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虽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


离职谷歌后,李开复和我回忆起了他加盟谷歌时与微软的那场张扬的官司。李开复形容,“当时有一段时间真的是感觉生不如死,你可以想象,谁都会碰到困难,但是这个困难是如果你失败了,你这一辈子就没有前途了,这个是很严重的。”

这个诉讼过程在他不久后发售的新书上更是详细记载。其中充满了大公司及大公司中从业的人们间的对抗、欺诈、智慧、友情、兼刻骨铭心的背叛。

但今天记录的却不是这个,而是李开复对微软的复仇之战。意味深长的是,这场复仇之战却是在没有战争的无意状态中完成的。


2005年12月份,谷歌与微软达成和解,李开复举家迁移回京,正式出任谷歌大中华区CEO。几天后,已经在总部负责Windows Mobile与嵌入式系统多时的副总裁张亚勤调任回国,组建微软研发集团。

当时我记得致电亚勤时曾询问,他回国是否与李开复加盟谷歌中国有关系。得到的答复当然是否定的。4年后,再与开复、亚勤聊天,拼图才逐渐完整。

微软亚洲研究院由李开复与张亚勤等人联手所创,李开复为首任院长,张亚勤为首任首席科学家并接任第二任院长。后来的研究院如外界所见,因为中国人的聪明才智,已经成为微软内部最为重要的研发机构之一。

李开复回京任谷歌大中华区CEO后,比尔-盖茨十分担心他报复微软,大规模挖角微软研发人员,如果这一担忧成为现实,或许微软未来5年乃至10年的研发方向都尽在谷歌之手,这是绝对不能容许的事情。

挖角也并非不可能,尽管开复没有这么做,但我们依然看到,现在谷歌中国研发高管名单中,不乏履历中有微软亚洲研究院曾经的骨干。

能与李开复抗衡,并在研发人员和大学生们中间拥有同样巨大影响力的唯有张亚勤。因此,亚勤受重任于斯时。事实证明,后续四年的微软中国研发集团影响力持续上升,现在在微软内部已经不可或缺。张亚勤功不可没。


复仇正是在此时悄悄完成的。

张亚勤那时正负责Windows Mobile手机操作系统,从2004年1月起至2006年1月间,正是Windows Mobile迅速发展的阶段。

那段时间我也在追踪亚勤采访,追踪Windows Mobile的进度。亚勤对于Windows Mobile有着细致的规划与推进的进度表,就目标而言,今天谷歌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的思路与市场策略,大部分符合张亚勤当年的策略。

若亚勤能坚持下来,微软成功开辟手机市场早已经是势如破竹。这点我非常相信。有钱的大公司加上超棒的产品,还有什么能挡住发展的脚步?

但亚勤被调回国承担最新重任时,无力再兼顾Windows Mobile,转接出去却未被很好的重视。这给谷歌留出了宝贵的时间与足够的市场空间。

2007年11月,谷歌组建开放手机联盟(Open Handset Alliance),发布手机操作系统“Android”。2008年9月底,谷歌发布Android手机。

李开复什么都没有做,却让微软自乱阵脚。谷歌渔利,那个天价股票换一个庞大的市场何其值也。


微软与谷歌围绕李开复的跳槽打公司时,很多的评论都说,人才是重要的。这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人才即使不干什么,也是重要的。


2009年9月24日消息,在硅谷举行的2009年度“风险投资商峰会”上,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承认,微软Windows Mobile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战略确实存在一些失误,今后微软将加快该手机操作系统的开发进度。


上一篇: 新浪分众合并案夜半惊梦
下一篇:微软大中华区总裁梁念坚入职内幕:16轮面试创下公司纪录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