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和同事送张琪司长下楼。她转身挡住我们,说,谁也不要送了,我自己走。
默默目送她下楼后,我回到采访室,一把抱住曹健,高兴地又叫又跳,直叫他“老曹”。就在刚才,访谈进行的超乎寻常的顺利。
这是6月23日下午2点50分,大连,东软学院的一处会议室。在数次约请张琪做客新浪访谈后,终于在当天的50分钟之前,张琪和我们一道坐了下来。45分钟时长,新浪科技一个标准的嘉宾访谈时间。
不久前她从信产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司长一职上退休,转而去了商会。作为一个信息产业政策起草和执行人之一,这是她近几年来所接受的时间最长,谈及感触最多的一个访问!之前虽然张琪露面较多,但接受媒体采访屈指可数,更不要说接受哪一家媒体长时间访问了。
这个时候,一道为这个访谈忙碌的同事、客串主持人的IT时代周刊总编辑曹健,一起开心的同时也都知道,这可能是我为新浪科技所邀请来的最后一个备受业界关注的嘉宾了。
我要先撤退,离开新浪科技了。
6月1日和2日下午,我分别与科技频道几位主管领导面谈,提出了自己离职的想法。随后开始了漫长的假期,为交接做准备。
2004年5月15日,我离开ENET的第二天,祝志军对我说,来吧,来新浪看看。之前刘书也说,小伙子,哪天来新浪好好聊聊?这一看一聊就留了下来。
中间常有朋友来问我,你在那干的怎么样?我也常回答说,很好啊。真正这份工作让人兴奋的,在于一个大事件你可以最先知道、挖掘,可以一直在大事件的中心,不停地采访那些新闻人物,不停地写报道。最后,这些报道不停地被人看到,不停地被人转载,并不停地被人关注。
尤其是在新浪,这个国内现在最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平台,几乎更是如此。这种兴奋一直伴随着我,一直深夜写东西,奔波采访,不停地发文章。
后来林木离开SOHU。走时问我,你怎么样?我说,我还有激情,我很喜欢这份工作。那时想也没想过要离开。
后来,又和联想投资董事刘二海结识,谈起了新浪刚刚做起不久的重头栏目《白银时代》,谈起了里面的种种设想,谈起了未来可以走的方向。那时还想的是要怎么继续冲上去做的更漂亮。
但那时在和林木聊天时,我的手已经是鼠标手,颈部、背部、肩膀那十分难受。在和刘二海晚上聊天时,我的脑子也感觉一片僵硬。几乎睡去。而这在半年前,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到了5月31日,华为那位老兄过劳死的新闻在网上沸沸扬扬。看的让人神伤。晚上回去,突然就下定决心,我们努力工作,但不应该摧毁身体。
新浪是个让我充满激情,也让许多人绽放激情的地方。只是可惜,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够支撑再每天为他熬夜,为他冲锋了。不得不求去。
第二天,我向领导提出了离职的想法。6月21日开始的大连第四届软交会成了我最后一个要完成的任务。
6月20日,我和同事骆磊、张跃颖出发,前往大连准备直播。我对一些朋友说,这是我在离职前能为新浪科技做的最后一个大会的直播,不能负此行。
直播并不是难事,骆磊本身就是高手。我的主要工作是约请嘉宾做访谈。一开始,组委会希望新浪能协助做四场访谈,到了23日下午,主动出击的访谈已经达到了13场,分别包括了大连副市长戴玉林、大连信息产业局正副局长、用友王文京、东软刘积仁、金蝶徐少春等,还有倪光南院士。
最后时刻看到了张琪司长。我一直很想能够有一次长时间采访的机会,但因忙碌且低调,张琪司长一直没能答应。这一次希望能够成功,于是在大会休息的间歇,再度上前发出了邀请,好在天照应,经过努力劝说,张琪司长终于答应。时间就是23日下午。
期间也有许多感动,在采访完用友王文京后,我流露出近期将离开新浪的话语。王文京随即请张旭东和我聊天,给我以建议和意见,甚至表示欢迎去用友。许多朋友们也为我保留了工作机会。曹健这时也建议我说,该好好沉淀、思考一下了。
是啊。是该了。又想起了我去新浪前,一位前辈和我聊天时的话,他告诉我说,每一份工作,都是一次简历的书写,你是在为自己的一下份工作书写简历!
这时,一位同事的MSN在桌面上弹了出来。上面写着: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
PS:6月28日下午6点,陈彤老大在我的离职申请书上签下了他的大名。

当天晚上,经过数遍修改校对的张琪司长采访稿件终于发出。凌晨,我和长宽的朋友做完他们总经理韩锋离职的采访。29日凌晨3点半,我发出了两篇报道,一篇《长宽高管变动内幕》、一篇《SigmaTel起诉深圳MP3厂商侵犯专利》。用最后一个漂亮的收尾,向新浪致敬。

再见新浪!再见,新浪的可敬的同事们!

我和同事送张琪司长下楼。她转身挡住我们,说,谁也不要送了,我自己走。
默默目送她下楼后,我回到采访室,一把抱住曹健,高兴地又叫又跳,直叫他“老曹”。就在刚才,访谈进行的超乎寻常的顺利。
这是6月23日下午2点50分,大连,东软学院的一处会议室。在数次约请张琪做客新浪访谈后,终于在当天的50分钟之前,张琪和我们一道坐了下来。45分钟时长,新浪科技一个标准的嘉宾访谈时间。
不久前她从信产部电子信息产品管理司司长一职上退休,转而去了商会。作为一个信息产业政策起草和执行人之一,这是她近几年来所接受的时间最长,谈及感触最多的一个访问!之前虽然张琪露面较多,但接受媒体采访屈指可数,更不要说接受哪一家媒体长时间访问了。
这个时候,一道为这个访谈忙碌的同事、客串主持人的IT时代周刊总编辑曹健,一起开心的同时也都知道,这可能是我为新浪科技所邀请来的最后一个备受业界关注的嘉宾了。
我要先撤退,离开新浪科技了。
6月1日和2日下午,我分别与科技频道几位主管领导面谈,提出了自己离职的想法。随后开始了漫长的假期,为交接做准备。
2004年5月15日,我离开ENET的第二天,祝志军对我说,来吧,来新浪看看。之前刘书也说,小伙子,哪天来新浪好好聊聊?这一看一聊就留了下来。
中间常有朋友来问我,你在那干的怎么样?我也常回答说,很好啊。真正这份工作让人兴奋的,在于一个大事件你可以最先知道、挖掘,可以一直在大事件的中心,不停地采访那些新闻人物,不停地写报道。最后,这些报道不停地被人看到,不停地被人转载,并不停地被人关注。
尤其是在新浪,这个国内现在最好最有影响力的新闻平台,几乎更是如此。这种兴奋一直伴随着我,一直深夜写东西,奔波采访,不停地发文章。
后来林木离开SOHU。走时问我,你怎么样?我说,我还有激情,我很喜欢这份工作。那时想也没想过要离开。
后来,又和联想投资董事刘二海结识,谈起了新浪刚刚做起不久的重头栏目《白银时代》,谈起了里面的种种设想,谈起了未来可以走的方向。那时还想的是要怎么继续冲上去做的更漂亮。
但那时在和林木聊天时,我的手已经是鼠标手,颈部、背部、肩膀那十分难受。在和刘二海晚上聊天时,我的脑子也感觉一片僵硬。几乎睡去。而这在半年前,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到了5月31日,华为那位老兄过劳死的新闻在网上沸沸扬扬。看的让人神伤。晚上回去,突然就下定决心,我们努力工作,但不应该摧毁身体。
新浪是个让我充满激情,也让许多人绽放激情的地方。只是可惜,我的身体已经不能够支撑再每天为他熬夜,为他冲锋了。不得不求去。
第二天,我向领导提出了离职的想法。6月21日开始的大连第四届软交会成了我最后一个要完成的任务。
6月20日,我和同事骆磊、张跃颖出发,前往大连准备直播。我对一些朋友说,这是我在离职前能为新浪科技做的最后一个大会的直播,不能负此行。
直播并不是难事,骆磊本身就是高手。我的主要工作是约请嘉宾做访谈。一开始,组委会希望新浪能协助做四场访谈,到了23日下午,主动出击的访谈已经达到了13场,分别包括了大连副市长戴玉林、大连信息产业局正副局长、用友王文京、东软刘积仁、金蝶徐少春等,还有倪光南院士。
最后时刻看到了张琪司长。我一直很想能够有一次长时间采访的机会,但因忙碌且低调,张琪司长一直没能答应。这一次希望能够成功,于是在大会休息的间歇,再度上前发出了邀请,好在天照应,经过努力劝说,张琪司长终于答应。时间就是23日下午。
期间也有许多感动,在采访完用友王文京后,我流露出近期将离开新浪的话语。王文京随即请张旭东和我聊天,给我以建议和意见,甚至表示欢迎去用友。许多朋友们也为我保留了工作机会。曹健这时也建议我说,该好好沉淀、思考一下了。
是啊。是该了。又想起了我去新浪前,一位前辈和我聊天时的话,他告诉我说,每一份工作,都是一次简历的书写,你是在为自己的一下份工作书写简历!
这时,一位同事的MSN在桌面上弹了出来。上面写着: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
PS:6月28日下午6点,陈彤老大在我的离职申请书上签下了他的大名。

当天晚上,经过数遍修改校对的张琪司长采访稿件终于发出。凌晨,我和长宽的朋友做完他们总经理韩锋离职的采访。29日凌晨3点半,我发出了两篇报道,一篇《长宽高管变动内幕》、一篇《SigmaTel起诉深圳MP3厂商侵犯专利》。用最后一个漂亮的收尾,向新浪致敬。

再见新浪!再见,新浪的可敬的同事们!


上一篇: 雄心在这里
下一篇:向新浪致敬!

46条评论

  1. 祝 前程似锦~

  2. 兄弟,加油。

  3. 兄长先好好修整一下。

  4. 老徐,2年前接触新浪源于你。今天你走了,也带走了我对新浪的挂牵。
    现在总是能想起来我们在海淀桥的麦当劳喝红茶时候的情形。不管怎样,我永远支持老徐@_@hehe

  5. 保重

  6. 虽然不算熟识,但经常看到你写的新闻,群里也经常看到你诙谐的玩笑.就这么离开了吗?
    应该是为了更广阔的天空吧。勇气不是谁都有的,有了梦想就去实践吧。祝福你^^

  7. 兄弟,休息一下,
    后面的路会更好走的.

  8. 哥们好好休息再选择:)作为一名记者,你是优秀的:)

  9. 正奔跑在你走过的路上,老徐,我在写稿,暂时没啥说的。

  10. 徐帅哥,祝你越走越好!
    这回你有时间陪我喝茶了吧,呵呵~~

  11. 祝前程似锦。

  12. 走好,你已赢得很多人的尊重!

  13. 帅哥,过来,抱抱。

  14. 真是够恶心的,没事儿吧你们

  15. 2004年5月15日到新浪
    试用2个月后于2006年6月28签正式合同-2006年6月29离职

    合同期满,续签没成功就算了。
    还真会捧自己

  16. 王文京见谁都说来用友吧。那是顺口。用友要记者干嘛啊?

  17. ……

  18. 兄弟,一路走好!有时间一起吃饭。
    但愿互联网别失去一个优秀的记者。

  19. 前程似锦,好运

  20. 再见!希望你还继续写博!

  21. 恭喜石头迈出了可喜一步。如果不做媒体了,角色转换和心态转换很重要,经常交流吧。

  22. 祝福你!

  23. 希望你一直博下去,看你的博是种享受,虽然你在新浪已经无法激情,但是期待你在新的地方,新的激情!

  24. 祝:身体健康

  25. 祝福

  26. 恭喜你解脱了:)

  27. 以后不管做哪行,多多保重身体!

  28. 客串一把粉丝,不,是铁丝

    莫愁前路无知己 天下谁人不识君

  29. 来道成嘉会上网聊天吧,呵呵

  30. more handsome,more passion in the future

  31. 先歇一歇,跟一些朋友聊聊天,再考虑未来的方向。徐帅哥前途无量。

  32. 祝福徐志斌兄弟!你是我们最尊敬的以及最敬业的记者!有点难过了。

  33. 歇歇脚,为下一个目标准备吧

  34. 不论走到哪里,是金子总会量出最高的价值!

  35. 好好休息,再出发。
    江西人,好样的。

  36. 昨天深夜(准确地说是今天凌晨)从王炜的blog中得知,他也已离开了sina

    祝福你们在新的舞台上获得开心,活得开心,创造新的辉煌

  37. 老大,看了半天好像没有看出来什么啊!
    愿帅哥钱景越来越好!

  38. 在新浪呆的这段时间所做的成绩大家都看到了,为你所做的成绩感到骄傲!

  39. 看来我是知道比较晚的了,我很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的支持,以及您待人处事的风格为我所钦佩。衷心祝福您一路走好!

  40. 好好休息一下!支持你!

  41. 一路走好.你是一位敬业的记者!

  42. 哦,又走了一个,新浪怎么这么留不住人涅?

  43. 那天你在我群里说“离开新浪”我仍感到很诧异,尽管之前有所耳闻。你,一直是新浪最好的记者!你在哪里兄弟都会支持你的!还有那帮还在新浪辛苦着的兄弟!

    祝福你

  44. 以退为进,我们在低头拉车时更需要抬头看路。相信你在短暂的修整后一定会在新的地方创造出更大的成绩!祝福你!

  45. 有新的去向吗?如果可能,请跟我联系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