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9-15

美国新上映的《国家要案》中,对博主们有个尖锐的批评,毫不留情。

那是当国会议员斯蒂芬跑到他的好友、华盛顿时报大记者卡尔家里求助的时候,卡尔让斯蒂芬给自己讲清楚后者与女助手之间的关系,漂亮的女助手被人谋杀而使议员遭到了巨大的质疑。
大记者建议粉嫩的议员说,你应该去质疑地铁部门的安全性,你要主动出击,不然就只能任由喝人血的博主向你任意开火。

他是在说他年轻、漂亮、能干的女同事黛拉,说她是喝人血。要知道,这位女同事在她和他的上司眼里可是一位好员工,“几乎每一个小时都会有一篇不错的报道出来。”后来,卡尔在凌晨给她打电话时,她也奋不顾身地爬起来去采访干活。

这哪里是博主啊?!简直就是美国版的网络编辑。只不过她们是用博客的身份在工作,和中国的网络编辑们一样,也是廉价拼命的主。这位美丽的女编辑在后 来的过程中,与卡尔一起力挽狂澜,将一个巨大的黑幕抽丝剥茧,层层调查挖掘出来,期间经历之恐怖危险,或许其它女孩早就崩溃了,幸亏是黛拉。
不过即使这样,借着主流媒体大记者卡尔的口,美国人依然毫不留情地对博客现象进行了抨击,和深刻反思:乱写的博客简直是在喝人血。没采访没调查就闭着眼睛乱写——之前卡尔曾拒绝了黛拉想了解情况的请求;在让博客成为网络生活的一部分后,美国人开始自省。

博客并不是唯一一个被抨击的角色。这部电影是一部歌颂记者的电影,好记者很伟大是目前好莱坞歌颂的潮流。之前我写过一篇好莱坞眼中的记者,大约最近 又进入了蜜月期,到了歌颂的时候,谁知道还有多久又要被抨击呢?顺便被抨击的,则包括了混蛋的国会议员,有老婆还偷情;无耻的公关,没有职业道德乱搞鬼; 财迷心窍的安全企业,为了钱不惜让士兵去送死等等等等。
电影也在暗示博主的自我救赎与成长之路。年轻的黛拉在后来采访过程中得到一点线索,某号称是死去的女助理朋友告诉她说,议员曾支付给该小蜜 一大批钱帮她还信用卡的债(即使是议员的助理,照样欠下大批信用卡债务,这是在反思金融危机起源?)。黛拉迫不及待想成文,但被卡尔制止,他一步步引导着 没有做过正规记者的黛拉展开调查。
大约好莱坞认为,严谨的工作过程能让不严谨的博客变得严谨起来。
电影中,黛拉号称是博客,在报纸及网络版上发表文章,其实就是报社员工。与中国网络有几大相同点是:
1、博客总是优秀的少,资深的少,能坚持持续性博起,并写的风趣幽默的更少。

2、不管自产还是外人生产,都是编辑推荐、主导。换句话说,您要是在中国博客托管商建立了自己的博客,编辑不推荐,十之八九没几个人看您。

3、电影中的华盛顿时报,干脆博主为传媒工作。在中国,博客内容是依附在网站内容中的一部分。
这部电影也间接回答了一个问题,即为什么博客产业链、包括下游的阅读器市场没有发展起来。自有博客后不久,阅读器(RSS聚合)就发展起来,但至今未有亮色。

一天晚上,飞猪、雷中辉和我聊天时说到,Google Reader尽管是一款明星产品,但用户之少,会跌碎所有的眼镜。这个应用也是谷歌所有产品线中用户最少的那个。上次和吕欣欣聊天时也问到这个问题,答案 我倒不记得了,只是和上面话题无关。他的阅读器产品还好,顺利出售了。而国内的其他几家则要么倒闭,要么步履维艰中。
博客托管商的数据也会大致呈现出,90%的流量会集中在10%左右的名博账号中。这是现实,也是编辑导向的所能呈现的自然结果。更多优秀的后进入者将如何进入被阅读这条链条?因此,新鲜优秀的博客自推荐与被推荐这个环节总是没有得到被很好的解决。

当然,总有例外不是?如坏人遍地都是一样,好人也遍地都是。那天和一位CEO聊到某产业的发展,他分析的极其过瘾,事后我惴惴地问,你咋分析的这么透彻呢?他微微一笑,说,这可是我历时半年,研究了几千篇北美名博的文章才得出的一点小结论!

哇?哪些名博啊?告诉我一下好不好?

2009-09-03

好吧好吧,我们将优朋普乐告迅雷,激动网告56土豆PPLIVE看成是一个积极的信号吧。视频网站到了要发财的时候了。 

那天暴风影音冯鑫就告诉我说,志斌你看,土豆和优酷在今年前7个月广告收入过亿呢!而去年全年,这两家视频网站广告收入也不过徘徊在8000万左右。 

 

这个数字和我得到的大抵相当。比如有个优酷的朋友就告诉我,古永锵激动地在员工大会上宣布了过亿的广告收入这个数字。这个数字比门户的视频广告收入甚至要高些。 

冯鑫提供的数字显示,尤其是最近这3到4个月,上升的速度越来越快。可能过去月收入300万或500万,现在就到了800万甚至千万。拉升很快,翻着跟斗往上涨。 

 

最近说视频网站好,投资迅雷的周鸿祎也提到过,他甚至干脆的直接,说迅雷将来可能会成为中国视频最大的一个公司,大家都在迅雷的平台上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视频。 

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刘二海也提到过。我问他接下来互联网的机会,他琢磨了一会,中间就说到了视频。或许视频网站现在的模式不会大成,但是他认为总会有种新的模式新的机会很快会出来。

 

不过,视频网站的成本还是很高。我和优酷的朋友对算半天,还是认为尽管半年收入过亿,但是成本还是没有打住。因此收入增长很快,盈利倒还是仍然需要点时间。 

 

冯鑫提到的另外一点我倒是没听说。他说,很多4A公司的人辞职,纷纷加入视频网站做销售。原因在于他们发现,金融危机越发展,传统的机会越来越少,而大公司投放在新媒体的比例倒是不断增加,尤其是视频。

这倒解释了视频网站收入快速提升的原因。倒是接下来的话雷人半死。冯鑫说,好戏还在后头呢。只要收入一起来,各家的竞争就会开始激烈起来,那时候,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招式都有。

 

还会有什么新的凶猛招式?权当现在的正版盗版起诉战是个开始吧,谁知道接下来还有什么更出人意料的?我们倒是期望视频网站能冲出一两个新模式来。

 

 

你也可以在滴上实时收听我http://dii.cn/action/InviteRegisterAction.action?uid=f6d690103de711debc35001185fef60a

2009-09-02

那次聊天,二海对我说,你知道吗,有段时间联想投资差点做不下去。二海是联想投资董事总经理。

20037月刘二海加入联想投资时,还是第一期基金时期。不过,外面从没有报道过的是,联想投资第一期基金投下去后,好几个项目都没有成功。一度,刘二海要被派去一家被投的企业做总经理,以救项目以水火。

同时聊天的还有联想投首席管理顾问王建庆女士。她曾在大联想,2000年时参与创办联想投资,是元老之一。一度,她也被派往一家被投企业做总经理。甚至要自己去法院应对诉讼。那段时间,坚持下来的是几位核心。

我就抓狂。为什么到摄像机关闭了才说这些呢?要是和网友们一起分享下该多好。于是几个人就一起笑了起来。

当时约二海和王建庆聊天,起因是想聊聊联想投资的一些故事。大家看到太多风光,但总看不到成长的过程。他们说起上面那些往事时说,真的,这些事情我们从没对外说过,好多人都不知道。

难的地方会有很多,比如,卖PC的思维换到做风投,之前是每周每月都能看到报表,风投就不同了,投出去有没有效果都不知道。还有管理思维,有人就曾向刘二海抱怨过,说管的真死。

现在联想投资有很多严格的规定,就是那些被他们自己称为“血淋淋”的教训给教育出来的。

那天和另一位正在创业的哥们聊天,他之前在百度。一次坐他车子出去玩,我笑着问他,你这么老加班怎么吃的消?他几乎天天挂在线上,没白没黑。结果他爱人回头说,你知道吗,这还是好的时候,过去他忙起来时一个月只有23天在家,其它时间都在外面跑业务。现在已经很幸福了。那样的日子他一过几年。

他家里据说还有一本过去的日历,出差时就将日子画上一个圈圈,结果最后一看,满是圈圈。大部分时间都在各地奔忙。到最后百度上市的时候,据说李彦宏哭了,他自己也关起门来大哭一场。因为实在过去艰辛。

听他这么一说,我就觉得十分惭愧。自己加班也算多,和他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我就和朋友们聊起这些。有哥们就说,只有成功的人,才有资格回忆过去,回忆失败。我眨巴眨巴眼,没有太听明白。但这些艰辛的往事,他们不说,谁又知道呢?我们不能只见人家吃肉,也该看看人家过去是怎么挨打的啊。这些挨打的经历更值得我们敬佩。


你也可以在滴上实时收听我。邀请码:http://dii.cn/action/InviteRegisterAction.action?uid=f6d690103de711debc35001185fef60a

2009-06-08

让俺自娱下下吧。就一下下。因为今年的博鳌,值得纪念。
4月19日晚上7点,为期3天的博鳌正式结束。刚才的发布会上,我举手获得了提问。这是09博鳌论坛最后一个提问。

17日第一天的正式记者会上,第一个问题也是由我问出。

这一次博鳌论坛,第一个问题由我问出,最后一个问题也是由我结束。当然也是自腾讯始,自腾讯结束。当然值得让自己自娱一下了。

记得第一个问题,是问拉莫斯总统和龙永图先生,金融危机不仅给发达国家自省、找错、修复的时机,新兴经济体在发展经济、大量引进外资方面是不是也在反思?

然后又补了一个问题,尽管金融危机肆虐,是不是意味着新兴经济体在努力挽救经济的同时,将无法兼顾环境保护?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问龙永图先生,此次博鳌虽然传递了大量信心,但也在其中听到了许多独立的声音,如呼吁政府开放更多服务领域给民营企业,鼓励投资拉动就业。从此次博鳌看,是不是中国政府有这样的意愿?会通过什么条件触发?

最后一个问完了的时候,旁边一牛财经记者说,哇,你干么不问的狠点?

 

2005-03-16

周伟焜坐在面前,他在微笑,这样看上去,他不像一个长者,或者更像你身边的某一位好朋友。

这时一个记者问他,你对联想的冒险有什么好建议吗?周伟焜顽皮地笑着回答他说,联想?那你应该去问柳传志啊。神情更是像足了小时的顽伴。你很难想象,他已经掌管IBM大中华区好多年,好多年。
这是一个传奇,就在身边。

这已经是我第二次单独采访周伟焜。虽然每次都是新浪的实力在帮忙——新浪约请周伟焜做总裁在线。但一坐到他面前,就没有了任何隔阂,他会想着你开几个温和的玩笑,让年轻的记者放松。

周伟焜说,我不属于冒险这类,但是很积极的一个人。他说,我对IBM中国从来就没满意过。因为每次“都会制定新的目标”。因为,“IBM希望国外的客户对他说,找些中国的专家过来帮我吧”。当达到这些,或许才算满意。

他还会每次对记者说,IBM的每一类业务都很重要,我们都很重视。理由居然是,要是你们写出去了,下次约我们的人采访,就会说谁很重要谁不重要了。
这让一些年轻的记者觉得很好玩。

采访他,当然也问不出一些敏感问题的答案,在联想收购IBM PC期间,周伟焜可能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一切顺利。在那之前,则是纯属谣言。

甚至还会抵赖,他会告诉记者说,你看到媒体报道说的,但是,我并没有告诉你啊。然后与记者一起微笑。当然,他最后还是会告诉记者答案。从来他就是不为难人的人,总会让你写完你的稿件。

我的领导则会换个角度问他。刘书是圈内一个公知的很棒的记者。在我跟随他采访周伟焜的时候,她首先的第一反应就是榨取他的经验,中国信息化20年前后有什么不同呢?您在中国掌舵的期间,怎么形容IBM在中国的公司?……这些,都让周伟焜放足了料。

不知道做过的这个不完全统计是不是一个真实的反映:在他近年来的演讲、采访中,周伟焜说的最多的几个词是:“分享”、“帮助”。

其实,与年轻记者的平等交流,未尝不是分享与帮助的“细节”?这个可爱的老头。我真的有点喜欢他。

2005年3月16日下午15:20分,写于周伟焜作客新浪科技总裁在线前。此时,其他的记者们正在围着他发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