装。

 


这些动向都指向一个更坏的结局——流氓软件开始一方面产业化,一方面与黑客技术结合。即使上述有组织的敲诈行为,也并不是明目张胆,而是打着协助修复计算机安全的旗号,一旦没有满足前期的费用需求,攻击随即而至。至于今天,不仅那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制作、传播流氓软件,更有许多以工作室形式存在,打着效果营销旗号的流氓软件。

 


就在业界口诛笔伐流氓软件的今天,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个结局,居然是促进了流氓软件的销售。在本文成文的同时,一位“业内人士”笑称,之前还有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流氓软件,不知道它危害的面有多大,但是在周鸿祎与雅虎互相吐口水的今天,他们的生意早已由不知如何解释,变成了许多互联网公司上门找他们帮忙!

 


令人遗憾的是,就在流氓软件愈演愈烈时,相关部门却一直在沉默与缺位。相比各主管部门在网吧、网络游戏、网上视频短片的管理上,乃至对于网络恶搞的积极治理上,牵涉了更大网友切身利益的流氓软件无人说话。即使有人有意用法律手段,但是时间漫长的审讯流程、起诉成本,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所能承受。

 


因此,来自主管部门的关于流氓软件的认定标准、认定机构的明确,乃至投诉体制、法律的尽快完善,都能够在遏止流氓软件上迈进积极一步。不然,我们或可在手机魔卡、手机欺诈短信泛滥等这些先例上看到互联网的明天。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保卫你的JJ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8-15

徐志斌的博客

 

时下中国的互联网,正行进在一个经典的“红黑”游戏环境下,游戏一开始,让所有人都不是那么乐观。

 

“红黑”游戏流行于培训圈内,玩法是将参加培训的人分成几组,每组在几轮选择中只需要简单地选择“红”或“黑”即可。按照规则,如果所有的组都选“红”,将被一起扣分,如果都选“黑”,将被一起加分。如果有“红”有“黑”,则选“红”者加分,选“黑”者减分。

 

规则中,前几轮所加所减分数都比较少,到越到背后,分数的悬殊就越大。游戏的最后,则以获取最大正分,尽可能争取胜利为准则。这是个没有说清楚的结果,却潜藏着合则两利,分则俱败的结局。

 

游戏中,只要有人选“黑”,选“红”者就会得分,因此,在游戏一开始时,部分选红者首先得分,很快大家都一致选“红”,中间即使有人尝试建立沟通的渠道,促使大家一起选择“黑”,但因为违规获得分数的诱惑太大,和因为猜疑、暗算、敌对、欺诈等原因,最后仍是陷入双输的局面,玩的轮数越多,所有人输的越惨。游戏的最后,总会有许多经典的总结,但其中一条颠扑不破:一开始没有建立信任和秩序,或一旦中间破坏了,重建的成本都十分巨大。

 

反观我们现在身处的互联网,或正在大潮中的Web2.0,正是处在这样不信任的局面中。

最近一直被许多网民批评的MSN机器人事件正是这个典型。“中国缘”虽然有可能在一开始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但没有信任,用户仍会像水一样又迅速流走。而其导致的恶果,则是这个公司及其创业者已经被大量网民口诛笔伐,并导致了许多MSN用户开始拒绝通过新好友,甚至弃置原有号码。

 

在互联网中,构成这样一个主流的还有流氓软件。一开始,当3721采用插件并最终被雅虎高价收购的结果,明示了选“红”的诱惑。到了Web2.0年代,这个诱惑被再度放大,创业公司甚至可以因此获得VC。

 

如果看一下互联网协会所提供的十大流氓软件名单,其中三分之一是Web2.0公司,剩下的则几乎全是1.0年代的互联网企业。但我们再打开几家网上免费提供下载的流氓软件查杀工具,则Web2.0公司的数量在里面开始飚升。到了这时,许多网民会突然发现,他的机器里早已被许多知名不知名的网络公司所开发的流氓软件、灰色插件所塞满了。QQ号码盗掉、网上银行密码被窃取、MSN聊天被监视等,这些烦心事的发生变得就像家常便饭。

 

急功近利的心态甚至从有些公司创业一开始就在蔓延。不久前,曾有一家创业公司老板在其博客中抨击,现在许多创业者聊天的话题不是如何更好的创业,而是如何骗到VC的钱,创业的目的不再是为了事业,而是骗钱。博客中所反映的情况看,VC行业中的现状也好不到哪里去。信任,及良好的行业秩序,从一开始就被摧毁。

 

这时,越来越多的“红”牌被亮了起来。再过段时间,甚至有人想选“黑”都不再可能。选“黑”就意味着别人都会加分,而自己将会出局。但如果都不选“黑”,最终结果就可预见,将会全部输掉游戏。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2002年,因为大量的垃圾邮件发送,使美国方面甚至拒收了来自中国IP地址的电子邮件,一度使部分有识之士惊呼“互联网分裂”。而在近前,由于中移动整治政策的出台,导致SP全行业的大幅下滑,不得不为之前的灰色手法买单。

 

“红黑”游戏中,提供了一个可以扭转结局的机会。即参加游戏者可以交换信息,达成协议。因此,中移动的强力整顿为SP的信任重建提供了一个机会。尽管成本高昂,但规范下的SP将有可能集体变“黑”,最终走向多赢的局面。

 

扭转游戏结局的关键一点,是看所有参与协议的各方是否能重建信任,重新信赖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猜忌或报复,或难抵巨大的违规所得的诱惑,都会导致游戏结局重新滑向失败。

在互联网行业,这样的尝试也在进行。不久前,某企业新推出一款流氓软件查杀工具,受到业界关注的,不在于这款产品可以查杀流氓软件,而在于历时数年后,该企业高管终于正视了自己的过去——在这款软件要查杀的流氓软件中,正是最臭名卓著的那款成就了他!

 

由于过去的污点,这个尝试能取得多大的信任让人心生怀疑。令人期待的,反而是行业主管部门的强力出击。但,重建信任的成本已经十分高昂,现在的互联网企业,是会勇敢选“黑”,还是继续一“红”到底?

徐志斌的博客

 


时下中国的互联网,正行进在一个经典的“红黑”游戏环境下,游戏一开始,让所有人都不是那么乐观。

 


“红黑”游戏流行于培训圈内,玩法是将参加培训的人分成几组,每组在几轮选择中只需要简单地选择“红”或“黑”即可。按照规则,如果所有的组都选“红”,将被一起扣分,如果都选“黑”,将被一起加分。如果有“红”有“黑”,则选“红”者加分,选“黑”者减分。

 


规则中,前几轮所加所减分数都比较少,到越到背后,分数的悬殊就越大。游戏的最后,则以获取最大正分,尽可能争取胜利为准则。这是个没有说清楚的结果,却潜藏着合则两利,分则俱败的结局。

 


游戏中,只要有人选“黑”,选“红”者就会得分,因此,在游戏一开始时,部分选红者首先得分,很快大家都一致选“红”,中间即使有人尝试建立沟通的渠道,促使大家一起选择“黑”,但因为违规获得分数的诱惑太大,和因为猜疑、暗算、敌对、欺诈等原因,最后仍是陷入双输的局面,玩的轮数越多,所有人输的越惨。游戏的最后,总会有许多经典的总结,但其中一条颠扑不破:一开始没有建立信任和秩序,或一旦中间破坏了,重建的成本都十分巨大。

 


反观我们现在身处的互联网,或正在大潮中的Web2.0,正是处在这样不信任的局面中。


最近一直被许多网民批评的MSN机器人事件正是这个典型。“中国缘”虽然有可能在一开始迅速积累了大量用户,但没有信任,用户仍会像水一样又迅速流走。而其导致的恶果,则是这个公司及其创业者已经被大量网民口诛笔伐,并导致了许多MSN用户开始拒绝通过新好友,甚至弃置原有号码。

 


在互联网中,构成这样一个主流的还有流氓软件。一开始,当3721采用插件并最终被雅虎高价收购的结果,明示了选“红”的诱惑。到了Web2.0年代,这个诱惑被再度放大,创业公司甚至可以因此获得VC。

 


如果看一下互联网协会所提供的十大流氓软件名单,其中三分之一是Web2.0公司,剩下的则几乎全是1.0年代的互联网企业。但我们再打开几家网上免费提供下载的流氓软件查杀工具,则Web2.0公司的数量在里面开始飚升。到了这时,许多网民会突然发现,他的机器里早已被许多知名不知名的网络公司所开发的流氓软件、灰色插件所塞满了。QQ号码盗掉、网上银行密码被窃取、MSN聊天被监视等,这些烦心事的发生变得就像家常便饭。

 


急功近利的心态甚至从有些公司创业一开始就在蔓延。不久前,曾有一家创业公司老板在其博客中抨击,现在许多创业者聊天的话题不是如何更好的创业,而是如何骗到VC的钱,创业的目的不再是为了事业,而是骗钱。博客中所反映的情况看,VC行业中的现状也好不到哪里去。信任,及良好的行业秩序,从一开始就被摧毁。

 


这时,越来越多的“红”牌被亮了起来。再过段时间,甚至有人想选“黑”都不再可能。选“黑”就意味着别人都会加分,而自己将会出局。但如果都不选“黑”,最终结果就可预见,将会全部输掉游戏。

 


这样的事情并不是没有先例。2002年,因为大量的垃圾邮件发送,使美国方面甚至拒收了来自中国IP地址的电子邮件,一度使部分有识之士惊呼“互联网分裂”。而在近前,由于中移动整治政策的出台,导致SP全行业的大幅下滑,不得不为之前的灰色手法买单。

 


“红黑”游戏中,提供了一个可以扭转结局的机会。即参加游戏者可以交换信息,达成协议。因此,中移动的强力整顿为SP的信任重建提供了一个机会。尽管成本高昂,但规范下的SP将有可能集体变“黑”,最终走向多赢的局面。

 


扭转游戏结局的关键一点,是看所有参与协议的各方是否能重建信任,重新信赖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猜忌或报复,或难抵巨大的违规所得的诱惑,都会导致游戏结局重新滑向失败。


在互联网行业,这样的尝试也在进行。不久前,某企业新推出一款流氓软件查杀工具,受到业界关注的,不在于这款产品可以查杀流氓软件,而在于历时数年后,该企业高管终于正视了自己的过去——在这款软件要查杀的流氓软件中,正是最臭名卓著的那款成就了他!

 


由于过去的污点,这个尝试能取得多大的信任让人心生怀疑。令人期待的,反而是行业主管部门的强力出击。但,重建信任的成本已经十分高昂,现在的互联网企业,是会勇敢选“黑”,还是继续一“红”到底?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保卫你的JJ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