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6-25






仅在滴上我的听众中,就有数位VC潜藏,他们不说话,只是盯着各类数据在看。如果不出意外,今年下半年到上半年应该会有至少10家Twitter类创业公司拿到风投。甚至一度有企业向我打听其中一家创业公司的报价,想一举收购之。

Twitter是什么?这个目前北美最火的互联网应用,在中国的互联网圈内还真是一个问题。其中牵连到的第一问题就是他的用户在哪里。

半年多前朋友韩毅拉我玩Twitter时,注册进去一看,人几乎就傻了。0个Follow的人,0个听众,0条消息。什么都没有,无从下手。都不知道怎么走过那时的情况,直到现在有550名听众。

半年后,韩毅创业做中国版Twitter,单名一个“滴”(DII)。5月份开始内测的时候,我也尝试邀请些朋友进去试用,一些体会更加深刻。前期感觉两个大问题,一是用户邀请,二是用户教育。

一、在中国,Twitter的用户是些什么人?

不知道。从5月下旬到现在,大约一个半月的时间里,我陆续邀请了100位朋友进入滴,83%左右在其中说话,一部分单线和我私聊探讨纵横往来,大约还有20多人非常活跃,已经成为活跃份子。邀请的人集中在互联网软件硬件市场媒体等主要的行业和领域,但需要指出的是,IT和互联网的朋友们并不是最能接受Twitter的那一部分。

在现在滴上活跃的人中,包括了一批CEO、一批总监级人物、一批名博和技术高手,在我收听名单中就有很多。他们是各个层次都有,各个年龄段都有,分散在各个领域。

内测中的滴仍在快速往前跑着,在滴上,我的听众接近1000人,每天新增听众在10个到40个之间不等,远远超越了我在Twitter上的听众数。

但另一个问题是Twitter是什么?这也是我在邀请中碰到的另一个大问题。是啊,Twitter是什么?微博客?社会化媒体?这些都对,但显然对即将邀请的那位没有任何吸引力。我为什么要玩微博客?博客都不写呢。我为什么要玩社会化媒体?社会化媒体是什么东东?是和魔兽一样的东东吗?能去偷菜吗?这个问题如果解释不好,邀请工作会非常艰难。

Twitter在北美的大热,风潮已经波及到了国内。今天翻开主流的杂志,有谁还没重点报道过Twitter吗?看看主流门户网站,哪家关于Twitter的翻译报道数量不是在直线上升。

那天我就和朋友聊天,我猜测包括他在内,年底至少20家Twitter类创业公司涌现,他猜测的数量比我还要多些。而目前我们已经看到的,就已经接近10家。包括了校内两位创始人分别做的饭否(王兴)和冒泡(王慧文、内测中)、滴(韩毅、内测中),还有嘀咕(李松)、myspace的小字报,甚至一家小SNS网站也宣称转型去做了Twitter。

另一个我知道的现象是VC对此的高度关注。仅在滴上我的听众中,就有数位VC潜藏,他们不说话,只是盯着各类数据在看。如果不出意外,今年下半年到上半年应该会有至少10家Twitter类创业公司拿到风投。甚至一度有企业向我打听其中一家创业公司的报价,想一举收购之。

谢文老师最近撰写系列博客,详细分析了Twitter在中国的发展,他的一些话有些道理,如QQ之下,类似的市场还能有活的可能吗?大概出发点与上述数据能有符合之处。许多Twitter的分析数据也反映出上述一些问题。

因此,我毫不怀疑Twitter类创业公司在国内的发展,一定是势不可挡并孕育出大公司。但这条路将会如何出现?尚有待大家一起折腾。

我也丢出在滴上的一个内测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尝试并观察下,随时和我来聊天。

http://dii.cn/action/InviteRegisterAction.action?uid=f6d690103de711debc35001185fef60a

二、用户教育真是个大难题

继续聊拉人中的感受。

刚说半年多前朋友拉我玩Twitter时,注册进去一看,人几乎就傻了。0个Follow的人,0个听众,0条消息。什么都没有,无从下手。

按照Twitter的机制,是说听众取决于自己所发的信息。这话也对也不对,不对的地方是一开始。有时我对自己发布的信息还是很自信,往往在和顶尖CEO聊天的过程中,一些比较好玩的信息就发了出去。但是早期这些信息根本吸引不来多少听众。

我还能记得我的第一批听众是如何来的,就是疯狂收听。找到几个不错的中文推,把他们几百几千Follow的对象全部Follow之。然后又退掉自己不喜欢的对象,这样留下了600多Follow的对象,通过他们的反Follow,最后自己拥有了200多听众。

在这个基础上,逐步上述所说的信息吸引机制才开始发挥作用,记得最大的一批听众云集的时间段,是今年博鳌期间关于假李开复的Twitter账号事件,为大约我累计带来了近百名听众。

Twitter的反推机制,为新用户的进入和尽快熟悉提供了第一个入口。不过这个入口我个人持保持意见,因为每当一个用户到来的时候Twitter都会发出邮件,看到自己邮箱里几百封邮件的时候,任何人都会抓狂,并快速关闭邮件提醒功能。起码我是这样的。

国内Twitter类企业开始创办的时候,估计这个问题也是一样煎熬人。一进来没有收听对象,没有听众,想让新用户活下来并活跃起来,几乎就是一个巨大的梦想。想让他活跃起来,又意味着巨大的教育成本。还别想指望老用户教育新用户,Twitter中国用户一共大约就20多万,他们多已经沉淀在那里,其中多少人会有时间和精力来教育新鸟?

韩毅创办滴,大约4个人开发了半年,现在也不过5个人。嘀咕饭否冒泡等几家Twitter类创业公司,员工人数也都少的很。这个教育的工作对这些创业类公司来说更是艰巨。因此,我每次都好奇,究竟到底这些公司是会如何完成这个教育的过程的。

现在看来,用户有个内部循环,自学习力的体现。举例说,如果一个朋友被邀请进来滴,邀请人会发个推荐,然后一群有兴趣的人就会呼啦喊着“围观”往上冲,比如有次谁邀请了猛小蛇进来,刚被推荐了一下,瞬间收听他的人就超过了100。

这是一个好方法,但可能不是人人都习惯且擅长。也需要更多时间更多方式的试探。





大连约振耀聊天时,他教我怎么看一家企业。大致总结是三点:营销、管理,和商业模式。
听起来是有点虚,但是当听振耀用实例来解释的时候,真是让人赏心悦目。有些东西我列举下来和大家分享。不过由于我答应振耀不公布其中一些敏感信息,因此只是部分。

从营销说起好了。振耀问我,你知道为什么上网本是华硕首个推出的,但现在市场老大是宏碁?我摇摇头,没有了解过。
正是营销。振耀解释,华硕研发易PC的时候,是从工程师角度、成本最优角度,采用了7英寸的显示屏。当时宏碁因为市场还没有明朗而一直观察着,等到易PC开始销售并业绩显示还不错的时候,宏碁开始正式进入,但他采用了8英寸液晶屏,一下子后来居上。原因只是一个体验:7寸的液晶屏,无法顺畅显示完宽屏网页,用户需要左右拉动,而8寸的正好显示。

一个个小小的细节就足够让宏碁笑傲。后来的消息显示,华硕的二代易PC屏幕也改到了8英寸。宏碁其它做的一些尝试还显示,10寸以上的上网本没市场,不需要做了。

振耀对华硕的技术很赞,对宏碁王振堂的营销理念和能力更赞。他认为,现在全球老大的惠普,未来的对手不可能是戴尔和联想,必定是宏碁。这两家企业将会争夺的很激烈。

商业模式也很有意思。之前振耀在HP的时候,我就和他聊过很多次关于戴尔的直销模式的问题,他翻起旧事,说你还记得我当时的答案吗?这个我还记得,他说戴尔会改变自己的是商业模式,因为调查显示,有直销需求的企业只有30%左右,这样的市场无法支撑住戴尔想做老大的欲望。果不其然,戴尔后来引入了分销。

HP为什么能成就全球PC老大之路?是因为其中的决策。早期惠普在判断自己的未来发展之路,认为唯一能快速成长的方向是笔记本,于是HP不遗余力开始在笔记本市场发力,收购康柏也是围绕这个方向,到中间即使卡莉离职、马克上台也没有改变这个方向。几年漫长时间的争夺,最终稳坐全球PC老大的位置。

联想的发展,也需要考虑这个问题。振耀觉得,联想已经是亚洲老大,此番退守,即使能做的再强也依然是亚太老大,因此考虑好商业模式的变化,联想还有可能重新成为全球老三,不然其他厂商在亚太市场如狼似虎的追赶下也是很危险。

其它一些故事也非常精彩,听着听着人就乐了,和有故事的人聊天确实是种享受。等下次有时间,或等振耀同意可以公开的时候,再聊一聊更多好玩有趣的事情。

 

推荐博文:


Twitter类创业公司:大雄心碰到的小问题 

 

 

2009-06-09

博鳌,一次访谈结束后,送李开复回去。顺手就在twitter上发了一些和他聊天的记录,结果看到这天最热的一个中文推冒了出来,正是@kaifulee。

开复玩twitter?我才刚反应过来,FOLLOW这个账号的已经有160多人。是不是真的?我直接发了个短信过去询问。

到小布什开始演讲的时候,开复短信回了过来,那位@kaifulee不是我,是山寨的,就连开心网、校内网上的kaifulee也都是山寨的。

他问,TWITTER上的那个我也在博鳌上吗?他谈了些什么?

我说,是的,他还就你在博鳌上的事情感叹了一下。

那不奇怪,你们报道了那个多,当然那个他知道了,发点也所谓。不过,他知道我接下来要去加州,还要去上海吗?

呵呵,我也想知道,@kaifulee知道这个行程吗?不过推上没有再更新了。

李开复说,还是希望@kaifulee帮我推推谷歌搜索和音乐。嗯,这点倒是这位山寨推想过,并提了提。

他又说,真希望认识这位分身,明年分身代替他来开博鳌论坛就好了。呵呵。

结果晚上12点了又看到他,我说开玩笑说他成了今天中文推世界里最热的那个。结果他问我,挖,不会就是你搞的吧?

啊啊啊?这这这。不能这么冤枉我吧?呵呵。

2009-06-08

雅虎的巴茨大妈这几天做了件搞笑的事情,她对着记者说了F**K
YOU后,就美滋滋地回去和员工说,脏话真好,希望雅虎员工们每天互致问候都改成F**K。看着巴茨大妈的建议真是哭笑不得。难以想象,每天所有员工见了她,所有朋友和合作伙伴,还有记者们、分析师见了她,都先说各个语言版本的F**K,然后再谈事,会是件多么搞笑的事情?

 

巴茨大妈的举动,让人想起了记者们的遭遇。好莱坞大片在这方面有很精辟的一些描绘镜头,在他们矛盾的演绎下,记者们一会成了狗屎,一会又成了天使。

  

《钢铁侠》里,那位张扬的总裁史塔克一出来没多会,就碰到了一位张扬的女记者,大约是《名利场》的,当然也很漂亮。没想到一个问题下来,史塔克就邀请她回家谈。这一谈就到了床上。

  

几年前,我看过好莱坞一部叙述新闻发言人的电影《烟草之王》,搞笑的金凯瑞主演的。主角是烟草联盟的新闻发言人,他用的最多的官方语言就是,抽烟与否是人们的选择,我们不应该干预人们的自由。现在没证据证明你的观点(抽烟有害健康)等等,这类官方语言比比皆是,大多是混淆视听的废话而已,不过还别说,没这类废话,很多记者还真没办法——上头等着要最新鲜的报道呢。

 

言归正传,很快有位女记者去采访他,想从他嘴里套出联盟内部的秘密来——这怎么可能!要是那么轻松套出来,人家还怎么做发言人!情节急转直下,女记者居然又上了这位发言人的床!

 

如果说,上大公司总裁的床还可以理解,毕竟人人追求未来的物质生活的幸福,那么上发言人的床就有些费琢磨了。为了一则报道,这值得吗?事实是,前者起床就不见那位总裁影子,最后被女管家打发出门,而后者终于根据枕头旁边的话语写了一则凶猛的报道,并导致后者走人。但很快人家又去了手机联盟上班,为手机辐射这个问题继续扯淡。

  

女记者如此,男记者也不见得好到哪去。《虎胆龙威》我很喜欢看,新的《虎胆龙威4》就很不错,看的时候我就想,这个老头怎么不见老呢!记得在第二部里,这个老头布鲁斯威利的老婆乘坐的航班碰到了恐怖份子,同机的还有位男记者。这位敬业的哥们不顾一切地发消息,结果呢?布老婆抽出一根什么东西,一下子把这位记者打昏在了飞机厕所里。

  

天啊。一部分好莱坞的电影里,记者出场不是上床就是被打,似乎都已经成了惯例。

  

不过我们还是先忘了上面那些电影吧。那些是过去时了,现在,至少是现在,好莱坞们又将记者们从白痴变成了超人!

 

 《蜘蛛侠》,这位哥们现在是摄影记者,虽然工作中总是被老板吼,但好歹自己能飞来飞去,没事还能摆个POSE自拍过关。而且变身后能耐很大,能拯救苦难中的人们于水火,心地善良,知道力量越大责任越大,没有干坏事。哦,对了,大家都看过了,就不多说了。

 

超人,超人,还有《超人归来》。超人自己就是记者,女主角也是记者。超人和情人,互生情愫。只是我有个问题一直没有搞明白,换了身衣服,戴了副眼镜,为什么深爱着超人的美女记者就认不出自己的情郎了呢?

  

有前辈在影评中回忆了几部和记者相关的让人激昂的电影,比如《水门事件》,两位年轻的记者勇斗权贵,从小窃案中发现大线索,坚持两年时间,顶住了来自白宫的压力和外界的重重质疑,最终搬倒了总统。然后是《惊曝内幕》,一位新闻制片人顶住老板和烟草集团的巨大压力——又是烟草,不是上面那个哥们做的吧?——希望曝光烟草公司添加让人上瘾物质的黑幕,最后的结局是他们成功曝光了这些内幕,一个去成立了帮助青少年的社团,另一个换了家媒体。

 

这两部影片有些年头,我没有看过。但这两部多多少少契合了人们心中的希望,总想着能有什么人做点什么,不至于让黑暗的世界密不透风,让人喘不过气来。

  

但新的《福克斯对话尼克松》再现了《水门事件》,就让人感觉,职业平等,众生平等,总统与记者平等,对话这一刻,讲究的是能力与良知,而不是权力。

  

现实中,记者和总裁之间的角色也能变化。记得,索尼的老外CEO斯金格就是老记者出身。柯达刚离开的那位叶莺也是。那年冬天,我在SUN的一个会议上看到赵晓亮,那时他离开中科红旗总裁一职而加盟SUN,虽然之前采访多次,但那天才第一次知道,他原来也是老IT记者,《中国电子报》的。

  

就在雅虎的巴茨大妈美滋滋说着F**K的时候,好莱坞又刷新了自己的海报,马上《蜘蛛侠4》又将来到大家面前。记者超人即将和全球观众们再次见面。

博鳌,一次访谈结束后,送李开复回去。顺手就在twitter上发了一些和他聊天的记录,结果看到这天最热的一个中文推冒了出来,正是@kaifulee。

开复玩twitter?我才刚反应过来,FOLLOW这个账号的已经有160多人。是不是真的?我直接发了个短信过去询问。

到小布什开始演讲的时候,开复短信回了过来,那位@kaifulee不是我,是山寨的,就连开心网、校内网上的kaifulee也都是山寨的。

他问,TWITTER上的那个我也在博鳌上吗?他谈了些什么?

我说,是的,他还就你在博鳌上的事情感叹了一下。

那不奇怪,你们报道了那个多,当然那个他知道了,发点也所谓。不过,他知道我接下来要去加州,还要去上海吗?

呵呵,我也想知道,@kaifulee知道这个行程吗?不过推上没有再更新了。

李开复说,还是希望@kaifulee帮我推推谷歌搜索和音乐。嗯,这点倒是这位山寨推想过,并提了提。

他又说,真希望认识这位分身,明年分身代替他来开博鳌论坛就好了。呵呵。

结果晚上12点了又看到他,我说开玩笑说他成了今天中文推世界里最热的那个。结果他问我,挖,不会就是你搞的吧?

啊啊啊?这这这。不能这么冤枉我吧?呵呵。

2009-01-01

31日,08年的最后一晚去看《非诚勿扰》,确实蛮轻松蛮不错的电影。只是觉得舒淇一出场,怎么都和我看书时感觉的笑笑不一样。 

 

不说这个了,还是来点轻松的吧,看完电影,我抓到了电影中的两个大臭虫,蛮有意思。 

 

一是舒淇出场,和葛优刚相亲的时候介绍自己是海航的,哇,海航的空姐!结果到了飞机上再见到,你听到她说什么了吗?“欢迎来到大新华航空”。哇,哇,哇,这个工作换的太快了吧?那么到底是海航还是大新华掏钱做的植入广告?还是两家公司干脆一起买了? 

 

第二个不好陈述。你还记得在杭州时,那几个漂亮的风景镜头吗?车开过一片原野,中间是一圈树林,像心?这个镜头在葛优杭州相亲前后出现了两次。漂亮,感觉视野开阔,心情舒畅。到了日本北海道,邬桑开车载他们在路上飞奔,等等等等,回去一下,咦?怎么这段路又出现了?这是杭州还是北海道? 

 

你也看到了吧?呵呵,轻松一下。大家新年快乐。

 

 

 

PS:呵呵,看到几位朋友留言,才知道海航和大新华原来干脆就是一家。是我外行了:)多谢几位朋友的细心解释。也自我惭愧下下。

嗯,订正,那就不是两个穿帮了,只有一个穿帮的地方。

2008-12-22

如果不是好奇走进一条小巷,藏在睦南道上的小德张的宅子或许就错过了。

 

那是一个二层的独立小楼,一道铁门档在其中。当时已经是下午3点,暖暖又略带点西斜的阳光照射下来,看上去低调又温暖。

 

门是虚掩的,推门可进,院子里安静无人,在新彻的围墙分割下,加上靠着大门的低矮的自建小屋,让院落看上去窄小逼仄。小楼门口也凌乱地堆放着些杂物。看上去是为增加阳台安全感而后增的一道砖柱有些不那么协调。如果不是门口的牌子说是小德张的故居,我可能认为只是座一般保护的老宅而已。

 

一位大妈从小屋中闻声而出,她说,不能看了。我们理解她说不能冒然进院子,连连道歉。她却意思是不能让我们进入楼内参观。因为门已经都封了起来,无法进去。

 

她介绍是小德张——那位晚清最后一位大内总管的后人。她的爷爷也就是小德张的继承人,原是大侄子过继而来。现在大妈的父亲还健在,但是80、90的高龄。

 

小楼看起来小,在大妈的介绍下却豁然开朗。若能进入楼内,房间一间套着一间,都是豁达明亮。房子右手是车库,在大妈的记忆中,车库斑驳的绿木门仿佛还在,可惜的是,前几年租给了洗脚房,被他们将车库门贴上了瓷砖,换上了现在的铁门,难看要死。

 

左手是小花园,连着水池。但这个也只是在老人的记忆里了。临近的建筑工地垒起了一道墙,分割了院落,也破坏了曾经院子里的绿色。池子也被填平,却是被大妈用来和门房一起,筑起了几间小房并佛堂,寄身其中。没有住的地方,大妈也请求我们帮忙呼吁,让政府管建筑的同时也能兼顾他们的生活。

 

房子本身低调而内敛。让人吃惊的是砖墙,大妈说那是钢砖,呈铁色的砖头上真有些带有钢渣、铁水的痕迹。怎么做的?回来后网上查了半天,也没有点头绪。 

 

这当然不是唯一一处小德张的房产。在紧邻的重庆道上,还有一座庆王府,原也是小德张的房产,后让(或卖?)予过来避难的庆王。等我们步行到这时,却失望地看到大门紧闭,又是一处被政府机关占据,谢绝游人的地方。旁边的大理道上也有一处房产归小德张所有,那座房子更豪华,我却失之交臂,没有过去探寻。

 

这是对天津五大道印象很深刻的一处,不仅是房子,还有大妈对游人的热情。去天津之前,反复对过行程,最终决定将重点放在五大道上。一个城市,其实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些老宅子、老街道,和坐在太阳底下的老人絮絮地说着的那些故事。但若回头再看,失望还是多过去的热情,天津政府并没有准备好。

 

去时住处定在滨江道,那里仅靠海河,步行过马路也是天津最大的商业区。早晨起来时,旁边一处宅子正在被拆的过程中。好奇的过去观看,发现厚的砖,高的二层楼,一处不算小的建筑群,占地面积也不算小,看起来保存尚很完好,大约是晚清民国时期的建筑,却有一半被拆的乱七八糟。让人一片惋惜,为什么不保留下来呢?这样的房子永远不会嫌多才是。这个答案还是一位蹲在旁边的天津老大爷给的,他唠叨着说,谁叫这处宅子没住个什么名人呢?但即便如此,天津政府就短视如此?

 

这样的感觉到了五大道就越发明显。五大道保存还算完好,一路行来,不少名人故居都依然还在,只是被公司或一些政府部门占据。比如李勉之的故居现在是某官办的房地产公司,还没走进门边,保安便拦了出去,连看都不让看,类似的还有张学良二弟张学铭曾经的故居。也是一样。有的名人故居则干脆尘封着,隔着铁门望去,都能看到飘零的蛛网。

 

天津,并没有准备好的旅游城市。一路失望地走着,到了洛阳道的拐角,突然就看到曹锟的旧宅。这位曾经的大总统的房子看起来并不亮眼,院内杂乱着,门口一块牌子上挂着:一般保护。

2008-11-27

现在,请瞪大你的眼睛仔细看。说不定你的CEO就是一个危险份子。

 

这话来源于一个著名的CEO。一天晚上,这位老哥突然向我打听另一家号称是著名校园SNS网站的情况。那家公司我并不熟悉,只是在一开始的接触中,感觉对方是纯粹的不靠谱,于是没了联系,被他一问当然是三不知。

 

这位名CEO只好自己上网去“人肉”去了。还别说,这一人肉还真发现了问题,那位被查的CEO简直劣迹斑斑。学历是假的:号称是哈佛的年轻高材生,结果同在哈佛的华人回来说根本没那号“青年才俊”。人品有问题:没事就调戏秘书小MM,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业务不知道:反正吹的很响,但是圈内人几乎没人觉得那家公司做的还可以。

 

还好,幸亏查了下,不然就有事故发生了。

 

这一说着,就提到了另一位曾在号称是“王者归来”的网站主事的CEO。他的简历写的极其漂亮,曾在微软工作,曾运作过一家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曾开发过什么牛叉的电子商务系统,然后被VC一眼相中,几乎想都没想就请来运作那家颓废中的“王者”,结果当然是竹篮打水,本来或许还能有希望,这下彻底没希望了。这位老板当然也跑路了。

 

有意思的是,这位名CEO和我提起这事时,也提到另一位现在的教育类网站的CEO简历,居然和这位跑路的“王者”一样,也号称在微软做过类似的工作,10年前就做过一家牛叉的电子商务网站,并也运作过一家没人知道的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前者他准确地知道,在微软做过的那份工作几乎就类似于帮忙打杂之类,后者则在他作为最老的网民之一的经历中,都未曾想起10年前还有一家和新浪、搜狐、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一道成长起来的凶猛网站,然后诡异的是到现在才为人知,而且还拿到了超过千万美金的风投!

 

这个周末还有位某“快公司”老兄跑路的新闻。这位老兄的神奇之处在于,CCTV曾经想请他和亚马逊的索贝斯对话,这么好的机会,几乎是公司CEO都会拼命上,但诡异的故事就来了,CCTV也找不到、电话不到这位老哥。这个故事版本在另一家著名媒体的记者上重演了一次,他也找不到这家公司的地址在哪,周折间终于见面后,这位老兄只愿意谈他的豪车游艇,不关心公司。而直到现在,这家公司都没多少人知道在哪办公,除了他的员工。

 

记得有次和一位风险投资的老板聊天,我问了几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及未来的走势问题,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创办这家公司的老板过去是什么样,现在的公司也会是什么样。不大可能会有变化。“快公司”这位老兄正好证明了这个观点,比如,过去的报道显示,他过去就做过一个类似的公司,结局也是如此收场。不过,新的消息是他让人否认跑路的新闻。问题是,这个消息还要让他人替你告诉别人你很“生气”?

 

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版本。那天终于开眼了,我听到了一个最真实的老板间的内斗故事,发生在一家著名的公司,内斗发生在最有实权的三个大头之间。故事梗概大约是这样的:三高管不和,其中大头和老三的矛盾最狠,都已经公开化。公司内部两个上升势头最旺的年轻俊才分别由老二和老三提拔,这样下去,公司迟早是老二和老三的。不过别急,该老大行动了。不动则已,一动致命。

 

老大先想办法先干掉了老二提拔的俊才,说他贪污。然后又找准机会,将老二摁在了情人的床上,没了臂膀又被抓奸在床,老二马上没了威风,一切都唯老大是从了。

 

但对老三再这么干就没办法了。老三人谨慎,财务上找不到漏洞,看着被派在身边监视自己的员工也无所谓,一切都由他折腾。老大于是先在外界造印象,让大家都以为老三提拔的俊才其实是他培养的,当然,他也确实给了不少新的机会。一段时间后,再度强硬下手,直接让矛盾公开化、白热化,并以此为词,解聘老三。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这家公司终于成了老大一人的了。而我听其中当事人讲这个长长的跌宕起伏的故事时,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太蒙太奇了!当然,听故事要比这么干巴巴地写出来要传神的多。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自古皆然,现在也没有错的道理。其实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晕了,这都谁跟谁啊?你猜呢?

曾经的一次,鲍尔默来华访问的时候,召开了员工大会。其中当然有员工提问的环节。

难得和全球CEO这么接近,有员工马上举手提问。

 

现在全球都是made in china,什么时候微软可以将made in china 变成 made for china他问。

鲍尔默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不可能。

世界99%产品的都是一样,不同地区的产品只需要把语言加上去都成。made for china ?中国还没这个需求。

 

事隔多年,曾经的微软员工转述了这个故事。他说,你看现在跨国公司的产品都没有中文名称,都认为是一招通吃天下。

但好在有了互联网,在web2.0时代就不是这样的,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很多海外互联网公司进入中国没有做好的原因。

 

是啊。好在有了互联网。

不过,什么时候能够做到made for china

2008-11-24

现在,请瞪大你的眼睛仔细看。说不定你的CEO就是一个危险份子。

 

这话来源于一个著名的CEO。一天晚上,这位老哥突然向我打听另一家号称是著名校园SNS网站的情况。那家公司我并不熟悉,只是在一开始的接触中,感觉对方是纯粹的不靠谱,于是没了联系,被他一问当然是三不知。

 

这位名CEO只好自己上网去“人肉”去了。还别说,这一人肉还真发现了问题,那位被查的CEO简直劣迹斑斑。学历是假的:号称是哈佛的年轻高材生,结果同在哈佛的华人回来说根本没那号“青年才俊”。人品有问题:没事就调戏秘书小MM,身边换了一个又一个。业务不知道:反正吹的很响,但是圈内人几乎没人觉得那家公司做的还可以。

 

还好,幸亏查了下,不然就有事故发生了。

 

这一说着,就提到了另一位曾在号称是“王者归来”的网站主事的CEO。他的简历写的极其漂亮,曾在微软工作,曾运作过一家海外互联网上市公司,曾开发过什么牛叉的电子商务系统,然后被VC一眼相中,几乎想都没想就请来运作那家颓废中的“王者”,结果当然是竹篮打水,本来或许还能有希望,这下彻底没希望了。这位老板当然也跑路了。

 

这个周末还有位某“快公司”老兄跑路的新闻。这位老兄的神奇之处在于,CCTV曾经想请他和亚马逊的索贝斯对话,这么好的机会,几乎是公司CEO都会拼命上,但诡异的故事就来了,CCTV也找不到、电话不到这位老哥。这个故事版本在另一家著名媒体的记者上重演了一次,他也找不到这家公司的地址在哪,周折间终于见面后,这位老兄只愿意谈他的豪车游艇,不关心公司。而直到现在,这家公司都没多少人知道在哪办公,除了他的员工。

 

记得有次和一位风险投资的老板聊天,我问了几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及未来的走势问题,印象中最深的一句话是,创办这家公司的老板过去是什么样,现在的公司也会是什么样。不大可能会有变化。“快公司”这位老兄正好证明了这个观点,比如,过去的报道显示,他过去就做过一个类似的公司,结局也是如此收场。不过,新的消息是他让人否认跑路的新闻。问题是,这个消息还要让他人替你告诉别人你很“生气”?

 

这些还不是最恐怖的版本。那天终于开眼了,我听到了一个最真实的老板间的内斗故事,发生在一家著名的公司,内斗发生在最有实权的三个大头之间。故事梗概大约是这样的:三高管不和,其中大头和老三的矛盾最狠,都已经公开化。公司内部两个上升势头最旺的年轻俊才分别由老二和老三提拔,这样下去,公司迟早是老二和老三的。不过别急,该老大行动了。不动则已,一动致命。

 

老大先想办法先干掉了老二提拔的俊才,说他贪污。然后又找准机会,将老二摁在了情人的床上,没了臂膀又被抓奸在床,老二马上没了威风,一切都唯老大是从了。

 

但对老三再这么干就没办法了。老三人谨慎,财务上找不到漏洞,看着被派在身边监视自己的员工也无所谓,一切都由他折腾。老大于是先在外界造印象,让大家都以为老三提拔的俊才其实是他培养的,当然,他也确实给了不少新的机会。一段时间后,再度强硬下手,直接让矛盾公开化、白热化,并以此为词,解聘老三。

 

这么一番折腾下来,这家公司终于成了老大一人的了。而我听其中当事人讲这个长长的跌宕起伏的故事时,半天都没回过神来。这太蒙太奇了!当然,听故事要比这么干巴巴地写出来要传神的多。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话自古皆然,现在也没有错的道理。其实写到这里,我自己都晕了,这都谁跟谁啊?你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