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1998到2008,联众正好走过了10年发展历史。鲍岳桥回头再看,也认为是没有强大的竞争对手,加上互联网本身的发展,让联众走到今天。


 


1998年,鲍岳桥、简晶、王建华三人决定做互联网。那时的互联网,大多是新浪搜狐网易那样的门户网站,当时大家都想做ISP。三人看了看自己,技术背景浓厚、资源少、资金也少、电信背景更是没有,做别的,用户都太少了。而棋牌类游戏在民间扎根,不需要产品策划,不需要市场教育,反而更容易突出三人的写程序特长。


 


其实那时,三人也喜欢打牌,即使公司成了规模,也会经常彻夜通宵打牌。


 


貌似1997年时三人当时也做了些市场调查,结论是没有竞争对手。等做到一半,发现南京有家叫做“北极星”的公司,业务和自己很像,不过对方的思路是做产品卖给ISP,还是不太一样。


 


公司支撑了一年左右时间,随后做了笔大买卖,在1999年6月以500万人民币卖给了谢文领导下的中公网,其实还是海虹控股的大股东。之所以说大买卖,是因为联众这一年没花多少,只是少量地借了一点钱,三个人每人再拼凑了4万左右,因为没有员工,只是租房和买电脑而已。


 


当时的《电脑报》,用了几个整版来报道这件事情,第一个版面就说“老鲍成功了”,这是当时国内IT界最有影响的媒体所给的肯定。即使10年后想起来,鲍岳桥依然觉得很高兴。


 


几个月后,事情发生了点变化。因为随后互联网就大热了起来,泡泡吹的到处都是。有记者开玩笑地写到:谢文是第一大黑,才500万就收购了联众。


 


“这当然是玩笑话”,鲍岳桥说,但这个玩笑,让谢文那段时间不停解释。在他离职后,互联网圈另一位元老“书生意气”还专门就这事撰文为谢文叫屈。但也带来了好处,玩笑开着开着,似乎让海虹真的觉得自己“黑了点”,于是增资了一大笔钱,前后累计变成了1000万人民币,这个数字在后续的报道,和一些回忆中不断出现。


 


接下来的数据,和外界报道的不一样了。99年媒体的报道显示,联众已能通过网络提供围棋、桥牌、麻将等11种网络游戏,并全国设立了13台服务器,注册人数13万。在上篇的报道依然引用了这个数据。


 


而鲍岳桥回忆,99年6月和中公网开始合作时,联众其实只有2台服务器,其中一台还是因为没钱买带宽和服务器,正好北京电报局正好有一个免费扶持计划,给了个机柜。当时说好只有半年时间,半年内没做好立刻撤掉。


 


于是,在99年之前,联众只有1台服务器,400人同时在线,还断线频繁。到了99年1月1日晚上,历史性达到了1000人同时在线,注册用户达到3万人。到6月被收购时,同时在线上升到几千人,注册用户超过10万,不过老鲍忘了具体数字。


 


随后谢文与联众一起做了许多盈利尝试,这些故事在谢文的回忆中被提及多次。一些想法也大胆超前,鲍岳桥回想起来,也说“老谢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


 


谢文很快来了又走,不变的只有互联网快速发展的步伐。一段时间后,鲍岳桥统领联众。这段时间中,联众也走到了自己的顶峰,同时在线用户达6、70万。


 


这期间,有人也曾说,是联众让棋牌类游戏形成了免费的习惯,鲍岳桥对此抱屈,“模式并不是大家说的用户一开始就会形成付费的习惯。棋牌类游戏的门槛很低,新进入者很容易会采取免费模式做,棋牌游戏不是被我们免费坏的。”创业早期,联众也寄希望于收费,但是没能成功。


 


鲍岳桥对现在的网络游戏有自己的看法,他自己并不是玩游戏的人,即使当时盛行一时,结局感动了许多人的《仙剑奇侠传》,老鲍在绕了一段时间迷宫后,立刻放弃了,因为“太累了”。做联众也不是当作游戏的心态看,“只是当成娱乐,当成一个软件做”。“也没有想到现在有人几天几夜不睡觉拼等级,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人”。


 


后来联众也部分因此、部分因为管理,部分因为大股东,在2002、2003年时错失了网络游戏爆发的大好机遇。


 


2004年,联众做了第二次大买卖,将自身50%的股份卖给了韩国NHN公司,随后几年联众开始尝试网络游戏。但期间,中韩股东双方爆发了严重的冲突,几款正待上马的产品仍被腰斩。联众终于没能再度在互联网世界大放异彩。


 


鲍岳桥也担忧,如果没有创新,联众也会走向衰败。这个命题在今天,正在越来越迫切地摆在现在的联众人面前。


 


2006年底,鲍岳桥辞职联众CEO一职,变身风险投资人。


上一篇: 联众小传:被错失的互联网帝国梦想(鲍岳桥篇)
下一篇:联众小传:被错失的互联网帝国梦想(谢文篇)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