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我试图重现那个匿名电话的场景。重现的情况如下。两个记者接到电话的记者看过说,很对。

已经是凌晨0点20分,记者董明的手机响了,那头是一个喝过酒模样的陌生男子。

他说心头很郁闷,想和媒体倾诉下。他说他刚从华友离开,这个公司的员工和股东对华友CEO王秦岱充满了失望。

他说他正和华友的员工们在一起喝酒,大家都对这个CEO牢骚满腹。他说,正是因为王不愿意离开公司的CEO之位,而导致了华友与光线合并宣告失败。

这个失败的消息,将会在7日早间,由两家公司发布联合声明正式宣布。而在这几天已经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

他还说,之前华友谋求与盛大、猫扑的合并未果,原因也是出现在管理层身上。而与光线的合并,或是华友的最后机会,但这个机会从2007年11月宣布合并到现在,也转瞬即逝。他说,现在股价这么低,宣告合并失败的消息让员工和股东一点点的愿望有没有了。

电话中他也大骂起来,说王秦岱是“骗子”。他说,王曾在年初的公司会上,曾承诺说马上就会有1千万美元的利润,结果很多员工也信了,而且也指望这次合并提振股价,所以都拿着期权,好好的在公司工作。结果确实梦破碎了。

他曝猛料说,华友即将发布的财报会怎样。还说股东、投资人计划怎么怎么样。这两句话对即将的财报有几乎是杀伤力的影响。

这个倾诉的电话,打了20分钟左右。但这个电话当天晚上,几乎打遍了跟踪华友光线合并案报道的记者们的手机。最早的时间,或是从晚上8点开始打起的,直到凌晨。

这个电话,让第二天的华友出离愤怒。他们的新闻发言人坚决否认,“这种无中生有的事情怎么能不生气?”但她不能有任何解释。两天后华友的最新财报就要发布,必须缄默的他们无奈的缄默着。

华友的内部员工则愤愤地质问说,“明明已经是行业事件,光线他们非要给做转行了,变成人身攻击……你觉得有意思么?”他们怀疑是光线在背后做着手脚。

光线的新闻发言人也是满腹委屈:我们昨天晚上内部会议,计划只允许说积极的层面,不可以有任何言辞伤及自己或友商。意思是有个积极的信号,让各自友好分手,但匿名电话的消息让他们目瞪口呆。

他们更委屈在于,合并之初,无源头的“黑函”就指他们并购华友违法,追查之后,发现“黑函”发自美国的服务器。决定分手之后,又遭“华友”指责他们业绩造假,再指责他们是家族企业。她郁闷且想不通,王长田那么直耿的人都能被糟蹋成这样。

两件事情背后一个共同点,都是追踪这件事情的记者准确无误地收到了这封邮件,接到了这个电话。其他记者则没有这么幸运。

华友忍不住了,打电话过去问光线,是你们做的吗?光线也在那头急切问:这件事情是你们做的吗?

第二天,有媒体回复这个“倾诉的人”的手机,发现“你拨叫的号码无法提供服务”了。细心的记者发现,这个号码自一挂断就无法再打过去。记者们还发现,这个“倾诉的人”居然变换了不同的手机号分别致电记者们。

我和光线华友的朋友聊天,他们看着我说,贵圈真乱。眼睛中有些嗔怪。

他们告诉说,尽管也是分手,但如果这件事情到6日公布出来,光线和华友有能力做的很漂亮,变成双赢。

没想到是提前到了4日,有媒体抢先报道了这个事情。这个时间让他们都手忙脚乱,不知道怎么办好。

奇怪的是,为什么合并前不做好尽职调查?他们在合并前谈了一年才宣布要合并,却在一两个月后就发现自己不适合,闪电解除婚约。

其实他们合并的过程中,神秘的第三方屡屡出现。这个第三方,让华友认为是光线,让光线认为是华友。估计他们的眼睛已经看不到其他人了。



上一篇: 陈永正推销NBA:离开微软后的篮球大生意
下一篇:牛根生刁难马云俞敏洪:再创业你们谁会行?

2条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