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徐志斌的博客

 


在这一场关于“流氓软件”的大讨论中,有关部门的不作为更让人忧心。

 


大讨论中心,是周鸿祎与3721的争执,类似一个集中了亲情、阴谋、恩怨、背叛、对抗等诸多元素在内的泡沫剧。这个一手缔造了3721网络实名的创业者,在出售给雅虎功成身退后,却站了出来指称那是个流氓软件。与此同时,雅虎还起诉了安博士,因为后者的安全软件也曾报说网络实名是病毒。

 


抛开那些口水,双方争执的一个焦点在于:3721网络实名究竟是不是流氓软件?谁有资格来界定?采用的标准是不是被大家认可?口水的意义仅止于让大家看一出热闹,但是法律的意义则在于,判决会有可能解决上述一个基本难题。

 


在过去一年中,这样的争执一直存在。2005年底,瑞星推出自己的卡卡安全助手,遭到了大量灰色插件、流氓软件制造、传播者的威胁。最后瑞星放低了自己的声音,不再大张旗鼓。

 


同一时间,互联网协会推出了“十大流氓软件名单”,随后协会却主动知会媒体,将名称改为“灰色软件”——因为没有合法的界定,遭到了上榜企业的激烈反弹。年后,等这个名单再度出现时,所引起的关注被迅速埋没在了那场口水中。

 


但流氓软件的危害,却远比口水之争要大的多。但数以千万计的计算机被各种流氓软件、灰色插件控制时,弹出窗口仅仅是最低的危害。事实上,当大量的用户PC被控制之后,网络安全、信息安全这样的严峻话题就开始凸显。例如,继中国缘的MSN机器人骚扰之后,另一款可偷窥他人聊天的软件迅速流行网上,这相比专家关注的恶搞,更令网民担心个人隐私。


分别于7月和8月,有媒体披露说,已经有黑客小组利用其所控制的PC,攻击一些企业网站,用于敲诈勒索。许多用户的计算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充当了攻击他人的“肉鸡”。而到现在,流氓软件几乎遍布网上,甚至一次下载、访问网站都被强制安装。

 


这些动向都指向一个更坏的结局——流氓软件开始一方面产业化,一方面与黑客技术结合。即使上述有组织的敲诈行为,也并不是明目张胆,而是打着协助修复计算机安全的旗号,一旦没有满足前期的费用需求,攻击随即而至。至于今天,不仅那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制作、传播流氓软件,更有许多以工作室形式存在,打着效果营销旗号的流氓软件。

 


就在业界口诛笔伐流氓软件的今天,让人意想不到的一个结局,居然是促进了流氓软件的销售。在本文成文的同时,一位“业内人士”笑称,之前还有许多人不知道什么是流氓软件,不知道它危害的面有多大,但是在周鸿祎与雅虎互相吐口水的今天,他们的生意早已由不知如何解释,变成了许多互联网公司上门找他们帮忙!

 


令人遗憾的是,就在流氓软件愈演愈烈时,相关部门却一直在沉默与缺位。相比各主管部门在网吧、网络游戏、网上视频短片的管理上,乃至对于网络恶搞的积极治理上,牵涉了更大网友切身利益的流氓软件无人说话。即使有人有意用法律手段,但是时间漫长的审讯流程、起诉成本,都不是一个普通的网民所能承受。

 


因此,来自主管部门的关于流氓软件的认定标准、认定机构的明确,乃至投诉体制、法律的尽快完善,都能够在遏止流氓软件上迈进积极一步。不然,我们或可在手机魔卡、手机欺诈短信泛滥等这些先例上看到互联网的明天。

 

 




 


 

                   互联网企业使用流氓软件的恶毒四招

 


 


                    网络媒体公关随想之二:网络危机公关策略

 


 

                   闽南第一个鞋业大佬侯炳辉起家故事

 

 

轻松阅读:

 

                   记者的屁股决定他的提问

 


 

                   伪满皇宫,传来溥仪坐在马桶上的那声叹息

 


 

                   志斌白话:你是干IT的吧?  保卫你的JJ

 

                   志斌白话:敬业就要像他们一样

 

                   志斌白话:IT记者们那些八卦旧事

 


看看徐志斌的博客还有什么文章:徐志斌的博客



上一篇: 创业者有无勇气否定过去,不再做流氓?
下一篇:谁在缺位流氓软件的治理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