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6-02-15


这两天有位美女经常上来聊天,她对联想很感兴趣。聊着聊着,那些曾经采访中的好玩的事情都一个个被勾了起来。

 

早先跟踪联想采访的时候,还是ENET一个刚出道的小记者,我想,那时绝对不在联想的媒体视线内。不过,让他们头疼的时候也比较早。

 

那还是2003年4月,联想换标的时候,月初有媒体报道了一个错误的新标,说是“Lenova”,我就跟了进去,结果在我以前采访的一个CEO中,有一位对此特别了解,独家供应了最核心的机密,印象中,上午10点发出的报道,随后新浪搜狐网易三大门户科技频道全都上了头条。

 

中午吃饭的时候,心里高兴坏了。结果还没到中午12点,这几家网站就接到了联想的撤稿电话,要求必须下撤。ENET的总监也接到了同样电话。让当时他们恼火的是,“Lenovo”这个新标刚刚定下,工商局有的还没注册完,就被一个小记者捅了出来,万一再被人抢注的话,那损失可就大发了。

 

那时惋惜死了。在拖到下午2点的时候,终于还是挺不过去,文章删除了事。结果今天再去网上搜索那篇文章,一字不见。转的到处都是,也被删除的彻底干净。

 

其实那里面还有一个笑话闹了出来。当时,我引用那位CEO的推算的数字,说联想全国换标的费用,至少在400亿左右。不过,那时联想有没有400亿还两说呢,这个数字也被好多朋友好好嘲笑了一阵子。

 

打这以后,联想以后大事情就没再断过。裁员、出售、收购传闻、整合、换CEO等等等等,联想也为我再度贡献了N个甚至上新浪新闻中心头条的机会。

 

尤其是收购IBM PC业务,一直被咬的死死的。这时,大约是2004年5月份,我刚到新浪科技还不久。写出第一条传联想欲收购IBM部分在华PC业务时。当时还有网友跟评,说作者简直白痴,要知道IBM买他几个联想都不成问题,哪有谁会相信联想能买IBM赖以成名的产业?有点连自己都不相信。哪里想的到日后发展会是那样。

 

到2004年12月,联想正式宣布IBM全球PC业务的时候,我们顺利邀请到杨元庆来新浪做总裁在线,也是趣事一件。当时新浪带着视频等设备出动到联想总部,为了推动聊天的顺利成功,他们瞒着元庆是视频直播的事。结果到了现场,元庆还为此批评了一位联想哥们,甚至动过现场做到一半就离开的念头。那天的聊天,刘书主持,我盯着后台,记得当时刷爆了N个聊天室,提问的网友是最多的。

 

又有一天,联想裁员被大家议论的一塌糊涂的时候,我也与朋友聊起这件事情。突然就说了句巨富哲理的话:其实看联想的成败,或一时之间的好与坏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联想现在做的,是很多国内企业下一步马上要面临的。看联想,也是在看这些企业将要做什么。

 

这句话实际上将联想抬到了很高的位置,不过还好,尚不为过。至少,他裁员、出售非核心业务、亏损、收购、总部设在国外、请老外CEO,整合初步成功,再到竞争对手那挖来新CEO,一步一步,都很有后来者的样板价值。起码多了个可供参考、对比的对象。后来这句话也和联想里面的哥们姐们交流过,他们大感赞同。

 

再来个提外话:倒是企业们也可关注下联想自从换标开始后的传播策略。他们利用各类媒体组合,做的效果很好,尤其是网络媒体作用的挖掘。也曾与这个话题与另外一些哥们交流过,各有很多心得。不过这是后话,有兴趣的哥们可以一起聊聊。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要去美国出差。不得不前去经受大家传说多时的磨难。


电话预约,15号,早上8点半。天。真早。


在经历了5小时,从早上7点到中午12点里里外外的排队后,轮到与签证官见面。


他问:INTEL邀请你去美国做什么?
我答:去采访
你是网站的?

你每月写多少报道?
至少50篇,没事每周也和各个CEO们聊聊
哦。OK,你通过了,去13窗口填表吧。


他没看,没要求,也没提任何其他的东西,比如,存单,比如,简历,比如,什么全家合影,什么房产证什么的。什么都没看,除了填的那张表。


真是糟蹋了我浪费情人节的美妙时光,在单位加班整理各项材料直到深夜。


我前面那个小姑娘,上去了,签证官问了几个问题,说,SORRY,你下去来吧。因为她没存款。

 

看着她走,我还担心没存款,没结婚,又年轻,会被PK掉,哪晓得签证官好心的很。我都呆在那,不舍得走了。呵呵:)

 

就是NND的排队时间太长了,简直不是人排的。

 

 

附:表,太好填了,就是网上难打开。得到晚上8点以后,多人的经验表明了这个。但有人例外。

另,网上有论坛,全文介绍这玩意怎么填,可参考之。全中文翻译,真实讲解一般。很强。推荐之。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2-10

文/徐志斌

 

创业潮中,还有很多企业家们,转行去做风投。

 

最近一段时间,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在我进行创业相关话题采访的过程中,就听到,看到,也采访到很多这样的CEO们。今天也简单列一下。有项目且需要钱,且有信心的哥们,可以试着联络一下他们。当然,名单肯定不全,遗漏的,还请哥们姐们多多补充。

 

 

鲁众,前AMD中国副总裁

 

我曾写过鲁众一篇文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钩沉 鲁众:我在AMD工作这一年》,那时他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而受到质疑,但苦于不能说话,半年后,我采访了他,说清楚了那段历史。后来,因为这事,有些心灰的他转做风投,开了一家“汇通天下”的商务咨询公司,从事投资咨询工作。大约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他聊天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投了好几个项目,印象中,记得多是3G等项目,他的资金不是太大,几百万人民币?据他说,都已经有两个项目给他带来了回报。

 

 

宁君 前金融街CEO

 

现在是IDG合伙人。那天在杭州,一创业的哥们聊起了他,开玩笑地说,不能要他的投资,因为他在金融街时他给员工和高管的薪水都非常低,担心要了他的投资后,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没办法保障。呵呵,当然是玩笑。但侧面反映宁君的风格。

 

 

张醒生 前亚信CEO

 

我常习惯叫他大张,以示和后来的亚信CEO张振清的一些小区别。他离职后,大部分报道都显示他去了一家做网络游戏的公司做CEO,董事长则是一位年轻异常的哥们。正好写BLOG的这天,接到了这位董事长下属的一个电话,约请做采访。我更相信,这是大张的工作一小部分而已。

 

离开亚信后他更关注风投。去年下半年,他投了多家公司,有动画,也关注3G增值服务等。请注意他的合作伙伴:实华开CEO曾强。

 

 

唐越 E龙董事长,前CEO

 

唐越无需多说,最近的新闻比什么都详细。我最早一次对他的采访是在5年前,刚做记者时,冒失地电话过去相约,后来写了篇长长的专访文章。最近的一次则是2005年的西湖论剑,他来做客新浪现场的总裁在线。

 

报道说,他新组建的基金将超过1亿美元,不过,投资对象以成熟企业为主,暂不考虑初创企业。

 

 

林欣禾 现新浪COO,即将离职

 

林欣禾现在应该在交接中,将辞去新浪COO,转为董事。而他将领导的企业是美国最大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的DCM。报道显示,他将执掌的资金,最多有约40亿人民币。

 

 

沈南鹏 前携程网总裁兼CFO

 

2005年8月,沈南鹏辞职,3个月后正式离开。以前他就在风投行业,这下转投美国创业基金公司(SequoiaCapital)不过是重新回去而已。

 

 

古永锵 搜狐前COO

 

2005年11月,休息半年后古永锵重新回来,做了一家“合一”公司,关注一些基于三网合一(互联网、电信网、广电网)的应用项目。按他对记者的话说,这个模式是硅谷模式,是搜索资金,很多人还是情愿理解为孵化器,控股一些项目,待机出售。

 

 

周鸿祎 前雅虎中国区总裁

 

在这里介绍他简直是班门弄斧。我是采访过他很多次,但相信更多哥们采访他和熟悉他的程度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现IDG合伙人。所掌资金传说是5亿美金。关注互联网新项目。

 

 

曾强 现实华开CEO

 

曾强没有离职,这里特别介绍他,是因为他在投资方面的兴趣更大。张醒生离职后,两人合作投资了多家公司,自己也投了多家3G增值服务公司。有一次,他拿出自己手机给我演示了几个视频片段,计划是在3G网络上投放的,非常漂亮。我所写的最近的一个消息是他与张,联络了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等一批强人一起再投了一家动画公司。

 

曾强最近的精力,应该是放在RFID上。

 

 

雷军 金山公司总裁

 

雷军当然也没辞职,和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这些CEO一样,算是副业吧。他投资了老朋友陈年的我有网。一起列上这几位CEO的名字,算是另一个群体的代表吧,实际上,这个群体在创业圈内所占的比重很不小。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创业潮中,还有很多企业家们,转行去做风投。
最近一段时间,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在我进行创业相关话题采访的过程中,就听到,看到,也采访到很多这样的CEO们。今天也简单列一下。有项目且需要钱,且有信心的哥们,可以试着联络一下他们。当然,名单肯定不全,遗漏的,还请哥们姐们多多补充。
鲁众,前AMD中国副总裁
我曾写过鲁众一篇文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钩沉 鲁众:我在AMD工作这一年》,那时他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而受到质疑,但苦于不能说话,半年后,我采访了他,说清楚了那段历史。后来,因为这事,有些心灰的他转做风投,开了一家“汇通天下”的商务咨询公司,从事投资咨询工作。大约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他聊天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投了好几个项目,印象中,记得多是3G等项目,他的资金不是太大,几百万人民币?据他说,都已经有两个项目给他带来了回报。
宁君 前金融街CEO
现在是IDG合伙人。那天在杭州,一创业的哥们聊起了他,开玩笑地说,不能要他的投资,因为他在金融街时他给员工和高管的薪水都非常低,担心要了他的投资后,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没办法保障。呵呵,当然是玩笑。但侧面反映宁君的风格。
张醒生 前亚信CEO
我常习惯叫他大张,以示和后来的亚信CEO张振清的一些小区别。他离职后,大部分报道都显示他去了一家做网络游戏的公司做CEO,董事长则是一位年轻异常的哥们。正好写BLOG的这天,接到了这位董事长下属的一个电话,约请做采访。我更相信,这是大张的工作一小部分而已。
离开亚信后他更关注风投。去年下半年,他投了多家公司,有动画,也关注3G增值服务等。请注意他的合作伙伴:实华开CEO曾强。
唐越 E龙董事长,前CEO
唐越无需多说,最近的新闻比什么都详细。我最早一次对他的采访是在5年前,刚做记者时,冒失地电话过去相约,后来写了篇长长的专访文章。最近的一次则是2005年的西湖论剑,他来做客新浪现场的总裁在线。
报道说,他新组建的基金将超过1亿美元,不过,投资对象以成熟企业为主,暂不考虑初创企业。
林欣禾 现新浪COO,即将离职
林欣禾现在应该在交接中,将辞去新浪COO,转为董事。而他将领导的企业是美国最大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的DCM。报道显示,他将执掌的资金,最多有约40亿人民币。
沈南鹏 前携程网总裁兼CFO
2005年8月,沈南鹏辞职,3个月后正式离开。以前他就在风投行业,这下转投美国创业基金公司(SequoiaCapital)不过是重新回去而已。
古永锵 搜狐前COO
2005年11月,休息半年后古永锵重新回来,做了一家“合一”公司,关注一些基于三网合一(互联网、电信网、广电网)的应用项目。按他对记者的话说,这个模式是硅谷模式,是搜索资金,很多人还是情愿理解为孵化器,控股一些项目,待机出售。
周鸿祎 前雅虎中国区总裁
在这里介绍他简直是班门弄斧。我是采访过他很多次,但相信更多哥们采访他和熟悉他的程度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现IDG合伙人。所掌资金传说是5亿美金。关注互联网新项目。
曾强 现实华开CEO
曾强没有离职,这里特别介绍他,是因为他在投资方面的兴趣更大。张醒生离职后,两人合作投资了多家公司,自己也投了多家3G增值服务公司。有一次,他拿出自己手机给我演示了几个视频片段,计划是在3G网络上投放的,非常漂亮。我所写的最近的一个消息是他与张,联络了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等一批强人一起再投了一家动画公司。
曾强最近的精力,应该是放在RFID上。
雷军 金山公司总裁
雷军当然也没辞职,和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这些CEO一样,算是副业吧。他投资了老朋友陈年的我有网。一起列上这几位CEO的名字,算是另一个群体的代表吧,实际上,这个群体在创业圈内所占的比重很不小。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创业潮中,还有很多企业家们,转行去做风投。
最近一段时间,这个趋势非常明显。在我进行创业相关话题采访的过程中,就听到,看到,也采访到很多这样的CEO们。今天也简单列一下。有项目且需要钱,且有信心的哥们,可以试着联络一下他们。当然,名单肯定不全,遗漏的,还请哥们姐们多多补充。
鲁众,前AMD中国副总裁
我曾写过鲁众一篇文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钩沉 鲁众:我在AMD工作这一年》,那时他因AMD大中华区炒卖芯片案而受到质疑,但苦于不能说话,半年后,我采访了他,说清楚了那段历史。后来,因为这事,有些心灰的他转做风投,开了一家“汇通天下”的商务咨询公司,从事投资咨询工作。大约一年前的这个时候,我他聊天的时候,那时他已经投了好几个项目,印象中,记得多是3G等项目,他的资金不是太大,几百万人民币?据他说,都已经有两个项目给他带来了回报。
宁君 前金融街CEO
现在是IDG合伙人。那天在杭州,一创业的哥们聊起了他,开玩笑地说,不能要他的投资,因为他在金融街时他给员工和高管的薪水都非常低,担心要了他的投资后,自己的日常生活都没办法保障。呵呵,当然是玩笑。但侧面反映宁君的风格。
张醒生 前亚信CEO
我常习惯叫他大张,以示和后来的亚信CEO张振清的一些小区别。他离职后,大部分报道都显示他去了一家做网络游戏的公司做CEO,董事长则是一位年轻异常的哥们。正好写BLOG的这天,接到了这位董事长下属的一个电话,约请做采访。我更相信,这是大张的工作一小部分而已。
离开亚信后他更关注风投。去年下半年,他投了多家公司,有动画,也关注3G增值服务等。请注意他的合作伙伴:实华开CEO曾强。
唐越 E龙董事长,前CEO
唐越无需多说,最近的新闻比什么都详细。我最早一次对他的采访是在5年前,刚做记者时,冒失地电话过去相约,后来写了篇长长的专访文章。最近的一次则是2005年的西湖论剑,他来做客新浪现场的总裁在线。
报道说,他新组建的基金将超过1亿美元,不过,投资对象以成熟企业为主,暂不考虑初创企业。
林欣禾 现新浪COO,即将离职
林欣禾现在应该在交接中,将辞去新浪COO,转为董事。而他将领导的企业是美国最大的创业投资机构之一的DCM。报道显示,他将执掌的资金,最多有约40亿人民币。
沈南鹏 前携程网总裁兼CFO
2005年8月,沈南鹏辞职,3个月后正式离开。以前他就在风投行业,这下转投美国创业基金公司(SequoiaCapital)不过是重新回去而已。
古永锵 搜狐前COO
2005年11月,休息半年后古永锵重新回来,做了一家“合一”公司,关注一些基于三网合一(互联网、电信网、广电网)的应用项目。按他对记者的话说,这个模式是硅谷模式,是搜索资金,很多人还是情愿理解为孵化器,控股一些项目,待机出售。
周鸿祎 前雅虎中国区总裁
在这里介绍他简直是班门弄斧。我是采访过他很多次,但相信更多哥们采访他和熟悉他的程度到了令人惊叹的地步。现IDG合伙人。所掌资金传说是5亿美金。关注互联网新项目。
曾强 现实华开CEO
曾强没有离职,这里特别介绍他,是因为他在投资方面的兴趣更大。张醒生离职后,两人合作投资了多家公司,自己也投了多家3G增值服务公司。有一次,他拿出自己手机给我演示了几个视频片段,计划是在3G网络上投放的,非常漂亮。我所写的最近的一个消息是他与张,联络了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等一批强人一起再投了一家动画公司。
曾强最近的精力,应该是放在RFID上。
雷军 金山公司总裁
雷军当然也没辞职,和马云、冯军、邓中翰、王中军这些CEO一样,算是副业吧。他投资了老朋友陈年的我有网。一起列上这几位CEO的名字,算是另一个群体的代表吧,实际上,这个群体在创业圈内所占的比重很不小。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2-07


文/徐志斌

 

那天我做一采访,对方哥们22岁,已经是数亿身家了,让人很惊讶。杨国强最近也在和我一起做这些关于创业的采访,他也感觉很受刺激,因为对象很多是80年代的新青年。

 

上个世代,只要是海龟,24、25岁创业的时候,都能引来惊呼一片,代表人物如周云帆,25岁建立新公司,至今活跃非常。这个世代,海龟不再是国宝,创业的人群也从他们转移到了普通人群中。如今,只要是有创业思想,就是英雄。

 

前两天整理了一下创业的那些牛人们的宝贵经验。今天把这些采访中或遇到,或听到的,未来可能的牛人们,简单列出来。给创业中的哥们一个参考。有些采访过,有些则不是。不全的,请各位哥们随后补充。


MaJoy 首席架构师,茅侃侃,22岁

如果你还玩网络游戏,也玩过匹克博,就能理解MaJoy是干什么的:用一个真实的场所来虚拟网络游戏中的体验。怎么样?好玩吧?不过,这个理解是我的理解,其实很肤浅。有个项目是3亿人民币,正在石景山快速推进着。执掌的人叫茅侃侃,22岁,天哦!请记住,他和美国那几位叱咤风云的富豪们一样,没去上大学!

 

非常在线 CEO 赵宁 23岁

非常在线是一家做IT硬件的专业网站。2005年年初的一篇报道说,赵宁不满22岁,一年过去,想必也不满23岁吧。认识他的哥们说,这哥们巨有韧性。


Discuz!CEO,戴志康,24岁

Discuz!是做BBS论坛系统的,戴志康这哥们在大学就开始鼓捣这个。不好说他已经到了多少身家,八卦点吧,你看见那辆宝马了吗?这哥们自己挣的。请注意,他今年24岁。是你我这些网络人刚开始入行,参加工作的年龄。


陈曦,24岁

不知道陈曦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没。2005年12月,这个24岁的,有“天才少年”之称的哥们,获得了上海东方卫视创业真人秀节目《创智赢家》100万元创业基金。创意是“手机GAME”。这个是报道上看到的。


MYSEE CEO 高燃 25岁

这哥们是清华高才生。81年生人。创办的MYSEE是做视频的一个网站,2005年年底的时候,MYSEE对外曾说过几百万VC到位了。这哥们是我一同事同学。


网银在线总裁 赵国栋 26岁

赵国栋也是网银在线创始人,主要做第三方支付。据说刚获得3000万投资。这哥们我没采访过。

 

PS:

感谢Kitty Wang 姐们,她告诉我一个新的年轻的创业哥们。

 

罗布路网站robroad.com 创办人 袁师 24岁

 

大学时代曾是太平洋电脑网的兼职写手,2004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enet硅谷动力,2005年在专业媒体移动新人类担任主编一职,2005年年末创办了罗布路 ROBOAD.COM),定位于网络虚拟房地产概念的中文网站。据说目前有VC在关注。

 

注:ENET?呵呵,可惜那时我已离开,不然还能认识他。

 

 

再PS:  以复吃冰网友

 

感谢你的提醒,你说的是对的。茅侃侃那是个3年项目,全部下来是3亿的总额,前期投资当然是几千万而已,我得到的答案是,一期投资1千万,马上再投4千万。所以,你也是对的。从总额看,我也是对的。你说是么?

 

 

再PS:  以复大熊网友

 

呵呵,是的,我们无需盲目崇拜他们。只是觉得是种现象,我们可以关注下。刚和KT_阿玮哥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的共识是:不用去崇拜谁,但可以看着他们成长,或许他们今后会诞生陈天桥,或许他们中的某一个很快会失败,但起码,做事情就值得钦佩。你说是么?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那天我做一采访,对方哥们22岁,已经是数亿身家了,让人很惊讶。杨国强最近也在和我一起做这些关于创业的采访,他也感觉很受刺激,因为对象很多是80年代的新青年。
上个世代,只要是海龟,24、25岁创业的时候,都能引来惊呼一片,代表人物如周云帆,25岁建立新公司,至今活跃非常。这个世代,海龟不再是国宝,创业的人群也从他们转移到了普通人群中。如今,只要是有创业思想,就是英雄。
前两天整理了一下创业的那些牛人们的宝贵经验。今天把这些采访中或遇到,或听到的,未来可能的牛人们,简单列出来。给创业中的哥们一个参考。有些采访过,有些则不是。不全的,请各位哥们随后补充。

MaJoy 首席架构师,茅侃侃,22岁
如果你还玩网络游戏,也玩过匹克博,就能理解MaJoy是干什么的:用一个真实的场所来虚拟网络游戏中的体验。怎么样?好玩吧?不过,这个理解是我的理解,其实很肤浅。有个项目是3亿人民币,正在石景山快速推进着。执掌的人叫茅侃侃,22岁,天哦!请记住,他和美国那几位叱咤风云的富豪们一样,没去上大学!
非常在线 CEO 赵宁 23岁
非常在线是一家做IT硬件的专业网站。2005年年初的一篇报道说,赵宁不满22岁,一年过去,想必也不满23岁吧。认识他的哥们说,这哥们巨有韧性。

Discuz!CEO,戴志康,24岁
Discuz!是做BBS论坛系统的,戴志康这哥们在大学就开始鼓捣这个。不好说他已经到了多少身家,八卦点吧,你看见那辆宝马了吗?这哥们自己挣的。请注意,他今年24岁。是你我这些网络人刚开始入行,参加工作的年龄。

陈曦,24岁
不知道陈曦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没。2005年12月,这个24岁的,有“天才少年”之称的哥们,获得了上海东方卫视创业真人秀节目《创智赢家》100万元创业基金。创意是“手机GAME”。这个是报道上看到的。

MYSEE CEO 高燃 25岁
这哥们是清华高才生。81年生人。创办的MYSEE是做视频的一个网站,2005年年底的时候,MYSEE对外曾说过几百万VC到位了。这哥们是我一同事同学。

网银在线总裁 赵国栋 26岁
赵国栋也是网银在线创始人,主要做第三方支付。据说刚获得3000万投资。这哥们我没采访过。
PS:
感谢Kitty Wang 姐们,她告诉我一个新的年轻的创业哥们。
罗布路网站robroad.com 创办人 袁师 24岁
大学时代曾是太平洋电脑网的兼职写手,2004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enet硅谷动力,2005年在专业媒体移动新人类担任主编一职,2005年年末创办了罗布路 ROBOAD.COM),定位于网络虚拟房地产概念的中文网站。据说目前有VC在关注。
注:ENET?呵呵,可惜那时我已离开,不然还能认识他。
再PS: 以复吃冰网友
感谢你的提醒,你说的是对的。茅侃侃那是个3年项目,全部下来是3亿的总额,前期投资当然是几千万而已,我得到的答案是,一期投资1千万,马上再投4千万。所以,你也是对的。从总额看,我也是对的。你说是么?
再PS: 以复大熊网友
呵呵,是的,我们无需盲目崇拜他们。只是觉得是种现象,我们可以关注下。刚和KT_阿玮哥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的共识是:不用去崇拜谁,但可以看着他们成长,或许他们今后会诞生陈天桥,或许他们中的某一个很快会失败,但起码,做事情就值得钦佩。你说是么?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那天我做一采访,对方哥们22岁,已经是数亿身家了,让人很惊讶。杨国强最近也在和我一起做这些关于创业的采访,他也感觉很受刺激,因为对象很多是80年代的新青年。
上个世代,只要是海龟,24、25岁创业的时候,都能引来惊呼一片,代表人物如周云帆,25岁建立新公司,至今活跃非常。这个世代,海龟不再是国宝,创业的人群也从他们转移到了普通人群中。如今,只要是有创业思想,就是英雄。
前两天整理了一下创业的那些牛人们的宝贵经验。今天把这些采访中或遇到,或听到的,未来可能的牛人们,简单列出来。给创业中的哥们一个参考。有些采访过,有些则不是。不全的,请各位哥们随后补充。

MaJoy 首席架构师,茅侃侃,22岁
如果你还玩网络游戏,也玩过匹克博,就能理解MaJoy是干什么的:用一个真实的场所来虚拟网络游戏中的体验。怎么样?好玩吧?不过,这个理解是我的理解,其实很肤浅。有个项目是3亿人民币,正在石景山快速推进着。执掌的人叫茅侃侃,22岁,天哦!请记住,他和美国那几位叱咤风云的富豪们一样,没去上大学!
非常在线 CEO 赵宁 23岁
非常在线是一家做IT硬件的专业网站。2005年年初的一篇报道说,赵宁不满22岁,一年过去,想必也不满23岁吧。认识他的哥们说,这哥们巨有韧性。

Discuz!CEO,戴志康,24岁
Discuz!是做BBS论坛系统的,戴志康这哥们在大学就开始鼓捣这个。不好说他已经到了多少身家,八卦点吧,你看见那辆宝马了吗?这哥们自己挣的。请注意,他今年24岁。是你我这些网络人刚开始入行,参加工作的年龄。

陈曦,24岁
不知道陈曦创办了自己的企业没。2005年12月,这个24岁的,有“天才少年”之称的哥们,获得了上海东方卫视创业真人秀节目《创智赢家》100万元创业基金。创意是“手机GAME”。这个是报道上看到的。

MYSEE CEO 高燃 25岁
这哥们是清华高才生。81年生人。创办的MYSEE是做视频的一个网站,2005年年底的时候,MYSEE对外曾说过几百万VC到位了。这哥们是我一同事同学。

网银在线总裁 赵国栋 26岁
赵国栋也是网银在线创始人,主要做第三方支付。据说刚获得3000万投资。这哥们我没采访过。
PS:
感谢Kitty Wang 姐们,她告诉我一个新的年轻的创业哥们。
罗布路网站robroad.com 创办人 袁师 24岁
大学时代曾是太平洋电脑网的兼职写手,2004年大学毕业后就职于enet硅谷动力,2005年在专业媒体移动新人类担任主编一职,2005年年末创办了罗布路 ROBOAD.COM),定位于网络虚拟房地产概念的中文网站。据说目前有VC在关注。
注:ENET?呵呵,可惜那时我已离开,不然还能认识他。
再PS: 以复吃冰网友
感谢你的提醒,你说的是对的。茅侃侃那是个3年项目,全部下来是3亿的总额,前期投资当然是几千万而已,我得到的答案是,一期投资1千万,马上再投4千万。所以,你也是对的。从总额看,我也是对的。你说是么?
再PS: 以复大熊网友
呵呵,是的,我们无需盲目崇拜他们。只是觉得是种现象,我们可以关注下。刚和KT_阿玮哥们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们的共识是:不用去崇拜谁,但可以看着他们成长,或许他们今后会诞生陈天桥,或许他们中的某一个很快会失败,但起码,做事情就值得钦佩。你说是么?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2006-02-06

文/徐志斌

    创业是现在的时兴话题。有时聊着聊着,突然一个哥们满脸兴奋地冲进来,那一定是投身创业大潮了。

    这段时间里,我最重要的一个工作也是和各个创业的老大们聊天,他们中有些已功成名就,有些仍狂奔在创业路上。

    听这些老大们一个个聊起创业中故事和建议,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天,翻起这段时间的采访记录,重新回头看看他们走过的路,有些话还是非常实用的。今天简单整理一下,给兴奋中的哥们们一些参考。

 


TOM网CEO王雷雷

 

(在ENET做记者时,就多次采访王雷雷。这老大不错,经常口无遮拦一些公司机密,他们的PR们就急的四处灭火。心直口快因此很招记者喜欢。

后来到了新浪后,顾虑到一些可能的竞争关系,反而采访少了。但一见他,仍是很开心不加思索地想说就说。那天,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采访一下的想法,他很高兴的说,来吧,不要管什么你是新浪的我是TOM的,咱们都是干活的。想聊什么都成。

摘他那天的一段话:)

 

我觉得,如果为赚钱做一个公司,为尽快地套现做一个公司,是完全不能成功的,可以说成功的机率是零。做互联网公司首先是要有热情、有激情、有兴趣,做事才能成功。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地把你所感兴趣的业务快速做大,这点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铜臭气地想怎样快速赚钱,怎样卖掉公司自己赢利。现在作互联网的年轻人很多目的不纯,是想卖掉公司去赚钱,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我听一个朋友说,互联网初创期就决定你的命运,你作一个新的互联网公司,两星期之内团队的组建决定了你这个互联网公司的性格、文化和未来发展的能力。所以每一个新兴互联网公司的血统,在两星期之内就能决定,你的团队的搭建决定了你的血统和未来的机率。

我觉得赚钱的生意离不开合作伙伴的支持,就像中国有句话,“出门靠朋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无线互联网,都有一个生态价值链,都有不同的合作伙伴,不同的双赢模式,促成产业链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在互联网领域中,合作伙伴非常重要。特别是,你是互联网,但是你要依托于传统的媒体,传统的模式发展。就像周杰伦一样,如果周杰伦不红,他的音乐的短信能赚钱吗?

 


空中网董事长兼CEO周云帆

 

(周云帆,也不用介绍太多。这个大男孩,和王雷雷、汪延他们私交都不错,多少发小的意思。我请教了他如何寻找创业合作伙伴的问题。)

 

我和杨宁应该说是有些缘分,在斯坦福报道的第一天,97年9月,我们俩就碰见了。因为那边一个系的中国学生也不多,我一看他能说点中文,又长得又像中国人,就聊起来,然后就认识了。他在美国呆了十多年,也有车,可以开过来,我刚去什么也不认识,跟他一起出去买菜,所以是先认识了,有了友谊,然后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给希望工程做“中国希望工程98北美爱心行动”,当时我是执行委员会主席,有40多个大学的学生会参与,包括哈佛、耶鲁等大学都参加了,杨宁也在其中做了一些网站的事,因为他是学技术的。我们有同学的友谊、战斗的友谊。回来一起创业,是因为他想创业,我想回国,陈一舟想做互联网,所以就一起创业了,我们有这样一个基础。在Chinaren的时候我们渡过了一些美好的时光。在要被并购的时候以及在搜狐的时候,我们又渡过了一段最艰苦的日子,那时候是互联网最不看好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烧钱的事儿,大家一起渡过了比较悲惨的时候,然后又到空中网一起创业,这种经历也是缘分,很多感情和信任是在这种基础上的。

很多创业的合伙人,我也讲了,为什么很多失败?在美国也是一样,合伙人最后都崩溃了,这就像一个大厦的地基,如果打得不好,是要有分歧的,公司也没法运作。一些人跟着这个人,那些人跟着那个人,最后分崩离析,其实这样就不要一起干,最好是一个人干。如果合伙了,必须是要有信任,而且谁是CEO是最重要的,他必须要有心胸去容下别人。比如杨宁在澳大利亚的CEO论坛说几句话,我就会很高兴,因为他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我们大家。有没有合伙人最关键的是根据自己的条件判断的,如果你没有合伙人,看着别人有,自己也就去找而没有考虑自己的能力,这是很糟糕的。

我认为创业成功就是两点,一点是商务模式,一点是坚韧不拔的精神。我说的商业模式和你脑子里立刻理解的商业模式不一样,也就是要适合你的商业模式,即我能做这个事儿,或者汪延能做那个事儿,但是我们有很多资源,而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你没有这些资源,就不能做我们能做的事儿,当你做的事情没有优势的时候,你就必然会失败。我虽然比你晚3个月,但是我有资源,我可以一下子就起来。所以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要想,第一,你是不是有钱,没有钱肯定做不了;第二,你是不是最适合的,如果你发现你根本就不适合这件事,那就不要做了,因为肯定会必败无疑。所以从商业模式来讲,对于创业的人,无论是下一代互联网还是手机,一定要想清楚是不是适合你做,然后你再去做,这样你成功的机率会大一点。新的应用很多,新的东西也很多,但是不一定是你的。比如新浪利用它的门户、资金等优势杀进来,你可能先做了两年,都是很快湮没了。对于创业企业,找下一个应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你是否有优势去做,当你认准了的时候,就要坚韧不拔地去做。

 

 

千橡集团董事长陈一舟

 

(陈一舟不用说了,几起收购,陈一舟最近很是HAPPY。还想着让猫扑上市。那天,我和他聊的有创业,也有猫扑上市这些话题。)


其实你刚刚提到的猫扑上市也好、Chinaren被并购也好,都是他们特别是从投资人、从公司创办人的角度讲,他们有一个的概念,他手里持有的原来不能流通的股票,突然间可以流通化,得到价值的承认,从你很难估计到它的价值,变成可以实实在在套现的概念。对所有人来讲,这点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投入人来讲,他放了一块钱进去到这个公司,真正最后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拿出来,必须要有并购这样一个事件。

但是对真正怀有一个创业的抱负,真正想做一些事情的人来说,像我陈一舟,并购也好、上市也好,只不过是公司非常漫长的道路中的一个小小的里程碑,而且是刚刚开始。大家可能关注上市,我们关注这个公司更长久。

这一波创业潮理性比较强,做公司理性比较强,投资人理性也比较强。我觉得创新的度比以前大,以前的创业基本是照搬国外商业模式来搞,而现在的创业很多是要走中国独特的国情,国外好的东西不一定中国能适用,所以说,创新的难度加大。

给这些新的创新的小企业,它们面临着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市场迅速扩大,这是他们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已经成功的公司是很强劲的竞争对手,就说新浪,实际上在WEB2.0中有很多机会,你们的视频也做得非常好,你们也可以抓住这些机会,不是只有新公司才能抓住这些机会,新公司如果不断创新的话,汪总也说,新浪也会不断创新,都有机会。对小公司来说,一方面它的机会好,一方面面对这些“庞然大物”们,也不是好惹的。

 

 

中华网前CEO陈启宇

 

(我和他聊天的时候,是关于他离职传言最盛的时候。不过,当他离职的那天,我终于没有打他的手机。这么看来,我发现真不是一个好记者。)

 

我觉得没有少走弯路这件事,有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也创过业,有一些弯路是必须要走的,如果不走,就不知道原来是这样,是学习中的一部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创业的目的是什么?做生意的目的是什么?最终是为赢利。在热潮当中人们经常会说一些没有赢利基础的概念,大家要小心了,最终要想到这是一门生意,你的投入最终是要产出的。属于有这个把握就做,不然的话,肯定是在做一个空的梦想,最终还是会找不到这个梦的。

 

 

马晓霖和许飞


(分别是CHINABBS的总裁,和搜职网的运营总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后来CHINABBS和马晓霖我写进了新浪的白银时代。他们都是第一次创业。他们只谈担心:)

 

  马晓霖:我说点感性认识,因为我毕竟进入公司时间不长,坦率地说,对互联网不是特别熟悉。我想,可能公司发展到一定时候,需要突破技术上的一些瓶颈、人才上的瓶颈,因为现在明显感觉到事业发展得非常快,但是对人才的需求,特别是核心骨干人才的需求非常大。还有是能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持久发展的模式,而且根据市场的变化进行调整,这是我比较担心的。

  许飞:在发展的过程中,我担心的问题其实主要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倒不是担心它会比我们快,而是担心它们比我们慢。在市场上,包括我和我的竞争对手,其实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会经常研究竞争对手的产品,希望在市场上和他们一起成长,因为这样大家可以互相激励,互相鼓舞。因为帮助自己成长的就是自己的对手。

 

 

陈辉民

 

(陈辉民,前西祠胡同创始人之一。如今一批西祠胡同创始人与马晓霖在CHINABBS那里,陈辉民则关注广泛,旗下公司众多,甚至房地产、化学公司都有。重返IT后做了几家公司,一家他还保密不愿意不愿意我多说。另一家,就是专门做租房信息的分类搜索引擎爬狗网。听他聊了聊前后创业的不同:)


我作西祠胡同的时候,从网站本身没有赚到一分钱,我们当时是用软件来养西祠胡同,当时我们认为这种方式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当时互联网的气氛都是这样。但我觉得,如果一个网站不能赢利,那就没有注册的必要,如果一个网民都不付费,那他也可以找到一个替代品。如果一个网站不赢利,那就没有任何价值。我讲的是商业网站,如果说博客或个人网站,那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在创业更当时,因为互联网的投资商更趋于理性、更趋于成熟,他不要求你必须达到什么时候赢利、什么时候上市,如果不能马上上市,那么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的气氛比2000年好得多,那时候的人一门心思在上市,现在的人的想法更趋于成熟。因此说,目前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戴福瑞与庄辰超

 

(他们都是前鲨威体坛的创始人之一,现在联手创办“去哪儿”旅游搜索引擎。和他们聊了两次,时间很长,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进白银时代系列。这篇文章我非常满意,找了很漂亮的角度。他们的创业角度也是切身体会:)

 

创办一家公司,要符合三个条件:一是必须是个来钱的行业,二是必须要做到老大,三是目前已有的公司或新的竞争对手不易进入。第一家公司鲨威体坛 shawei.com)曾经大名鼎鼎,但就是因为竞争对手新浪体育太强大,最后在对抗中落败,不得不出售给了TOM网。

 


和讯网前CEO谢文

 

(谢文,互联网老兵,是我最喜欢采访的对象之一,也很尊敬他。创业经验与他的从业经验一样丰富,敢于说直话。不过,圈子对类似性格的人,好象都是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各占一般,泾渭分明的很。听他聊聊与投资人的关系:)


一个是大家得有一个约定,或者叫做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我记得上次阿里巴巴那个事的时候我在你这谈的,你看现在不说哪个多成功,因为股价随时在变。但是那得出手的,拿得上台面,有核心竞争力,比较稳定的前景互联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接受市场经济最前端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无论 投资方、大股东、小股东、经营层乃至员工,心里满意也罢,不满意也罢,大家都接受、遵循,游戏规则后面诚信原则,包括由于你违反诚信所潜在的法律风险这一套我觉得是现在成功互联网一个基本基石。有没有动手早,有,我记得当年我们刚回国的时候还没有新浪,那时候有叫中网,有人民日报网,我当时做的中公网也是算很早的,为什么没有成功?最根本上还是这点上。现在很多成功人物的传奇一般都要讲个人如何决断、多棒。其实这个是第二位的,你再棒的判断,放在一个错误的或者叫不成熟的游戏规则下,你是输的。所以这个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其它一些常规的管理因素、沟通因素,奖励制度,培训,让员工感到有前途,有事业发展的方向,这些都是应该的。

大家角色不同,一定有所谓共同利益一面,也有各自利益一面,一样,这也属于游戏规则,应该在游戏开始之前,有明确的,不可更改的,有保障的规矩。这也是我们说互联网公司成功的重大的因素之一。发给你期权的时候说好了,几年分几年兑现,那个时候是按照股市上的价格,谁也操纵不了。当你签了约的时候已经定了,你的预期、回报你应该做什么,基本上被框住了,你可以离开,可以放弃,但你这个时候说我不好好干,我还想多要不可以,游戏规则已经定死了。所以这些东西形式很容易学,把它变成一个公司运营的最基本的,最基础的规则,应该说是个非常辛苦的长期的过程。上市公司其实现在也未必有人不想买这个,买那个,但是因为它受纳斯达克那个规则影响,规定死了。那时候是法律在做,所以不会在这上面大家动什么太多脑筋,所以这个公司你会发现,比较战斗力,角色认同比较清楚,没有那么多活思想,活思想大了,离开就是了,不但是你不可以去改规则,特别是现在有很多新创业公司,在这方面大家还在感受不深,摸索、学习甚至犹豫的阶段,这个是很伤人的,很容易把一个本来不错的局给搞坏的。

 

补充:

2006年2月6日17:37分  文章发出后,我的一位朋友,盛大数位红老大,也是位成功的创业者,吴刚,玩笑地总结了他的宝贵经验,看完后,轻松无比,呵呵,就像数位红,本来就是娱乐本质,轻松是关键。

 

他这么说:你要有七分痴力,三分运气,加上守株待兔的耐性,呵~~~~还有天上掉馅饼能砸到的大脑袋,就成了。

 

呵呵~~~~~~可惜啊,怎么比,我的脑袋都不如上面这几位老大的大。怎么能大点呢?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创业是现在的时兴话题。有时聊着聊着,突然一个哥们满脸兴奋地冲进来,那一定是投身创业大潮了。
这段时间里,我最重要的一个工作也是和各个创业的老大们聊天,他们中有些已功成名就,有些仍狂奔在创业路上。
听这些老大们一个个聊起创业中故事和建议,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天,翻起这段时间的采访记录,重新回头看看他们走过的路,有些话还是非常实用的。今天简单整理一下,给兴奋中的哥们们一些参考。

TOM网CEO王雷雷
(在ENET做记者时,就多次采访王雷雷。这老大不错,经常口无遮拦一些公司机密,他们的PR们就急的四处灭火。心直口快因此很招记者喜欢。
后来到了新浪后,顾虑到一些可能的竞争关系,反而采访少了。但一见他,仍是很开心不加思索地想说就说。那天,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采访一下的想法,他很高兴的说,来吧,不要管什么你是新浪的我是TOM的,咱们都是干活的。想聊什么都成。
摘他那天的一段话:)
我觉得,如果为赚钱做一个公司,为尽快地套现做一个公司,是完全不能成功的,可以说成功的机率是零。做互联网公司首先是要有热情、有激情、有兴趣,做事才能成功。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地把你所感兴趣的业务快速做大,这点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铜臭气地想怎样快速赚钱,怎样卖掉公司自己赢利。现在作互联网的年轻人很多目的不纯,是想卖掉公司去赚钱,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我听一个朋友说,互联网初创期就决定你的命运,你作一个新的互联网公司,两星期之内团队的组建决定了你这个互联网公司的性格、文化和未来发展的能力。所以每一个新兴互联网公司的血统,在两星期之内就能决定,你的团队的搭建决定了你的血统和未来的机率。
我觉得赚钱的生意离不开合作伙伴的支持,就像中国有句话,“出门靠朋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无线互联网,都有一个生态价值链,都有不同的合作伙伴,不同的双赢模式,促成产业链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在互联网领域中,合作伙伴非常重要。特别是,你是互联网,但是你要依托于传统的媒体,传统的模式发展。就像周杰伦一样,如果周杰伦不红,他的音乐的短信能赚钱吗?

空中网董事长兼CEO周云帆
(周云帆,也不用介绍太多。这个大男孩,和王雷雷、汪延他们私交都不错,多少发小的意思。我请教了他如何寻找创业合作伙伴的问题。)
我和杨宁应该说是有些缘分,在斯坦福报道的第一天,97年9月,我们俩就碰见了。因为那边一个系的中国学生也不多,我一看他能说点中文,又长得又像中国人,就聊起来,然后就认识了。他在美国呆了十多年,也有车,可以开过来,我刚去什么也不认识,跟他一起出去买菜,所以是先认识了,有了友谊,然后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给希望工程做“中国希望工程98北美爱心行动”,当时我是执行委员会主席,有40多个大学的学生会参与,包括哈佛、耶鲁等大学都参加了,杨宁也在其中做了一些网站的事,因为他是学技术的。我们有同学的友谊、战斗的友谊。回来一起创业,是因为他想创业,我想回国,陈一舟想做互联网,所以就一起创业了,我们有这样一个基础。在Chinaren的时候我们渡过了一些美好的时光。在要被并购的时候以及在搜狐的时候,我们又渡过了一段最艰苦的日子,那时候是互联网最不看好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烧钱的事儿,大家一起渡过了比较悲惨的时候,然后又到空中网一起创业,这种经历也是缘分,很多感情和信任是在这种基础上的。
很多创业的合伙人,我也讲了,为什么很多失败?在美国也是一样,合伙人最后都崩溃了,这就像一个大厦的地基,如果打得不好,是要有分歧的,公司也没法运作。一些人跟着这个人,那些人跟着那个人,最后分崩离析,其实这样就不要一起干,最好是一个人干。如果合伙了,必须是要有信任,而且谁是CEO是最重要的,他必须要有心胸去容下别人。比如杨宁在澳大利亚的CEO论坛说几句话,我就会很高兴,因为他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我们大家。有没有合伙人最关键的是根据自己的条件判断的,如果你没有合伙人,看着别人有,自己也就去找而没有考虑自己的能力,这是很糟糕的。
我认为创业成功就是两点,一点是商务模式,一点是坚韧不拔的精神。我说的商业模式和你脑子里立刻理解的商业模式不一样,也就是要适合你的商业模式,即我能做这个事儿,或者汪延能做那个事儿,但是我们有很多资源,而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你没有这些资源,就不能做我们能做的事儿,当你做的事情没有优势的时候,你就必然会失败。我虽然比你晚3个月,但是我有资源,我可以一下子就起来。所以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要想,第一,你是不是有钱,没有钱肯定做不了;第二,你是不是最适合的,如果你发现你根本就不适合这件事,那就不要做了,因为肯定会必败无疑。所以从商业模式来讲,对于创业的人,无论是下一代互联网还是手机,一定要想清楚是不是适合你做,然后你再去做,这样你成功的机率会大一点。新的应用很多,新的东西也很多,但是不一定是你的。比如新浪利用它的门户、资金等优势杀进来,你可能先做了两年,都是很快湮没了。对于创业企业,找下一个应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你是否有优势去做,当你认准了的时候,就要坚韧不拔地去做。
千橡集团董事长陈一舟
(陈一舟不用说了,几起收购,陈一舟最近很是HAPPY。还想着让猫扑上市。那天,我和他聊的有创业,也有猫扑上市这些话题。)

其实你刚刚提到的猫扑上市也好、Chinaren被并购也好,都是他们特别是从投资人、从公司创办人的角度讲,他们有一个的概念,他手里持有的原来不能流通的股票,突然间可以流通化,得到价值的承认,从你很难估计到它的价值,变成可以实实在在套现的概念。对所有人来讲,这点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投入人来讲,他放了一块钱进去到这个公司,真正最后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拿出来,必须要有并购这样一个事件。
但是对真正怀有一个创业的抱负,真正想做一些事情的人来说,像我陈一舟,并购也好、上市也好,只不过是公司非常漫长的道路中的一个小小的里程碑,而且是刚刚开始。大家可能关注上市,我们关注这个公司更长久。
这一波创业潮理性比较强,做公司理性比较强,投资人理性也比较强。我觉得创新的度比以前大,以前的创业基本是照搬国外商业模式来搞,而现在的创业很多是要走中国独特的国情,国外好的东西不一定中国能适用,所以说,创新的难度加大。
给这些新的创新的小企业,它们面临着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市场迅速扩大,这是他们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已经成功的公司是很强劲的竞争对手,就说新浪,实际上在WEB2.0中有很多机会,你们的视频也做得非常好,你们也可以抓住这些机会,不是只有新公司才能抓住这些机会,新公司如果不断创新的话,汪总也说,新浪也会不断创新,都有机会。对小公司来说,一方面它的机会好,一方面面对这些“庞然大物”们,也不是好惹的。
中华网前CEO陈启宇
(我和他聊天的时候,是关于他离职传言最盛的时候。不过,当他离职的那天,我终于没有打他的手机。这么看来,我发现真不是一个好记者。)
我觉得没有少走弯路这件事,有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也创过业,有一些弯路是必须要走的,如果不走,就不知道原来是这样,是学习中的一部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创业的目的是什么?做生意的目的是什么?最终是为赢利。在热潮当中人们经常会说一些没有赢利基础的概念,大家要小心了,最终要想到这是一门生意,你的投入最终是要产出的。属于有这个把握就做,不然的话,肯定是在做一个空的梦想,最终还是会找不到这个梦的。
马晓霖和许飞

(分别是CHINABBS的总裁,和搜职网的运营总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后来CHINABBS和马晓霖我写进了新浪的白银时代。他们都是第一次创业。他们只谈担心:)
马晓霖:我说点感性认识,因为我毕竟进入公司时间不长,坦率地说,对互联网不是特别熟悉。我想,可能公司发展到一定时候,需要突破技术上的一些瓶颈、人才上的瓶颈,因为现在明显感觉到事业发展得非常快,但是对人才的需求,特别是核心骨干人才的需求非常大。还有是能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持久发展的模式,而且根据市场的变化进行调整,这是我比较担心的。
许飞:在发展的过程中,我担心的问题其实主要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倒不是担心它会比我们快,而是担心它们比我们慢。在市场上,包括我和我的竞争对手,其实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会经常研究竞争对手的产品,希望在市场上和他们一起成长,因为这样大家可以互相激励,互相鼓舞。因为帮助自己成长的就是自己的对手。
陈辉民
(陈辉民,前西祠胡同创始人之一。如今一批西祠胡同创始人与马晓霖在CHINABBS那里,陈辉民则关注广泛,旗下公司众多,甚至房地产、化学公司都有。重返IT后做了几家公司,一家他还保密不愿意不愿意我多说。另一家,就是专门做租房信息的分类搜索引擎爬狗网。听他聊了聊前后创业的不同:)

我作西祠胡同的时候,从网站本身没有赚到一分钱,我们当时是用软件来养西祠胡同,当时我们认为这种方式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当时互联网的气氛都是这样。但我觉得,如果一个网站不能赢利,那就没有注册的必要,如果一个网民都不付费,那他也可以找到一个替代品。如果一个网站不赢利,那就没有任何价值。我讲的是商业网站,如果说博客或个人网站,那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在创业更当时,因为互联网的投资商更趋于理性、更趋于成熟,他不要求你必须达到什么时候赢利、什么时候上市,如果不能马上上市,那么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的气氛比2000年好得多,那时候的人一门心思在上市,现在的人的想法更趋于成熟。因此说,目前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戴福瑞与庄辰超
(他们都是前鲨威体坛的创始人之一,现在联手创办“去哪儿”旅游搜索引擎。和他们聊了两次,时间很长,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进白银时代系列。这篇文章我非常满意,找了很漂亮的角度。他们的创业角度也是切身体会:)
创办一家公司,要符合三个条件:一是必须是个来钱的行业,二是必须要做到老大,三是目前已有的公司或新的竞争对手不易进入。第一家公司鲨威体坛 shawei.com)曾经大名鼎鼎,但就是因为竞争对手新浪体育太强大,最后在对抗中落败,不得不出售给了TOM网。

和讯网前CEO谢文
(谢文,互联网老兵,是我最喜欢采访的对象之一,也很尊敬他。创业经验与他的从业经验一样丰富,敢于说直话。不过,圈子对类似性格的人,好象都是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各占一般,泾渭分明的很。听他聊聊与投资人的关系:)

一个是大家得有一个约定,或者叫做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我记得上次阿里巴巴那个事的时候我在你这谈的,你看现在不说哪个多成功,因为股价随时在变。但是那得出手的,拿得上台面,有核心竞争力,比较稳定的前景互联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接受市场经济最前端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无论 投资方、大股东、小股东、经营层乃至员工,心里满意也罢,不满意也罢,大家都接受、遵循,游戏规则后面诚信原则,包括由于你违反诚信所潜在的法律风险这一套我觉得是现在成功互联网一个基本基石。有没有动手早,有,我记得当年我们刚回国的时候还没有新浪,那时候有叫中网,有人民日报网,我当时做的中公网也是算很早的,为什么没有成功?最根本上还是这点上。现在很多成功人物的传奇一般都要讲个人如何决断、多棒。其实这个是第二位的,你再棒的判断,放在一个错误的或者叫不成熟的游戏规则下,你是输的。所以这个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其它一些常规的管理因素、沟通因素,奖励制度,培训,让员工感到有前途,有事业发展的方向,这些都是应该的。
大家角色不同,一定有所谓共同利益一面,也有各自利益一面,一样,这也属于游戏规则,应该在游戏开始之前,有明确的,不可更改的,有保障的规矩。这也是我们说互联网公司成功的重大的因素之一。发给你期权的时候说好了,几年分几年兑现,那个时候是按照股市上的价格,谁也操纵不了。当你签了约的时候已经定了,你的预期、回报你应该做什么,基本上被框住了,你可以离开,可以放弃,但你这个时候说我不好好干,我还想多要不可以,游戏规则已经定死了。所以这些东西形式很容易学,把它变成一个公司运营的最基本的,最基础的规则,应该说是个非常辛苦的长期的过程。上市公司其实现在也未必有人不想买这个,买那个,但是因为它受纳斯达克那个规则影响,规定死了。那时候是法律在做,所以不会在这上面大家动什么太多脑筋,所以这个公司你会发现,比较战斗力,角色认同比较清楚,没有那么多活思想,活思想大了,离开就是了,不但是你不可以去改规则,特别是现在有很多新创业公司,在这方面大家还在感受不深,摸索、学习甚至犹豫的阶段,这个是很伤人的,很容易把一个本来不错的局给搞坏的。
补充:
2006年2月6日17:37分 文章发出后,我的一位朋友,盛大数位红老大,也是位成功的创业者,吴刚,玩笑地总结了他的宝贵经验,看完后,轻松无比,呵呵,就像数位红,本来就是娱乐本质,轻松是关键。
他这么说:你要有七分痴力,三分运气,加上守株待兔的耐性,呵~~~~还有天上掉馅饼能砸到的大脑袋,就成了。
呵呵~~~~~~可惜啊,怎么比,我的脑袋都不如上面这几位老大的大。怎么能大点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文/徐志斌
创业是现在的时兴话题。有时聊着聊着,突然一个哥们满脸兴奋地冲进来,那一定是投身创业大潮了。
这段时间里,我最重要的一个工作也是和各个创业的老大们聊天,他们中有些已功成名就,有些仍狂奔在创业路上。
听这些老大们一个个聊起创业中故事和建议,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这些天,翻起这段时间的采访记录,重新回头看看他们走过的路,有些话还是非常实用的。今天简单整理一下,给兴奋中的哥们们一些参考。

TOM网CEO王雷雷
(在ENET做记者时,就多次采访王雷雷。这老大不错,经常口无遮拦一些公司机密,他们的PR们就急的四处灭火。心直口快因此很招记者喜欢。
后来到了新浪后,顾虑到一些可能的竞争关系,反而采访少了。但一见他,仍是很开心不加思索地想说就说。那天,我小心翼翼地提出采访一下的想法,他很高兴的说,来吧,不要管什么你是新浪的我是TOM的,咱们都是干活的。想聊什么都成。
摘他那天的一段话:)
我觉得,如果为赚钱做一个公司,为尽快地套现做一个公司,是完全不能成功的,可以说成功的机率是零。做互联网公司首先是要有热情、有激情、有兴趣,做事才能成功。所以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踏踏实实地把你所感兴趣的业务快速做大,这点是非常重要的,而不是铜臭气地想怎样快速赚钱,怎样卖掉公司自己赢利。现在作互联网的年轻人很多目的不纯,是想卖掉公司去赚钱,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我听一个朋友说,互联网初创期就决定你的命运,你作一个新的互联网公司,两星期之内团队的组建决定了你这个互联网公司的性格、文化和未来发展的能力。所以每一个新兴互联网公司的血统,在两星期之内就能决定,你的团队的搭建决定了你的血统和未来的机率。
我觉得赚钱的生意离不开合作伙伴的支持,就像中国有句话,“出门靠朋友”,无论是互联网还是无线互联网,都有一个生态价值链,都有不同的合作伙伴,不同的双赢模式,促成产业链的发展。所以我觉得,在互联网领域中,合作伙伴非常重要。特别是,你是互联网,但是你要依托于传统的媒体,传统的模式发展。就像周杰伦一样,如果周杰伦不红,他的音乐的短信能赚钱吗?

空中网董事长兼CEO周云帆
(周云帆,也不用介绍太多。这个大男孩,和王雷雷、汪延他们私交都不错,多少发小的意思。我请教了他如何寻找创业合作伙伴的问题。)
我和杨宁应该说是有些缘分,在斯坦福报道的第一天,97年9月,我们俩就碰见了。因为那边一个系的中国学生也不多,我一看他能说点中文,又长得又像中国人,就聊起来,然后就认识了。他在美国呆了十多年,也有车,可以开过来,我刚去什么也不认识,跟他一起出去买菜,所以是先认识了,有了友谊,然后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给希望工程做“中国希望工程98北美爱心行动”,当时我是执行委员会主席,有40多个大学的学生会参与,包括哈佛、耶鲁等大学都参加了,杨宁也在其中做了一些网站的事,因为他是学技术的。我们有同学的友谊、战斗的友谊。回来一起创业,是因为他想创业,我想回国,陈一舟想做互联网,所以就一起创业了,我们有这样一个基础。在Chinaren的时候我们渡过了一些美好的时光。在要被并购的时候以及在搜狐的时候,我们又渡过了一段最艰苦的日子,那时候是互联网最不看好的时候。大家都认为互联网是烧钱的事儿,大家一起渡过了比较悲惨的时候,然后又到空中网一起创业,这种经历也是缘分,很多感情和信任是在这种基础上的。
很多创业的合伙人,我也讲了,为什么很多失败?在美国也是一样,合伙人最后都崩溃了,这就像一个大厦的地基,如果打得不好,是要有分歧的,公司也没法运作。一些人跟着这个人,那些人跟着那个人,最后分崩离析,其实这样就不要一起干,最好是一个人干。如果合伙了,必须是要有信任,而且谁是CEO是最重要的,他必须要有心胸去容下别人。比如杨宁在澳大利亚的CEO论坛说几句话,我就会很高兴,因为他不是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我们大家。有没有合伙人最关键的是根据自己的条件判断的,如果你没有合伙人,看着别人有,自己也就去找而没有考虑自己的能力,这是很糟糕的。
我认为创业成功就是两点,一点是商务模式,一点是坚韧不拔的精神。我说的商业模式和你脑子里立刻理解的商业模式不一样,也就是要适合你的商业模式,即我能做这个事儿,或者汪延能做那个事儿,但是我们有很多资源,而你是一个大学毕业生,你没有这些资源,就不能做我们能做的事儿,当你做的事情没有优势的时候,你就必然会失败。我虽然比你晚3个月,但是我有资源,我可以一下子就起来。所以你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要想,第一,你是不是有钱,没有钱肯定做不了;第二,你是不是最适合的,如果你发现你根本就不适合这件事,那就不要做了,因为肯定会必败无疑。所以从商业模式来讲,对于创业的人,无论是下一代互联网还是手机,一定要想清楚是不是适合你做,然后你再去做,这样你成功的机率会大一点。新的应用很多,新的东西也很多,但是不一定是你的。比如新浪利用它的门户、资金等优势杀进来,你可能先做了两年,都是很快湮没了。对于创业企业,找下一个应用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要看到你是否有优势去做,当你认准了的时候,就要坚韧不拔地去做。
千橡集团董事长陈一舟
(陈一舟不用说了,几起收购,陈一舟最近很是HAPPY。还想着让猫扑上市。那天,我和他聊的有创业,也有猫扑上市这些话题。)

其实你刚刚提到的猫扑上市也好、Chinaren被并购也好,都是他们特别是从投资人、从公司创办人的角度讲,他们有一个的概念,他手里持有的原来不能流通的股票,突然间可以流通化,得到价值的承认,从你很难估计到它的价值,变成可以实实在在套现的概念。对所有人来讲,这点是很重要的,特别是对投入人来讲,他放了一块钱进去到这个公司,真正最后把一块钱变成十块钱拿出来,必须要有并购这样一个事件。
但是对真正怀有一个创业的抱负,真正想做一些事情的人来说,像我陈一舟,并购也好、上市也好,只不过是公司非常漫长的道路中的一个小小的里程碑,而且是刚刚开始。大家可能关注上市,我们关注这个公司更长久。
这一波创业潮理性比较强,做公司理性比较强,投资人理性也比较强。我觉得创新的度比以前大,以前的创业基本是照搬国外商业模式来搞,而现在的创业很多是要走中国独特的国情,国外好的东西不一定中国能适用,所以说,创新的难度加大。
给这些新的创新的小企业,它们面临着两方面的因素,一方面,市场迅速扩大,这是他们的机会。另外一方面,已经成功的公司是很强劲的竞争对手,就说新浪,实际上在WEB2.0中有很多机会,你们的视频也做得非常好,你们也可以抓住这些机会,不是只有新公司才能抓住这些机会,新公司如果不断创新的话,汪总也说,新浪也会不断创新,都有机会。对小公司来说,一方面它的机会好,一方面面对这些“庞然大物”们,也不是好惹的。
中华网前CEO陈启宇
(我和他聊天的时候,是关于他离职传言最盛的时候。不过,当他离职的那天,我终于没有打他的手机。这么看来,我发现真不是一个好记者。)
我觉得没有少走弯路这件事,有很多朋友,包括我自己也创过业,有一些弯路是必须要走的,如果不走,就不知道原来是这样,是学习中的一部分。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要明白,创业的目的是什么?做生意的目的是什么?最终是为赢利。在热潮当中人们经常会说一些没有赢利基础的概念,大家要小心了,最终要想到这是一门生意,你的投入最终是要产出的。属于有这个把握就做,不然的话,肯定是在做一个空的梦想,最终还是会找不到这个梦的。
马晓霖和许飞

(分别是CHINABBS的总裁,和搜职网的运营总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后来CHINABBS和马晓霖我写进了新浪的白银时代。他们都是第一次创业。他们只谈担心:)
马晓霖:我说点感性认识,因为我毕竟进入公司时间不长,坦率地说,对互联网不是特别熟悉。我想,可能公司发展到一定时候,需要突破技术上的一些瓶颈、人才上的瓶颈,因为现在明显感觉到事业发展得非常快,但是对人才的需求,特别是核心骨干人才的需求非常大。还有是能不能找到一个很好的持久发展的模式,而且根据市场的变化进行调整,这是我比较担心的。
许飞:在发展的过程中,我担心的问题其实主要还是我们的竞争对手,我倒不是担心它会比我们快,而是担心它们比我们慢。在市场上,包括我和我的竞争对手,其实也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会经常研究竞争对手的产品,希望在市场上和他们一起成长,因为这样大家可以互相激励,互相鼓舞。因为帮助自己成长的就是自己的对手。
陈辉民
(陈辉民,前西祠胡同创始人之一。如今一批西祠胡同创始人与马晓霖在CHINABBS那里,陈辉民则关注广泛,旗下公司众多,甚至房地产、化学公司都有。重返IT后做了几家公司,一家他还保密不愿意不愿意我多说。另一家,就是专门做租房信息的分类搜索引擎爬狗网。听他聊了聊前后创业的不同:)

我作西祠胡同的时候,从网站本身没有赚到一分钱,我们当时是用软件来养西祠胡同,当时我们认为这种方式是理所应当的,因为当时互联网的气氛都是这样。但我觉得,如果一个网站不能赢利,那就没有注册的必要,如果一个网民都不付费,那他也可以找到一个替代品。如果一个网站不赢利,那就没有任何价值。我讲的是商业网站,如果说博客或个人网站,那根本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现在创业更当时,因为互联网的投资商更趋于理性、更趋于成熟,他不要求你必须达到什么时候赢利、什么时候上市,如果不能马上上市,那么能不能养活自己?现在的气氛比2000年好得多,那时候的人一门心思在上市,现在的人的想法更趋于成熟。因此说,目前对于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

戴福瑞与庄辰超
(他们都是前鲨威体坛的创始人之一,现在联手创办“去哪儿”旅游搜索引擎。和他们聊了两次,时间很长,写了一篇长长的文章进白银时代系列。这篇文章我非常满意,找了很漂亮的角度。他们的创业角度也是切身体会:)
创办一家公司,要符合三个条件:一是必须是个来钱的行业,二是必须要做到老大,三是目前已有的公司或新的竞争对手不易进入。第一家公司鲨威体坛 shawei.com)曾经大名鼎鼎,但就是因为竞争对手新浪体育太强大,最后在对抗中落败,不得不出售给了TOM网。

和讯网前CEO谢文
(谢文,互联网老兵,是我最喜欢采访的对象之一,也很尊敬他。创业经验与他的从业经验一样丰富,敢于说直话。不过,圈子对类似性格的人,好象都是喜欢的和不喜欢的各占一般,泾渭分明的很。听他聊聊与投资人的关系:)

一个是大家得有一个约定,或者叫做一个大家共同遵守的游戏规则,我记得上次阿里巴巴那个事的时候我在你这谈的,你看现在不说哪个多成功,因为股价随时在变。但是那得出手的,拿得上台面,有核心竞争力,比较稳定的前景互联网公司,无一例外都是接受市场经济最前端的游戏规则,这个游戏规则无论 投资方、大股东、小股东、经营层乃至员工,心里满意也罢,不满意也罢,大家都接受、遵循,游戏规则后面诚信原则,包括由于你违反诚信所潜在的法律风险这一套我觉得是现在成功互联网一个基本基石。有没有动手早,有,我记得当年我们刚回国的时候还没有新浪,那时候有叫中网,有人民日报网,我当时做的中公网也是算很早的,为什么没有成功?最根本上还是这点上。现在很多成功人物的传奇一般都要讲个人如何决断、多棒。其实这个是第二位的,你再棒的判断,放在一个错误的或者叫不成熟的游戏规则下,你是输的。所以这个是最重要的,在这个基础上,其它一些常规的管理因素、沟通因素,奖励制度,培训,让员工感到有前途,有事业发展的方向,这些都是应该的。
大家角色不同,一定有所谓共同利益一面,也有各自利益一面,一样,这也属于游戏规则,应该在游戏开始之前,有明确的,不可更改的,有保障的规矩。这也是我们说互联网公司成功的重大的因素之一。发给你期权的时候说好了,几年分几年兑现,那个时候是按照股市上的价格,谁也操纵不了。当你签了约的时候已经定了,你的预期、回报你应该做什么,基本上被框住了,你可以离开,可以放弃,但你这个时候说我不好好干,我还想多要不可以,游戏规则已经定死了。所以这些东西形式很容易学,把它变成一个公司运营的最基本的,最基础的规则,应该说是个非常辛苦的长期的过程。上市公司其实现在也未必有人不想买这个,买那个,但是因为它受纳斯达克那个规则影响,规定死了。那时候是法律在做,所以不会在这上面大家动什么太多脑筋,所以这个公司你会发现,比较战斗力,角色认同比较清楚,没有那么多活思想,活思想大了,离开就是了,不但是你不可以去改规则,特别是现在有很多新创业公司,在这方面大家还在感受不深,摸索、学习甚至犹豫的阶段,这个是很伤人的,很容易把一个本来不错的局给搞坏的。
补充:
2006年2月6日17:37分 文章发出后,我的一位朋友,盛大数位红老大,也是位成功的创业者,吴刚,玩笑地总结了他的宝贵经验,看完后,轻松无比,呵呵,就像数位红,本来就是娱乐本质,轻松是关键。
他这么说:你要有七分痴力,三分运气,加上守株待兔的耐性,呵~~~~还有天上掉馅饼能砸到的大脑袋,就成了。
呵呵~~~~~~可惜啊,怎么比,我的脑袋都不如上面这几位老大的大。怎么能大点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轻松阅读: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推荐阅读:[创业成功CEO的宝贵经验][80年代后创业的年轻哥们年龄表]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离职转去做VC的CEO们][涌动在身边的创业念头]
那些令创业者开心或痛恨的事情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一:借势、共生、发展,及升华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三:如何评估网络媒体公关传播效果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美国见闻录:在海外,你可以感觉到这样的中国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蓝海战略》作者演讲回放:蓝海在恨你的人那里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