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4-30

与咨询顾问师对话: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徐志斌

 

南安市洪濑镇是闽南金三角的中心,在那里,近70岁的侯炳辉大名鼎鼎。26年前,也就是1980年时,他在闽南第一个办起了童鞋厂。

 

那时的农民,还多在地里种地瓜,老侯就已经搞来一堆花花绿绿的材料搞起了小孩穿的童鞋生意,给鞋起名叫“帮登”.那是闽南话,听起来很响亮,意思就是“梆的一脚,登了出去”。

 

这个牌子后来成了现在的帮登鞋业。

 

刚开始打市场很困难。一次老侯去参加广交会上,来了几个东欧客商参观。大字不识几个的老侯对他们大喊大叫,对他们不断比划来比划去。

 

那时,老外说外语,老侯说带闽南口音的中文,场面很滑稽。但就这样,几个外商楞是被老侯拉来了。后来人说,老侯胆极大。

 

打国内市场,则是老侯的三个儿子一起,带着货在全国乱闯。当时童鞋市场上产品不多,没什么特好看的鞋,正好老侯做的鞋又漂亮,再加上闯的面广,深入了县级市场,生意就这么一点一点起来了。

 

26年的时间里,老侯置办起了偌大一份家业,2000年时,传帮登要创汇3000万美金,再后来最新的数据还没找到。现在已经是四五栋大厂房,好几千工人。

 

老侯人极节省。在闽南的企业多有讲排场的习惯,一般上亿元的企业,和上千万的企业,排场不一样。熟悉其中的人,甚至可以根据其排场判断他的企业规模。但老侯不这样干。当别人买奔驰宝马时,他还只坐桑塔纳2000,也不怕被人笑话。

 

熟悉他的人说,老侯也爱面子,也爱讲排场,只是不讲在这上面。

 

后来老侯重新装修了一下他的办公室,面积扩大了不少,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里面有一尊巨大的财神菩萨!

 

老侯做生意26年,其中至少20年非常顺利,老侯认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了。外人则认为,老侯本来可以更好。当然都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不过,近几年里,老侯也开始碰到了一些小挫折。

 

帮登刚开始创业时,并不太重视质量管理工作,打开市场完全凭借着老侯的闯劲,及花色品种丰富。到了2000年时,老侯发誓要拿下ISO9002国际质量标准认证,但第一次认证失败。当时他在全厂大会上吹胡子瞪眼,大喊着:我就是躺着过去,也得把证书给我抱回来。颇有点巴顿的架势。

 

第一次认证没通过,可能是他遇到的第一大的挫折。几个月后再通过时,老侯非常高兴。


老侯的另一个难题,也是所有家族企业、民营企业面临的同样问题,就是接班人。三个儿子帮助打下了江山,还有女儿的帮忙,但是该传给谁?目前,大儿子已经出去单干。这里面各种矛盾,不用细述,相信许多人都能明白。

 

近几年,老侯有些开始重视品牌的建设。二十多年来,老侯对品牌建设不重视,又由于做惯了代工,帮登没有像其他牌子那样火。后来的新起之秀,如安踏、德尔惠等,通过疯狂砸广告、形象代言人等方式,迅速趟出了一条不一样的模式。到了现在,NIKE、阿迪等童鞋也都扑上来。给国内市场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老侯意识到这点以后,也做些改变。一是请哪吒的扮演者曹骏担任形象代言人,也更新了LOGO。还多创了一个品牌,叫“帮迪”,以进行品牌细分。原来的“帮登”用在5岁以下的儿童市场,帮迪则用在5至10岁儿童市场。

 

“帮迪”这个牌子听着,和邦迪创可贴类似,这其实也是闽南人的一种精明:善打擦边球,浑水摸鱼,以快速建牌。不过,这些做法有些晚了,加上老侯并不擅长这些,所以牌子也没有像刚才说的那些同行火。

 

其实相比建牌子,老侯更擅长的还是建渠道,一是在中东、东欧这两块市场维持的非常不错;二是在国内的三级市场,很有影响力。

 

2002年前后,帮登开始在很多省级电视台打广告,频繁参加各种展会,不断扩大经销商队伍,将自己的渠道深度拓展到地级市、县、乡。

 

现在的帮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老侯也已经老了,快70的他,会怎么来筹划帮登这艘大船的航向?

 

最后借用一句老侯的名言:从哪跌倒的,还会从哪爬起来!哪怕从卖最小的东西开始,也不觉得丢人。

 

 

5、1长假,我与一位极好的咨询顾问师对话。他告诉了一个我从未接触的世界。也给我讲述了一些不一样的,非IT的创业故事。相比互联网,这些故事同样刺激且引人入胜。在获得他的授权后,我动手将这些对话整理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些精彩的故事。遗憾的是,他希望不要透露他的名字。也欢迎有更多这样的好故事来和我们分享。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与咨询顾问师对话: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徐志斌
南安市洪濑镇是闽南金三角的中心,在那里,近70岁的侯炳辉大名鼎鼎。26年前,也就是1980年时,他在闽南第一个办起了童鞋厂。
那时的农民,还多在地里种地瓜,老侯就已经搞来一堆花花绿绿的材料搞起了小孩穿的童鞋生意,给鞋起名叫“帮登”.那是闽南话,听起来很响亮,意思就是“梆的一脚,登了出去”。
这个牌子后来成了现在的帮登鞋业。
刚开始打市场很困难。一次老侯去参加广交会上,来了几个东欧客商参观。大字不识几个的老侯对他们大喊大叫,对他们不断比划来比划去。
那时,老外说外语,老侯说带闽南口音的中文,场面很滑稽。但就这样,几个外商楞是被老侯拉来了。后来人说,老侯胆极大。
打国内市场,则是老侯的三个儿子一起,带着货在全国乱闯。当时童鞋市场上产品不多,没什么特好看的鞋,正好老侯做的鞋又漂亮,再加上闯的面广,深入了县级市场,生意就这么一点一点起来了。
26年的时间里,老侯置办起了偌大一份家业,2000年时,传帮登要创汇3000万美金,再后来最新的数据还没找到。现在已经是四五栋大厂房,好几千工人。
老侯人极节省。在闽南的企业多有讲排场的习惯,一般上亿元的企业,和上千万的企业,排场不一样。熟悉其中的人,甚至可以根据其排场判断他的企业规模。但老侯不这样干。当别人买奔驰宝马时,他还只坐桑塔纳2000,也不怕被人笑话。
熟悉他的人说,老侯也爱面子,也爱讲排场,只是不讲在这上面。
后来老侯重新装修了一下他的办公室,面积扩大了不少,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里面有一尊巨大的财神菩萨!
老侯做生意26年,其中至少20年非常顺利,老侯认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了。外人则认为,老侯本来可以更好。当然都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不过,近几年里,老侯也开始碰到了一些小挫折。
帮登刚开始创业时,并不太重视质量管理工作,打开市场完全凭借着老侯的闯劲,及花色品种丰富。到了2000年时,老侯发誓要拿下ISO9002国际质量标准认证,但第一次认证失败。当时他在全厂大会上吹胡子瞪眼,大喊着:我就是躺着过去,也得把证书给我抱回来。颇有点巴顿的架势。
第一次认证没通过,可能是他遇到的第一大的挫折。几个月后再通过时,老侯非常高兴。

老侯的另一个难题,也是所有家族企业、民营企业面临的同样问题,就是接班人。三个儿子帮助打下了江山,还有女儿的帮忙,但是该传给谁?目前,大儿子已经出去单干。这里面各种矛盾,不用细述,相信许多人都能明白。
近几年,老侯有些开始重视品牌的建设。二十多年来,老侯对品牌建设不重视,又由于做惯了代工,帮登没有像其他牌子那样火。后来的新起之秀,如安踏、德尔惠等,通过疯狂砸广告、形象代言人等方式,迅速趟出了一条不一样的模式。到了现在,NIKE、阿迪等童鞋也都扑上来。给国内市场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老侯意识到这点以后,也做些改变。一是请哪吒的扮演者曹骏担任形象代言人,也更新了LOGO。还多创了一个品牌,叫“帮迪”,以进行品牌细分。原来的“帮登”用在5岁以下的儿童市场,帮迪则用在5至10岁儿童市场。
“帮迪”这个牌子听着,和邦迪创可贴类似,这其实也是闽南人的一种精明:善打擦边球,浑水摸鱼,以快速建牌。不过,这些做法有些晚了,加上老侯并不擅长这些,所以牌子也没有像刚才说的那些同行火。
其实相比建牌子,老侯更擅长的还是建渠道,一是在中东、东欧这两块市场维持的非常不错;二是在国内的三级市场,很有影响力。
2002年前后,帮登开始在很多省级电视台打广告,频繁参加各种展会,不断扩大经销商队伍,将自己的渠道深度拓展到地级市、县、乡。
现在的帮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老侯也已经老了,快70的他,会怎么来筹划帮登这艘大船的航向?
最后借用一句老侯的名言:从哪跌倒的,还会从哪爬起来!哪怕从卖最小的东西开始,也不觉得丢人。
5、1长假,我与一位极好的咨询顾问师对话。他告诉了一个我从未接触的世界。也给我讲述了一些不一样的,非IT的创业故事。相比互联网,这些故事同样刺激且引人入胜。在获得他的授权后,我动手将这些对话整理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些精彩的故事。遗憾的是,他希望不要透露他的名字。也欢迎有更多这样的好故事来和我们分享。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与咨询顾问师对话: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徐志斌
南安市洪濑镇是闽南金三角的中心,在那里,近70岁的侯炳辉大名鼎鼎。26年前,也就是1980年时,他在闽南第一个办起了童鞋厂。
那时的农民,还多在地里种地瓜,老侯就已经搞来一堆花花绿绿的材料搞起了小孩穿的童鞋生意,给鞋起名叫“帮登”.那是闽南话,听起来很响亮,意思就是“梆的一脚,登了出去”。
这个牌子后来成了现在的帮登鞋业。
刚开始打市场很困难。一次老侯去参加广交会上,来了几个东欧客商参观。大字不识几个的老侯对他们大喊大叫,对他们不断比划来比划去。
那时,老外说外语,老侯说带闽南口音的中文,场面很滑稽。但就这样,几个外商楞是被老侯拉来了。后来人说,老侯胆极大。
打国内市场,则是老侯的三个儿子一起,带着货在全国乱闯。当时童鞋市场上产品不多,没什么特好看的鞋,正好老侯做的鞋又漂亮,再加上闯的面广,深入了县级市场,生意就这么一点一点起来了。
26年的时间里,老侯置办起了偌大一份家业,2000年时,传帮登要创汇3000万美金,再后来最新的数据还没找到。现在已经是四五栋大厂房,好几千工人。
老侯人极节省。在闽南的企业多有讲排场的习惯,一般上亿元的企业,和上千万的企业,排场不一样。熟悉其中的人,甚至可以根据其排场判断他的企业规模。但老侯不这样干。当别人买奔驰宝马时,他还只坐桑塔纳2000,也不怕被人笑话。
熟悉他的人说,老侯也爱面子,也爱讲排场,只是不讲在这上面。
后来老侯重新装修了一下他的办公室,面积扩大了不少,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里面有一尊巨大的财神菩萨!
老侯做生意26年,其中至少20年非常顺利,老侯认为,自己的速度够快了。外人则认为,老侯本来可以更好。当然都是仁者见仁的事情。不过,近几年里,老侯也开始碰到了一些小挫折。
帮登刚开始创业时,并不太重视质量管理工作,打开市场完全凭借着老侯的闯劲,及花色品种丰富。到了2000年时,老侯发誓要拿下ISO9002国际质量标准认证,但第一次认证失败。当时他在全厂大会上吹胡子瞪眼,大喊着:我就是躺着过去,也得把证书给我抱回来。颇有点巴顿的架势。
第一次认证没通过,可能是他遇到的第一大的挫折。几个月后再通过时,老侯非常高兴。

老侯的另一个难题,也是所有家族企业、民营企业面临的同样问题,就是接班人。三个儿子帮助打下了江山,还有女儿的帮忙,但是该传给谁?目前,大儿子已经出去单干。这里面各种矛盾,不用细述,相信许多人都能明白。
近几年,老侯有些开始重视品牌的建设。二十多年来,老侯对品牌建设不重视,又由于做惯了代工,帮登没有像其他牌子那样火。后来的新起之秀,如安踏、德尔惠等,通过疯狂砸广告、形象代言人等方式,迅速趟出了一条不一样的模式。到了现在,NIKE、阿迪等童鞋也都扑上来。给国内市场施加了很大的压力。

老侯意识到这点以后,也做些改变。一是请哪吒的扮演者曹骏担任形象代言人,也更新了LOGO。还多创了一个品牌,叫“帮迪”,以进行品牌细分。原来的“帮登”用在5岁以下的儿童市场,帮迪则用在5至10岁儿童市场。
“帮迪”这个牌子听着,和邦迪创可贴类似,这其实也是闽南人的一种精明:善打擦边球,浑水摸鱼,以快速建牌。不过,这些做法有些晚了,加上老侯并不擅长这些,所以牌子也没有像刚才说的那些同行火。
其实相比建牌子,老侯更擅长的还是建渠道,一是在中东、东欧这两块市场维持的非常不错;二是在国内的三级市场,很有影响力。
2002年前后,帮登开始在很多省级电视台打广告,频繁参加各种展会,不断扩大经销商队伍,将自己的渠道深度拓展到地级市、县、乡。
现在的帮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不过,老侯也已经老了,快70的他,会怎么来筹划帮登这艘大船的航向?
最后借用一句老侯的名言:从哪跌倒的,还会从哪爬起来!哪怕从卖最小的东西开始,也不觉得丢人。
5、1长假,我与一位极好的咨询顾问师对话。他告诉了一个我从未接触的世界。也给我讲述了一些不一样的,非IT的创业故事。相比互联网,这些故事同样刺激且引人入胜。在获得他的授权后,我动手将这些对话整理出来,与大家一起分享这些精彩的故事。遗憾的是,他希望不要透露他的名字。也欢迎有更多这样的好故事来和我们分享。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成功CEO们的创业宝典][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成功CEO们的创业宝典][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离职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
[离职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4-25

深夜。一朋友上线。


是夜。阿里巴巴马云又在美国对媒体说,“马云称淘宝在华占75%份额 与易趣比赛已结束”。我就问他,你怎么看?


接下来,一段爆笑的话自他口中而出。聊天结束,我迫不及待地把它拷贝下来与大家分享(为了适应Blog发布,当然有部分篡改)。为了好分清对话内容,我用甲乙来区分。甲当然是我!
 
甲:我的个人BLOG访问量突破了四万了!
乙:同喜同喜!


甲:同喜什么?你的也突破了四万啊?
乙:你怎么现在幽默得跟郭德钢一样?


甲:呵呵。
对了,这两天淘宝马云又拿你们开刀了,你们什么看法?
乙:他不是一贯如此嘛?我还以为他们真成大公司了呢。
不是说我们已经不是竞争对手了吗?
我们都不是老大了,还粘着我们骂干嘛?
你见过老大骂老二的吗?


甲:哈哈。那也是。
我有点担心。他们现在说游戏结束,那么接下来还能说什么呢?


乙:对呀,游戏都结束了。
大家还是在免费。
那玩什么?
没劲。


甲:也是哦。那你们干么不说点什么?
乙:你说说什么?


甲:增长啊数据啊什么的。这几句是你们必备常药啊。
乙:才不呢。我们还忙着呢。
有空搬个板凳,看他们表演,多好玩啊。
你说是吧。


甲:哈哈,你说我要是把上面那些话写个BLOG,会怎么样?
会不会有很多人乐傻了?


乙:你这不是歪怪我吗?
你要写这篇博客,主要贡献者是我,我不成郭德钢了吗?


甲:不。
郭德钢是我。
你顶多就是一汪哥哥。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深夜。一朋友上线。

是夜。阿里巴巴马云又在美国对媒体说,“马云称淘宝在华占75%份额 与易趣比赛已结束”。我就问他,你怎么看?

接下来,一段爆笑的话自他口中而出。聊天结束,我迫不及待地把它拷贝下来与大家分享(为了适应Blog发布,当然有部分篡改)。为了好分清对话内容,我用甲乙来区分。甲当然是我!

甲:我的个人BLOG访问量突破了四万了!
乙:同喜同喜!

甲:同喜什么?你的也突破了四万啊?
乙:你怎么现在幽默得跟郭德钢一样?

甲:呵呵。
对了,这两天淘宝马云又拿你们开刀了,你们什么看法?
乙:他不是一贯如此嘛?我还以为他们真成大公司了呢。
不是说我们已经不是竞争对手了吗?
我们都不是老大了,还粘着我们骂干嘛?
你见过老大骂老二的吗?

甲:哈哈。那也是。
我有点担心。他们现在说游戏结束,那么接下来还能说什么呢?

乙:对呀,游戏都结束了。
大家还是在免费。
那玩什么?
没劲。

甲:也是哦。那你们干么不说点什么?
乙:你说说什么?

甲:增长啊数据啊什么的。这几句是你们必备常药啊。
乙:才不呢。我们还忙着呢。
有空搬个板凳,看他们表演,多好玩啊。
你说是吧。

甲:哈哈,你说我要是把上面那些话写个BLOG,会怎么样?
会不会有很多人乐傻了?

乙:你这不是歪怪我吗?
你要写这篇博客,主要贡献者是我,我不成郭德钢了吗?

甲:不。
郭德钢是我。
你顶多就是一汪哥哥。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成功CEO们的创业宝典][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成功CEO们的创业宝典][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离职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
[离职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4-24

徐志斌的博客


“警方保持缄默,媒体就占了上风”。


在南方周末2006年4月20日的一篇关于香港警察互射的《大事件》报道中,一句话形象地概括出了在一个突然事件中报道与被报道方的博弈关系。


实际上,IT行业一样如此。企业沉默,媒体就多方挖料,并以此为责任感。但当企业一切毫无保留地公开时,媒体就处了下风,因为没了神秘感。


那天出差,与同行的几位朋友交流,有一些新的看法,正好与朋友们分享(这些看法只是个人的,并不代表所有的网络媒体,也因为自身经验缺失太多,有些东西说的并不是那么回事。请懂的哥们补上)。


一般而言,许多企业在推动或被推动成为一个新闻事件中主角的时候,会在网上留下这样的映像:


第一种,细水长流。在许多大事件,尤其是企业自己主动策划或推动的新闻事件中,这类形式比较常见。比如联想购并IBM PC业务,由于消息源是被企业一手掌握,逐步释放,因此企业有策划的主动,可以控制节奏。一波三折中,注意起伏的释放与引导。直到现在,好好研究联想并购事件依然是一个最佳案例。


第二种,完全公开。以最近的惠普召回笔记本电池为例,尽管数量很少,但由于是半年内的第二次召回,而且是同一毛病,使这一事件具备了负面的潜力。不过,与上次一样,惠普采取了完全公开的做法,一方面主动公开这件事情,并准备好了召回处理的方式方法,二是在媒体电话过去的时候,回答那些难答的刁难。事后在与英特尔朋友的沟通中,就认为,这一做法帮助了惠普并未因此形象受损。


第三种,转守为攻。类似案例盛大当仁不让。在与韩国人的诉讼中,一开始的盛大完全处于下风,但随后盛大改变策略。当时跟踪了这一报道的几个记者都印象深刻,后来的盛大基本上转守为攻,主动公开了许多细节,面对记者的提问,不管负面正面,陈天桥也基本上是有问必答。事后的结果已经不用说明。


第四种,关上城门。在突发的负面报道中,部分企业采取的措施是不予回应。如果事件足够有眼球,媒体的报道并不会随着企业的缄默而不说话,相反,缄默触发了媒体的兴趣。于是,狂欢开始。类似企业目前也有不少,不过暂不举例,以免再给他们增添新的麻烦。毕竟只是个交流。


当然,还会有其他的映像存在。


网络媒体的一个好处,是因为大量报道的汇集,可以很直观地分析出企业应变思路的转变,或在事件中的的应变方式。实际上,这些映像本身也是在传统媒体中的反映。只不过大事件扑面而来时,网络的反应往往迅速快捷,容不得任何人喘气,只能想着应对。


第一种方式是主动的方式,由于事前策划和执行能力的强弱,取决于企业自身。网络,包括新闻、转载、专题、评论、论坛、BLOG等,只不过是实现的最终工具而已,并不存在什么差异。当然,挑剔点,这不能叫突发事件。


而后三种映象则是被动的,取决于企业自身对新闻的认识,不论是完全公开,或在中途适当时机公开,都可以得分。尤其是“完全公开”一项,我相信完全公开本身就是一个相对,但当媒体第一时间感兴趣的话题都可以寻到答案,并且答案随时随地随人与媒体都可获取,并被网络释放干净时,后续跟上的媒体早就转移了视线,或兴趣大降。个人观点,惟独不赞同什么都不说,那时在媒体的狂欢中,企业可能已被妖魔化。即使事后补救,也艰难异常。这时,发言人的第一反应往往显得尤为重要。


在香港的这次枪击案大事件中,香港警方最终中途公布了部分内容,不至于被完全摸黑。媒体依然在关注,但至少不是什么狂欢。压力也宣泄了许多。


大事件来了,你的观点会是什么?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4-22

最近的一天,我去一座城市出差,在那里,一起丑闻的调查结果要公布了。
 
现场,大部分的中国记者都在围绕事件本身提问。有的问: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有的问,你们出丑闻后的损失是多大?
 
那天的结果显示说,这家公司的丑闻是莫须有的。是一家竞争对手串通了一家小媒体搞出的危机。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提问,让人听到差点没跳起来。
 
一位海外媒体的记者问:是不是这起事件中,中国媒体记者的报道大部分都是捏造的?
 
如果不是因为新闻主角太过诱人,许多记者围追过去而忽略了她,现场可能会有争论声起。
 
事后,我问那位在海外媒体工作的国人说,这个问题明显有失偏颇,你也是记者,怎么问这样打击一片同行的问题?
 
她一摊双手说,没办法,是我的媒体让我这么问的。这是工作。

 

这一句话出来,大半的火气顿时下来。是啊,这就是工作!你又能怎么责难呢?

 

曾经还有某IT跨国公司的CEO来华访问,时值一个重大的新闻敏感时期,在现场抓住机会紧紧问问题的当儿,一位记者站起来,大意是我党一直希望农村振兴、农村信息化,问这位CEO有什么想法。问题长长的,带着浓厚政治色彩的问题,现场记者们都起来都晕晕的,何况那位老外?不过,其实道理也和上面一样,屁股决定提问,工作需要完成。

 

有时候,一个重大的采访下来,几个交好的记者就开始碰撞问题的好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比如,在一个会上,我抢到一个提问的机会,准备问几个凶猛的问题,结果出来的话却一点不技巧,轻易被采访对象一句不知道就过去,下来后被同行们好一顿K。

 

当然也曾问过更傻的问题。比如,一次客串采访石头记的时候,因为之前并不了解这家公司,上来我竟问,你是家什么公司?差点没让对方惊的掉了下巴。

 

当然也曾听过更傻的问题,比如,我的一位同行在发布会行将结束的最后猛然站起来,问对方:那么,你们开这个发布会是做什么的?

 

这天无意中就翻起了一本书,是一位老外在传授销售之道。但其中一个人的提问,让我顿感通明一片。那位老外只问一位来做客的CEO说,你工作下来的时候,会去做什么?

 

你猜怎么着?

 

那位CEO在高高兴兴地讲述了半小时他的高尔夫之道后,拍着这个老外的肩膀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棒家伙!

 

绝了!哪天我也要成这样!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最近的一天,我去一座城市出差,在那里,一起丑闻的调查结果要公布了。

现场,大部分的中国记者都在围绕事件本身提问。有的问: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有的问,你们出丑闻后的损失是多大?

那天的结果显示说,这家公司的丑闻是莫须有的。是一家竞争对手串通了一家小媒体搞出的危机。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提问,让人听到差点没跳起来。

一位海外媒体的记者问:是不是这起事件中,中国媒体记者的报道大部分都是捏造的?

如果不是因为新闻主角太过诱人,许多记者围追过去而忽略了她,现场可能会有争论声起。

事后,我问那位在海外媒体工作的国人说,这个问题明显有失偏颇,你也是记者,怎么问这样打击一片同行的问题?

她一摊双手说,没办法,是我的媒体让我这么问的。这是工作。
这一句话出来,大半的火气顿时下来。是啊,这就是工作!你又能怎么责难呢?
曾经还有某IT跨国公司的CEO来华访问,时值一个重大的新闻敏感时期,在现场抓住机会紧紧问问题的当儿,一位记者站起来,大意是我党一直希望农村振兴、农村信息化,问这位CEO有什么想法。问题长长的,带着浓厚政治色彩的问题,现场记者们都起来都晕晕的,何况那位老外?不过,其实道理也和上面一样,屁股决定提问,工作需要完成。
有时候,一个重大的采访下来,几个交好的记者就开始碰撞问题的好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比如,在一个会上,我抢到一个提问的机会,准备问几个凶猛的问题,结果出来的话却一点不技巧,轻易被采访对象一句不知道就过去,下来后被同行们好一顿K。
当然也曾问过更傻的问题。比如,一次客串采访石头记的时候,因为之前并不了解这家公司,上来我竟问,你是家什么公司?差点没让对方惊的掉了下巴。
当然也曾听过更傻的问题,比如,我的一位同行在发布会行将结束的最后猛然站起来,问对方:那么,你们开这个发布会是做什么的?
这天无意中就翻起了一本书,是一位老外在传授销售之道。但其中一个人的提问,让我顿感通明一片。那位老外只问一位来做客的CEO说,你工作下来的时候,会去做什么?
你猜怎么着?
那位CEO在高高兴兴地讲述了半小时他的高尔夫之道后,拍着这个老外的肩膀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棒家伙!
绝了!哪天我也要成这样!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最近的一天,我去一座城市出差,在那里,一起丑闻的调查结果要公布了。

现场,大部分的中国记者都在围绕事件本身提问。有的问:为什么会出这样的事?有的问,你们出丑闻后的损失是多大?

那天的结果显示说,这家公司的丑闻是莫须有的。是一家竞争对手串通了一家小媒体搞出的危机。

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提问,让人听到差点没跳起来。

一位海外媒体的记者问:是不是这起事件中,中国媒体记者的报道大部分都是捏造的?

如果不是因为新闻主角太过诱人,许多记者围追过去而忽略了她,现场可能会有争论声起。

事后,我问那位在海外媒体工作的国人说,这个问题明显有失偏颇,你也是记者,怎么问这样打击一片同行的问题?

她一摊双手说,没办法,是我的媒体让我这么问的。这是工作。
这一句话出来,大半的火气顿时下来。是啊,这就是工作!你又能怎么责难呢?
曾经还有某IT跨国公司的CEO来华访问,时值一个重大的新闻敏感时期,在现场抓住机会紧紧问问题的当儿,一位记者站起来,大意是我党一直希望农村振兴、农村信息化,问这位CEO有什么想法。问题长长的,带着浓厚政治色彩的问题,现场记者们都起来都晕晕的,何况那位老外?不过,其实道理也和上面一样,屁股决定提问,工作需要完成。
有时候,一个重大的采访下来,几个交好的记者就开始碰撞问题的好坏,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比如,在一个会上,我抢到一个提问的机会,准备问几个凶猛的问题,结果出来的话却一点不技巧,轻易被采访对象一句不知道就过去,下来后被同行们好一顿K。
当然也曾问过更傻的问题。比如,一次客串采访石头记的时候,因为之前并不了解这家公司,上来我竟问,你是家什么公司?差点没让对方惊的掉了下巴。
当然也曾听过更傻的问题,比如,我的一位同行在发布会行将结束的最后猛然站起来,问对方:那么,你们开这个发布会是做什么的?
这天无意中就翻起了一本书,是一位老外在传授销售之道。但其中一个人的提问,让我顿感通明一片。那位老外只问一位来做客的CEO说,你工作下来的时候,会去做什么?
你猜怎么着?
那位CEO在高高兴兴地讲述了半小时他的高尔夫之道后,拍着这个老外的肩膀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棒家伙!
绝了!哪天我也要成这样!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4-18

一天无事,就与几位在创业中的哥们沟通了一些创业的想法。

 

我问他们:创业中,你最痛恨的事情是什么?最难受的事情是什么?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你准备了多长时间完成创业?大约吃多少苦你能认?

 

他们各自这样回答:

 

海东:

最痛恨:办事拖拉。准备时间:半年。有多少苦都认。创业就是一个吃苦的过程。最开心的就是成就感。

 

刚:

最痛恨别人失信。难受是伙伴的离去。5年度过创业危险期。吃苦,赔掉未来3年赚的钱,我能认!

 

伟:
创业中最痛恨:合作伙伴意见不一。最难受:刚开始的爬坡过程。准备了3个月创业时间;直到公司实在经营不下去关门才能算结束(吃苦)。最开心?自己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情。

 

欣:

创业苦吃不尽的,所以一直会吃下去。不过,每个公司都想上市,但不是都能上市。等哪一天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了,可能就放一下吧。

 

勇:

最痛恨的事情是不守信用。最难受当然是发不出工资。准备用两年时间来创业。多少苦无所谓,关键是有奔头。开心?当然是有成就感的时候!

 

侃:

最痛恨的事情,目前无论是否与创业无关,均无痛恨滴事情!

最难受是在熬夜之后;
准备了多长时间创业?这个问题等于问我们的爱情可以走多远一样,呵呵,难以回答,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如果能永远处在创业期的热情和勇气上,那是最好不过,难以回答。
4、只要已经做了,吃多少都只能认了-_-!要不老老实实回去打工去,呵呵

开心?在K歌的时候开心,…………(以上省略N字),当然,挣钱的时候也开心,偶也是俗人一个嘛
不过说实话,…………(以上省略公司名,以防广告嫌疑)公司能得到认可的确最开心。。。
指创业过程中?呵呵,最开心的应该算是某个阶段按照计划基本完成,或者说,可怜的经验规避了一次小小滴风险-_-!

 

鱼儿:

最痛恨的,原本志同道合的人背弃了团队;
最难受的事,大家一起的成果,不被人认可,得不到关注;
最开心的事,应该说最兴奋的事,是有名望的投资人来主动联系我们
多长时间创业?3到5年,可能网络的创业期就是这么短。
吃多少苦?很难说,每天吃泡面,吃半年吧。

他们有几个是各大公司都做过CEO的人,有些甚至刚毕业,有些还是80后(当然,谁是80后,你看的出来:))。不过,不管他们是什么,我都看到:创业就是吃苦,咬牙也要坚持下来。

 

而最让人不开心和痛恨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你怎么做人这么不讲信用?!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一天无事,就与几位在创业中的哥们沟通了一些创业的想法。
我问他们:创业中,你最痛恨的事情是什么?最难受的事情是什么?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你准备了多长时间完成创业?大约吃多少苦你能认?
他们各自这样回答:
海东:
最痛恨:办事拖拉。准备时间:半年。有多少苦都认。创业就是一个吃苦的过程。最开心的就是成就感。
刚:
最痛恨别人失信。难受是伙伴的离去。5年度过创业危险期。吃苦,赔掉未来3年赚的钱,我能认!
伟:
创业中最痛恨:合作伙伴意见不一。最难受:刚开始的爬坡过程。准备了3个月创业时间;直到公司实在经营不下去关门才能算结束(吃苦)。最开心?自己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情。
欣:
创业苦吃不尽的,所以一直会吃下去。不过,每个公司都想上市,但不是都能上市。等哪一天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了,可能就放一下吧。
勇:
最痛恨的事情是不守信用。最难受当然是发不出工资。准备用两年时间来创业。多少苦无所谓,关键是有奔头。开心?当然是有成就感的时候!
侃:
最痛恨的事情,目前无论是否与创业无关,均无痛恨滴事情!
最难受是在熬夜之后;
准备了多长时间创业?这个问题等于问我们的爱情可以走多远一样,呵呵,难以回答,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如果能永远处在创业期的热情和勇气上,那是最好不过,难以回答。
4、只要已经做了,吃多少都只能认了-_-!要不老老实实回去打工去,呵呵
开心?在K歌的时候开心,…………(以上省略N字),当然,挣钱的时候也开心,偶也是俗人一个嘛
不过说实话,…………(以上省略公司名,以防广告嫌疑)公司能得到认可的确最开心。。。
指创业过程中?呵呵,最开心的应该算是某个阶段按照计划基本完成,或者说,可怜的经验规避了一次小小滴风险-_-!
鱼儿:
最痛恨的,原本志同道合的人背弃了团队;
最难受的事,大家一起的成果,不被人认可,得不到关注;
最开心的事,应该说最兴奋的事,是有名望的投资人来主动联系我们
多长时间创业?3到5年,可能网络的创业期就是这么短。
吃多少苦?很难说,每天吃泡面,吃半年吧。
他们有几个是各大公司都做过CEO的人,有些甚至刚毕业,有些还是80后(当然,谁是80后,你看的出来:))。不过,不管他们是什么,我都看到:创业就是吃苦,咬牙也要坚持下来。
而最让人不开心和痛恨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你怎么做人这么不讲信用?!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一天无事,就与几位在创业中的哥们沟通了一些创业的想法。
我问他们:创业中,你最痛恨的事情是什么?最难受的事情是什么?最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你准备了多长时间完成创业?大约吃多少苦你能认?
他们各自这样回答:
海东:
最痛恨:办事拖拉。准备时间:半年。有多少苦都认。创业就是一个吃苦的过程。最开心的就是成就感。
刚:
最痛恨别人失信。难受是伙伴的离去。5年度过创业危险期。吃苦,赔掉未来3年赚的钱,我能认!
伟:
创业中最痛恨:合作伙伴意见不一。最难受:刚开始的爬坡过程。准备了3个月创业时间;直到公司实在经营不下去关门才能算结束(吃苦)。最开心?自己按照自己的思路做事情。
欣:
创业苦吃不尽的,所以一直会吃下去。不过,每个公司都想上市,但不是都能上市。等哪一天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了,可能就放一下吧。
勇:
最痛恨的事情是不守信用。最难受当然是发不出工资。准备用两年时间来创业。多少苦无所谓,关键是有奔头。开心?当然是有成就感的时候!
侃:
最痛恨的事情,目前无论是否与创业无关,均无痛恨滴事情!
最难受是在熬夜之后;
准备了多长时间创业?这个问题等于问我们的爱情可以走多远一样,呵呵,难以回答,计划赶不上变化啊。。。如果能永远处在创业期的热情和勇气上,那是最好不过,难以回答。
4、只要已经做了,吃多少都只能认了-_-!要不老老实实回去打工去,呵呵
开心?在K歌的时候开心,…………(以上省略N字),当然,挣钱的时候也开心,偶也是俗人一个嘛
不过说实话,…………(以上省略公司名,以防广告嫌疑)公司能得到认可的确最开心。。。
指创业过程中?呵呵,最开心的应该算是某个阶段按照计划基本完成,或者说,可怜的经验规避了一次小小滴风险-_-!
鱼儿:
最痛恨的,原本志同道合的人背弃了团队;
最难受的事,大家一起的成果,不被人认可,得不到关注;
最开心的事,应该说最兴奋的事,是有名望的投资人来主动联系我们
多长时间创业?3到5年,可能网络的创业期就是这么短。
吃多少苦?很难说,每天吃泡面,吃半年吧。
他们有几个是各大公司都做过CEO的人,有些甚至刚毕业,有些还是80后(当然,谁是80后,你看的出来:))。不过,不管他们是什么,我都看到:创业就是吃苦,咬牙也要坚持下来。
而最让人不开心和痛恨的事情,很多时候就是:你怎么做人这么不讲信用?!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