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3-24

 徐志斌


 


《蓝海战略》作者之一,欧洲工商管理学院教授W·钱·金博士,24日上午在嘉里中心有个演讲。


 


有没有人举手?你们有人看过马戏吗?喜欢看吗?他这样问。


 


满满的大厅里,应者寥寥。


 


哦,要是韩国的话,一定很多人很踊跃地举手了。金博士有些遗憾。看起来,宽大的讲台上,一个韩国人,寂寥无比。


 


这天本来新浪是直播,可惜的是,W·钱·金有些固执,坚决不同意让我们视频和文字直播。私下有人开玩笑地说,他是靠演讲和写东西来吃饭的,都直播了,他的价值也就没了。


 


我同意。同事们按照对方要求,临时撤下了视频,和文字直播。新浪的直播窗口上打上一行字:


 


《蓝海战略》作者W·钱·金博士正在进行演讲,因其个人要求,其演讲不做直播,请网友见谅!


 


确实很惭愧的慌。没有为大家关心的他的演讲提供更多的好的东西。


 


好在人在里面,还可以听,可以看。


 


金博士继续着他的演讲:


 


我们东方人总是比较含蓄。


 


金博士本人虽然是东方人,韩国人,但是,他也是一根香蕉。即韩国出生,美国受教育。他的观点像那些西方人一样直接:


 


你有意见就应该说出来,同意就说同意,不同意就说同意。


 


在家里,你们也对妈妈说我爱你吗?


 


你应该对你的妈妈说我爱你。当她不在了你就知道应该说了,但为什么不现在说呢?


 


这句话听起来真让人心里有点酸酸的。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起码我很认同。


 


他接着说他的蓝海。他告诉下面那些听他讲话的那些人:


 


你们要去问你们的非顾客。


有人总是以为顾客为导向,但实际他们并不能告诉你“蓝海”在哪里。


 


你要从非顾客中调查,实际上他们是那些非常恨你们的人,你要从他们当中调查。要调查清楚他们为什么恨你们。


 


那里是蓝海。


 


蓝海成了新的市场的代名词。《蓝海战略》成了现在管理书市最热门的代名词,比曾经的《基业长青》有过之无不及。


 


但,相比那些教育CEO们的话,我却对上面这些对着现场听众,对着普通人讲的这些普通的话,印象深刻。


 


我们中国人总是比较含蓄。


 


在家里,你们也对妈妈说我爱你吗?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3-22


        徐志斌


刚才排队准备上飞机的时候,突然看见eBay易趣的CEO吴世雄。这位老兄也在那排着队,坐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和我一样,经济舱。


 


昨天晚上,我和一位老朋友在来福士的星巴克喝着咖啡,突然就大起兴趣,跑到上面老吴的公司去看。这位老兄没有办公室,一个小小的隔间和普通员工一样,跑过去一看,桌上乱七八糟。唯一特殊的地方是隔板上有个小牌子,老吴自己掏钱做的。实在是忙不过的时候,牌子一翻,“我很忙”。


 


我开玩笑,要是在我们陈老大麾下,这样乱的桌面是一定要挨批评的。老吴就一直笑。


 


中间聊起各个公司的老大们的奇闻趣事,有些也和他一样,没有办公室。比如,老吴的老板惠特曼也没有办公室,再比如,某位大公司的CEO,忙的实在是不成的时候,就一拉小帘子,上面写着,“我不在这”。


 


大概老大做到这个份上的,都是脾气好,公司内气氛也还不错的。


 


聊着聊着,就到了坐飞机上。这位老兄第二天也要坐飞机来北京公干。头等舱?不是,一直都是经济舱。我还乐,有些不相信。没想到机场居然撞见了,还真是。


 


经济舱里见到的老大们也不少。去年时,一次从无锡回来,发现身边坐的居然是中科红旗的总裁赵晓亮,这也是一位脾气巨好的主。那时,中科红旗一路艰难,也总算走到了盈利的关口。赵晓亮个子又高大,坐经济舱都伸不开腿,完全升舱,但仍然坚持。


 


那天聊了一路回来,让人对这位老大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两周前,我出差去旧金山,见到了中搜的COO陈波。超过12个小时的飞机上,一路坐下来真是坐到脚肿。可恶的国航,好象还改动过座位,间距小了很多,比国内航线还不舒服。困顿之下,我到机尾那里去活动活动。陈波早在了那里活动,一问之下,一样是经济舱。不然的话,他活动的场所应该是飞机上部的酒吧台了。


 


这些都是在飞机上自己碰到的。有些时候,会让自己很敬佩。因为他们都和员工们一样,一起共事,会让人没有那些烟火气。又想起了一则报道,说就是有钱如盖茨出差,也是坐经济舱。


 


最后,顺便举报一下,遇见老吴并同机回京的时候,我看到了国内某公司的两位小员工,他们买的却是头等舱票!


 


 


 


补充一下:刚刚做完《白银时代》聊天,滚石移动CEO杨嘉宏的员工举报,杨也经济舱的乘客。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徐志斌

刚才排队准备上飞机的时候,突然看见eBay易趣的CEO吴世雄。这位老兄也在那排着队,坐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和我一样,经济舱。

昨天晚上,我和一位老朋友在来福士的星巴克喝着咖啡,突然就大起兴趣,跑到上面老吴的公司去看。这位老兄没有办公室,一个小小的隔间和普通员工一样,跑过去一看,桌上乱七八糟。唯一特殊的地方是隔板上有个小牌子,老吴自己掏钱做的。实在是忙不过的时候,牌子一翻,“我很忙”。

我开玩笑,要是在我们陈老大麾下,这样乱的桌面是一定要挨批评的。老吴就一直笑。

中间聊起各个公司的老大们的奇闻趣事,有些也和他一样,没有办公室。比如,老吴的老板惠特曼也没有办公室,再比如,某位大公司的CEO,忙的实在是不成的时候,就一拉小帘子,上面写着,“我不在这”。

大概老大做到这个份上的,都是脾气好,公司内气氛也还不错的。

聊着聊着,就到了坐飞机上。这位老兄第二天也要坐飞机来北京公干。头等舱?不是,一直都是经济舱。我还乐,有些不相信。没想到机场居然撞见了,还真是。

经济舱里见到的老大们也不少。去年时,一次从无锡回来,发现身边坐的居然是中科红旗的总裁赵晓亮,这也是一位脾气巨好的主。那时,中科红旗一路艰难,也总算走到了盈利的关口。赵晓亮个子又高大,坐经济舱都伸不开腿,完全升舱,但仍然坚持。

那天聊了一路回来,让人对这位老大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两周前,我出差去旧金山,见到了中搜的COO陈波。超过12个小时的飞机上,一路坐下来真是坐到脚肿。可恶的国航,好象还改动过座位,间距小了很多,比国内航线还不舒服。困顿之下,我到机尾那里去活动活动。陈波早在了那里活动,一问之下,一样是经济舱。不然的话,他活动的场所应该是飞机上部的酒吧台了。

这些都是在飞机上自己碰到的。有些时候,会让自己很敬佩。因为他们都和员工们一样,一起共事,会让人没有那些烟火气。又想起了一则报道,说就是有钱如盖茨出差,也是坐经济舱。

最后,顺便举报一下,遇见老吴并同机回京的时候,我看到了国内某公司的两位小员工,他们买的却是头等舱票!

补充一下:刚刚做完《白银时代》聊天,滚石移动CEO杨嘉宏的员工举报,杨也经济舱的乘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徐志斌

刚才排队准备上飞机的时候,突然看见eBay易趣的CEO吴世雄。这位老兄也在那排着队,坐从上海到北京的飞机。和我一样,经济舱。

昨天晚上,我和一位老朋友在来福士的星巴克喝着咖啡,突然就大起兴趣,跑到上面老吴的公司去看。这位老兄没有办公室,一个小小的隔间和普通员工一样,跑过去一看,桌上乱七八糟。唯一特殊的地方是隔板上有个小牌子,老吴自己掏钱做的。实在是忙不过的时候,牌子一翻,“我很忙”。

我开玩笑,要是在我们陈老大麾下,这样乱的桌面是一定要挨批评的。老吴就一直笑。

中间聊起各个公司的老大们的奇闻趣事,有些也和他一样,没有办公室。比如,老吴的老板惠特曼也没有办公室,再比如,某位大公司的CEO,忙的实在是不成的时候,就一拉小帘子,上面写着,“我不在这”。

大概老大做到这个份上的,都是脾气好,公司内气氛也还不错的。

聊着聊着,就到了坐飞机上。这位老兄第二天也要坐飞机来北京公干。头等舱?不是,一直都是经济舱。我还乐,有些不相信。没想到机场居然撞见了,还真是。

经济舱里见到的老大们也不少。去年时,一次从无锡回来,发现身边坐的居然是中科红旗的总裁赵晓亮,这也是一位脾气巨好的主。那时,中科红旗一路艰难,也总算走到了盈利的关口。赵晓亮个子又高大,坐经济舱都伸不开腿,完全升舱,但仍然坚持。

那天聊了一路回来,让人对这位老大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两周前,我出差去旧金山,见到了中搜的COO陈波。超过12个小时的飞机上,一路坐下来真是坐到脚肿。可恶的国航,好象还改动过座位,间距小了很多,比国内航线还不舒服。困顿之下,我到机尾那里去活动活动。陈波早在了那里活动,一问之下,一样是经济舱。不然的话,他活动的场所应该是飞机上部的酒吧台了。

这些都是在飞机上自己碰到的。有些时候,会让自己很敬佩。因为他们都和员工们一样,一起共事,会让人没有那些烟火气。又想起了一则报道,说就是有钱如盖茨出差,也是坐经济舱。

最后,顺便举报一下,遇见老吴并同机回京的时候,我看到了国内某公司的两位小员工,他们买的却是头等舱票!

补充一下:刚刚做完《白银时代》聊天,滚石移动CEO杨嘉宏的员工举报,杨也经济舱的乘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3-19


 


这个争论,从上海到广州,再到北京,然后去旧金山,一路与我们如影随形。


 


谁在抢传统媒体的饭碗?网络媒体与传统媒体是不是竞争关系?


 


同行中,有不同的媒体和不同的记者,他们观点不同,几位却顽强地认为,网络在抢报纸的饭碗,是一个越来越大的敌人。


 


理由很简单,比如:网络的报道体现的可以更加全面,形式多样,且更快。刚刚结束的专访,图片和报道就已经在网上全面而直接。


 


但我一直不同意这个看法,不是因为自己是网络人,而是觉得,传统媒体考虑这个问题太轻率了。


 


刚参加工作,甚至去年,我的习惯都是上班一份报纸,下班一份报纸,公交上一路看下来。到了单位,网络的新闻当然是随时随地可获取,无庸置言。不过,这个习惯到去年下半年就放弃掉了,很简单,最拥挤的公交上都有了电视可看,移动电视上面随时播放着新闻和其他轻松的节目。


 


上了火车,电视也很快跟到了铁路,前《IT经理世界》总编辑王超去的广源传媒几乎垄断了这个市场。


 


分众和聚众,他们的合并让大家看到个新的巨头在诞生,但是,谁曾想到,这家公司在占完了电梯之后,又在占领商场的收银台前那长长的排队时间?


 


惟独北京还剩了地铁,可以让人买份报纸一路坐一路看,等着到那下一站。就是这个市场,也早有人打注意,念叨着要把移动电视搬进去。


 


除了新闻、资讯的需求,其实另一个很简单的需求在于,人们需要一些事情做以消遣要浪费的时间,这就为什么上班路上要买份报纸,上火车前要买几本杂志。但到了现在,这些时间被声色填满,单一、且有些水平真不敢恭维的报纸被取代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惝若报纸们能看到这些缝隙市场,及时把触角伸过来,把自己的资讯送过来,并把广告收入带回去的话,哪里还会有分众?还会有广源?


 


也恰恰是报纸的迟钝,让这些缝隙市场一一被别人占据,制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巨头。这或许是为什么在国内,没有一个庞大的媒体集团旗下拥有报纸、电视、广播、网络等等等等各类形式的原因,类似默多克的帝国那样。相反,只短视于自己一隅利益的媒体,最多不过是旗下多几家旗刊或报纸而已,就俨然是一个集团的模样。其实相差何止万里?


 


因此,我认为谁都不是报纸的竞争对手,他是在被自己打败。当然,上述看法本身,可能就是因为我自己的局限而错误。


 


新的建议也很简单,关注那些随时产生的新的缝隙市场,不要再让自己读者的时间再被他们排满。这样的话,哪还会有什么对手?


 


这只是我的一点小看法。用以和朋友们探讨。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3-16


 


只有天晓得,一个人的英语竟然可以烂到这样的地步。


 


那天一个酒店的服务生英语和我说了一句话,到了第二天晚上,我终于搞明白了,那人原来在问我,你是住7124房吗?


 


3天前,我到了旧金山。这是第一次来美国,但不是第一次出国,去年7月的时候,我曾去过日本。


 


旧金山确实很漂亮,飞机上的眩窗上看下来,整个城市沿着曲折的海岸线漫展开来,神态像极了一个懒懒的小姑娘,在阳光的海滩上小憩。街道上,也干净整洁。不时地一只海鸥或小鸟在你身边飞起落下,没人惊动。


 


飞机落地之前,我还担心,英语不灵光,会不会寸步难行,但是天也晓得,这个想法是多么幼稚可笑。


 


到的当晚,我们一行人打车去旧金山著名的渔人码头,上了出租,那位司机是根香蕉的样子,但在我们几个唧喳用中文聊天的时候,他来了一句,我听的懂国语。原来他是一位缅甸华人。


 


有一朋友和我说过,路过唐人街的时候,会感觉是在香港。确实如此。不仅大大的中文招牌满街都是,街上的黄种人更比白人黑人绝对。第三天上,我们几个朋友搭上旧金山的公交,零落的乘客中,大部分都是东方面孔。


 


这当然有好处,比如,在酒店的时候,我独自一人去用餐,英语实在是不灵光,对话了半天都不明白对方意思,那位侍应生急了,突然来句,“中文你总会讲吧?你几个人?”


 


“呵呵,早说啊,一个一个”,听到这里,怎么会不让人大喜过望?


 


中国因素的另一个体现,当然就是“Made in china”。这点让人在美国逛街时为买点什么纪念品而大商脑筋,一个漂亮的商品,拿起一看,十之八九都是中国造。


 


在日本时,这点体现更是明显,记得车在离开东京时都开了两个多小时,路过山里的一个乡村,偶尔下来到乡村的超市里走一走,一样是满目的中国造,甚至连部分绿色食品都是。到了世博会上,遍地世博会吉祥物也都是中国制造。


 


作为中国人来说,是件好事。不过,外国人就不这么看了。实际上,如果你经常看报道,可能会有这样一个感觉:在制造上已经强大的中国,将目光更多聚焦在了研发、技术上。希望上游也通吃。


 


你看,磁悬浮技术,最近的新闻告诉我们,国人已经拿出了全套技术。还有各种新标准的层出不强,不仅在国内抢市场,也到国际上抢市场了,TD-SCDMA已经抢到了,WAPI仍在争抢的过程中,头破血流。还有其他更多更多——这似乎是国人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希望事事自己掌握。


 


这样看下来,以中国的实力,很快这些老外们就将非常难受:标准中国有,上游下游都在中国人手上,制造也很强大,还有什么不能成的?


 


看到这里,你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一些西方媒体的有色眼镜,在经济上开始越来越多地体现出来。也很明白,为什么“337调查”、反倾销开始越来越多地运用了。


 


这天又去了苹果在旧金山的专卖店。最新最全的IPOD产品都在这里摆设,你要感兴趣,可以随时进来看和听,要是一个IPOD用户也可以随时进来下载最新的歌曲。进去看看,美国人的服务意识还是非常强,其实,这个模式中国人一样可以学习并改进,比如那些老是为质量、维修扯皮的MP3商、手机商。


 


还是感慨,美国人还是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


 


出的门来,一眼望去,城市这头下了淅淅小雨,那头却在阳光灿烂下。太阳雨下,总会感觉特别轻松。一转弯,又是红绿灯,右转的车辆见到行人,明明能过,却主动停了下来,礼让行人,多豪华的加长车都如是。


 


到回国的前一天,当地媒体报道,一位同胞为了留美,在旧金山机场逃跑。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3-12


做的白银时代久了,那些朋友们关于创业的套路就让人看的清晰自然。于是就顺着思路想了一想。

比如,你看BLOG。大约一年前还早,我就开了BLOG,但是没怎么更新,很简单的问题是,我的工作已经很累了,没有更多的价值体现,为什么要写BLOG?

就算现在名人BLOG满天飞,我也一样替他们担心:有这时间,去为报纸写专栏,稿费还高高,为什么替网站干这不得力的买卖?

除非真是晾晒隐私。或者你是徐静蕾,后来一句类似“今天不高兴”的话,都引来6万多人点击,上千人回评问候。

持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当然,后来没想到BLOG一泄千里,任你是王是丐,都以“勃”为荣。这大概就是所谓“流行”的说法吧。

这个流行就埋没了一个好的创业想法。过于一个哥们很兴奋地和我谈起过,他要联络各大写手、各大明星、各大名人,来写专栏,当然,唯一的授权给他,他去出售给报纸杂志网站,这样名人只对应他就可撰稿费,他则联系各大媒体拿分成。

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在新浪们的冲击下,是完蛋了。不过还好,新的机会又浮现出来给他。

BLOG写了这么多,也有这么多人在写BLOG,但并不是什么人都有许多人看许多人链,被叫好的往往是少数。那些被推荐的,在好位置的才是观众最多的。但一个网站的好位置有限,很多人又有出名的渴望和冲动,为什么没有一个专人来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很快BLOG联盟、RSS工具、乃至搜索都立刻出来。专为解决这个问题。还是王冉一篇BLOG中那句话让我很受触动:“给我来十块钱的听众吧”,或许现在还没有个人愿意为推广BLOG而付费,但终究会有一个突破。这或许也是未来网站们的一个新生财途径。

上述这些新公司、新工具多了以后,其实他们也面临这个问题——我是新公司,怎么让更人知道我?怎么来推广自己?一个低成本、好方法地解决这个难题的方案,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有那么多PR公司,为什么没有一家专门来专门面向这些新公司的?

后来好了,张栋伟就有了这个想法,跑去撺掇自己的老大,开了个“微协”,就是来做这个市场的。而且张栋伟不干别的,只出方案,新公司所出成本最低,至于执行,微协都帮你写好了公司自己执行比PR公司执行要省钱的多。这真是个好想法。

向来国人还有个习惯,有人第一个做,效果还不错,自然会有人跟进。这个想法在做的,现在也就张栋伟他一个,多做几个没什么问题,

BLOG写久了,一些人也会脱颖而出,有人“晾晒隐私”,就一定会有人作为兴趣爱好,或者专业的推广工具,一样获得多多的眼球,良好的效果。这些人的价值在他所在的圈子,看他BLOG的人中,会有很大的影响力,自然,广告价值就慢慢浮现。

你看,现在圈子里不已经有人拿到广告了吗?比如,胜总,12万人民币。比如,刚开始说不要广告了的KESO。

于是我想,最上面讲到的那位哥们,或者可以成立一家类似的公司,来圈定那些访问量、影响力在一定级别以上的BLOG,为他们代理广告,他则去寻找广告主投放。说不定,也是未来的一家分众、盛大呢!

这个想法也有人在变种地做。和讯刘峻,他是前新浪财经的主编,现在的和讯总编。他就正在寻找100个比较有影响力的BLOG,当然,不是为他们代理广告,而是给他们钱,在他们BLOG上做和讯的广告。

还有一个企业的老板,也很兴奋这个想法,现在也正在底下运作这个事情,可能,很快就有消息出来。或许,又是新浪徐志斌的独家最快报道会写出来吧。:)


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关于BLOG的传播,现在已经初现眉目,这里面也涌动着很多机会。不妨以后有机会慢慢聊。

最后废话一句,该文纯属娱乐,千万不要杜撰出什么本人要离职创业的说法。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